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不许别的男人抱
    看着红蟾鼓起的白肚皮,风无邪无奈的笑了一下,两根如玉的手指将它轻轻捏起,送回了迷蝶蛊里。

    今天确实是让它太累了。

    将宫默然身上的银针全部拔起,替他拉拢好衣襟,风无邪又替他把了一下脉。

    发现他的脉象已经沉稳了许多,风无邪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虽然这次的蛊毒被消除了一些,但还是有一部分潜藏在他的身体里,不过剩下的那些并不着急。

    只要月圆之夜,它们就会出去,到时候再将它们一网打尽。

    擦了擦额上的细汗,不知不觉这一忙,竟然已经快到深夜了,可是再累也不能半途而废。

    药浴还是要泡的。

    风无邪走到外屋,看到杜淳守在香儿的身边,手支着头部正瞌睡连连,便没再唤醒他。

    直接叫了守在屋外的福伯进来。

    因为担心主子的身体,福伯看起来神情憔悴,直到风无邪喊他,他才微微回了神。

    “风公子,有何吩咐?”

    不得不说,这位小姑娘还真是有些本事,以往王爷蛊毒发作时,不折腾到天亮,根本停不下来。

    可自从这小姑娘进去之后,只用了半天的功夫,便将王爷的蛊毒压制了下来。

    看来人还真是不可貌相,虽说先前福伯对风无邪还算尊敬,但见识到了她的医术之后。

    心中更是对她敬佩不已。

    风无邪的面上露出一丝疲倦,淡声道:“找人将屋子收拾一下,按照昨夜我给你的药材再泡一桶药水,我先去眯一下,准备完了之后,劳烦福伯再叫我。”

    虽然风无邪的身子小小的,但她那份沉稳的气势可不像一个十五岁的孩子才有的。

    更何况她还是晋王府的大恩人,福伯现在一点主心骨都没有,听到她的话后,二话不说便着手准备去了。

    这是除了宫默然以外,第二个心甘情愿听命于他人的人。

    风无邪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酸痛的脖子便回到了她所在的客房,可是她的脚才一踏入,便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屋内没有开灯,只有一道高大的身影坐在她的**铺上。

    她的脚下一顿,便要扭头出去。

    身后袭来一道劲风,风无邪只觉面前一黑,身子已经轻飘飘的落在一具结实的胸膛里。

    那具滚烫的皮肤下,一颗强劲有力的心正狂跳着。

    “小没良心的,我等了你这么久,还想去哪儿?”邪魅低沉的气息迎面扑来,其中还夹杂着一股凛冽的酒香,喷洒在风无邪的耳边。

    灼人的热气扑在她的皮肤上,一股异样的感觉从心底燃起。

    带着一丝探索的情绪,她摸上了君夜离那张妖孽的脸庞。

    细长的手指轻轻的滑过男人的眉眼,高挺的鼻梁,直至那双玫瑰色的薄唇,慢慢的描绘那张薄唇,轻声开口:“好奇怪。”

    为什么会有这么怪异的感觉?以前从未有过。

    女人的举动,就像一团炽热的火焰,将君夜离那具早就蠢蠢欲动的身子瞬间点燃。

    漆黑的眸子更加黝黑,结实的肌肉瞬间紧绷,就连握着风无邪肩膀的手,都不自觉的紧了几分。

    这个女人,是在玩火吗?

    可是眼前的女人,纯洁的如同一张白纸,君夜离就算是想在那张白纸上染上自己的印记,却又害怕自己的举动吓坏她。

    只得强忍着自己,好不辛苦。

    长叹了一口气,抓住了女人乱动的小手,声音有了几分沙哑:“别乱动。”

    男人的语气,让风无邪清醒了几分,慌乱的抽回了自己的手。

    转身就要离那具温暖的怀抱,可是君夜离又岂会这么容易就松手,握在腰间的手不但没有松开,反而更加紧了几分。

    风无邪有些恼怒,歪头看向他,声音冷的如同寒冰:“松手。”

    “不放。”

    用力的挣脱了两下,却没有想到君夜离的手竟如铁钳一般。

    “我困了。”风无邪无奈的叹了口气,今天实在是累的没有力气再跟他计较了。

    “好,我好陪你。”

    身子被拦腰抱起,风无邪对上了君夜离那张妖孽脸庞,看着他嘴角噙着的笑意。

    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只得恨恨的闭上眼眼,不去看他,拉开一定距离,侧身往里睡去。

    君夜离看着怀里的小人儿,竟然没有像往常一样坚起满身的刺,眉头微微蹙起。

    心中闪过一丝不安。

    这个女人,如果是别的男人也这般如此对她,她是不是也会如此?

    看来,自己得多下些功夫,教会她一些常识才是。

    风无邪累坏了,没有多久便陷入了沉睡,君夜离看着一脸倦容的她,没有像往常一样离去,而是在她的身侧躺了下来。

    嘴角的笑意掩饰不住的放大,手指卷起她的一缕秀发随意把玩。

    “以后不许让别的男人抱。”

    睡梦中的风无邪听到有人在她耳边说话,秀眉皱起,似是很不耐烦,侧了个身竟扑到了君夜离的怀里。

    看着风无邪无意识的举动,君夜离的眉梢向上挑起。

    就连睡梦中也对自己如此信任,这让他那骄傲的自尊心瞬间得到了满足。

    在女人的红唇上轻轻的印上一吻,君夜离这才将大手放在风无邪的腰侧,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宫默然的寝室,好几个小丫鬟进进出出,一番忙碌后,这才将一片狼藉的室内打扫一新。

    新的桌椅和花瓶陆续的送了进来,茶盏也焕然一新。

    待将泡满药水的浴桶抬进来后,福伯这才满意的笑了笑,猛然一拍脑袋。

    对了,该叫风无邪起来了。

    可是他的脚才刚动,衣服便被人揪住了,眼前出现了一个睡眼惺忪的男子。

    一身青衣,松松垮垮的系在身上。

    福伯愣了一下,这才想起他是随着风无邪一同进来的那个小少年。

    “公子,你还没有走啊?”

    刚才忙着打扫王爷的寝室,便将他忽略了。

    杜淳松了手,有些不满的白了他一眼,果真是人老了,眼就花了,他这么一个大活人趴在这儿半天,竟然才看见?

    “那个风公子欠我银子呢,想让我走,没那么容易。”

    福伯想了想,踌躇着问道:“不知风公子欠你多少银子?”

    如果数目小的话,他就先替风无邪垫上,先把他打发了再说。

    “五百两。”杜淳伸出一个巴掌,得意的挑眉。

    果然,福伯的脸色暗了一下,虽说他是晋王府的管家,但这么大数目没有经过王爷的允许,他可不敢擅做主张。

    “哦,那公子先去客房休息吧。”不管如何,先将他支走,这里可是王爷的寝室,一个外人呆在这里,万一出了闪失可怎么办?

    说着,便要引着杜淳出去。

    杜淳实在不想跟这个小老头儿多说,摆了摆手道:“我要走了,谁给你家王爷驱毒?”

    “这个不劳烦公子了,自有风公子照顾我家王爷。”福伯刚说完,便又想到什么似的的看着杜淳。

    莫非他也是个医师?

    “你也会驱毒?”

    杜淳简直要无语死了,他如果不会医术,是怎么将这个小丫鬟救了的,便不再言语,只是拿眼睛瞟了一眼香儿。

    福伯看向香儿,心中滑过一丝了然:“可是风公子说让我准备好后,就去找他,你这……”

    福伯陷入了两难,到底要不要把风姑娘叫起来呢?

    “你还想找她?想把她累死不成?”虽然不想给她打下手,但君夜离那个腹黑的家伙肯定不会放过他。

    想他杜淳在江湖上也是有威望的神医,现在竟然沦落到如此地步,真是可悲可叹。

    福伯想了一下,眼前滑过风无邪那张疲惫的脸庞,现在再把她叫起来,心中确实有些不忍,又想到杜淳即然是风无邪带来的人,医术一定也不会差。

    便点了点头,道:“那就有劳公子了。”

    说完,便领着人守在了门外。

    杜淳怨念连连,看了眼风无邪的房子,无奈的摇了摇头,从他跟风无邪进入了王府。

    君夜离那个家伙就已经跟了过来,不过也亏得有他,不然刚才那一掌,他还真是有些吃不消。

    摸了摸还在微疼的胸口,杜淳的面上又起了一丝怨恨,小声儿的嘀咕了一句:“真是见色忘友。”

    哎,人家是美女在怀,睡得香甜。

    他却还要伺候一个病秧子,泡药浴。

    认命的走向**榻,将昏迷的宫默然扶了起来,大手一挥就将他身上的衣衫扒了个干净。

    待他看到那密密麻麻的脓疮时,杜淳终于忍不住的咧着嘴咦了一声,满脸的嫌弃之色。

    将宫默然往浴桶里一丢,急忙拿出烈酒清洗着手指。

    风无邪这个女人还真是个怪胎,要是一般的女人见到这些脓疮,早就吓的尖叫起来。

    可风无邪别说尖叫了,就连眉头都没有皱过一下,杜淳倒是有些敬佩起她来了。

    打了个哈欠,伸了伸腰身,看着泡在浴桶里的宫默然依然没有苏醒的迹像,杜淳便靠在椅背上闭了上了眼睛。

    药浴这种东西,虽然疗效好,但就是慢。

    没个把时辰那药性根本渗透不进去,所以这是一个即耗时,又折磨人的活儿。

    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吧嗒吧嗒的声音拍打在窗外的芭蕉叶上,像是一首动听的旋律。

    杜淳的意识渐渐的模糊起来,头柱在手上瞌睡连连……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