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9章 有点激动
    第69章 有点激动

    白琳提到了叶荷。

    夏云飞的反应有点激动:“白老师,虽然我是为了帮叶荷才得罪了杨青峰,可这事……还是不要通知叶荷了。”

    “每次涉及到了叶荷,你都很紧张,你能不能亲口说出来,这是为什么?”

    当初万分纠结的叶荷,已经告诉了白琳当年的真相,而此刻,白琳却也很想让夏云飞把真相说出来。

    可夏云飞答应过叶荷,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不管面对什么人,都不会把当年的事说出来,所以他笑道:“不为什么,没有任何特殊的原因。如果白老师很想让我给出一个原因,那就是,叶荷太美了,所以听到这个名字,我的肾上腺有点不正常了,人也有点紧张了。”

    “呵,呵呵,呵呵呵……”白琳发出了很有节奏却也有点古怪的笑声。

    夏云飞看到的是白琳泛红的美脸蛋,还有脖颈处大片雪白的肌肤,闻到的是迷醉的香味。

    “我决定了,明天叫上叶荷,我们一起去铁山跆拳道馆找杨铁山理论。”

    “白老师,如果非要去,那就我们两个去,不要叫叶荷了。”夏云飞道。

    “为什么?”

    “不为什么,可你非要叫上叶荷,那我不会配合你的。”夏云飞站起身要走的样子。

    “你给我坐下。”白琳嗔怒道。

    夏云飞还是站着,就那么看着白琳风韵的美脸蛋。

    “让你坐下!”

    白琳更恼火了,伸手拉了夏云飞一把。

    夏云飞倒是坐在了沙发上,可白琳的身体却失去了平衡,撞到了夏云飞的怀里,红唇间发出了哦啊一声叫。

    被白琳软了一下,夏云飞当然很舒服,嘴角甚至露出了有点迷离的笑。

    白琳狠狠推了他一把,愤然道:“你这个坏小子,我真想给你两个耳光。”

    “白老师,刚才是你自己撞到我怀里的,又不是我搂住你的。”夏云飞笑道。

    “你你你……”

    白琳老师葱白似的手指头指着夏云飞,不知道说出点什么才算是教训了夏云飞,最终还是咬牙切齿说出了三个字:“坏小子!”

    彼此都开始沉默。

    白琳的双眼先是湿润了,渐渐地,那种湿润只是变成了水润,她并没有流泪。

    “你和杨青峰的矛盾,毕竟是因为叶荷引发的,而且叶荷是叶家大小姐,有实力有面子,叫上叶荷一起去铁山跆拳道馆,更容易给杨铁山施加压力,更有利于问题尽快解决。”

    “白老师,你的话很有道理,可我还是认为,一分奈何之下,还是不要叫叶荷一起去了。”此时夏云飞的双眼里甚至流露出了一种恳求。

    白琳已经通过叶荷了解到了当年的事,暂且不想难为夏云飞了,苦笑道:“那就先不叫叶荷了,但愿我们两个过去,能把问题给解决了。”

    夏云飞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但愿眼前的麻烦能尽快过去:“白老师,时候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我先走了。”

    “那好,你走吧,我就不开车送你去了,都快让你气死了。”白琳嗔怒道。

    夏云飞刚要打开房门走出去,白琳的手机响起来,看到来电是前夫杨海涛,白琳啊的一声尖叫。

    夏云飞回头道:“白老师,怎么了?谁给你来的电话?”

    “杨海涛!”白琳很愤怒地说出了这个名字。

    夏云飞犹豫片刻,又走了回来:“白老师,你不如接起来,看他对你说什么,假如他想对付你,也好提前有个准备。”

    “好吧。”

    白琳接了起来,冷声道:“杨海涛,你这个混蛋,你别忘了,我们早就离婚了,现在我们两个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一直骚扰我,什么意思?”

    “我们是离婚了,可你还有一个身份,你是我的前妻,我现在心情郁结,跳楼自杀的心都有了,不骚扰你骚扰谁?”杨海涛冷笑道。

    “真新鲜,就你这么个胆小如鼠又有恐高症的家伙,也会跳楼自杀?我警告你,以后不许再给我打电话了,否则我报警抓你。”白琳道。

    “吓唬谁呢?白琳,你真以为我杨海涛是胆小鬼?我的胆子大起来能吓死你!有种你报警抓我!”杨海涛气急败坏道:“你在家里等着,今晚我会去找你的,我有办法打开你的房门,很勇武的在你的面前出现。”

    杨海涛显然是个和勇武二字不搭边的人,可他却说,今晚他会很勇武地在白琳的面前出现。

    对白琳来说,夏云飞遇到的麻烦还没有解决,可她自己的麻烦又来了,可谓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简直要崩溃了,眼泪终于流了出来。

    “等我啊,我会让你看到我的。”杨海涛说话的腔调好像是唱京剧,人很可恶,可他的嗓子还是不错的,可谓是字正腔圆,说完后挂断了电话。

    “喂,你个混蛋,喂,你怎么挂断了……”

    白琳老师气坏了,一声尖叫,手里的手机朝着地面狠狠地扔了过去。

    手机扔出去的瞬间,白琳已经后悔了,这么好的手机,干嘛摔了?摔坏了还得花钱买新的。

    夏云飞的出手速度非常之快,当手机即将和地面猛烈撞击时,他的手已经闪电似的伸过去,接住了手机,笑道:“白老师,你这手机买的时候花了应该有三千多吧?看样子用了还不到一年,要是摔坏了岂不是太可惜了。”

    白琳面色绯红,庆幸自己的手机没有就此报销,带着哭腔道:“谢谢你啦,你挽救了我的手机,我很喜欢这个手机的颜色,而且很好用呢。”

    白琳伸手把手机夺了过来,刚才那一瞬间,她纤细的手和夏云飞的手有些许的接触。

    “杨海涛那混蛋竟然说可以打开我的房门,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白琳疑惑道。

    “这种可能还是有的,就算你和他离婚以后,把所有的锁都换过了,他还是有可能找到会开锁的人,打开你的房门,然后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哦,白老师,要不这个晚上你别在家里睡了,出去找个酒店宾馆住。”

    “混蛋!”

    白琳瞪了夏云飞一眼,很快又觉得,这不是夏云飞的错,苦笑道:“对不起,我不该对你发脾气。”

    “没事,知道你的心情不好。”

    “这里是我的家,房子的所有权是我的,我凭什么离开自己家去住酒店宾馆?我哪都不去,就在家里,哦,夏云飞,今晚你陪我。”

    “白老师,你说什么?”

    “今晚你陪我。”白琳面色绯红:“我想让你留下来保护我。”

    “不怕我吃你的豆腐?”

    “好你个坏小子,我是你的老师,你想把我怎么样?”白琳轻笑道。

    “好吧,我留下来保护你,你放心,我不会欺负你的。”夏云飞道。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