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可是风无邪却知道,这个男人很危险,他不仅危险,而且城府很深。


“怎么,还在生气么?”低沉的嗓音就响在耳畔,似撩人的琴弦拨动着风无邪的心田。


可是气急眼了的风无邪却没有功夫欣赏,一言不发的出着自己的招式,可是明明快要挨到他的衣角时,却不知道君夜离又使了什么身法,竟连他的一片衣角都没有沾到。


风无邪知道自己就是再练上二十年,也未必是他的对手,便收了手,负气般转身往外走。


可是君夜离却又像狗皮膏药一般,粘了上来,抓住了风无邪的手,指尖的三枚银针闪着寒光,在风无邪诧异的注视下。


身体猛然上前一步,将那三枚银针全部没入了自己的身体内:“现在,可还气?”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女人生气的样子,君夜离的心就揪的生疼,可是这个女人的性子又这么倔,如果今天不给她一个交待,怕是以后就再也不理他了。


出于无奈,从来不哄女人的君夜离,只好用这种笨拙的方法想要博得美人一笑。


风无邪猛然后退一步,愠怒的小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不忍:“你疯了?”


那可是三根手指长的银针,竟然全部扎入了肉里,就算是他武功高强又如何,皮肉还是会痛的。


可是君夜离,竟然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含笑的眸子里全是风无邪的影子。


男人的肩上缓缓殷出三个手指头大小的血印,可是君夜离却浑不在意的笑道:“只要你消气就好。”


明明知道这个女人是个刺猬,即使自己被刺的满身是伤,他却还在义无反顾。


或许,他真的疯了也说不一定。


“只要你永远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不会生气。”风无邪对眼前这个死缠烂打的男人,真的很无奈。


“或许,这个会让你的心情好一点。”


手腕上一阵清凉,风无邪这才惊讶的看到,细白的腕子上多了的一支镂空的银镯。


镯子做工精致,以龙头和龙尾首尾相连,龙睛上面更是镶嵌着红色的宝石,镯身上的龙鳞片片相连,栩栩如生,一看就知道价值连城。


在她惊讶的目光中,君夜离轻轻扣动上面的一块龙鳞,一枚银针就这样出现在了风无邪的眼前。


就算是她前世见过了无数的珠宝,还是被这么巧夺天工的设计给惊的目瞪口呆。


“好漂亮。”风无邪的小手,不由自主的摸上了君夜离手中的银针,眼中欣喜的光彩再也掩饰不住。


如果以后有了这个龙镯,她就再也不用背着笨重的医药箱了。


“送给我的?”此物太过贵重,风无邪只好又问了一次。


见她真的喜欢,君夜离知道这份礼算是送对了,心中暗暗长出了口气,面上却是带着一惯的笑意:“我说过的,我会给你诊金的。”


天知道他为了给风无邪定制这份礼物,差点把畅灵阁都掀了,不过能看到风无邪笑了,这一切也就值了。


生怕君夜离反悔似的,风无邪急忙说道:“好,东西我收下了,不许反悔。”


末了又加了一句,极其认真的说道:“反悔我也不给。”


风无邪这难得表现出小女人才有的样子,让君夜离有些忍俊不止,但又怕她恼,只好强忍着心中的笑意,点头道:“好。”


只要你喜欢,就算把全世界给你又如何。


“你要去哪?我送你。”君夜离打铁趁热,想要在风无邪的心中留下一个完美的印象。


却不想,竟然被风无邪一口回绝了:“不必。”


即然是他付的诊金,那么两人就算银货两讫,各不相欠。


更何况这个男人的身份那么神秘,背景也一定很复杂,与这样的人交往,还是小心一点为妙。


君夜离又怎么会知道风无邪心中的小心思,那句不必将他和风无邪好不容易连在一起的线又残忍的割开。


直到风无邪的背影消失在他的眼里,他还在沉浸在被美人拒绝的伤痛里。


嘴角挑起一抹嘲讽的笑意,手掌轻轻抚上了肩上埋入银针的地方,内力凝聚在掌上,三枚银针全部被吸了出来,君夜离看着那三枚银针默默出神。


“主上。”墨鸦毫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君夜离的身后,刚才的一切他都看在了眼里,主人对这个女人似乎也太上心了点。


作为他的暗卫,很是担心。


“可查清那些人是谁了吗?”君夜离单手背在身后,修长的身形被阳光拉的很长,显得有些孤寂。


“徐氏。”墨邪恭敬的答道。


“先由着她们吧,即然她的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你只需在暗处保护好她的安危即可。”


君夜离说完,脚尖一个轻点已经在了百米开外。


留在原地的墨鸦心中一百个不情愿,想他在整个西楚,那可是数一数二的高手,现在竟然被主人派来保护一个女人,还是一个浑身带刺的女人。


真搞不懂主上,何时竟对女人这般用心起来了。


风无邪为了避免再次被人跟踪,绕了好几个弯这才来到了晋王府的大门前。


风无邪走上前来,对着守卫的说道:“我要见你家王爷。”


守卫的见是一个身着粗布的俊俏男子,当下就有些蔑视,语气也不怎么善意:“你当晋王府是菜市场啊?想进就进?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风无邪皱眉,果真是小鬼难缠,只好拿出那枚玉佩,在那个守卫的眼前晃了晃。


果然,那守卫见到玉佩之后,当时就吓的腿软了,差点给跪在地上:“小,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原来是贵客。”


风无邪懒的听他解释,连眼皮都没抬,抬脚就进了王府的大门。


本以为院中的戒备会非常严密,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偌大的晋王府竟然连个护卫都没有。


院中静悄悄的,就连丫鬟婆子都很少遇到。


不过这地方还是不错的,假山绿树,红花相映,亭台楼榭样样俱全,尤其是院中墙角处的那一片嫩竹,翠绿的颜色让人看着很舒服。


一看就是给生病的人休养的好住处。


风无邪循着长廊,沿着湖边慢慢往里走,虽说这晋王爷从小体弱多病,但毕竟也是皇家的一员。


就算这院子比起别的皇子差了点儿,但跟普通人家的比起来,还是显的威严肃穆。


风无邪看似走的漫不经心,实则已经将这院中的规格全部记在了心里。


她天生就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只一眼便看出这院子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看着微动的草丛尖,风无邪的心中冷冷一笑,真是没有想到,身为皇子的晋王爷,竟然像犯人一样被监视着。


怪不得这王府的内院没有守卫,怪不得这么冷清,恐怕就算是晋王爷想要多少护卫,都逃不出这些眼线。


风无邪的黑眸淡淡的往四周看了一圈,看着周围那些微动的灌木丛,半响,她的嘴角向上挑起一抹笑意。


看来,这晋王爷也还算是不笨,与其藏首畏尾,索性不如大大方方的把自己暴漏在那些眼线的下面。


如此看来,他倒也有几分心思,自己也算没有押错宝了。


看清了这王府的内幕后,风无邪便再也不去理会暗中的那些眼睛,迈着步子大步的朝前走去。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她现在所在的地方应该是王府的前院,那晋王应该是在后院了。


穿过长长的走廊,绕过嶙峋的假山。


在一凉亭里,风无邪看到了正坐湖边慢慢品茶的宫默然。


今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可是坐在凉亭里的男子却是一身厚重的裘衣,却依然难掩那单薄的身子,面具下,是一张苍白到到透明的薄唇。


咳咳咳……


宫默然手握成拳,在唇边咳了几下,身边的丫鬟忙上前给他轻拍着背,帮他顺气。


咳了几声之后,气息才渐渐平稳。


“即有贵客到访,何不来尝尝本王的碧螺春?”宫默然挥手示意让丫鬟退下,伸出精瘦的手,在自己面前的茶盏里倒满了茶水。


风无邪挑眉一笑,看来这晋王爷也并非等闲之辈,可能自己的脚刚踏进王府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已经前来了。


快步走到宫默然的跟前儿,风无邪自顾自的坐了下来,端起面前的茶盏闻了一下。


一股淡淡的幽香从鼻尖弥漫开来,说不出的舒畅。


张口抿了一下,只觉这茶清香之中又有一丝甘甜,实在是极品中的极品。


“好茶。”风无邪将茶水一口气喝干,表面上装作满不在乎,可心却提到了嗓子眼。


这晋王还真是够忘恩负义的,前两天刚救过他,今天却给自己摆了一道鸿门宴。


周围那一支支冷箭,如同毒蛇的眼睛一样,死死的盯着风无邪。


宫默然的目光始终温润如水,看着眼前这个只有十五岁左右的翩翩少年,心中充满了好奇。


“难道你不怕本王在你的茶水里下毒?”


身为皇家的子嗣,自打从娘胎里开始,就开始算计着自己的每一步,纵然是走的小心翼翼,却还是落得个今天的下场。


如果说这少年真如他所说自己是个医生,那么这茶他应该先拿银针试过才是。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