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3章 囚困
    

    也许是风无邪眼中的恨意太明显,黑漆的眸子像一把利箭,看得那婆子心中生起一股恶寒。

    隐约的她觉得,这个女人很危险。

    她不哭,不闹,面色镇定,就连求饶都没有说一句,乖巧的让人生疑,她的心智是不是不全?

    可是就算是那样又怎么样,还不是照样落入了她的手里,一想起自己的身份,那婆子便挺了挺腰杆。

    快步上前,伸手就往风无邪的脸上扇去。

    啪的一声脆响,风无邪的脸上立马起了五个手指印,那婆子似乎打的不解气,还要往打。

    却听见风无邪终于开了口:“如果把我打坏了,你如何向你的主子交待?”

    虽然不明白对方把她绑来做什么,但从她的待遇上就可以看得出,她跟那些普通的奴婢不一样。

    那婆子没有想到风无邪竟然会拿主人压制她,举起的手便又放了下去,看着风无邪露出了阴森的笑容。

    “也罢,如果不是你有这么一张漂亮的脸蛋儿,你以为你能活得过昨晚?现在就让你猖狂几天,等到了日子,你想狂,也狂不起来了,哼。”

    婆子说完,便朝前走去。

    风无邪被两个小丫鬟搀扶着,一边走,一边暗暗的将府里的路记了下来。

    拐了无数个弯,走过了一条长廊,才最终在一座院子里停了下来。

    这里收拾的非常整洁,好像早就准备好了。

    婆子站在门口,对着风无邪道:“我劝你别动什么心思,老老实实呆在这里,否则那才的那一幕,便是你的榜样。”

    见风无邪安静的坐在那里,想她一个小姑娘也翻不出什么浪来,便让那小丫鬟给她松了绑。

    过了不久,便有人送来了饭菜,四菜一汤,倒也挺丰盛。

    这些人即然把她关在了这里,就不会对她下毒。

    风无邪毫不客气的走到饭桌前,拿起一个馒头就咬了一口,馒头松软适中,还有股淡淡的奶香。

    看了眼那几道菜,竟是精美至极,简直可以跟皇宫的御厨相媲美。

    风无邪吃饱以后,就有丫鬟走了进来,将饭桌上的碗筷收走,从始至终,头也没有抬起过。

    门又被关上,屋内又只剩下了风无邪一个人,透过窗子,风无邪看到外面站了好些护卫,将这里包围的密不透风。

    而隔着这间院子,在正对着风无邪房门的对面,却是一幢规格相当大的庭院。

    虽然现在已经是深秋,但那间院子里却是绿意盎然,就连一片枯叶都瞧不见。

    更为惊奇的是,那院子里似乎有温泉,从她这个角度看,能够看到那丝丝缕缕的雾气,不停的冒了出来。

    而院中的几株芭蕉树,更是绿的人眼移不开,山茶花铺了一整面墙,一片峥嵘之色。

    风无邪心中好奇,想来住在那里的人,应该是个有身份的人。

    但不管是什么人都只是这些蛀虫里其中的一只,身在肮脏的淤泥里,怎么可能不染尘埃?

    一时间,风无邪只觉得那最美的景色,看起来也有些刺眼,正欲转身时。

    却看到那阁楼之上,出来了一个身披狐裘头戴金丝纱帽的男子,他穿一身白色的锦袍,由两个丫鬟搀扶着走了出来。

    男子的身材高大,却是极度的虚弱,被人搀扶着似乎也没什么力气,那模样如果用一个词形容的话,便是弱柳扶风。

    虽然这个词用在男子的身上不合适,但此时风无邪却不想别的词语来。

    丫鬟在阁楼的座位上铺了一个厚垫子,这才扶着男子坐了下来,遂又找了一个靠垫,垫在了男子的身下。

    世人只知道萧天瑞有一个不成器的大儿子,可他们却不知道,他还有一个病秧子的小儿子。

    这些线索早在马车上的时候,君夜离就已经对风无邪讲过了。

    萧正祁不时的咳上两声,丫鬟不停的给他拍着背,风无邪这才发现,他的脸色竟苍白如雪,没有一丝血色。

    看这样子,估计挨不了多久了。

    萧正祁在外面呆了没有一柱香的时间,便由丫鬟又扶回了房内。

    待到快要日落的时候,风无邪隐约听到了外面传来女人的哭声,透过窗户的缝隙往外一看。

    一个五花大绑的女人,被带了进来。

    由于她哭闹个不停,很快被赏了一鞭子,鞭子落的极为巧妙,避过了女子的脸,打在了她的身上。

    虽然没有在她的身上落下鞭痕,但风无邪却知道这种软鞭打起人来,却是最疼的。

    那女子终于闭上了嘴,被带入了离风无邪相隔相较的院子里。

    一连几天,风无邪都很安静。

    有人送饭她就吃,无人时便看看对面的那阁楼上的山茶花,除了每天有不同的女人进来以外,也没有什么变化。

    风无邪站在窗子前暗暗的数着,短短几天的时间,进来的女子就有十多位。

    可能是看她比较老实,后面的几天还给风无邪打开了窗子,让她透透气。

    风无邪每天都跟那个叫小环的丫鬟说话,因为她发现这些人中,就数她的年纪小。

    “你多大了?”

    小环低着头,将热水倒入了风无邪的浴桶里,并不言语,只是飞快的扫了一眼风无邪。

    风无邪并不着急,如果想要降低陌生人对她的戒备,她自己首先就要低下姿态来。

    这个小环,就是她要攻克的缺口。

    “你来府里几年了?那些被送进来的女人,都是和我一样吗?”风无邪又问道。

    她漫不经心的试着水温,突然出声:“她们,是不是快要死了?”

    掌心里的水流到了浴桶里,几乎盖过了风无邪的声音,可是那个小环却突然抬起头,有些惊慌的看了她一眼。

    “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风无邪这才发现,这个小环也只有十一、二岁的年龄,比起她来还要小一些。

    如果不是脸上刻着奴字,倒也是一个挺清秀的女孩儿。

    “你别怕,这些只是我瞎猜的。”风无邪对着小环轻轻的笑了一下,极其温和。

    “我知道我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只是看着你,便感觉亲切,忍不住跟你多说两句。”

    纵然是风无邪这么说,但小环还是低着头,一言不发,只做着自己手上的工作。

    “姑娘,水好了。”小环试了试水温,拎起桶就要退出去。

    风无邪却突然叫住了她,从怀里拿出一枝簪子,塞到了小环的手里,见她又要拒绝,急忙说道:“这东西留在我身上没有用,你拿着罢。”

    小环挣扎了一番,只得接了过来,却在临出门时,将簪子又放在了桌子上,头也不回的跑了。

    风无邪叹了一口气,看来想从这些丫鬟的嘴里套出话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了。

    一旦失败了,风无邪便不会再来一次。

    那个小环是个好孩子,她不想害了她。

    待到第二日,院外忽然传来一阵噪杂的脚步声,风无邪往外一看,却见是那个恶婆子来了。

    她身后还跟着好几个嬷嬷,气势汹汹的进了院子。

    房门打开,那婆子率先走了进来,环视了一眼屋内,见风无邪还坐在椅子上。

    便对她道:“从今天起,本嬷嬷便要教你规矩,你给我用心的学,别让我说第二遍,否则,我手中的鞭子可不是吃素的。”

    风无邪挑眉,好端端的怎么还要她学起规矩来了。

    虽然不情愿但还是站起了身来,低低的应了一声:“是。”

    宋嬷嬷狠狠的瞪了一眼风无邪,在桌前坐了下来,很快下人便端来了点心和茶水。

    而她则指挥那几个婆子,教风无邪一些规矩。

    “二少爷喜欢安静,你在他身边时,一定要保持绝对的安静,就连呼吸也要保持平稳,我看你这呼吸就不合格,你一定要慢慢吸,慢慢放。”一个黑瘦的嬷嬷,对着风无邪的呼吸指手画脚,在她的鼻端贴了一个小纸条。

    只要纸条颤动,风无邪便不合格。

    风无邪简直要无语了,那个能被一阵风吹走的男子,简直比纸人还难伺候。

    照着嬷嬷的样子,做了几下,直到那嬷嬷满意了,才放过了她。

    然后是走路,当然是不能一丝声音,轻慢缓步,能走到蜗牛的速度,才算合格。

    一样一样的学下来,风无邪突然发现。

    这如里是学规矩,简直是要人命。

    那些膳食就不必说了,自然是由她尝过之后,才能给二少年服用,以及萧正祁的一些日常料理,要是全都列下来。

    估计能有一本百科全书那么厚。

    好在风无邪是医生,那些嬷嬷教的只是一些对病人基本护理的知识,风无邪只需用点心,便能全部学会。

    更何况,她需要走出这间屋子,才能了解到外面的情况。

    所以学起来,根本不需要那些嬷嬷督促,风无邪就很自觉的做的很好,一旦做错了,不等挨骂,她已经做起了第二遍。

    宋嬷嬷有些讶异风无邪的乖巧和聪明,临走时还拿眼睛扫了她一眼:“你最好别生出别的心思,后果你是知道的。”

    风无邪低头,声音绵软:“不敢,我只想好好的活着。”

    听到风无邪的话后,宋嬷嬷冷冷的一笑,进了这府里,还想好好的活着,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今天晚上,你就过去伺候吧。”撂下这句话后,便扬长而去。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