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恶犬拦路
    花姐引着风无邪往更衣室走,一边向她介绍道:“我这万花阁,一楼的是首饰,珍珠翡翠,金钗步摇,就连皇宫里的娘娘和公主都来这里定制。

    二楼则是胭脂、水粉,三楼是时下各种最流行的女裙,可以说是引领整个云阳城的潮流所在。

    我看姑娘气质超群,如果……”

    花姐的话未说完,风无邪便转身进了更衣室,将门从里面关上,阻断了她的絮叨。

    花姐吃了个闭门羹,只是悻悻的笑了一下,便从衣袖里掏出了个大金元宝。

    眼见四下无人,用牙狠狠的咬了一下,心花怒放的进了后堂。

    更衣室内的风无邪将身上的衣衫脱下,换上了这身淡绿色的水烟纱。

    衣裙的领口用丝线绣着白色的小花,蜿蜒到了腰际,衬得风无邪的腰身更加纤细,细窄的袖口绣了花边,延深到了手背,更显的她十指纤纤。

    柔软的天蚕丝面料,得体的裁剪,将风无邪的身段衬托的更加曼妙。

    以前的风无邪,根本无心打理自己,只是随手挽了个发髻,再加上粗布衫,任谁看都跟美女扯不上关系。

    现在即然换了一个身衣衫,索性也把这头长发精心的打理一番,如此一来,倒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风无邪有些竟外的挑眉,看着镜中的自己,没有想到脱去了粗布衫的她,竟然美的如此不可方物。

    果然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将面纱轻轻的扣上,一袭白纱遮住了那倾世无双的容颜,只留下那双灵动璀璨的眸子。

    可纵然是这样,却依然难掩她的美丽,反而让风无邪的美,更增加了一抹神秘的韵味。

    现在的风无邪,就算出去遇到熟人,恐怕也没人认出来。

    见门外不再有动静,风无邪便推门走了出去。

    楼上的客人全都没有了,看来应该是被什么人包场了,不过这也好,正好风无邪也不想看到那个人。

    可是当她刚走出去的时候,却突然发现风芷柔也正好从试衣间里出来。

    见到对方的时候,两人都不由的愣了一下。

    风无邪秀眉蹙起,刚想躲避,却看到风芷柔竟以一种陌生人的眼光在打量她。

    那目光里包含着惊讶、震惊,还有所有女人在看到比自己优秀事物时的嫉妒和羡慕。

    风无邪这才想起,自己的脸上戴着面纱,她可能没有认出来。

    便不想与她再纠缠,转身便要走。

    虽然风芷柔身上的这套衣服也算好看,但跟风无邪身上的那套一比,简直就是山鸡和凤凰,亏得她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的这套是天下无双呢。

    她的脸顿时就耷拉下来,虽然很想把那套衣服据为已有,但衣服穿在人家的身上,只得作罢。

    宫天烁见到她出来,急忙走上前,对着她大加赞赏:“我就说嘛,这套衣服穿在柔儿的身上真的很合适,等到父皇的寿宴上,一定会艳压群芳。”

    说完,便去拉风芷柔的小手,却见她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便心疼的问道:“怎么了这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风芷柔借势依在宫天烁的怀里,媚眼如丝,不满的噘着小嘴儿:“算了,衣服我不想要了。”

    “这是为何?难道是因为老板娘怠慢了你?柔儿说出来,本宫为你出气。”

    风芷柔弱弱的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没事。”

    可是眼睛却往风无邪的方向看去,见她快要走到楼梯口,眼里的不舍更加深重了。

    见风芷柔这般,宫天烁好不心疼,顺着她的目光望去,这才明白自己女人为何闷闷不乐了。

    原来是因为衣服,心思一转,手一挥,那守在楼梯口的随从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

    将身子一横,拦住了风无邪的去路。

    “姑娘,且慢。”

    突然的变故,让风无邪的眉头蹙起,眼中的寒意也冷了几分:“闪开,你们想干什么?”

    她躲开风芷柔,并不是怕她,而是烦她,不然也不会换装了。

    可是明显的,今天想顺利的走出这里,那是不可能的事了。

    随从一言不发的堵住风无邪的去路:“大胆,我家公子面前你也敢放肆?”

    风无邪冷笑一下:“你家公子?别说是你家公子,就是太子殿下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拦人。”

    风无邪有意让宫天烁听见自己的话,就是想拿太子身份压他一下,王子犯法,与民同罪。

    这要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知道他竟然无缘无故拦劫姑娘,那他这储君的位子可就不保了。

    风无邪的话让宫天烁清醒了几分,无论无何都不能在太子的身上抹黑,他不自然的清咳一下,挥手让随从退下。

    “不好意思,是在下唐突了,只是本公子的心上人极其喜欢姑娘身上的这套衣裙,情急之下才会做出如此举动,若是惹的姑娘不高兴了,在下赔礼就是。”

    说着,便对风无邪作一揖,如果不知道的人,肯定认为他是一个知书达理的贵公子。

    风芷柔对宫天烁的行为,更是感动不已。

    没有想到贵为太子殿下,为了一套衣裙讨自己的欢心,竟然屈尊降贵,对一个女子赔礼道歉,这是何等的肚量。

    别人不知道他们,可风无邪却是清楚的,男的阴险狡诈,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女的看似像个不经世事的大小姐,实则是一个心肠歹毒的白莲花。

    他俩在一起,还真是绝配。

    为了抢自己身上的衣裙,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这脸皮也真是厚到家了。

    风无邪并没有回头,只是背对着他们,冷冷丢下一句:“不。”

    可是宫天烁却是会错了意,认为自己的诚意不够,便掏出一个银锭子道:“我也知道这有些强人所难,这锭银子算是对姑娘的一点心意,只要姑娘愿意,这万花阁内的东西,只要是姑娘看上眼的,账都记在本公子的名下,还望姑娘能够成人之美。”

    这话已经说的是极其恳切了,活脱脱的一副痴情郎的模样。

    如果换作任何一个人,肯定早就把这稳赚不赔的买接下了,可是风无邪就是看不惯宫天烁那副虚伪的嘴脸。

    “不好意思,你就是给我一座金山,我也不要。”

    风无邪的话说的很明白了,如果他再这么死缠着不放,那可真是没脸了。

    宫天烁也觉得有些为难,衣服穿在人家的身上,为了个女人,总不能让他把衣服从人家的身上扒下来吧。

    他转头对着风芷柔轻声道:“好柔儿,你也看到了,那姑娘不愿意,这样吧,你若不喜欢这件,我们再挑别的行不行?”

    这风芷柔在太子殿下的面前,一向都乖巧懂事,可今天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竟非要得到那件衣服不可。

    听到太子殿下这么说,芳心大乱,大大的眼睛里,竟然蓄了一层泪花,但碍于太子的身份,她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脸上已经明显的不悦,

    美人落泪,自然是梨花带雨,惹人生怜。

    宫天烁虽然不方便出手,但他可以让他手下的人来做啊。

    不过是一个小女子,只要吓一吓她,不怕她不肯。

    一个眼神过去,随从立马会意,摆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对着风无邪吼道:“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家公子跟你客气,那是给你脸,识相的就痛快的把衣服换了,赶紧滚蛋。”

    风无邪被随从的大嗓门喊的耳朵都疼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才是那个恶人。

    她佯装不解的朝四处看去,淡声道。

    “哪里来的恶犬,挡住路不说,竟然还乱吠。”

    那随从抬眼看了下自家的主子,见他只是一副作壁上观的表情,气焰更加嚣张起来:“贱人,你说谁是狗?”

    “谁乱喊,谁就是。”风无邪平静无澜的眸子,隐隐的闪过一丝不屑,做人做到这份上,也真是失败。

    而一旁的宫天烁,显然没有出手制止的意思,风无邪冷笑了一下,真是为这具身体的原主不值,人面兽心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刚刚还一副谦谦公子的模样,现在倒成了哑巴,瞎子。

    “我看你是找打。”被激怒的随从伸手就朝风无邪的面门打来。

    他本以为对方不过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子,这一巴掌肯定能打得她眼冒金星。

    却没有想到,那巴掌到了风无邪的跟前,也不知道她使的什么步法,竟然让随从扑了个空。

    而风无邪早就绕到了他的后面,小手搭上了他的肩胛骨,只听咔嚓一声,那一条臂膀竟然生生的错了位。

    “啊……”随从痛的大喊一声,脸色煞白,手臂软软的耷拉了下来,再也没有反抗的余地。

    另一名随从见到兄弟吃了亏,这才反应过来,感情这女人还会功夫,知道自己不是风无邪的对手,朝着楼下大喊一声:“来人。”

    顿时,十几个身着便服的大汉便围了上来,个个膀大腰圆,凶神恶煞,将风无邪团团的围在了中央。

    风无邪冷眼一看,这些随从虽然看似无奇,但实则个个都是练家子,都是出自皇宫内一等一的高手。

    看着那些将自己围住的随从,风无邪冷笑一下:“怎么,这么多人对付我一个小女子,还真是看的起我。”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