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这时风无邪才想起来,刚才在路上,被人碰了一下自己,难道银袋就是那个时候被人偷走的?


她揉了一下额头,想了一下,便问杜淳:“我的银两被人偷走了,如果你信得过我,可以跟我回去拿。”


那些银两可是风无邪药材攒了好长时间的,就这么被偷了,还真是心疼,现在只好跟晋王爷借一些了。


大不了算他的股份,等赚了钱还上便是。


杜淳还沉浸在失去药店的伤痛里,看着躲在暗处的罪魁祸首,真是气的牙痒痒。


微微闭了下眼,杜淳只好点了点头:“五百两,就五百两。”


风无邪点了点头:“把房契带好,跟我走吧。”


两人顺着来时的路,慢慢往回走,风无邪本就是个话不多的人,不该说的她绝不多说一句。


并不是说她的性子孤傲,只是前世长年被师父圈在山上,从来没有下山与人接触过,不知道怎么相处罢了。


可杜淳却不一样,他最受不了风无邪这种冷淡的性子,有心想要找点儿话吧,却又不知如何说起。


挨眸不经意间便看到了醉仙楼,这可是那个家伙名下的产业,杜淳的嘴角浮起一丝诡异的笑意。


小爷今天如果不把你吃穷,我就不姓杜。


“公子,等一下。”杜淳伸手又去拽风无邪的衣袖,却被她巧妙的闪开了,他的手落了个空。


风无邪停步,转身:“我叫风无邪,你也可以叫我无邪。”


虽然自己是男装打扮,但被他这么公子公子的叫,听起来还真是别扭。


“哦,我叫杜淳。”杜淳毫不在意的笑道,露出了一排白牙,自我介绍道。


“恩,何事?”不是说要回府取钱么,在这儿叫住了自己,难道这个杜淳想要反悔?


杜淳指着醉仙楼道:“听说这家酒楼的菜肴可是整个云阳城最好的,就连皇宫里的厨子也不过如此,无邪你要不要去尝尝?”


现在已经到了中午,从酒楼内飘出来的阵阵菜香,勾得风无邪的肚子里的馋虫咕咕乱叫。


如果不是被杜淳提起,她还真没感觉到饿。


但是,风无邪看了眼酒楼的装潢,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绝不是普通百姓能吃的起的。


更何况自己的银两还被偷了,她只好摇了摇头,拔脚便往回走。


杜淳见她要走,一着急便挡在了风无邪的前面:“别走呀,这顿饭我请。”


他把胸脯拍的啪啪作响,哪里还有半分寻死的模样?


风无邪有些诧异的看着他,想要从他脸上找出些破绽,想了一下便想通了。


都说要死的人临死之前都会吃顿好的,那这个杜淳可能也是如此。


杜淳被她看的有些心虚,急忙解释道:“以前经常在这里吃饭,也有一些银两寄存在这里没有花完,所以……”


风无邪一副了然的模样,转身便进了酒楼,即然有钱还傻站在街上做什么?


站在原地的杜淳有些无语,自己还没说完呐,这个女人怎么这样?急忙跟了上去。


店小二眼尖的看见杜淳进来,急忙热情的迎了出来。


刚要张嘴喊杜公子,却被他的一个眼神给制止了,店小二也是个心思活泛的人,于是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的改了口:“客官,里面请,楼上有雅间儿。”


店小二一路领着两人上了二楼,在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


这里四面通透,坐与坐之间只用屏风挡了起来,即能避免了与陌生人的尴尬,还能欣赏到云阳城的美景。


就连远处的群山和港口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杜淳熟门熟路的点了一大堆风无邪听不懂的菜名,便端起早就泡好的香茗喝了起来。


演戏什么的也好累好么?


两人刚刚坐好,便听到隔壁传来说话的声音。


声音就在风无邪的背后,她想听不见都难。


“什么?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真是如此做的?”说话的是一个尖声尖气的女人,语气刻薄,隐含怒意。


风无邪不动声色的喝着清茶,本不想理会这声音,可是另一道熟悉的话音又传了进来。


女人的声音柔的能挤出水来,说话时伴着哽咽:“姐姐你不知道,那个风无邪欺负我爹爹不在家,竟然在我和我母亲的身上下毒,不仅如此,还将,还将,呜呜呜……”


话未说完,便传来了一阵上气不接下气的哭泣声。


听着让人肝肠寸断,好不可怜。


“妹妹别哭,你说出来,我们为你出气,到底怎样啊?”尖细的女声响起,对于她的遭遇很是气愤。


风无邪微微皱眉,就连嘴角都扯出一丝笑意,她怎么不知道风芷柔还有这般演戏的好本事?


风芷柔半天才停住哭泣,抽抽答答的说道:“林姐姐你有所不知,自从二叔不在之后,风家一直都是我的母亲在打理,那个风无邪不感激也就罢了,她还天天逼着我们娘俩拿银两供她挥霍,自从上次被太子殿下退婚之后,她就怀恨在心,认为是妹妹我抢了太子,不知从哪学的一些鸡鸣狗盗的本事,竟然下毒想要毁了妹妹的容貌,还逼着我吃活地龙,我……”


又是一阵哭泣之声响起。


风芷柔说的声情并茂,演的又如此逼真,立马博得了其她在座的千金的同情。


“妹妹放心,等到皇上寿辰,姐姐们一定帮你出气,让她知道咱们可不是好欺负的。”尖声的女声响起,大有为风芷柔出气的意思。


其她的几位千金好像都是以她为中心,见她都开了口,一个个的也全都附和起来。


纷纷出声,将风无邪骂了个狗血淋头。


说她是忘恩负义,没有良心,心肠歹毒,自有报应之云云。


风无邪静静的听着那边的流言蜚语,表情始终平淡,倒是杜淳听了个清清楚楚。


但见风无邪不言语,他便也不好出声,只是闷头喝茶。


虽然他对风无邪了解不多,但能让君夜离上心的人,肯定并非那些女人口中说的那样。


“一群长舌妇。”杜淳恨恨的把杯子一摔,就要站起来要出去理论,却被风无邪按了下来。


“吃饭。”


刚才点的饭菜已经全部端了上来,色香味俱全,让人食指大动,风无邪可不想因为一些闲言碎语,就破坏了自己的胃口。


杜淳则因为她的话也冷静了下来,对哦,自己刚跟风无邪认识,又不知道她是女子,此时为她出头算什么?


于是一咬牙便也坐了下来。


不过让他好奇的是,一介女子听到被人骂成这样,还能无动于衷的,这风无邪倒也是奇女子一个了。


恩,君夜离那家伙,有眼光。


两人埋头开吃,谁也无话。


突然一声尖叫打破了这静谧的空间,二楼本就是雅间,达官贵人富家子弟更是全都扎堆在这里。


这一声尖叫,让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投向了风芷柔所在的位子。


“啊,虫子,虫子。”里面的女人乱成了一团,尖声喊叫起来,更是传来了瓷器摔在地上的声音。


“啊,好多虫子啊,救命啊……”


嘭的一声。


只见一个满脸恐惧,吓的花容失色的女子摔倒在了地上。


她的衣衫半褪,露出雪白的肩膀,藕粉色的肚兜就这样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一双小手惊慌的拍打着身上,由于太过惊慌,完全忘了自己所处的环境。


直到周围传来下流的声音,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被人看光了。


情急之下又去拽风芷柔的衣衫,她今天穿了一件软烟罗织成的薄裙,那单薄的料子哪里经得住林婉婉这么拽。


刺啦一声,布料竟然裂开了一条大口子。


风芷柔急忙护住自己胸前的风光,惊声尖叫:“林姐姐,你松手,你快松手啊,妹妹的衣衫已经被你拽坏了。”


“啊,林姐姐,你也不要拽我的衣衫呐,姐姐快些松手。”另一名女子惊慌的喊到,推掉抓在身上的小手。


林婉婉现在哪里还有理智,拽住那为数不多的布料就往身上遮,羞的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一时间,四个女人乱成一团,尖叫声此起彼伏。


再加上周围那些浪荡子弟的下流声音,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这些千金小姐仗着自己的身份尊贵,从来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平时走路都是鼻孔朝天的。


今天闹了这么一出,可饱了那些男人的眼福,污言秽语不停的冒了出来。


“哎呀,没有想到这将军府的千金小姐,皮肤竟是这样的白嫩,如果能跟她睡上一觉,就是死了也值了哈哈哈……”


“那个宰相千金也不错啊,胸够大,屁股也够翘,滚在**上肯定又是一番滋味儿。”


别看这几个千金小姐平日里嚣张跋扈,但说到底还都是未出阁的姑娘,哪里受得了那些下流子弟的言语。


只得胡乱的裹紧的身上的衣衫,拿帕子蒙着脸就往外跑去。


风无邪坐在靠窗的位子,面无表情的吃着面前的美味佳肴,似乎这场闹剧与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楼下的喧闹与她的安静,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可正当她端起茶盏的时候,楼下却突然安静下来,还隐隐的夹杂着窃窃私语的声音。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