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8章 招贤纳士
    

    否则,萧子齐又怎么会去找萧正祁屋内婢女的麻烦?他就是看不过萧天瑞偏爱萧正祁,这才故意找茬。

    “只是一个婢女罢了,我想此事安姑娘还是不要插手的好,你要知道你的身份,只不过是比那些婢女稍高一些罢了,不过……”

    说到这里,萧子齐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风无邪,下流的说道:“如果你能把本公子伺候高兴了,本公子一高兴,说不定就会放过她也不一定,安姑娘,你觉得如何?”

    说着,手不安分的去摸风无邪的脸,却被她不动声色的躲了开。

    如果是别的女人,听到萧子齐的话后,肯定会非常高兴,只可惜,他遇到的却是风无邪。

    “不好意思,您说的那个,我不感兴趣,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如果总督大人知道在这个时候,有人坏他的事的话,我想总督大人一定不高兴。”

    “你在威胁我?”萧子齐眯起了眼,不由的开始重新打量起眼前的这个女人。

    如果说他现在还只认为风无邪只是一个空花瓶的话,那他就大错特错了。

    这个女人有勇有谋,思绪条理分明,知道自己的目地是什么,也清楚自己眼下的困境。

    知道以她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可能与萧子齐相抗衡,这才选择了折中的办法,不动一刀一枪,想要从他的手中把人救走。

    知道萧子齐视萧正祁为眼中钉,风无邪并没有搬出萧正祁来压制他,而是直接拿武林大会说事。

    如果现在有人把风声透了出去,让有人听到的话,难免不会添油加醋一番,说不定还会传到皇上的耳朵里。

    如果一旦上面追究下来,到时候只怕整个总督府都会陷入困境。

    话已至此,风无邪并不打算再与萧子齐浪费口舌,相信刚才的一番话,他已经听到了心里去。

    萧天瑞一旦动了想要废长立庶的心思,只要拿这件事大做文章,萧子齐一定讨不了好。

    “大公子何不收敛风芒,招贤纳士,在武林大会上绽放异彩,让总督大人刮目相看?”

    看到萧子齐的内心有些动摇,风无邪趁热打铁,抛出心中的想法。

    果然听到风无邪的话后,萧子齐陷入了沉思,经过风无邪这么一点拨,他的思路豁然开阔。

    萧天瑞偏爱萧正祁,无非是因为爱屋及乌,只因为他那个便宜娘,这才对萧正祁心中有愧。

    而自己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确实让萧天瑞很失望,如果再不改变萧天瑞对自己的看法,那他这嫡子的位子,还真是岌岌可危。

    萧子齐思忖半天,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小环,最终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风无邪在他的身后,恭敬的道:“恭送大公子。”

    直到萧子齐走远以后,她才急忙命人把小环抬了进去。

    经过风无邪的一番急救,小环腕上伤口的血已经止住了,她幽幽的睁开了眼睛,看到守在她床前的风无邪。

    想着自己的悲惨的命运,一行清泪不由的流了下来:“谢谢姑娘救命之恩,小环没齿难忘,有朝一日,定会报答姑娘。”

    说着便要起身谢风无邪的救命之恩,但却被风无邪制止住了:“小心,你的腕上有伤。”

    看着自己被齐齐切断的手腕,小环的面上现出一丝悲愤,没有了双手,她就是废人一个。

    就算是养好了伤,总督府也不可能再容得下她,到时候她还是免不了被赶出府,流落街头的命运。

    想到这里,小环哭的更加伤心了。

    风无邪知道她的心里凄苦,但也只能先安慰她:“只要人活着,就有希望,在任何时候,你都不要轻言放弃。”

    现在她们所在的屋内已经没有任何人,小环看了眼外面,欲言又止,最终对着风无邪道:“王府后院,鳄鱼池边上,有一条密道。”

    风无邪知道这条线索对她有多么重要,她曾细细的勘察过府里的每一处,却始终不知道藏脏银的地方在哪里。

    却没有想到,竟然是在鳄鱼池的边上。

    怪不得那天看到许多的大箱子进进出出,却一眨眼失去了踪影。

    那里不会有人轻易过去,再加上水池中的鳄鱼,更加没有人敢靠近。

    果然是一处够隐秘,够安全的地方。

    只是不知道那密道将会通向哪里,萧天瑞又会把脏银送往何处去。

    “这些话你要烂到肚子里,再也不可对第二个人说。”风无邪对着小环轻声说道。

    小环点了点头,眼含泪花:“如果不是知道此事关系重大,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说出来。”

    顿了一下,又说道:“我知道姑娘肯定不是一般人物,只希望有朝一日,将那贼人杀死,替我们这些受害的人报仇。”

    风无邪拍了拍小环的肩膀,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话,只是让她安心休息。

    又在小环的汤药里加入了沉睡的药物,让她喝下后,风无邪才从她的房中退了出来。

    现在风无邪只希望萧子齐真的能听得进去她的话,如此一来,君夜离他们便有机会混入总督府。

    在武林大会上,将萧天瑞一举击杀。

    而此时的宁城,各地的江湖人士,早就涌了进来,占据了城内的各大客栈。

    其中有一队人的马车,在一家不起眼的客栈住了下来。

    只是由于他们穿的实在太穷酸,就连店小二也对他们爱搭不理,四个人居然只要了两间普通客房,就连平常的吃食,也是最简单的。

    一看就是刚出头的毛头小子,不知道在哪里学了艺,也想来参加这一届的武林大会,露个脸。

    只是这武林大会,又岂是那么容易混进去的?

    江湖上的有头有脸的门派,早就收到了请贴,这请贴都是千金难求,就算是你有钱,也难弄到手的。

    君夜离一行人,默默的坐在冷板凳上,啃着**的馒头,听着从四面八方传来的讯息。

    都说客栈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只要你有心,就能听到你想要知道的东西。

    四个人一盘硬馒头,两碟咸菜,吃的漫不经心。

    “哎,你们听说了吗?总督府的二公子得神医相救,本是病入膏肓的人,现在已经能下床走动了。”

    “什么神医啊?那明明是总督大人给二公子娶的小妾,冲喜的,却没有想到,这女人竟然会医术,把二公子给医好了。”

    “当真是神奇啊,神奇。”

    “这下可有热闹看了,现在大公子正在招贤纳士,各位不如去碰碰运气?说不定真的能被选上呢?”

    旁边的几桌大汉喝多了酒,不经意间就吐出了许多的信息。

    君夜离几人互视了一眼,在眼神交流中,就已经达成了默契。

    这定是风无邪散出来的消息,她就在总督府内。

    几人相继离开,从客栈走出来后没有多远,就听得酒楼内刚刚还在闲聊的那群汉子嗷的一声喊叫。

    竟然在眨眼之间,凳子全都散了架,几个人歪七扭八的躺在了地上,桌椅板凳全都遭了秧。

    腰间挂着酒葫芦的男子好奇的回头看,正看见店小二拽着他们几个索要赔偿呢。

    男子对着前面黑衣男子的背影,摇头笑了笑。

    人家不过是闲聊说了几句不该说的话,那个家伙竟然这么小气,将人全都打翻在了地上。

    几人步出酒楼,走出没多远,便看到前面不远处的告示牌上,贴了一张招贤纳士的榜单贴在上面。

    周围已经围了一圈的人,围着那告示窃窃私语,有好些人已经涌向了报名的地方。

    杜淳眼疾手快,伸手拽住一名正往前跑的男子:“哎,小哥,麻烦问一下,这是哪家公子在招人哪?”

    小哥不耐烦的道:“萧大公子啊,哎呀,你别拽我。”

    话没说完便挣脱掉杜淳,往前跑掉了。

    杜淳两手一摊,耸了下肩:“咱们四个人,总不能全都进去吧,万一有什么事,在外也得有个接应的人。”

    他说这话的时候,是看着宫默然和君夜离两人说的。

    他们二人,全都是身娇肉贵,有身份的人,没有在下层摸爬滚打过,伺候人的这活儿,根本做不来。

    眼下最适合进去的就是他和白枭两人,两人经常在江湖上行走,三教九流的人都接触过,不容易露馅。

    此事上,君夜离和宫默然两人都没有异议,他俩确实不适合,如此一来,便就定了下来。

    君夜离和宫默然两人在外面接应,白枭和杜淳两人,则去报名的地方,准备以武师的身份混进去。

    两人分别易了容,面相看起来跟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在气势上显出几分与众不同。

    报名的地方设在总督府的一间院子里,层层筛查,先是看背景身份,再看人品和武学,如果一旦发现有人作假,便会被收进监牢。

    总督府这种地方,本就不是平常百姓能够进得来的,现在萧大公子要招贤纳士,那些不得志的江湖人士,便全都寻了过来。

    以期望能够被萧大公子看上,从此平步青云。

    经过层层筛减,一百多号的人到最后也就只剩下了十多号人,白枭和杜淳自然都被列选在了里面。

    一干人等跟随着待卫队长进入到了第二进院子,站成一排,等候着萧大公子亲自问话。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