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请你圆润的走开
    风无邪眸子一敛,怒火被强压下去,知道这个男人没个正经,自己居然还往火坑里跳。

    当下便也不再说话,拿起针替他缝合起来。

    躺在**上的君夜离一声不哼,只是眼眸灼热的看着风无邪,熟练的穿针引线,将自己身上的伤口像缝衣服一样的缝合起来。

    为了方便缝合,风无邪跪坐在君夜离的身侧,小巧的身子玲珑有致,白皙若瓷的肌肤细腻如玉。

    这让君夜离的眼眸顿时黝黑了起来。

    直到最后一针结束,风无邪打了个结后,这才想起自己的身边没有剪刀,可是她又不能丢下手里的针线去找剪刀。

    无奈之下,只好俯身用牙将发丝咬断。

    身为医生的她,根本就没有这么多的顾忌。

    可是她却没有看到,一直没有吭声的君夜离却一直在极力的隐忍,尤其是那片温润的红唇碰触到男人的肌肤时,紧绷的肌肉轻颤了一下,君夜离终于忍不住的轻哼出声。

    而风无邪却浑然不觉,只是尽职的扮演着医生的角色,救死扶伤。

    因为在她的眼里,世上只有两种人,活人和死人。

    背对着君夜离,将空间的止血草悄悄拿出来一棵,捣碎后均匀的铺在缝合好的伤口上面,又拿了一些纱布将伤口包好,这一切才算真正的完成。

    躺在**上的男人不声不响,目光炙热,这让风无邪有些不习惯,室内的气氛有些尴尬。

    为了打破这种别扭的气氛,风无邪没话找话:“你是怎么受伤的?”

    “为了救你。”君夜离很自然的开口。

    风无邪扯了下嘴角:“救我?”

    “不然呢,你即然猜到那个男人的身份,那他手底下的人又怎么会轻易让你溜走?”

    “所以,你为了掩护我,受的伤?”风无邪有些不敢置信,这个男人居然会救她。

    君夜离冷哼一声:“就凭那些小喽啰,也能伤的了我?”

    “那你不是说为了掩护我,才跟那些高手周旋的吗?”

    “另有其人。”对于这个问题,君夜离显然不想多说。

    知道的越多,对她越不利。

    可风无邪却以为这个男人的傲娇毛病又犯了,也懒得再问,随即就收拾了一下药箱,准备下逐客令。

    “天不早了。”风无邪累的有气无力,困的眼都快睁不开了。

    “所以?”

    “请你圆润的走开。”风无邪手指门口,意思再明显不过。

    想跟她共睡在一张**上,门儿都没有。

    君夜离的眉头挑了一下,脸上带着惯有的笑意,趁风无邪一个不注意,将她压在了身下。

    风无邪刚想将他推开,却突然发现自己动弹不了,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真是可恨,他竟然再一次的点了自己的穴。

    不能说话,风无邪只能睁着一双快要冒火的眸子,狠狠的瞪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而男人身上坚硬的部位,却又提醒着自己,他现在很危险。

    风无邪欲哭无泪,想动动不了,想喊又喊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君夜离离自己越来越近。

    一双大手覆盖在风无邪的眼眸上,挡住了她快要冒火的眸子。

    君夜离的唇角挑起一抹醉人的笑意,在她粉润唇边停住,狠狠的亲吻了上去,直到唇部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才停住。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风无邪的耳部,耳边响起君夜离邪魅的嗓音:“作为回报,我会给你送上一份大礼。”

    压在身上的男人与风无邪拉开了一些距离,风无邪悄悄的松了口气,可还没等她放下心来,君夜离又凑近了一些,低声说道:“那个徐氏你最好提防她点,有时候的心软也许会给你留下隐患。”

    说完,便转身离开,飘然而去。

    直到房内再无一丝君夜离的气息,风无邪的身体才渐渐的能动弹,对于那个三番几次欺负自己的登徒浪子。

    风无邪深深的感到了一种无可奈何的无力感,想要变的强大起来的心更加坚定了。

    她在心里暗暗下决定,如果哪一天自己足够强大的时候,一定会把那个混蛋狠狠的踩在脚底下。

    可是想到君夜离说的那些话,风无邪的心中又滑过一丝惘然。

    在百般纠结中,风无邪直到下半夜才眯着睡了一会儿。

    自从有了内功心法以后,风无邪就有了早起练功的习惯,天还蒙蒙亮就起来,在院子里开始练习拳脚。

    所以当冬香看到一身劲衣的风无邪手持长剑在院子里时,惊的眼睛都快合不上了。

    她怎么不知道大小姐居然还有这身好本事?

    风无邪听到背后的声响,收了拳脚,转过头便看到冬香正惊讶的盯着自己。

    知道有些事怎么解释也解释不了,索性也就不解释了。

    “去做饭啊?”经过冬香跟前儿的时候,风无邪顺手点了一下小丫头的额头,这才让她缓过了神来。

    “哦,哎……”冬香的本想问风无邪早上吃什么,可是眼前的房门却突然从里面关上了,她只好又悻悻的缩回了手。

    风无邪回到房内,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开始从血莲空间里倒腾那些种在灵泉里的药草,顺便看看血莲有没有发芽的迹象。

    可是奇怪的是,这莲子种在灵泉空间里这么多天了,竟然一点变化都没有。

    倒是那些药草,越长越壮。

    风无邪无奈的叹了口气,对于这个艰难的任务,总觉得自己有种掉进坑里爬不上来的感觉。

    将药草配好之后,风无邪又去为风清云施了一次针,让冬香把药熬好看到一切都无恙之后,就准备出去。

    却没有想到,风芷柔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姐姐……”风芷柔站在院中,纤细的身子被一袭水粉色百褶裙所覆盖。

    看到风无邪后,明显的后退了几步,欲言又止的样子,看起来楚楚可怜。

    风无邪停下脚步,看到她这副样子,心中已经了然:“找我何事?”

    “这是家主之印,母亲托我带来还给姐姐。”风芷柔说着,从衣袖里拿出一枚小巧的玉石雕刻成的印记,交给了风无邪。

    她们居然这么容易就让把家主印记交了出来,这倒让风无邪有些吃惊,看来君夜离说的没有错。

    她是在养虎为患。

    不过即然她们想玩,那就让这场游戏继续玩下去,她风无邪一定会让她们知道,什么叫作茧自缚。

    风无邪不动声色的将印记接下,便转身欲走,却又被风芷柔叫住了脚步:“姐姐,等一下。”

    “怎么,还有事?”风无邪停下脚步,回头看她。

    风芷柔急忙上前两步,伸手出:“说好的,解药呢?”

    “赤茯苓15克,冬瓜皮15克,扁豆皮15克,干姜皮6克,活地龙四根,每天煎汤服用,连吃一个月即好。”风无邪双手抱胸,说出了一大堆的药材名字,直听的风芷柔头晕脑胀。

    “这先前的几味药妹妹倒是听说过,可这活地龙,是不是有点?”风芷柔捂着嘴直干呕,心里却把风无邪给恨死了。

    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人把蚯蚓当作药来吃的,难道是在故意整她不成?

    风无邪心里跟明镜似的,只是面上却依然高冷:“如果你不信,可以不吃,不过……”

    她故意停顿了一下,伸手摸着风芷柔被面纱遮盖的小脸儿,有些惋惜的说道:“这么白净的皮肤上要是再长出那些吓人的脓疮来,真是可惜了。”

    先前被风无邪摸过中毒的恐惧还留在心里,现在看到风无邪又向她伸出手,风芷柔条件反射的尖叫一声,急忙躲开。

    竟连招呼也不打,往外跑了出去。

    看到跑的比兔子还快的那个身影,风无邪终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跟她玩心计,还嫩了点。

    摸着袖子里的家主之印,风无邪脸上的笑容渐渐褪去,转身进屋换了一身男装,出了家门。

    为了不引人注意,风无邪故意挑的偏僻的路段行走,可纵然是这样,身后却依然跟了尾巴。

    几个身着粗布衫的男子,畏畏缩缩的跟在风无邪的身后,看似像是普通的百姓,可是他们的脚步虚浮,一看就是练武之人。

    风无邪本想将他们引到一处角落里,悄悄的解决掉,却没有想到等她再回头时,那些尾巴竟然消失了。

    她的心中有些诧异,正四处寻找之时,身体却被一双有力的胳膊给紧紧揽住。

    赫然回头,便对上了君夜离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眸:“真巧,我们又见面了。”

    想起昨天晚上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风无邪的心中就郁结着一口恶气。

    这个男人三番几次的挑战她的耐性,饶是她再好的性子,现在也被惹急眼了。

    手上偷偷的摸出几枚银针,便朝着君夜离的面门刺去。

    招招狠辣,不留余地。

    君夜离没有想到风无邪会突然对他发难,急忙躲开她的攻击,可是钳制着她腰身的大手却依然没有松开。

    风无邪见偷袭不成,更加恼羞成怒,手上的招式更是千变万化,誓要将君夜离的身上戳出几百个窟窿才罢休。

    君夜离的心情出其的好,玫瑰色的唇瓣噙着淡淡的笑意,就像在哄任性的妻子一般,脾气好的让人恍然有种错觉。

    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不会生气。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