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风无邪一手拽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上端着一碗不知道是何物的东西,正站在宫默然的**前。


今天的风无邪换回了女装,一身淡绿色的衣裙,外罩一件烟色的轻纱,柔软的面料将她的身材完整的勾勒了出来。


她本就长的白皙,再加上身材纤细,腰身的部位用一根宽腰带勒住,显得她少女的身形更加的曼妙。


宫默然不仅看呆了眼,以往风无邪都是以男装在他面前出现,如今换回了女装,更显得她娇俏可人。


风无邪见他不作声,还以为宫默然还没有完全清醒,便拿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你的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不适?”


宫默然这才眨了两下眼,回了神,淡声道:“我很好。”


见他没有事,风无邪便将他的手放下,将手上的药碗端在了**前,拿着的棉签把药液抹到了宫默然的脓疮上。


药浴虽然也见效,但是很慢,如果再用上她亲手调制的药液,必定事半功倍。


药液抹在了脓疮上,很快就会被皮肤吸收,直到脸上的脓疮不再疼痛,传来一阵清凉的感觉。


宫默然这才有些慌乱起来,面上的面具不知何时已经被摘下,现在的他肯定是即丑陋又吓人。


不知为何,他突然不想让风无邪看到自己这副不人不鬼的样子。


大手在**上一阵乱摸,声音有些慌乱:“我的面具呢?”


风无邪见她的病人这么不听话,秀眉微微蹙起,伸手啪的一下将那只不安分的大手打了一下。


“都告诉你不要乱动了,怎么不听话?”


这药可是自己好不容易调制的,万一弄洒了,那就太可惜了。


手上突然挨了一下,宫默然被这一巴掌打的有些不知所措,手背上传来麻麻的感觉,让他的心乱了几分。


本该摆起王爷架子的他,却出奇的安静了下来,只是面上却有些微热,看着风无邪那张有些愠怒的小脸。


竟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般,小声的说道:“我只是,怕你害怕。”


这些年自从他身上的脓疮越来越多之后,以往的那些朋友全都像看见了瘟疫一般,躲的他远远的。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他把自己关在王府的后院里,再也不肯踏出王府半步。


纵然是这样,也会成天戴着面具,不肯让人看见分毫。


如果不是那天接到那封书信,他根本不会出府,也更加不会遇到风无邪。


风无邪停下手上的动作,不解的看着宫默然:“你是我的病人,医治你是我的责任,哪里有医生嫌弃病人的道理?”


真搞不懂他们这些身份尊贵的人在想些什么,难道命比那可笑的面子还要重要?


宫默然被风无邪的这一番话说的有些语塞,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人对他说出这样的话。


冷了十几年的心,顿时有些暖暖的。


自从父皇知道自己患了怪病,别说来探望了,就连过问也不曾有过,只是说让太医医好自己。


可是谁曾想,自己的病在太医的手上,却是越治越重。


如果不是在十岁那年,一个奇怪的道人教了宫默然一套功法,恐怕他早就没命了。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他学会了韬光养晦,忍辱负重,只希望有朝一日,可以亲手把毒害他的人揪出来。


风无邪看见自己的话起了作用,这才重新忙碌起来。


那些脓疮经过这几日的治疗,有的已经结痂,虽然看着也很恐怖,但最起码比起刚见到宫默然的时候,已经好了很多。


看来,她的治疗方案是没有错的。


脸上的脓疮已经全部涂满了药液,剩下的就是身上的了。


对于男女有别这种话,风无邪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在她的眼里,病患就是病患,哪里还分男女?


所以风无邪理所当然的就去扒宫默然的衣服,要知道现在可是夏季,再加上昨天泡的药浴,杜淳就只给他穿了一层亵衣。


风无邪的小手一碰到宫默然的衣襟,就惊的他一把拽住了风无邪的小手,脸色顿时通红起来。


虽说他是男子,但被女人扒衣服这种事,还真的从未有过。


“你干什么?”手上的力道不自觉有的加大,风无邪的手腕通红了一片,她皱起眉头,面上现出痛苦之色。


“你松手,我只是在给你抹药。”


这个人怎么回事?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呢?


只是抹个药而已,怎么搞的好像要他的命一样?


宫默然知道自己失态了,手上的力道急忙松开,却依然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衣襟。


有些无奈的说道:“风姑娘,这种事我自己来就好。”


现在室内就他和风无邪两个人,如果这事被传了出去,指不定会有多少闲言碎语。


“你现在的身体虚弱,根本没有多少力气,所以还是我来吧。”作为一名称职的医生,可不能由着病人的性子乱来。


所以风无邪的语气便不由的冷了几分,在她的眼里,宫默然只是一个不听话的病患。


更何况抹完前面还有后面,这要让他自己动手,还没等抹完,药液都要干了。


说着便不顾宫默然的反抗,小手又去拽他的裤子。


惊的宫默然急忙又去护自己的亵裤,偏偏又不能对这个女人摆出王爷的架子。


就算是摆了王爷的架子,估计她也不会理。


两人正在拉锯战的时候,杜淳却适时的出现了,睡眼惺忪的他,在看到眼前的情景后。


差点儿魂儿都吓飞了,这要让君夜离知道他的女人在扒别的男人裤子,还不得一刀砍了自己。


十分的睡意,顿时醒了九分。


几乎是三步并作两步,急忙上前护在了宫默然的身前,极其认真的说道:“无邪,这种事,我来就好。”


说着,也不管风无邪同不同意,便将她手里的药碗抢了过来。


风无邪看着突然出现的杜淳,这才想起自己还欠着他银子呢,便松了手对宫默然说道:“王爷,无邪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说。”宫默然看着突然出现的杜淳,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要不是他的出现,自己就惨了。


“我想冲借王爷五百两银子,不知可否?”对于这个请求,风无邪也知道很无理。


虽说自己是宫默然的医师,但两人却只是合作关系,他没有理由替自己买单。


所以说完这番话后,风无邪也没有抱有多大的希望。


如果能借最好,不能借,大不了跟杜淳说清楚,药房不盘就是。


可是出乎意料的,宫默然答应的很痛快:“当然可以。”


他可没有忘记,风无邪是如何只用了50两银子,买到了四棵天价的龙须草的,说白了,那些剩下的银子,也理当归她所有。


只是风无邪坚决不肯收那些银子,他也不好勉强。


所以当风无邪说出自己的要求时,宫默然当是一口答应,更何况,这个杜淳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了。


这个结果,倒是出于风无邪的意料之外,她没有想到宫默然会答应的这么痛快。


但一想他身为晋王,五百两于他而言,也不过是毛毛雨,便也释然了。


转身将那天放在桌上的银票抽出一张,交到了杜淳的手里:“你可以走了。”


画风转的太快,杜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手里就已经塞了一张银票。


可是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怎么能就这么走了?


风无邪看他不动,挑眉:“怎么?还不走?”


现在两人的交易已经结束,杜淳还有什么理由留在这里?


可是杜淳还没急,躺在**上的宫默然却急了:“他不能走。”


风无邪却不知道宫默然心中所想,扭头问他:“为何?”


“现在府中不正缺个药师吗?我看他就挺好。”宫默然急忙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生怕风无邪将杜淳赶了出去。


“这个,好是好,但他对于凡世已经没有留恋,恐怕不能胜任了。”风无邪侧头,看向了杜淳。


她可没有忘记,昨天杜淳是如何的寻死腻活的。


“不,我现在不想死了,如果能在晋王府当个药师,这也算全了我的心意了。”杜淳的脑袋瓜子转的还不算慢,急忙表达了自己的决心。


这个女人,还真是心狠。


昨天才救她一命,只一个晚上就翻脸不认人了。


即然晋王和杜淳都没有意见,风无邪便也不再强求,点了点头道:“你俩愿意就好。”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那以后出了什么事,都跟她风无邪没有关系。


听到风无邪如此说,宫默然这才幽幽的吐出口气,而杜淳则回以他一个我懂的眼神。


两人在那儿眉来眼去,不知道在打什么哑谜,风无邪也不想去深究,便出去洗漱。


看到风无邪走出了门外,杜淳这才拿起药碗,继续她刚才的工作。


两人一时无话,还是宫默然首先开了口:“杜淳,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神医。”


对于宫默然认出了自己的身份,杜淳反倒是一副无所谓的神情,只专注于手上的工作。


“神医倒不敢当,只是略懂一些罢了,不然王爷的这种蛊毒,在下也不会无能为力了。”


“杜神医谦虚了,当初我也以为只是普通的毒,可谁又能想到会是蛊毒呢?”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