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很尴尬的场面
    第39章 很尴尬的场面

    许晴歌和另外两个警察,先一步带着夏云飞回到了学院路派出所。

    当夏云飞按照许晴歌的要求写材料时,不出十分钟,耗子等人一个不拉被带了过来。

    “我挨打啦,我是受害者……”耗子不停地发出可恶的声音。

    “要不是你想打人,你也不会挨打!你以为你自己是个好东西?”警察的训斥声传来。

    夏云飞把当时的情况都写清楚了,等着许晴歌过来看,他很想尽快离开这里。

    “许所长,你跑到哪里去了。”夏云飞自语说着,急得在地上来回走动。

    许晴歌正和其他几个警察审问耗子,刚开始,耗子不想把孙彪招出来,可后来在许晴歌的询问下,还是把孙彪招出来了。

    说真的,孙彪貌似比耗子有钱,手下有场子,比耗子混得好,可耗子从心里根本没有惧怕过孙彪,他带人帮孙彪打架,也无非是想得到孙彪的好处。

    这么一来,耗子恐怕要在拘留所里待上十天半个月了,还会被罚几千块。

    至于孙彪,他是主谋,恐怕会比耗子更加严重。

    许晴歌终于进来了,身材火爆,迈出的脚步也是那么**,话语显得有点匆忙:“写好了吗?”

    “写好了。”

    “给我。”

    许晴歌接过了夏云飞递过来的纸张,扫了几眼拍到了桌子上:“一会儿你的辅导员白琳老师会过来领走你。”

    “啊……”夏云飞瞪大了眼睛,发出的叫声近乎于惨烈。

    许晴歌笑眯眯道:“哎吆,你小子连警察都不是很怕,怎么这么怕白老师啊?”

    “也不是怕,我只是不太想让她知道。”

    “你一个学生,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想瞒过辅导员,怎么可能?等着吧。”

    许晴歌说完出去了。

    看着她的背影,夏云飞心想,许所长,你的身材真好,你这么**的身材,不管穿什么样的衣服,都会很好看的。

    白琳老师来了。

    让夏云飞没想到的是,叶荷也来了。

    刚才叶荷正和白琳在一起,可她本是不想来的,可又担心白琳会怀疑她和夏云飞之间发生过什么,所以还是来了。

    在派出所见到白琳老师,就够让夏云飞尴尬了,而在这种场合见到叶荷,夏云飞更尴尬了。

    叶荷竟然是站到了夏云飞的面前,双眸迸发出愤怒的火光:“你终于还是被警察抓起来了!”

    “我等会儿就可以离开这里了,你看,我的手腕上连铐子都没有。”

    “可恶!”

    叶荷后退几步,站到了白琳老师身边。

    有问题啊,你们两个之间,一定有问题!这就是白琳老师的真实想法。

    “夏云飞,跟我走吧?”白琳道。

    夏云飞一直发呆,没什么反应。

    “哦,如果你不想走,我告诉许所长一声,让她收留你几天?”白琳道。

    “那我们快点走吧。”

    夏云飞的脚步很快,已经走出了房间,看到的是派出所的小楼,还有多辆警车。

    “许所长呢?”夏云飞来回找,可是没找到。

    “怎么?进了一次派出所,就被火辣的大美女许晴歌迷住了?她忙去了,没工夫理你。”

    “哦,其实我只是想对她说一声再见。”夏云飞道。

    “你还想进来?”

    “再见,未必在这里见,也许我以后会在大街上或者饭店里见到许所长。”

    “人才。”

    白琳老师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评价夏云飞了,看着他的背影,很想一脚踢到他的屁股上。

    开过来的是叶荷的奔驰suv。

    夏云飞和白琳老师一起坐到了后排,夏云飞还是很尴尬的,心想,叶荷,你那么讨厌我,可我又坐到了你的车里,等我下车后,你会把这昂贵的真皮座椅给换掉吗?

    奔驰suv在柏油路上飞驰,叶荷的心里不爽,所以车速有点快。

    夏云飞,你这个大混蛋,坏小子,要不是给白琳面子,我早就让你下车滚蛋了。

    如此想着,叶荷又是一脚轰到油门上。

    “叶荷,前方限速,慢点。”

    “白琳,你都要赶上志玲姐姐了。”

    “哎,人家是大明星,我只是大学老师,虽然都带一个大字,可我没人家混得好啊。”

    听到白琳老师如此说,夏云飞笑道:“白老师,你做的是教书育人的工作,很光荣。”

    白琳瞟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彼此的距离太近,夏云飞可以清晰闻到白琳老师散发出的香味,隐隐可以感觉到她的肌肤散发出的热量。

    一辆香车,两个美女,还有一个坏小子一起回到了清湖大学,夏云飞回到宿舍看到,刘小江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依然还没有从惊吓中解脱出来,脸色苍白。

    “小江。”

    听到夏云飞喊他,刘小江吓了一哆嗦:“卧槽……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刚才。”

    “我都没听到你开门,没事了吧?”

    “能有什么事?我是正当防卫,而且也没有把人打成残废。”夏云飞坐到了椅子上。

    刘小江放心多了,扶着小梯子下床时,双腿也不抖了,接过了夏云飞递给他的烟,点燃吹出了一口烟气,得意道:“其实当时哥们一点都不害怕,不就是几个警察吗?哥们我在中学时,见过更大的场面,好多警车,全部刑警都出动了。”

    “那些刑警是去抓你的吗?”

    “当然不是,我是好人,他们抓我干什么?当时他们只是路过,而我也只是路过,路人甲见到了路人乙。”刘小江不好意思道:“我吓得尿到了警车里,那个娇美的女所长,她不恨我吧?”

    “许所长是个好人,是非分明,很有手段,也很有水平,如果……”

    “嘿嘿,难道你小子想和许所长发生点什么?不被她关起来,你就不罢休啊?”

    “交个朋友不行吗?”

    “当然行,看你的本事了,反正你的功夫,把许晴歌给震撼到了。”刘小江笑道:“她是警察,可你估计是她见过的最能打的了。”

    孙彪知道耗子极有可能出卖了他,而作为主谋的他,罪过当然是最大。

    本来想避几天风头的,可孙彪还是被许晴歌的下属们找到了,带到了学院路派出所。

    一直以来,孙彪不择手段,很想攀上许晴歌的关系,可许晴歌根本不鸟他。

    而此时,孙彪犯了事,终于可以坐下来和许晴歌好好聊聊了。

    孙彪开始还想狡辩,继续拿夏云飞偷了云帆台球厅的六个母球当借口,可他说出的话语漏洞百出,很快就被许晴歌给攻破了。

    然后,孙彪开始认真写材料,不停地忏悔……

    如果他的态度好点,拘留半个月,罚款五千块,如果态度不好,那就要进看守所待上两三个月了,五千块的罚金依然省不下。

    幸亏夏云飞只是个大学在校生,不是混社会的老油条,否则,打过人以后,自己给地上一躺,然后住院,这么一来,孙彪就算出几万块都不一定能把事情摆平。

    孙彪混社会这么多年,对于这种情况,他的心里是很有数的,所以他不觉得几千块的罚金有多少,最怕的就是被关入看守所,他可是有案底的人。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