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闭目中的宫默然幽幽的睁开了眼睛,好奇的看着风无邪手上的龙镯,眸中闪过一丝惊讶。


又想到什么似的,说道:“龙须草如果不够,我再想办法。”


他只给了风无邪一棵药草的银两,但照这么个泡法,一棵哪儿够啊。


好在晋王府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银两。


风无邪专心的为他施针,对于他的话,头都没抬:“有四棵就够了,够用一个月的,哦,对了,找回来的银两我已经放在了桌子上了。”


一棵龙须草的钱,竟然买回来了四棵,不仅如此,还找回了银两?


泡在浴桶里的宫默然,脸上表情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看着风无邪认真的小脸,并没有看出她在开玩笑。


真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的本事还真不小。


风无邪忙活了半天,出了一身的汗,再加上这室内的温度本就高,浴桶的热气熏的她脸上汗不停的流,都快看不清眼前的景物了。


看着自己身上宽大的衣袍,风无邪想都没想便把外衣脱了下来,只留下了一层薄薄的亵衣。


身上的衣物一除,一股清凉袭来,她舒服的轻叹一声。


真不明白古人会什么在大夏天的也要穿这么厚,难道不怕长痱子吗?


可是风无邪的这个动作,却让泡在浴桶里的宫默然和房梁上的君夜离,都有种想把这个女人丢出去的冲动。


君夜离气的咬牙切齿,冷眸一眯,像极了被惹怒的野兽。


如果说刚才为宫默然施针他就一直在忍耐的话,现在可真是要忍不了了。


那薄薄的亵衣根本就阻挡不了多少风光,女人身上若隐若现的曲线本就是对男人最大的**。


更别提风无邪领口露出来的那一块细白的肌肤了,就连她身上的肚兜都能看的清楚。


可是自己就这样冒然下去,那个女人又会恼,于是满腹怨念的君夜离将气全部撒在了青瓦上。


稍一用力,那瓦片竟在他的手中化成了粉末。


这个女人,真是气死他了。


相对于君夜离的恼怒,宫默然现在完全是无措了,他根本没有想到风无邪会这么大胆。


纵然他是个病患,可说到底他也是个男人呐。


风无邪竟然当着他的面将外衣脱了,让从未碰过女子的宫默然,只看了一眼便将头扭过去,紧紧的闭上眼眸,再也不敢睁开半分。


只盼望着赶紧结束,好从中解脱。


两个男人各怀心思,风无邪却没有他们那么多的想法。


手上不停的在施针,胳膊酸痛的都快要举不起来了,直到最后一针扎完,她这才长出了口气。


“要是有个人能帮我打打下手就好了。”风无邪累的一屁股瘫倒在椅子上,口中的话虽说的无意。


但落在宫默然和房顶上君夜离的耳中,却给他们当头一棒,两人分别生出了同样的心思。


君夜离最后看了一眼风无邪,点了点头,真不愧是他看中的女人,就喜欢她这股聪明劲儿。


可是要谁呢?他的脑海里滑过一张面孔。


嘴角噙着一丝笑意的君夜离,悄然从房顶上离开,鬼魅一般的身手,很快就消失在了晋王府,似乎他都从来没有来过。


宫默然想了一下,对风无邪说道:“不然,给你请个助手吧。”


这毒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了的。


自己再怎么说也是个男人,深更半夜的跟一个姑娘独处一室,自己的名声不要紧,但不能害了人家呀。


瘫软在椅子里的风无邪猛然睁开眼睛:“难道王爷不怕被人传出去?”


宫默然轻笑了一下:“我这病如果能治好,早就治好了,哪一次不是大张旗鼓的请人,最后不了了之,就算有人知道,也无人会在意。”


风无邪点了点头:“这倒也是。”


怪不得自己来的时候,宫默然都没有避讳那些耳目,原来竟是如此。


“可是从哪里找人呢?”


风无邪陷入了沉思,医者可不好找,尤其还是给晋王爷看病的医者。


这整个西楚国,谁不知道晋王爷的小命儿都快不保了,这个时间上赶着来给王爷看病。


那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治的好当然是黄金万两,若要治不好,只怕就直接给晋王爷陪葬了。


“倒是可以贴个告示,只说招个药师。”宫默然一针见血的指出,药师和医师可不一样。


两个人有本质上的区别,药师只管药材,就算是以后出了什么事,也怪不到药师的头上去。


风无邪眸中一亮:“对啊,这倒是个可行之策。”


问题得到解决,不光是风无邪松了口气,就连宫默然也轻松不少,要是天天的跟这个女人呆在一起,可真受不了。


待泡的桶中的水温快要冷掉时,风无邪才将银针拔出,让宫默然起身,知道他害羞,便抻了抻懒腰,站了起来:“剩下的事,我就不管了。”


说完,便打着哈欠回到了自己的客房里。


丫鬟知道她的身份特殊,早就烧好了浴汤放在房中的屏风后面。


风无邪一进门,便闻到了一股花瓣的香味儿。


看着一满桶的热水,她开心的笑了,能舒舒服服的洗个热水澡,最好不过。


风无邪将身上被汗水浸湿的衣服除去,这才将身体泡在了热水里,舒服的轻叹一声。


这几天忙前忙后,根本没有时间好好休息,就连皮肤都差了很多。


将帕子浸湿,敷在脸上,头枕着浴桶的边缘闭上了眼睛。


也许是太累了,她的眼睛一闭上,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完全忘了自己还泡在水里。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从黑暗中走进来一个人影。


许是夜晚的风有些凉,泡在浴桶里的风无邪微微动了一下,这让正往里走的君夜离,脚步顿了一下。


直到浴桶里的小人儿安静了下来,君夜离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灯光下,女人白皙的身子布了一层淡淡的光晕,充满了诱人的光泽,上面漂浮的玫瑰花瓣,有几片沾在了风无邪白皙的皮肤上。


让此刻的她有一种说不出的妩媚。


君夜离慢慢朝她走近,每一步都走的很轻,怕吵醒了睡梦中的风无邪。


长指探入浴桶,感到水温已经有些微凉。


他的眉头紧紧蹙起,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无可奈何。


随即嘴角挑起一抹笑意:“这样都能睡着,那剩下的只有我代劳了。”


柔软的毛巾仔细的擦拭着女人身上的肌肤,睡梦中的风无邪收起了身上的刺,乖巧的像个小猫儿一般。


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小巧的鼻梁下,是一双粉色的红唇,微微开启,看得君夜离的内心一阵躁动,就连修长的手指把风无邪白皙的皮肤搓出一块红印,都毫无知觉。


这个女人,果真是个妖精。


“银月,别闹……”


风无邪在睡梦中咕哝一声,小手一阵滑拉,就连嘴角都带着一丝笑意。


可是她这一声呓语,却让君夜离的双手一滞,就连黑眸都染上了一层薄怒。


银月?这又是哪个野男人?


难道说自己不在的这几天,这个女人又被野男人给勾搭上了?


可是看着泡在冷水里的小女人微皱起眉头的样子,最终君夜离心中滑过一丝不忍,将这个银月暂时先放在了一边。


“小东西,过后再跟你算账。”


君夜离将风无邪从浴桶中捞出,替她擦拭干了身子,这才将她放到**上,盖上薄被。


望着风无邪那张熟睡的小脸儿,君夜离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再也没有了往日逗弄她的兴趣。


“银月,银月?”


他的口中喃喃自语,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的心已经悄然的在发生变化。


在女人的唇上轻轻印上一吻,君夜离似在对着风无邪低喃,又似在自言自语:“小东西,你可真不让人省心。”


从风无邪的房中退出去,君夜离如王者一般站在夜色里,不多时身后飘来一道黑影,恭敬的跪在了他的身后。


“主上。”墨鸦的声音有几分沙哑,头微垂着。


今天的主上好奇怪,从来不轻易暴露自己气息的人,居然让墨鸦感到了一丝寒意,那种慎人的压迫感让墨鸦感到了几分心慌。


“去查一个叫银月的人。”君夜离凝眉注视着远方,单薄的唇紧抿,背在身后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敲着,他怎么也想不透,自己的情报网一向很准确。


可是今夜如果不是自己前来,偶然听到风无邪的呓语,他又怎么会知道有银月这么一号人物存在。


看来以后得再仔细一些,省得叫那些阿猫阿狗钻了空子。


原来是为了那个女人,主上居然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女人动了心思,果真是红颜祸水。


墨鸦的眸中滑过一丝厌恶,但碍于君夜离并不敢显露自己的气息,得到命令后,悄然的退了出去,很快就融入了夜色里。


柔软的大**上,一团小小的身影蜷缩在那里,睡梦中的风无邪微动了一下,随即猛然的睁开了眼睛。


看着头顶上的**幔愣了一两秒后,这才发现自己睡在了**上。


她有一瞬间的失神,刚才自己明明泡在浴桶里,怎么一转眼,就跑到了**上?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