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本王信你
    可是看他副没有心机的样子,宫默然的心中的滑过一丝失落。

    就连江湖上闻名的医圣都对自己的毒束手无策,更何况眼前这个小小少年了。

    难道是因为自己大限已到,心中害怕了?

    风无邪从宫默然的眼中读出了他的心思,不动声色的将茶盏放回原地,笑道:“就凭你这点蒙汗药也能难倒我?别说这一小盏茶水,就是给我来上一壶,我也不会有事。”

    宫默然失去光采的眸子在一瞬间又恢复了生机,但被风无邪这么**裸的戳穿他的心思,面子上又有些挂不住。

    “倒是本王小瞧你了,风无邪。”

    风无邪心中一动,没有想到这晋王动作还挺快的,这么快就将自己的底细摸了个通透。

    将茶盏放下,风无邪用他们两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即然王爷已经认出了我的身份,又何苦做这些试探,我说能将你治好,自然就能将你治好。”

    风无邪眼中的坚定,让宫默然有些失神,传闻风家的大小姐,一向胆小懦弱,什么时候竟然也有了这般迫人的胆识?

    “如果你治不好呢?”宫默然握着茶杯的手微微用力,面上却一片宁静,只有那双漆黑的眸子闪着智慧的光芒。

    风无邪淡淡一笑,面上是少有冷静:“我要是治不好,王爷还能让无邪走出这晋王府吗?或者说,现在整个风家都攥在了王爷的手里,你觉得我会拿着它去赌?”

    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年纪轻轻,竟然将问题分析的如此透彻,这倒是出乎宫默然的意料。

    确实是,如果风无邪不能将他治好,不光是他宫默然会要她的命,或许有些人更会拿此事大做文章。

    眼前的这个风无邪,坚强、勇敢,明明弱小的身板单薄的有些可怜,可是她眼中的倔强,竟然让宫默然的心思有几分动摇。

    或许可以试着相信她一次,他还有心愿未了,与其这么苟延残喘的活下去,不如痛痛快快的赌一把。

    “本王暂且信你。”握着茶杯的手松了下来,宫默然不动声色的将茶杯又放回了石桌上。

    风无邪点了点头,知道自己与他的联盟,算是初步达成,至于以后的事,不急。

    在湖边坐了半天,宫默然的身子早就有些疲累,今天说的话,够的上他三天的话。

    心中的防备放下,他闷咳了几声。

    风无邪的心慢慢的放了下来,却也眼尖的看到,周围那些隐藏着的冷箭在宫默然的这几声闷咳之后,全都消失不见了。

    看来,伴君如伴虎,这话一点儿也不假。

    纵然是一个没有实权的王爷,跺跺脚也能杀了自己。

    风无邪苦笑了一下,如果说刚才宫默然有意放自己一马,可自从两人交谈过后,就真正的成了一条船上的蚂蚱。

    她要利用宫默然的背景,为自己也为风家铺平所有的道路,而宫默然又何曾不是如此。

    在这皇宫内,如果手上没有实权,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何时驱毒?”宫默然看了一眼风无邪,声音又恢复了温润如玉的模样。

    似乎刚才的剑拔**张都不曾有过。

    知道帝王家的人一向如此,翻脸比翻书还快,风无邪也不与他计较,刚才在俩人说话的时候,那些蒙汗药早就被红蟾吸了出来。

    她看了一下四周,眼睛里满是防备。

    “这里很安全。”知道她的顾虑后,宫默然淡然开口。

    这里是晋王府,有些人能进什么地方,哪里地方不能进,他还是很有把握的。

    即然他说是安全的,风无邪便不再有所顾虑,但在外面还是有些不便,但提议到:“王爷,我们屋内说话。”

    宫默然点点头,远处的丫鬟立马上前来服侍,搀着他走回了屋内。

    将下人屏退后,宫默然靠在了屋内的软榻上,体内的毒素早就将他的身体掏空了。

    刚才跟风无邪在外面呆了这么久,他一直都在强挺着,现在回到了屋内,便再也撑不住了。

    看着病怏怏的宫默然,风无邪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替王爷诊脉。”

    恢复医生职业的风无邪,声音平淡的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有的只是身为医者的敬业。

    虽然风无邪的语气让宫默然有些不舒服,但他还是很配合的伸出手腕,跟医者斗气可不是明智的选择。

    风无邪的小手一搭上他的脉博,便感觉到宫默然的体内,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毒素在相互顶撞。

    这种毒非常霸道,会让中毒者在毒发的时候痛苦不堪,一冷一热相互交替,随着时间的沉淀,毒发的时间会越来越长,由原先的一年,缩至半年,再由半年缩至三个月,直到现在的每个月都会复发,长年累月的侵蚀着他的心脉,直到心脏再也承受不住,血管爆裂而死。

    风无邪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有想到下毒的人竟会这么狠毒,竟然从婴儿时期就在宫默然的身上下了这种毒。

    她倏然抬头,对上了宫默然的眼睛:“王爷,可否把上衣脱下,让无邪仔细看一下?”

    宫默然的脸色微囧,面具下的脸色微微泛起红晕,虽然贵为王爷,可他还从来没有在哪个姑娘面前脱过衣服。

    虽说是在给他看病,但,但这也太……

    他没有动,可风无邪却急了,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扭扭捏捏的,到底是命重要还是脸面重要?

    “王爷,得罪了。”

    话音刚落,风无邪的小手就已经探到了宫默然的胸前,速度快的根本让他难以抵挡。

    两只小手往下一用力,便将宫默然身上的锦衣给拉了下来,露出了布满脓疮的胸膛。

    密密麻麻红肿的脓疮,占据了他的半副身子,另一边却如他的脸上一样,一半脓疮密布,另一半完好无损。

    阴阳蛊?

    果然如她所料一般,风无邪又急忙看宫默然另一半完好的身体,小手在他的心脏周围一点一点的按压。

    片刻之后,一条黑色的线清晰的印了出来,而那条黑线却如有生命力一般,还在朝心脏部位不停的蠕动。

    宫默然虽然知道风无邪在给他看病,可如果只是查看他身上的脓疮,他还能接受。

    但这双柔弱无骨的小手,却在他的身上摸来摸去,让从未近过女色的宫默然,着实羞涩了。

    好在风无邪的注意力都在他的身上,并没有感觉到宫默然的异样。

    查看完毕之后,风无邪将衣襟替他拉好,神色有些凝重的坐了下来,决定还是将实情告诉宫默然。

    “我有两个消息,一好一坏,王爷想要听哪个?”

    宫默然微一愣神,这才明白风无邪在对他说话,不自然的清了清喉咙才道:“坏消息如何?好消息,又如何?”

    风无邪看着年纪只不过刚二十出头的宫默然,心中有些沉甸甸的,便将心中的答案压了下来。

    “坏消息是,我只有五成的把握,好消息是,你的毒,我正好能解。”

    宫默然挑眉,似有些不相信的道:“就这样?”

    “就这样。”风无邪瞪大了眼睛。

    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顿时从宫默然的口中溢出,半响他才停住,眼含笑意的看着风无邪道:“就算是坏消息,对于我来说,也是好消息。”

    没有什么比死更可怕了。

    可他宫默然偏偏不怕死,**病榻十几年,生不如死,如果不是靠着心中的一份执念,他或许早就追随着母妃而去了。

    宫默然以为风无邪只有一成的把握,但却没有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小丫头,竟然给了他五成把握。

    这让压抑他整个人生的阴霾,似乎一下子吹开了不少。

    “王爷,你真让无邪佩服。”风无邪由衷的赞叹道,能被这种病痛折磨十几年,还能这么坦然的人,非一般人能所承受。

    对于风无邪的赞美,宫默然显的很开心。

    自从自己得了这个病,所有的人看见他无不是厌恶的躲开,就是看到他就害怕的跑的远远的。

    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如风无邪这般亲近自然的跟他说话,更别说夸赞他了。

    封闭的心扉,就如同射进了一缕阳光,温暖的让宫默然有些措手不及。

    “谢谢。”他内心轻轻的说道。

    风无邪写出一张药方,递到了宫默然的手上:“不知道王爷府内可有这些药材吗?”

    宫默然将药方接了过来,看了半响,微微皱起了眉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个,我不认识。”

    虽然纸上的字他大半部分都认得,可是这些奇怪的符号是什么,他真的不知道。

    风无邪低头看了一眼,暗自吐了吐舌头,前世自己开药方的时候,都喜欢用字母代替一些药的名称。

    今天进入角色有些忘我,她居然忘了自己穿越了,那些英文字符宫默然能知道,才怪。

    她急忙把药方拿了过来,清了清喉咙道:“府内可有药房?我自己去找。”

    宫默然点头:“有的,我让管家带你去。”

    管家是一个身材胖胖的中年男人,府内的人都称他为福伯,自从宫默然出生后,就一直尽心尽力的伺候着。

    福伯领着风无邪往药房走去,还没有走到那儿,便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药材味儿。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