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交友不慎
    风无邪想了半天都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这时脑中滑过一张似笑非笑的面孔。

    君夜离?

    嘴边噙起一抹讥笑,眸中闪过一丝狠戾,总有一天会让他知道,纠缠自己的后果,他承担不起。

    撇去心中的烦闷,风无邪翻了个身,继续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风无邪就早早的起了**。

    练习了玄女心经之后,每天她都养成了早起的习惯,直到将一套拳打完,风无邪这才收了掌。

    待她洗漱完毕,正好有一个小丫鬟过来请她去用膳。

    为了方便起见,风无邪没有穿回女装,依旧是一身男装打扮。

    宫默然今天依旧是一身白色衣袍,面上戴着面具,只有那双狭长的眸子带着点点暖意,漆黑的墨发用一根白玉簪子挽着,显得脱俗又雅致。虽然他的容貌被毒素所侵害,但天生的贵族气息,反而让他平添了一种神秘的美感。

    经过昨天晚上的驱毒,虽然还没有达到最佳的状态,但早饭从来不出现的他,今天竟然坐在了桌边。

    这让一直贴身伺候他的丫鬟,惊讶不已。

    比起昨天病态的样子,王爷好像整个人多了一丝生气呢!

    见到风无邪走进来后,宫默然面带笑容,神情温润,朝她点了点头:“昨夜睡的可好?”

    “多谢王爷关心,睡的很好。”风无邪走到桌边坐下,抬眼看着一桌子的美味佳肴,食指大动。

    这让一个月几乎没有沾到肉腥的风无邪,幸福的简直都似上了天堂。

    宫默然看着毫不做作的风无邪,眼睛里噙满了笑意,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像风无邪这般不注重仪表的女子。

    在他的印象中,那些千金小姐哪个不是仪态端装,步态优雅,一副弱柳扶风的模样,就连笑都是拿帕子捂嘴,生怕失了身份。

    虽然她们看着娇俏可人,但跟眼前的风无邪相比,他更加喜欢她的这份洒脱和自然。

    风无邪似乎注意到了宫默然在盯着他,心中好生奇怪,自己吃个饭而已,这个晋王干嘛还这么盯着她?

    虽然是心里这么想,但手上的动作可不慢,她可没有时间像那些娇滴滴的小姐一样,小口小口的像吃猫食一般。

    风无邪放下碗筷,朝宫默然粲然一笑:“是无邪脸上有什么吗?”

    “嗯?为何这么问?”宫默然愣了一下。

    “那王爷为何一直盯着无邪在看?”桌子上的这么多美食,他几乎都没有动,真是浪费。

    风无邪问的坦然,宫默然却羞了个大红脸,就连耳朵都染上了粉色。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忙低头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对于风无邪的质问,他竟然有种做了亏心事的感觉。

    怪不得人家姑娘恼了,自己这么死盯着人家看,的确是太失礼了。

    可他毕竟是王爷,让他跟一个女子道歉,宫默然又拉不下面子,只好佯装喝水唬弄过去。

    风无邪本以为是自己吃的太急,脸上沾到了东西这才如此发问,可是这个宫默然也太奇怪了。

    不回答也就算了,竟然还装着喝水不理她。

    果然生长在帝王家的皇子,性情都很古怪。

    风无邪胡乱的擦了下嘴,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再深究,便跟宫默然说道:“今天晚上还要泡药浴,王爷切记不要太劳累了,白天我会出门一趟,等到下午时自会回来。”

    “用不用我派护卫保护你?”宫默然问道。

    “不用,一般的小毛贼是奈何不了我的。”

    风无邪说完,便跟宫默然告辞,起身往外走去。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王府里,宫默然这才擦了擦额上的细汗,随即嘴角扯出了一丝苦笑。

    想他堂堂晋王,竟然被一个小女子问的哑口无言。

    更奇怪的是,他居然不反感。

    但出于安全考虑,宫默然还是派了身边的暗卫,悄悄的跟了上去。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风无邪就一直被各种琐事所累,根本就没有时间好好的看过这里。

    眼下正是六月,街道上的紫藤开的正艳,将整个云阳城都包裹在一片紫色的汪洋里。

    这里的街道跟电视里演的根本不一样,视野非常开阔,平坦又干净,尤其是建筑,即高大又气派,让人看着心情非常舒畅。

    天空更是蓝的透彻,纯净的没有一丝杂质,空气里面还隐隐的夹杂着一股淡淡的花香。

    沁人心脾。

    小贩的叫声不停的传入耳朵里,风无邪沿着主道慢慢走着。

    她走的极其缓慢,眼睛虽然在看着前面,实则脑子里却在想风家现在的处境。

    风家一直都做的是药材生意,从她的父亲手里就一直靠以此为生,只不过随着父母的离去。

    家里的生意无人打理,这才落到了徐氏的手中,可是她把大部分的钱都拿来挥霍了,哪里懂得经商之道?

    纵然是有大伯风权在外长年打拼,苦苦经营,可是有徐氏这个无底洞,是怎么填也填不满的。

    这些年徐氏为了拉拢当朝的太子,银子更是如流水的送出去,现在的风家表面上看着光鲜,实则已经是一个空壳子了,不然徐氏根本不可能这么痛快的交出手里的家主之印。

    想到那个老实木讷的大伯,风无邪的头就感到疼痛,这么好的一个大伯却娶了徐氏这样的一个女人。

    可是到底怎么才能让风家起死回生,风无邪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就连身边有人走过撞了她一下,都无所察觉。

    待到风无邪再度抬头时,不禁呆住了,没有想到竟然走到了福禄堂来。

    可是今天的福禄堂却有些奇怪,昨天还门庭若市,今天却倒闭了?

    看着紧闭的大门,风无邪的心中滑过一丝惘然。

    难道,古代也有经济危机?

    坐在门口的杜淳看到风无邪后,立马大声的痛哭起来:“哎呦呦,这可怎么办呀,**之间,这该死的贼人竟然把店里的药材全都偷了个干净,我不活啦……”

    偷偷的从衣袖的缝隙中看站在面前的风无邪,为了演得逼真些,杜淳只好眼眸紧闭,一头往墙上撞去。

    嘭的一声,杜淳的额头起了个大包,眼冒金星。

    本以为用这招苦肉计可以博得风无邪的同情,却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的心可真够硬的,看见他寻死也不拦一下。

    害得他英俊的面容差点儿破了相,杜淳捂着脑袋怨念连连,风无邪却面无表情转身就走。

    虽然自己是个医生,但风无邪医的却是有生存意志的人,像这样的一心寻死的人,就是有人求着她,她也不会救。

    自己救得了他一次,却救不了他第二次。

    医得好他身上的伤,却医不好他心里的伤。

    破产虽然是无可奈何的事,但用死来解决的男人,风无邪根本瞧不起。

    眼看着自己的差事办砸了,杜淳捂着头上的伤,也顾不上疼痛了急忙站了起来,想把风无邪拦下。

    却没有想到,走了两步的风无邪却又折了回来。

    到底还是个女人,心肠软些,根本看不得这样寻死腻活的事。

    杜淳的嘴角扯出一丝得逞的笑意,静静的等着鱼儿上钩。

    面前出现了一双白皙的小手,杜淳借坡下驴,急忙抓住了风无邪的衣袖:“多谢小公子,我……”

    风无邪皱眉,生性不喜陌生人碰她,便不动声色的抽回了手:“你不用谢我,我只是想问,你真的要寻死吗?”

    她认真的样子,倒把杜淳给问蒙了,怎么救人还问这些?

    便茫然的点了点头。

    刚才风无邪就在想,怎么才能让风家起死回生,谁知天上就掉下来个大馅饼。

    这福禄堂可是云阳城最大的药店,就算是倒闭了,但名号还在。

    只可惜这个小少年根本不懂得经营,也真不明白他是怎么把药店做到如此规模的。

    与其就这么丢弃了,不如自己将这里盘下来。

    刚才来的时候就已经看了这里的地势,福禄堂离港口很近,客流量也不是问题,只要妥善经营,东山再起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一旦运转起来,自己的一些计划便可以实施了。

    风无邪看着杜淳的眼睛,认真的说道:“五百两银票,我可以将你的店面盘下来,而且你死后,我会给你定一副上好的棺材,如何?”

    她的意思很明确,五百两足以安顿好这个少年的家人,而且他死后,出于人道,还会附送棺材一副。

    杜淳听到风无邪的话后,顿时有种气血倒流的感觉。

    当初答应君夜离的时候,可他也没说要把整个药店搭进去啊,这个女人的思维怎么就跟正常人不一样呢?

    一时间杜淳纠结起来,这到底是答应呢?还是不答应呢?

    可就在他愣神的功夫,嘴里却发出了一声连他自己都觉得可怕的声音:“行。”

    杜淳先是愕然,随即气愤的扭头,果然在一处角落里看到了君夜离那张欠揍的脸。

    这算什么?拿我的药店博美人一笑?

    交友不慎呐,交友不慎呐。

    杜淳的反应风无邪一点也不觉得意外,毕竟这桩买真的很划算,而且像她这么心善的人,根本就不多。

    可是当她想要掏银票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银袋不知何时丢了。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