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宫默然的话让杜淳有些汗颜,一生痴迷于医药的他,对于疑难杂症就如看到了金子一般珍贵,所以他才会消失三年,想要找到解决晋王身上病症的药方。


花了三年的时间,才找到了四棵龙须草,这一点与风无邪倒是不谋而合,只是怎么取出体内的蛊毒,他却是毫无办法。


可风无邪却用一只神奇的蟾蜍,将这些问题全部解决了。


宫默然早在风无邪买回这四棵龙须草的时候,他就对这个杜淳起了疑心。


手下的探子带来的消息,则更是坚定了他心中的想法,原来他就是消失了三年的杜神医。


只是不知为何,却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府中。


杜淳仿佛看透了宫默然的心思,眉宇间全是淡淡的笑意,对于这个心计颇深的晋王,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晋王放心,不管我是何种身份,都不会对你构成威胁,如果我想做点什么的话,昨天晚上就下手了,何需等到现在?”


宫默然笑了一下,不能怪他有疑心,虽然他身受蛊毒,但这些年来要他命的人却不少。


对于不确定的人和事,他不得不防。


但杜淳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如果他想要自己命的话,昨天也就不会出手相助了。


至于是何人能让一介神医甘愿到晋王府来当个药师,这个人肯定不是风无邪,这一点宫默然是知道的。


那么能驱使杜淳的人,又是何方神圣呢?


两人虽然都没有说话,但却都各怀心思。


杜淳表面上不是在意,心里却对这个晋王却有些另眼相看。


他以为宫默然只是一个身中剧毒,命不久矣的残王,却没有想到,对方是个隐藏极深的高手。


最起码他的身手不在自己之下。


看来事情真是越来越有趣了,被君夜离那个混蛋拉进了这个大漩涡,现在就算是他想抽身,恐怕也难了。


想起那个家伙的脸,杜淳就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长长的叹出一口气,将手里的药液继续涂在宫默然的身上,嘴里却职业性的叮嘱他一些日常注意的常识。


宫默然点头,一一记下,现在的他比任何时候都希望康复。


人一旦看到希望,便会紧紧揪住不放。


直到将药碗里最后一滴药液涂抹完,杜淳才将手里的药碗放下,忙碌了一早上,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


等他出去的时候,福伯正好叫他出去用膳,杜淳抬眼一看,风无邪已经坐在了桌边,正慢条斯理的吃着。


见到来,也只是略微的冲他点了一下头,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热情来。


对于风无邪冷淡的性子,杜淳也渐渐的适应了下来,只是让他不明白的是,君夜离那个家伙,怎么会看上这样的女人?


风无邪吃的很快,再加上饭量又小,几乎是在杜淳刚坐下,便吃完了。


看着狼吞虎咽的杜淳,风无邪对他说道:“等下我还要去一下福禄堂,把善后的工作做一下。”


虽说把福禄堂交给这个女人,没有什么不妥,但毕竟那也是自己的心血,想着从今以后,自己就跟它没有关系了。


杜淳就有些难受,就连一向自己喜欢的肉到了嘴里,也索然无味了,丢下手里的饭碗便站了起来:“走吧。”


风无邪诧异的抬头:“去哪?”


“福禄堂啊。”杜淳皱着眉头,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你不是还没有吃完?”风无邪瞥了眼杜淳剩下的半碗饭,怎么也想不明白,他这么大一个男人,饭量却这么的小。


“饱了。”已经被这个女人气饱了。


杜淳再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起身便往外走,风无邪也只好站起来,跟随着他而去。


两人谁都无话,出了晋王府,默默的往福禄堂的方向走。


杜淳本来提议要骑马的,但风无邪想到即然要重新开张,必然还要采购一些药材,便只好步行,好在福禄堂离王府也不远。


风家虽然是经营药材的,但一些价位什么的,风无邪可不懂。


走着去一边看看最近的行情,还可以看看哪些是当下急需的,她也好做准备。


今日的云阳城比起往日,更加的热闹,街上的人群熙熙攘攘,脸上纷纷洋溢着喜悦的神情,像是要迎接什么重大的节日。


人人的手中拿着一支鲜花,三五两群的凑在一起,看起来别有一番风情。


就连性子一向冷淡的风无邪,也被这种喜悦感染了。


嘴角不自禁的扬起,眉眼也弯成了月牙。


“今天是什么大日子吗?”前世的风无邪一直都住在山上,从未下过山,也从来没有参加过什么庙会之类的活动。


却没有想到,穿越过来之后,却有幸见到。


一时间开心的有些忘乎所以,便拉着杜淳的手问道。


风无邪的小脸儿白皙,隐隐的透着少女的粉嫩,乌黑的眼睛里是少有明媚的神采,粉润的红唇向上翘起,脸上更是一派纯真。


这样的她,真的很引人注目。


虽然她的小手拉着杜淳的手,但却一点都不娇作,甚至还称得上可爱。


杜淳刚刚习惯了她的冷淡,画风突然的转变,让他都以为风无邪是不是被鬼上身了?


他不动声色的抽回自己的手,只好耐心的解释道:“过几日便是花朝会了,这可是我们西楚最大的节日,每年的这个时候,少男少女都会出来,寻找自己心目中的良人,乞求上天保佑,找到自己的良配,如果相中自己的意中人,便会把手中的鲜花交到喜欢的人手里,如果对方收下了,说明对方也对他有意,便会留下自己的丝帕,等待男方拿着信物上门求亲。”


“哦,原来竟是如此。”风无邪点点头,这才明白为什么人人手中都持有鲜花,原来是在等自己的意中人呢。


风无邪拿眼瞄了一下杜淳,虽然他的眉宇间还略显稚嫩,但却也是一个偏偏美少年。


加以时间的沉淀,将来也肯定会是美男子一个。


怪不得一出晋王府,就有不少的女子频频往杜淳的身上看,但看到风无邪站在他的身边,眼中的爱慕顿时化作了嫉妒,只恨不得自己才是站在杜淳身边的良人。


眼刀更是不要钱的似的往风无邪的身上扎。


虽然风无邪自己知道,她跟杜淳两人不过是普通的朋友,但她们不知道啊,就这么的成了炮灰,未免也太冤了些。


风无邪停下脚步,侧头看向杜淳说道:“要不,你先去福禄堂等我,我买一些东西随后就去。”


为了不成为众矢之的,风无邪只好胡乱的编了一个理由。


她站的地方,正好是京城中最大的胭脂铺,里面的品种应有尽有,女儿家都喜欢来这个地方。


杜淳抬眼看了看风无邪所站的地方,心中有些了然,虽然风无邪看着性子冷清,但毕竟也是女人呐。


买一些胭脂水粉什么的,很正常。


便点了点头道:“那好,我在福禄堂等你。”


风无邪见他的目光一直在身后的胭脂铺流连,知道是杜淳会错了意,也不揭穿他。


这家铺子看着还不错,风无邪索性便走了进去,也好打发杜淳快些走。


果然,风无邪一离开杜淳的身边,立马就有好几个貌美的女子,娇羞的走上前,将手里的鲜花递到了杜淳的跟前儿。


这个杜淳别看年纪不大,脾气可不小,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不知道对那些姑娘说了些什么,竟然捂着脸嘤嘤的哭泣起来。


其她的女子有的抱着看好戏的态度,一脸的幸灾乐祸,有的则被吓的小脸儿煞白,死死的咬着唇瓣,不知还该不该上前。


风无邪站在胭脂铺的二楼,看着杜淳的背影越走越远,微微的摇了下头。


正欲下楼的时候,眼前却出现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手中拿着一条淡绿色的水烟纱裙,上面用上好的丝绣绣着白色的小花,看起来很是清新雅致。


“风姑娘是吧?有人托我将这条裙子交与你。”


女人说完,便将手中的裙子递到了风无邪的跟前儿。


风无邪后退两步,并未上前将裙子接下,防备的看着眼前这个素不相识的女人:“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这裙子我不能收。”


可是女人并未被她的冷漠吓倒,有些为难的说道:“可是我已经收了那位公子的银两,他说如果你不收,便要砸了我的店呀。”


哦?看来对方连自己的脾性都摸的一清二楚。


风无邪冷笑一声:“那与我何干?”


即然你没有经我的同意,接受了他人的委托,那么有什么后果,也应该是你自己承担的。


风无邪的态度,让这女人有些难堪。


想她花姐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有个性的女人,一时间被风无邪堵的有些语塞,不知如何是好。


正当风无邪抬脚要走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没有想到,这出个门也能遇到不想看见的人。


脚下的步子停住,风无邪转身,伸手接过了那花姐手里的衣服,问道:“可有更衣室?”


花姐万万没有想到,风无邪会改变主意,一时间喜的脸都笑成了一朵花儿,连连点头道。


“有的有的,小店儿里什么都有,姑娘随我来。”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