+ - 阅读记录

第30章 有趣的斗地主


叶荷不想让她和夏云飞当年的事传出去,只能装下去,微笑道:“好啊,我们三个一起斗地主。”


白琳去拿扑克了,叶荷坐到了夏云飞身边,和他保持三十公分左右的距离。


“你怎么在?”


“我和白老师在大悦城遇到了她的前夫杨海涛,她怕杨海涛纠缠她,所以让我过来了。”


“你们去大悦城做什么?”


夏云飞看了一眼茶几旁的袋子,笑道:“看到我脚上的鞋坏了,白老师送了我一双奈克,还有两双袜子。”


白琳拿着扑克过来,刚好听到夏云飞的话语,笑道:“叶荷,你还没看到呢,夏云飞的鞋,鞋底子从中间断了,太狼狈了,我这个当老师的实在看不下去了,所以送了他一双奈克。”


夏云飞更加明白,送他鞋,其实就是白琳老师自己的意思,而不是校长白向东为了奖励他见义勇为。


叶荷的脸色很不自然,想到的是,白琳,你也太糊涂了,就算你是个善良的女人,也不该对坏小子夏云飞随便发善心啊。


叶荷很想教训白琳几句,可有些话,不适合当着夏云飞的面说出来,免得夏云飞激动情况下语出惊人造成无法挽回的局面。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夏云飞把扑克掏出来,抓在手里来回洗着。


白琳老师笑道:“我们不赢钱,可也要带点什么,不如玩贴纸条的?”


“好啊。”夏云飞没意见。


“好吧。”


叶荷很不情愿,已经想到,如果夏云飞抓着纸条要给她的脸上贴,她会不会一个耳光扇过去。


开始抓牌。


夏云飞和叶荷的牌面很一般,可白琳老师的牌面却很好,有三个2,一个小王。


大王在夏云飞手里。


叶荷只有一个2,忍不住在心里轻叹,这牌面是不是意味着什么?难道我很二吗?


叶荷甚至希望夏云飞满手牌每张都是2,因为夏云飞显然比她更二,如果不是二货到了极点,当年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来?


“白老师,刚才翻开的那张让你抓走了,你第一个叫地主,你当不当地主?”夏云飞笑道。


“我没大王,哦,我怎么能报自己的牌呢?算啦,让你们知道我没大王也没什么,地主我要了。”


白琳老师翻开底牌一看,尖叫道:“好郁闷,一张有用的都没有,都是多余的牌,不拿底牌兴许我能赢,现在看来,输定了。”


夏云飞看向了叶荷娇美的瓜子脸,笑道:“叶荷,我和你都是农民。”


叶荷似笑非笑,没鸟他。


此刻夏云飞想到的是,他是穷小子,可叶荷是顶级富豪,高端的白富美。


开始出牌,叶荷有意放走白琳老师的牌,想让白琳赢,可白琳还是输掉了。


旁边放着几张米色的纸,白琳嬉笑道:“我输啦,你们两个给我的脸上贴纸条吧。”


夏云飞的手刚伸过去,叶荷的手也要伸过去,差点碰到夏云飞的手,叶荷吓了一跳,纤细的玉手立刻缩回来。


夏云飞撕了一张纸条,用透明胶带贴到了白琳老师的脸上,为了让自己的表现更自然,叶荷也给白琳老师的脸上贴了个纸条。


又开始抓牌。


这次叶荷的牌面貌似不错,大小王都在她的手里,可一个2都没有。


而且,那张翻开的牌到了她的手里,加上有大小王,叶荷是必须叫地主的。


哎,太二不行,可没有2,也不行啊。


叶荷隐约感觉到,这把牌她打不赢。


红唇抿了抿,叶荷在夏云飞和白琳的注视下翻开了底牌,委屈道:“好烂的底牌,一点都不配合一下。”


夏云飞呵呵笑。


听到他的笑声,叶荷娇美的脸蛋更红了,恨不得抬起修长的腿踩到他的脸上,让他笑不出来。


第一把牌时,叶荷故意想放走白琳老师的牌,可这次,白琳老师可没有给叶荷放水的意思,积极和夏云飞配合,结果是,叶荷的牌没出几张,夏云飞就先一步出完了。


叶荷的大小王怎么都没出?夏云飞疑惑道:“让我看看你剩下的都是什么牌?”


夏云飞的脑袋刚凑过去,叶荷忽地出手朝他的脑袋按了过去,叶荷本来想推开夏云飞的脑袋,可是她太着急了,竟然把夏云飞的脑袋摁到了她的上身。


卧槽……


怎么会这样!瞬间的舒服之后,夏云飞剩下的只是尴尬了:“叶荷,对不起。”


叶荷很清楚,刚才不是夏云飞的错,夏云飞只是想看一眼她剩在手里没出掉的牌,是她的手把夏云飞的脑袋摁下去的。


叶荷的脸色越发通红,丹凤双眼也湿润了。


白琳老师也很为尴尬:“叶荷,刚才,你的手……”


“我错了。”


叶荷嗖的起身,跑到卧室去了,正是白琳老师平时睡觉的房间。


白琳老师无奈道:“斗地主没法玩下去了,要不你先走吧,等会儿你网购的电脑也该送过去了。本来我想开车送你的,现在看来,我要安慰一下叶荷。”


“白老师,那我先走了。”


夏云飞离开了白琳家,走在小区宽敞的路面上,忍不住去想,叶荷会不会把当年的事告诉白琳?


当白琳来到卧室看到叶荷时,匍匐在大床上的叶荷哭成了一个泪人,伴随着她的哽咽,婀娜的身体抖动着。


白琳坐到床边,手落到了叶荷的脊背上,轻声道:“叶荷,别哭了。”


“好伤心。”叶荷哭得更厉害了。


“我们是好朋友吗?”


“嗯。”


“既然心里苦,那就说出来,不管你说出来的是什么,我都会为你保密的。”白琳老师道。


此刻,叶荷内心的冲动很强烈,很想把她和夏云飞当年的事说出来。


她知道,白琳老师当年读研究生时,学习过将近一年心理学,或许会适当开导她。


酝酿片刻,叶荷还是没勇气说出当年的事,坐起身,擦掉眼泪,笑了笑,带着哭腔道:“没什么,只是刚才夏云飞那个家伙的脑袋,碰到了我的胸,让我好郁闷。”


“当时如果不是你太慌乱,你的手恐怕也不会把他的脑袋摁到你的上身,告诉我,你为什么那么慌乱?”


“因为斗地主输掉了。”


“仅仅因为这个吗?”


“要不然呢?”


叶荷剜了白琳一眼,走出了卧室。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