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待卫队长来回踱着步,训斥着这些新进的武师:“你们都机灵点,虽然是你们现在是武师,但只要在武林大会上,替大公子拔了头筹,还怕没有出头之日吗?”


众人都垂手站的挺直,目不斜视,大声喊道:“明白。135%7924?*6/810”


待卫队长满意的点了点头,光从声音上就觉得个个身手不凡,一会大公子见了一定欢喜。


“明白就好,如果往后哥几个混好了,只要不要记我的仇就行了,到时候咱们说不定还都是同在公子身边当差的呢。”


现在这批人都只是一介小武师,但谁也说不准以后是什么样,如果一旦平步青云,也得给自己留条后路不是?


所以待卫队长并没有过分的训斥,只是又交待了一些注意的事项和禁忌,和府里的规矩。


“府里规矩多,不该听就不要听,不该看的一定不要看,否则到时候出了岔子,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众人又齐齐的应了一声,只有那个腰间挂着酒葫芦的高个子,又多说了一句。


“往后一切还要仰仗待卫大人,多多提携才是。”


待卫队长多看了那个高个子一眼,虽然此人长的不咋地,但这心思却是极为活泛,不觉得便瞧了两眼。


心中暗道,不错,是个上道的。


不多时,萧子齐便来到了院子里,看着园子里的这些武师,个个生龙活虎,觉得还不错,便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待卫队长连忙狗腿的上前,将茶水递到了萧子齐的手上:“大爷,这些都是经过精挑细选出来的,给大爷过过目。”


萧子齐接过茶水,喝了一口,手一挥:“都有什么绝活,露一手给爷看看。”


目光在那排人身上掠过,随手指了一个身材高大,浑身都是肌肉的大胡子道:“来,你给我举起那个大石头来。”


院子正中的水也旁边,有一块一人高的巨石,光看那份量没有十几个人,根本抬不起来。


萧子齐随手一指,便指到了那块巨石上,众人的脸上表情非常丰富,有幸灾乐祸,也有羡慕。


能一下子被大爷选中的人,定有他的过人之处。


此人在初试的时候,就是以力量著称,力大如牛,一般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好几个选手都被此人当场打的吐血,可谓是一战成名。


所以能够引起萧子齐的重视,也理所当然。


大汉往前跨出一步,如小山一般身躯遮住了大半的光阴,他先向萧子齐拱了拱手,随后就往那块巨石走去,显得信心满满。


大汉双手抱住巨石,稍一运力,只听呀的一声爆喝,那纹丝不动的巨石,便被他抱的离地了。


众人全都惊讶的啊了一声,就连萧子齐也被大汉那份惊人的力量给震惊的放下了手中的茶盏,坐直了身子观看。


可就在众人正为大汉的这份天生神力喝彩时,那大汉已经是满脸胀红,额上青筋暴露,浑身的肌肉紧紧的绷起。


巨石随着他的举动已经离地一尺,或许是他想要在萧子齐的面前好好的表现一番,本想将巨石挪个地方,谁知道力道没掌握好。


那巨石轰隆一声砸了下来,大汉躲闪不及,双腿一下子被巨石砸中,只听咔嚓一声脆响。


随着大汉痛苦的哀嚎,巨石下的双腿已经成了肉泥,而大汉也痛的晕了过去。


众人急忙七手八脚的去救,可是那巨石实在太沉重,根本没有人能够推得动。


就在这时,只见腰间挂着酒葫芦的一男子走了出来,掌上用力,拍向了那巨石。


嘭的一声脆响,巨石被拍成了碎石。


此人一出手就如此凌厉霸气,将在场的人全都震在了当场。


萧子齐不由的站了起来,挥了挥手,让人把晕死的大汉抬了下去,对那男子问道:“你,姓甚名谁?”


男子恭敬的道:“回大爷,小的姓白,名二。”


萧子齐看他还算机灵,喜上眉稍,又问道:“是个好苗子,功夫不错,来再试试这个。”


说着,命人放出三只白鸽,递给他一张弓箭。


白鸽飞向天空,男子拉弓搭箭一气呵成,动作行云流水,只听铮的一声,利箭射出。


箭如流星,飞向天际。


众人再回神时,那箭已经穿透三只鸽子的身体,掉落在了不远处的空地上。


众人不觉得哑然,没有想到这男子小小年纪,武功竟然能够达到如此,箭术更是神乎其神。


萧子齐更是兴奋的大喝一声:“好。”


指着白枭道:“从此以后,你就跟在本大爷的身边,做个一等的待卫罢。”


白枭急忙单膝跪地,恭敬的道:“谢大爷赏识。”


众人不免一阵唏嘘,没有想到这男子竟然这么好命,一下子就被大爷看中,做了个一等的待卫。


剩下的人几乎没有拿得出手的,倒是有一个面皮白净的男子,手上有点功夫,使得一手的好折扇。


也被萧子齐点了,留在身边,做了个二等的待卫,其他的人则全都放到了院外,做了护院和武师。


风无邪则一直留在望春阁,替萧正祁调制汤药,小环在她的调养下,身体也逐渐稳定了下来。


只是对于一个失去了双手的人,她的情绪一直很低落,风无邪知道这种事只能靠她自己慢慢想通,外人根本帮不上忙。


“龙骨、龙葵、黄参……”风无邪将手中的药材分列码好,这些都是她灵泉空间种植的药材。


趁着没人在她身边,全都拿了出来,只是这些药材中,却独独少了一味莲心。


好在萧天瑞只说让风无邪照料萧正祁的生活,并没有限制她的自由,但风无邪知道,就算明面上没有人跟着她,暗地里却有不少的眼睛在盯着。


所以,她去哪里,都是事先通知了下人,由人跟着一块去。


“我要去后院采一些莲心,你去准备一下。”新来的小丫鬟,很是伶俐,知道风无邪的身份特殊,便手脚利落的去准备了。


不多时,小丫鬟便准备齐当,随着风无邪出了望春阁。


前些日子前院新来了一批武师,个个武艺超凡,其中一个很是得萧大公子的欢喜。


不仅提拔了那人为贴身的一等待卫,更是许了特许,准许在园中随意行走。


风无邪走在前面,小丫鬟跟在她的后面低头跟着,不多时便到了后院的荷花池。


只是在经过假山的时候,与前面的人碰了个满怀,将小丫鬟手中的药篓碰掉到了地上。


小丫鬟一看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最近春风得意,很得萧子齐赏识的待卫,心中一慌急忙低下了头,给那待卫赔不是。


待卫看起来面很善,却没有想到也是个不好惹的,本来没有什么大事,却将小丫鬟狠狠的训斥了一顿。


“不长眼的东西,走路都不眼睛?”


知道冲撞了萧大公子身边的红人,小丫鬟吓的浑身发抖,连句话也不敢多说。


还是风无邪看不过去了,对那待卫道:“不过是一个人罢了,白待卫用得着生这么大的气吗?如果她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我便替她给白待卫道个歉。”


说着,便从衣袖中掏出了一块碎银子,塞到了白待卫的手里,知道风无邪的身份特殊,白待卫也不敢再有所怨言。


“即然是安宁姑娘说情,这次便饶了你。”说完,便转身离去。


待到白待卫走后,小丫鬟才从地上站了起来,对着风无邪满怀感激的说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府里的下人分三六九等,最下等的便是这种伺候人的婢女,她们没有人身自由,生杀大权全都在主人的一念之间。


所以,小丫鬟才会对风无邪感恩戴德。


风无邪摆了摆手,对着她道:“起来吧。”


随后便去了园子里,采了一些莲心回去,而今天的这一幕,则全都被暗卫告知了萧子齐。


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是合情合理,于是便对白枭的戒心也慢慢的放了下来。


待到夜深人静,整个总督府都陷入了一片寂静,一声清脆的鸟啼响起,一声接一声,很是婉转动听。


守夜的待卫生怕鸟啼惊醒了熟睡的主子,待到出门想要把鸟儿轰走时,那啼鸣却突然消失了。


待卫望望天,看着墨黑的天空,一股凉风吹过,不由的打了个冷颤,有些纳闷的道:“真是奇了怪了,眼下都要进入冬季,居然还有夜莺?”


旁边的待卫裹了裹身上的衣服,口中喷着寒气道:“没什么奇怪的,只怕是落了单了。”


两人又重回了屋内,关好了门窗。


院内又恢复了寂静,不多时,便看到一道黑影从空中掠过,他似乎对府内的地形很是熟悉。


躲过了暗卫,如入无人之地,直奔了后院的鳄鱼池。


那里无人看守,是整个园内即松懈又严密的地方。


松懈是因为人看管,只有一个守门的园人,严密是因为里面全是吃人的鳄鱼,极其凶猛。


除非你不怕死,才敢到这种地方来。


眼下三更已经过,守园的老头也已经困的睁不开眼,低着头缩着身子躲到一处背风的地方瞌睡。


有风从身前掠过,惊起一股凉意,老头连头都没抬,只是更加缩紧了身子,省得那点儿少的可怜的暖和气儿跑没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