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风无邪细细的品了一下,才知道她说的伺候,应该是去伺候那个病秧子了。


无所谓,只要能离开这里,就好。


沐浴完后,风无邪被下人带领着往望春阁走去。


待她进到这间院子,才发现这望春阁大的吓人,光是那温泉的面积,就足以让人咂舌了。


整片院子都被包裹在一片温暖的世界里,也难怪这里的花儿开的好。


只是这院子里人不多,纵然是有植物相衬,却也死气沉沉。


但暗卫却是不少,防守的相当严密,如果有人想要进来,恐怕还没走近,就被暗卫的利箭射杀。


风无邪低着头,一路走到了阁楼里。


这里温暖如春,风无邪只觉得热汗不停的从额上渗出。


还没有到寒冬这屋内就早早的生上了碳盆,一片热气腾腾,躺在床上的男子,却盖着厚厚的锦被,脸色苍白。


有个丫鬟上前,在床前轻轻的唤了一声:“二爷,人带来了,从今天起,她就在您跟前儿伺候了。”


床上的男子半天没有动静,那小丫鬟也不急,恭敬的站在床头,等着回话。


半响,男子的手微微向上抬起,往外挥了一下手。


小丫鬟这才领着那几个下人走了出去。


屋内变的死寂,风无邪现在就是想大口喘气,也被这气氛感染的有些放不开手脚。


做了一个深呼吸,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风无邪这才走到床头前,看了看那男子。


也许是因为病态的原因,风无邪并不觉得这男子长的有多好看,只是从眉眼上看得出,是一个俊秀的男子。


她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男子,躺在床上的人,却忽然睁开了眼睛,毫无光采的眸子,没有一丝生气。


但风无邪却一点也不可怜他,只能怪他的命不好,非要出生在这种世家里。


“又一个。”萧正祁有些自嘲的扯动了一下嘴角,便不再看风无邪,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风无邪也懒得理他,自顾自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左右现在没人监视她。


萧正祁有些意外的侧头,他微微眨了下眼,心道这个女人的胆子还真大。


“你知道你来这儿的原因吗?”萧正祁问道。


风无邪看着他那样子,心中起了一点坏心思,点了点头道:“知道,应该是你死后,陪葬的。”


萧正祁的眉头皱的更深,却不见一丝怒意,反而眼神中的光采明亮了几分。


“哦?你不怕?”


“怕,那你能放我走吗?”风无邪笑问。


她就想要气一气他,最好能气死。


萧正祁眼神里的光采暗了下去:“不能。”


一只金丝雀,如何能救旁人呢?


风无邪就知道他会这么说,刚才这么问,只是想试探一下,更何况她也不想走。


“几年了?”


萧正祁微愣,随即便明白了风无邪的话是指他的病,这个女人大胆,无礼,他满可以把她推出去杖毙。


但今天却不知为何,心情有些开朗起来,就连气力也有了几分。


“娘胎里带的。”


“哦。”


风无邪拉长了声音,声音竟有一丝遗憾,随后又道:“能活这么长时间,已经是不错了。”


言下之意,老天让你活到二十多岁,没有把你收了,你也够本了。


风无邪的话一句比一句犀利,她就是想让萧正祁生气,把她轰出去,最好能跟那些女人关在一起。


反正她现在是没有性命之忧,她才不要伺候这个病秧子。


躺在床上的男子突然轻咳起来,胸口剧烈的喘着气,一边咳一边笑道:“是啊,能活这么长时间,我该知足。”


他这一生,都是在跟病魔作斗争,长年的喝着那些汤药,就连最美味儿的美食,吃到嘴里也是苦的。


如果能死该多好,可是他却连死的权力都没有。


看他咳的实在辛苦,风无邪骨子里医生的职业精神又冒了出来,只好走到他萧正祁的跟前,替他轻拍着背部。


顺手搭在了他的腕上,给他把了一下脉。


萧正祁的脉象非常虚弱,从娘胎里带来的胎毒,让他这一辈子都无法像个健康的人一样生活。


可偏偏却又活到了二十几岁,看来萧天瑞对他这个儿子,真的是很上心。


捶了半天,萧正祁总算是喘平了气息。


仅仅是这样,他便感到有些乏力,可是今天他却不想像往常一样睡去,对着风无邪道:“你叫什么?”


“安宁。”


萧正祁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神情淡然,似在细细品味这两个字的涵义。


院外有噪杂的声响,声音不大,却传入了风无邪的耳朵里,她回头看向萧正祁。


收起了身上的尖刺,声音难得的轻柔:“外面阳光正好,我扶二爷出去走走。”


萧正祁点了点头,成天躺在床上,就是好人也躺坏了。


得到了他的允许,风无邪便唤了门了外的丫鬟进来,替萧正祁更衣穿鞋。


又拿了件厚披风,将人裹的密不透风,这才把人交到了风无邪手上。


掌中的小手非常柔软,指尖如笋,萧正祁的手却是如枯萎的树藤,让人觉得硌手。


风无邪只好扶了他的手臂,慢慢的往外走去。


外面已经由小丫鬟铺好了坐垫和背靠,萧正祁在那上面坐了下来,便再也没有了气力。


斜斜的靠在栏杆上,无精打采的看着院中的那抹绿色。


前面的院子里传来了动静,是女子凄厉的哭喊,风无邪知道,那是前几天被送进来的女子。


从进入院子里那天起,就一直在哭喊,可是越是喊叫,打在身上的鞭子也就越重。


突然,她挣脱护卫的钳制,往门外疯狂的跑了出去。


可是那些护卫都连追都不追,眼睁睁的看着那女子逃走,风无邪心中暗道不好。


正想要提醒那女子,可是已经晚了。


无数支利箭呼啸而来,瞬间就穿透了那女子的身体。


女子挣扎着往前爬了一段,便不动了。


风无邪的拳头攥的紧紧的,面色却是出奇的平静,只有那双清冷的眸子射出森寒的光芒:“这府里不知道还有多少个这样的冤魂在游荡,晚上你睡觉的时候,就不害怕吗?”


人命在他们这些权贵的眼里,到底算什么?


站在一边的嬷嬷听到风无邪竟然敢对萧正祁无理,顿时怒喝一声:“大胆,来人,掌嘴。”


立马就有小丫鬟走上前来,对着风无邪的脸要扇下去。


“退下。”萧正祁挥了挥手,声音不大,却是有了怒意。


嬷嬷和几个小丫鬟互视了一眼,最终低着头退了下去。


萧正祁把目光从远处收回,在风无邪的脸上看了一下,淡淡的说道:“扶我进去吧。”


风无邪走上前来,好脾气的把萧正祁扶了起来,往屋内走去。


受的刺激大太,她怕把萧正祁气死。


将人安顿在床上之后,两人都没有说话。


风无邪尽职尽责的扮演着丫鬟的角色,让萧正祁挑不出毛病来。


只是到了晚上的时候,就有些尴尬了。


风无邪本以为她伺候了一天,便能放她回去,可是走到门口却被人堵了回来。


“老爷说了,你得在这里陪着少爷。”


守在门口的嬷嬷特意把陪这个字,咬的极重,脸上的表情非常暧昧。


风无邪皱眉:“我一女子与一男子单独呆在一起,与礼不合。”


如果晚上被困在这里,她还怎么出去放消息?


门外的下人冷冷的一笑:“你马上就会成为二爷的妾,伺候他是应该的。”


妾?


风无邪倒是有些意外,如果她只是一个妾室的话,那正室该得是多大的身份?


知道从那些人的嘴里套不出什么话来,风无邪只好乖乖的回到了屋内,门再一次被关的死死的。


好在这屋内暖和,在地上铺一层被褥,也是可以睡人的。


风无邪和衣躺在被褥上,一点睡意也没有。


不知道君夜离他们,有没有收到自己的暗号,有没有明白自己的计划,可千万不要冒失的闯入府里来救她。


总督府表面上看似平常,其实这里面都是暗藏玄机,无数的机关陷井不说,府里更是高手如云。


风无邪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终于惹得睡眠极浅的萧正祁也失了眠。


他侧了个身,看着睡在床下的风无邪郑重的说道:“我会把你救出去的。”


风无邪根本就没有担心自己的安危,但听到萧正祁这么说,心中倒是暖了一分。


这个萧正祁,看起来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坏。


“救我?你这是在给那个人积阴德吗?听说如果人在世间做尽了坏事,死后可是要下地狱的。”


风无邪的毒舌,并没有引得萧正祁不快,相反他倒觉得这个女人敢吐真言,比那些木头桩子活的鲜活多了。


“我从未想过要杀她们。”萧正祁的眸子黯淡了几分,他只是没有能力保得她们的性命。


风无邪的心中一动,爬了起来,对着萧正祁认真的道:“那你为何不放了她们?”


难道他的真忍心,在他死后要用这么多的女人来给他陪葬吗?


虽说西楚有王候贵族有用女奴陪葬的例子,但那都是过去了,自从楚帝登基之后,便将之废除了。


萧天瑞身为江南总督,竟然敢公然挑衅皇权,可见其的野心有多大。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