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来路不明的野种
    风芷柔回到屋内后,让屋子里的丫鬟婆子全都退了出去,待到屋内再无一人时,这才一把将蒙在脸上的面纱扯下。

    露出一张长满脓疮的脸,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红包,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风芷柔将风无邪给她的药膏拿了出来,急忙抹在那些红包上面。

    说来也真是奇怪,这些脓包一挨到药膏,立马就变的清凉起来,再也不痛不痒,说不出的舒服。

    看来,这药是真的了。

    直到脸上的每一处都抹到了,风芷柔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又重新把面纱蒙上,拿着药膏往徐氏的房内走去。

    当风芷柔走到徐氏的房内时,她正倚在软榻上,脸上同样蒙着面纱,无精打采的躺着。

    看到风芷柔走进来后,枯黄的脸上才有了点神采,急忙起身问道:“怎么样?”

    “果然是那个贱人。”风芷柔恨恨的答道。

    杏圆的眼睛里,满是恶毒的锐光,恨不得将风无邪大卸八块才能解心头之恨。

    于是风芷柔便将风无邪的话一字不落的全都告诉了徐氏。

    徐氏听了半响,脸上阴云密布,恨恨的一拍桌子,咬牙切齿的说道:“真没有想到,这个小贱蹄子竟然心思这么歹毒。”

    “娘,那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的把家主的位子交出去吧,现在爹爹又不在家,我们娘俩连个靠山都没有。”风芷柔擦了擦眼角的泪,有些慌乱的说道。

    如果把家主的位子就这么交出去,从此以后她们的好日子可就到头了,而且那个风无邪那么记仇,还指不定会怎么折磨她们呢。

    徐氏冷冷一哼,眼睛里淬了毒一般发着幽绿的光芒:“女儿啊,你怎么这么快就自乱了阵脚呢?你可别忘了,你背后不仅有靠山,而且还是一座能压死人的大山。”

    徐氏将手轻轻的按在风芷柔的手背上,重重一按,目光里充满了算计:“小小的一个家主之位,她风无邪不是想要吗?那就给她好了。”

    “母亲,你难道真的要把家主之位交给那个小贱人?”风芷柔一听徐氏这话,当时就急了,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要不说你这丫头就是沉不住气呢。”徐氏一把将她拉住,示意她坐下。

    “母亲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让她得逞呢?你才是我的亲生女儿,她算什么呀,一个来路不明的野种,也配跟你争?”

    当年风清云把襁褓中的风无邪抱回来的时候,那风连城和风无邪的娘早就没了,消失了那么长时间,却突然多出了个孩子。

    这事任谁也不会信,可是风清云却一口咬定风无邪是风家的种,更是把风连城的家主信物拿了出来,她也实在是没有法子,这才让她留了下来。

    现在那小蹄子翅膀硬了,就想在风家作威作福了?做梦。

    “那你刚才还说要把家主之位给她?”风芷柔不依不饶,满面怒容。

    “我是说给她了,只怕她有命拿,却没有命享受……”

    “母亲的意思是?”

    徐氏在风芷柔的耳边低语几句,听得风芷柔越来越开心,最后竟控制不住自己,哈哈大笑起来。

    “母亲,您真是好计谋,这次就算那风无邪长着翅膀,她都插翅难飞了,哈哈哈……”

    风无邪回到家吃过晚饭后,就把自己关进了屋子里,拿出那本玄女心经仔细的读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一本上乘的内功心法。

    这本书共分为九阶,每一阶的心法都玄妙无比,威力更是一阶比一阶历害。

    前世的无邪本就在自己的师父指导下,一边学习医毒,一边练习武术,虽然有招式,但也只是个花架子。

    但如果配上这内力,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风无邪集中精神,默默的念着心法的口诀,渐渐的感到有一股热流从身体的筋脉散发出来,凝聚到丹田里,再由丹田流出,进入到了筋脉,她的心中虽然欣喜,但还是不敢松懈。

    直到运行了一个小周天,这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丹田处不再空空如也,被一团暖暖的气流填满。

    难道这就是古人所说的内力?

    风无邪欣喜的发现,这具身体竟然还是个练武的好苗子,才短短的几个时辰,体内就蓄了一层内力。

    如果加以时日,必定会成为武林高手。

    她没有再敢练下去,一是怕这身子吃不消,二是明天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现在的她要保证有足够的睡眠,才能应付接下来的事情。

    可是,理想是丰满的,但现实却是骨感的。

    风无邪刚刚躺在**上,稍稍有了些睡意。

    便感到房门外有了一丝响动,有了内力的她耳力更加敏捷,感知更敏锐,就连嗅觉也提高了。

    那股熟悉的,令人讨厌的淡淡清香,又来了。

    君夜离每次来,都似入无人之地。

    杀手都懂得收敛自己的气息,懂得隐藏自己的身形,生怕会留下一丁点儿的痕迹。

    可他偏偏不,不仅把门关的咣咣响,进了屋内之后,更是大大咧咧肆无忌惮,简直跟回到了自己家一般。

    “这花可真丑,如果你喜欢,我可以把世界上最美丽的花送到你的跟前。”

    身下的**铺猛的一陷,似承受不住君夜离的重量一般,瑟瑟发抖,连着睡在上面的风无邪,身子都猛的一颤。

    下一秒,一双有力的大手便将风无邪纤细的腰身紧紧搂住,那股迫人的气息瞬间便将她彻底的包裹起来。

    风无邪强忍着自己的怒意,只是死死的闭着眼睛,知道自己打不过他,索性就不再做无谓的挣扎。

    或许,他只是图一时的新鲜,只要自己不理,不对他做任何反应,等他烦了,腻了,自然就不会来招惹她了。

    看着不言不语,强迫自己不搭理他的风无邪。

    君夜离的眸中反而多了一抹趣味儿,这个小女人,可真有意思!

    怀里的女人温暖柔软,属于少女的那股幽香直直的钻入了君夜离的鼻中,让他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舒畅无比。

    按说他根本不缺女人,只要他愿意,会有大把的美女主动的凑到他跟前。

    可他偏偏就喜欢眼前这个长满了刺儿,对他动不动就想要他命的女人。

    不安分的大手,顺着女人柔软的腰肢慢慢往上,风无邪的一张小脸在夜色里,散发着微红的光芒。

    终于忍无可忍的将那只略带冰凉的大手抓住,狠狠一甩:“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风无邪从**上坐了起来,小手紧紧的揪着棉被,遮住胸前的风光,眼含怒意的看着这个难缠的男人。

    打又打不过,甩又甩不掉,真的是好讨厌!

    君夜离邪魅的一笑,妖孽的脸上满是戏谑,竟然就这么躺了下来,高大的身躯几乎占满了整张**铺。

    这让又累又困的风无邪恨的牙痒痒,真恨不得拿自己的银针在他的身上戳上几百个窟窿。

    “我累了,想睡觉。”男人的声音低沉,透着疲惫的沙哑,就连眼睑下方也布着一层淡淡的阴影。

    可是这跟她有什么关系?而且躺在她的闺房算怎么回事?

    “你出去。”风无邪怒道。

    “我累了。”君夜离眼都不睁,又重申了一遍自己的意愿。

    身下这张**铺虽然比不上他的舒适宽大,但上面少女淡淡的幽香却是让他感到出奇的舒服。

    这个男人死赖在这里不走,让风无邪气急,一脚踹向了君夜离的腹部。

    或许是太累了,而这张**又是那么的合他心意。

    渐渐沉入梦乡的君夜离竟然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脚,随即就闷哼出声,手捂着腹部身体都蜷缩起来。

    “你,你这个女人……”

    他的话说的断断续续,脸色煞白,风无邪本想不管他,可是一股血腥味儿却弥漫了开来。

    鲜血顺着君夜离的手指缝,一丝丝的流到了风无邪的**上,染红了身下的被褥。

    “你受伤了?”风无邪惊讶的问道。

    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强大狂妄的男人,竟然也会受伤。

    君夜离疼的满头大汗,虚弱的点了点头,如果不是为了保护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他又怎么会受伤。

    “躺好,我替你检查一下。”风无邪下地,快速的拿来了自己的医药箱。

    君夜离知道她懂医术,便平静的躺在**上,不在言语。

    任由那双小手将身上的衣衫扯开,露出健硕的胸肌。

    直到看到缠在男人腹部被鲜血染透的纱布,风无邪的眉头才皱起,露出了医生职业的一面。

    “知道自己身上有伤居然还乱跑,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害死自己?”

    男人身上的伤口血肉外翻,在这个医术不发达的古代,竟然就随意的缠了一块纱布,别说缝合了,就连最起码的消毒都没有。

    如果一旦伤口感染,那可真的会死人的。

    风无邪拿起桌上的酒壶,用纱布将伤口认真的清理起来,动作虽然称不上轻柔,但绝对的认真。

    就连一直闭着眼的君夜离,也忍不住的睁开眼睛,看着这个女人奇怪的动作。

    心中溢满了暖暖的柔情。

    伤口清理好了,风无邪将银针在烛火上消过毒,将头上的一根头发拔了下来,穿到了针孔上。

    虽然不想承认,但自己的这一脚绝对踹的不轻,这才使得他的伤口又裂开,风无邪的心中滑过一丝愧疚。

    “你忍着点,马上就好。”

    君夜离的眸中笑意更甚,口气却是一如既往的欠揍:“如果你亲我一口,我会好的更快。”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