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你熏的什么香
    风无邪从睡梦中醒来,睁开迷蒙的眼睛,稍动了一下,却发现身体竟然被一双有力的胳膊紧紧圈住。

    她刚动了一下,却看见君夜离倏然睁开了双眼,漆黑的眸子如黑曜石一般闪闪发亮。

    让人看了莫名的心慌。

    微启的粉唇被一根修长如玉的手指覆住,将风无邪到嘴边的话全都堵了回去。

    “窗外,有人。”君夜离用唇语,一字一字的说到。

    其实,早在风无邪醒来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只是一直在假装假寐,并未理会。

    他倒想看看,到底是何人敢在他的头上动土。

    那人的身手高强,善于隐藏自己的气息,虽然动作很是轻微,但天生对于危险的敏锐度,还是被君夜离捕捉到了。

    心思聪慧的风无邪知道此时不是与他置气的时候,便不再言语,只是睁着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看向君夜离。

    噗……

    暗器划破空气的声音传来,风无邪只感觉到腰间的手一紧,身子已经被君夜离抱着腾空飞起,轻飘飘的落在一处隐暗的角落。

    竟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武功能达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可见他强大的有多可怕。

    两人刚刚站稳脚跟,下一秒一道迫人的气息便到了门口,房门突然从外面被打开。

    只见在漆黑的雨夜里,一个黑衣人站在门口,雨水打在了他的身上,顺着他的衣衫滴落到了地上,殷湿了地面,手上的钢刀更是泛着森寒的光芒。

    闪电划过,风无邪看到了露在黑面纱外,一双如鹰隼般的眼睛。

    君夜离犹如鬼魅一般,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看着那男子冷声道:“趁我没有起杀心之前,我劝你最好离开。”

    男人身上的气场太过强大,饶是他这种顶尖的高手竟也没有发现此人的存在。

    黑衣人被君夜离身上的气场骇住,犹豫了片刻,对着他说道:“你是何人?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如果跟他硬碰硬,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现在他真后悔接了这一单生意。

    “连爷是谁都不知道,也敢上门来送死?”君夜离的语气轻柔如同一片羽毛滑过,却硬生生的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

    “回去告诉白枭,别什么单子都接,小心我抄了他的老窝。”

    白枭?

    风无邪的心中滑过一丝慌乱,江湖上顶尖的四大杀手之一,传说此人出刀极快,只要被他盯上的人,绝无生还的可能。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将暗夜的人请了出来对付自己?

    黑衣人的身子一滞,似乎不相信一般说道:“怎么,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知道?”

    暗夜组织在江湖上人人闻风丧胆,可眼前的男人居然对他们的行踪了如指掌,实在太可怕了。

    “滚?”君夜离轻蔑的看了他一眼,毫不在意一般,语气充满了藐视。

    跟一个小喽啰说了这么多,还真是累。

    风无邪从君夜离的身后走了出来,淡定的看着站在门口的黑衣人:“是谁指使你来的?”

    她只是一枚小女子,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就一直安分守己,却没有想到竟然惊动了这么些大人物,还真是惭愧。

    黑衣人抬眸扫了一眼风无邪,心中滑过一丝侥幸,即然这个男人认识自己的主子,那么看在主子的面子上,更不应该拦着自己了。

    想起那黄橙橙的金子,黑衣人贪婪的咽了一口口水。

    面上的杀意顿起,只可惜,他的气息刚一露出来,一道凌厉掌风已经到了眼前,一掌拍向了他的胸口。

    实力上的悬殊,他根本难以抵挡,几乎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像块破布一般被震飞了出去。

    嘭的一声,摔倒在了被雨水浸湿的地面上,吐出一口鲜血。

    “滚回去告诉你主子,让他来找我。”

    君夜离高大的身影在门口站定,身上的衣衫随风摇摆,如君临天下的王者一般,睥睨着脚下的蝼蚁。

    森冷的语气更是如同寒冰一般,让趴在地上的杀手身体猛的哆嗦起来。

    如果他知道有这么个强者在此,又怎么会巴巴的赶来送死,眼下让他活着,也不过是想让他当个传话人而已。

    虽然胸口的剧痛如同火烧一般,但他还是费力的爬了起来,倒退着走了出去。

    “谢不杀之恩。”

    待那黑衣人消失在雨夜里,风无邪才抬眸看向了君夜离,目光里有一种说不清的情绪。

    就连一向冷淡的声音也柔和了几分:“你知道今夜有人刺杀我?”

    以往这个男人来缠自己,但却从未像今夜这般,如果真的是如自己所想的那样的话。

    她或许可以试着跟他做朋友。

    可是风无邪的心中又有些疑惑,凭着君夜离的性子,就算跟对方认识,他又怎么会轻易让这黑衣人离开。

    难道,他的心中在打什么鬼主意?

    对于风无邪的转变,哪怕是微不可见的,也让君夜离的心中小小的雀跃了一下。

    嘴角的笑意扬起,深遂的目光里灼热的温度有些吓人,可是说出口的话,却让风无邪再也不想见到此人。

    “你身上熏的是什么香?”

    君夜离倏然靠近,贪婪的嗅着风无邪的脖颈,那股淡淡的清香里还夹杂着一股药香。

    这种味道他从来没有闻到过,只想将那具软软的小身子抱在怀里不撒手才好。

    对于这个无赖,风无邪显然再也没有跟他沟通的兴趣。

    转身进屋,嘭的一声将房门关了个严实。

    君夜离刚想跟着进去,却吃了一个闭门羹,看着紧闭的房门,他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

    真是个薄情的女人呐,自己充当了**的护花使者,却换来了被赶出去的结果。

    看了眼漆黑的雨帘,君夜离嘴角的笑意逐渐放大,看来是该找他好好聊聊了。

    身影一闪,快如闪电,几个起落已经在了百米开外。

    杜淳靠在椅背上,紧闭的眼眸倏然睁开,定定的看向了风无邪的屋内,感觉到那股迫人的气息不在之后,他才长出口气。

    果然那个家伙不在之后,才会舒畅一些。

    扫了眼**上,宫默然眼眸紧闭,还在昏睡,掀开他的衣衫,见他身上的脓疮在悄然的变小,就连数量也少了很多。

    杜淳将手搭上了他的脉博,眉头挑起,不住的点头。

    看来这晋王爷康复,指日可待,他的苦差事总算也有了出头之日。

    打了个哈欠后,杜淳这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往另一处房间躺下。

    雨势逐渐见小,君夜离一路施展着轻功,如鬼魅一般在夜色里穿行,身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真气,细密的雨丝连他的衣角都没有沾湿。

    脚尖踩过树梢,如一片落叶在风中畅行。

    天色渐渐露出鱼肚白,视野也逐渐清晰起来,面前出现了一座破庙,看到倚在门口的人后。

    君夜离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身上的内力顿时提高,杀气腾腾。

    而门口的那个男子似乎早就知道他来此行的目地,看着离他越来越近的君夜离。

    将手上的酒葫芦尽数往口中倒去,酒液顺着脖颈流淌,浸湿了他的衣服。

    眸中染上一丝喜色,将酒葫芦往空中一扔,高声道:“即然来了,就喝个不醉不休。”

    酒葫芦在空中旋转着往君夜离的身上飞去,但还未挨到他的身上,就已经被他用内力吸了过去。

    低头闻了一下,醇香的酒味便钻入了鼻孔,君夜离的嘴角向上挑起,拔开酒葫芦的盖子,往口中倒了一口:“好酒。”

    看着朝他抓来的白枭,君夜离一手持酒,另一手伸出去与前来的白枭对上了一掌。

    顿时,一股强大的气流在他俩的身边炸了开来,就连那雨水也被这道气流冲开。

    嘭的一声,地动山摇,狂风肆起,两人身上的衣衫皆全都猎猎作响。

    这一掌迫使俩人飞开,全都退到了百米开外。

    但又同时纵身飞起,往对方飞去,两道身影交织在一起,根本就看不清谁是谁。

    短短的时间,两人已经拆了上百招,却仍是难解难分,虽然招式凌厉,但却都是点到为止,并未伤到对方分毫。

    白枭仰天哈哈一笑,声音豪迈:“好,痛快,敢不敢与我再比试一下轻功。”

    说着,竟然脚尖点地,也不管君夜离是否答应,身形一纵已经是百米开外,快如闪电。

    君夜离始终面带笑意,看着白枭的身影,轻轻的吐出一个字:“好。”

    这才提起内力追了上去。

    两道身影,一黑一蓝,如同鬼魅,几乎是同一时间到达了山顶。

    但比起君夜离的面色如常,白枭的气息倒是有几分紊乱,看了他一眼后,似有不甘的皱眉:“竟然又输给你了。”

    然后,一拳打在了君夜离的肩上:“说吧,找我何事?”

    这个君夜离经常是神龙见首不见鬼,想要找他的时候经常不见人影,今天却突然要见自己。

    这让白枭倒是十分意外。

    “怎么,缺钱花?”君夜离对于他的热情不作理会,淡淡的吐出一句,眉目中却是有些鄙夷。

    白枭的神情一愣,面色微怒:“这话从何说起?”

    想他白枭,江湖上暗夜组织的首领,缺什么他也不会缺钱,这个君夜离故意这么问他,摆明是在气他?

    看着君夜离的脸,白枭又像想到什么似的的,说道:“我明白了,是因为那个女人?”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