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眼看着天色已经不早,君夜离从座位站了起来,对着韩绍说道:“本王还有要事在身,不能在此多停留,有此别过了。”


他一起身,宫默然和风无邪两人也没有留在这里的道理,也纷纷站了起来,跟韩绍道别。


待到风无邪他们的马车,慢慢的驶出了视线,韩绍才有些后怕的摸了摸胸口。


如果他听从了皇后的话要了两位皇子的命,那才是真正的悲哀呢。


两位皇子微服出巡,竟是奉了皇上的旨意,如果一旦人死在这里,第一个倒霉的便是他。


因为信函上根本就没有明说是刺杀两位王爷,而是说逃犯。


到时候东窗事发,皇后一口咬死自己没有做过任何手脚,一切都是韩绍自作主张。


那楚帝定会让他的人头落地。


皇后,好恶毒的心思。


韩绍有些恍惚的往屋内走,谁知走到门槛边上,脚下一软,差点儿被绊倒。


亏得一旁的小厮机灵,扶了他一把。


“老爷,您没事吧?”小厮一脸担忧的问道。


韩绍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随即又像想到什么似的,对那小厮道:“去,告诉高校尉,挑选一队精锐的待卫,跟上前面那辆马车,务必要让那马车安全的进入宁城。”


小厮见大将军神情严肃,不像是在开玩笑,这才一溜烟儿跑了出去。


韩绍扶着门框,心中松了一口气。


只要把人安全的送到宁城,剩下的事就只能靠他们自己了,反正他是尽了力了。


韩绍的暗卫,很是尽职尽责,直到进入宁城的边界,才都返了回去。


风无邪看着身后返回的待卫,对着宫默然道:“可算都走了,要是再跟下去,我就要崩溃了。”


说着,便撩起了帘子,看了眼窗外。


只见今夜的天气正好,明星高悬,虽是已经进入了秋季,但江南这边的气温却还是很暖和。


在车里坐的久了,难免身子乏累,风无邪回头,对着君夜离他俩道:“我出去透透气,你们不要跟着。”


话音刚落,风无邪便已经闪了出去。


只听到君夜离的声音从车内幽幽的传来:“莫走远了,这里已经进入了宁城的边界,怕是不安全。”


似是知道风无邪要去做什么,君夜离又加了一句:“马车就停在这里,快去快回。”


风无邪没有在意君夜离的话,刚才她已经看过了周围的地形,这里一片平原。


只有一条沧澜江静静的横在不远处,在夜色下,江面上波光粼粼,泛出点点星光。


风无邪运用轻功飞出去了很远,朝后面看了一眼,只见马车在身后已经没有了踪影,君夜离也出奇的没有跟来。


这才放心的往一处茂密的草丛里走去,在一处草丛里站定,见四下无人之后,风无邪才放心的蹲了下来。


一阵哗哗的水声响过,风无邪刚要站起来,便听到了一丝动静。


声音很细小,很轻微,似是压抑着自己,从喉间硬挤出来的。


风无邪的心下一惊,四处看了一下,难道这里有人?


她慢慢的站了起来循着声音走了过去,隐约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那女人已经受了重伤,就算是找到,也活不成了,我看不如换一个算了。”


“那怎么行,只有这女子的相貌还算说的过去,事情紧急,现在我们上哪儿去找人?”说话的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气势明显的比刚才的男子凌厉几分。


风无邪蹲在草丛里,暗道,这几个人为什么要抓女子?


但她肯定,那些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现在她有要事在身,不宜多管闲事,正欲转身离开的时候,却又听到那女人说道。


“总督为了此事已经策划了很长时间,如果办砸了,你我谁都别想活命。”


正欲离开的风无邪,听到总督二字,便又停了下来。


他们说的可不就是萧天瑞,难道他们是总督府的人?


眼看着说话人的声音越来越远,风无邪情急之下,将草丛扒拉出声响,转身就往草丛深处跑。


刚没跑两步,便感觉到身后袭来一股劲风。


风无邪猛然回头,却已经晚了,来人出手非常迅速,只一招便打在了她的昏睡穴上。


在倒地之前,风无邪看到了一双精美的红靴,上面的花纹很是精美,朦胧中看到一个女人,正低头看着她。


女人拿脚踢了踢倒在地上的风无邪,仔细的看了她的眉眼,朝着身后一招手,立马有两名黑衣人上前,将风无邪捆了个结实。


随后便扛了起来,迅速的消失了。


君夜离和宫默然俩人在车内呆的实在无聊,许久不见风无邪回来,便有些心焦。


刚开始俩人还很淡定,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君夜离脸上的神情也严肃起来:“不对,那丫头出事了。”


风无邪虽然性子孤傲,但她在大事上却一点也不含糊,知道孰轻孰重,去了这么久也没有回来,八成是遇到了麻烦。


俩人跳下马车,施展着轻功往前追去,杜淳和白枭也紧随其后。


可是方圆十里都找不到风无邪的身影,君夜离的眉头紧蹙,暗暗自责有些大意了。


正在这时,身后的草丛里传来一阵微弱的声音:“救,救命……”


几人急忙奔了过去,扒开草丛一看,不由的惊呆了。


草丛里面躺着一个浑身伤痕的女人,身上布满了鞭痕,已经奄奄一息。


杜淳是医师,急忙跑了过去,将女人的上半身扶起,这才发现她的胸前插着一支箭羽。


显然已经快不行了。


“你是什么人?”一想到这四周暗藏杀机,风无邪又下落不明,君夜离的心就揪在了一起,急声问道。


那女人睁开眼睛,看了他们一眼,虚弱的说道:“救,救救我们。”


“我们?难道你还有同伴?”宫默然抓住了女人话里重要的字眼,追问了一句。


女人眨了眨眼,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好可怕,他们,他们杀人,不停的杀。”


“谁?谁在杀人?你说清楚。”


可是女人受伤太重,再加上受惊过度,说出来的话,也不全:“我,我是好人家的姑娘,他,他们抓人,要把我们全杀了。”


“你说的他是谁?”君夜离简直都要疯了,这个女人半天都没有说到点子上。


可是女人现在已经是油尽灯枯,血水不停的从她嘴里吐了出来,急喘了几口气,便断了气。


杜淳伸指在她的颈间摸了一下,对着君夜离摇了摇头道:“死了。”


君夜离的眸中黝黑一片,他暗自发誓,如果风无邪少了一根头发,他会让整个总督府陪葬。


马车骨碌碌的行驶着,风无邪感觉到身边没有人时,这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入眼漆黑一片,只能隐隐的看到车帘在晃动间,露出外面的一抹夜色。


她试着动了一下手脚,发现四肢被绳索捆的非常紧,只好动了一下身子,调整了一个舒服点的姿势。


刚刚她被人偷袭时,一转身便看到了那人身上的服饰,竟是总督府特有的黑色飞鹰服,用金线绣的异常精致,外人是模仿不出来的。


而那女子脚上的红靴更是只有校尉以上的官职才能有的,风无邪当时只是一念之间,便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等到风无邪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一缕阳光透过帘隙射了进来,照的人身上暖洋洋的。


马车嘎然而止,停了下来。


随后便有人掀开车帘,一个婆子朝里面看了一眼,风无邪与那婆子对视了一眼,没有动弹。


光看身形就知道,就连这婆子都是有功夫在身的。


那婆子看着风无邪点了点头道:“模样儿还算不错,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来人,把姑娘搀进去,小心伺候着。”婆子对着外面的丫鬟说道。


然后又看着风无邪,脸上露出一丝讥讽:“你是自己下来,还是想让我老婆子扶你下去?”


风无邪很乖巧的道:“我自己下去。”


说完,便挪到了马车边上,被两个丫鬟扶了下去。


那婆子冷笑了一声:“不错,还是个上道儿的。”


随后便转身走了,因为风无邪的手被捆着,两个丫鬟只好扶着她跟在那婆子的后面。


似乎很害怕那婆子,连头也不敢抬一下。


两个小厮抬着一副担架,迎面走了过来,见到那婆子后,便站在了道路的一旁,等候她们过去。


风无邪与那担架擦肩而过,正巧一阵风吹来,吹开了覆在上面的白布,露出了一个满脸是血,瞪大着双眼的女人。


那婆子似是见惯了这种场景,回头冷冷的看了她们一眼,骂道:“下贱的胚子,进了这里还想跑出去,简直是痴心妄想,你们都给我好好看看,这就是逃跑的下场。”


风无邪感觉到身侧的两个小丫鬟,明显的抖了一下,却死死的咬住了嘴唇,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只低低的应着:“奴婢知道了。”


风无邪只感觉心底的愤怒和恨意,疯狂的滋长,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竟然把人命当作草芥。


只因为这些被抓来的女人,不听从他们的话,便要遭到如此对待。


最该下地狱的,便是他们这些掌握着权势的刽子手。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