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银色鬼面
    宫天烁刚跳下马车,就听得身后轰隆一声剧响,那马车竟然一头裁到了悬崖底下。

    他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胸口,身上吓出一层冷汗。

    远处传来了野狼的哞叫,宫天烁急忙摇了摇晕过去的风芷柔,可是半天她都没有反应。

    直恨的宫天烁再也不想管她,犹豫了片刻,最终将她背了起来,顺着小路往山下走去。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站在树梢上的男人一身黑衣,与夜色融为了一体,只有戴着银色鬼面下的眸子,露出愉悦的神情。

    脚尖一个轻点,如鬼魅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风无邪从万花阁走出去之后,并没有去福禄堂,而是直接回了晋王府。

    被他们这么一闹,时间都耽误了。

    她可没有忘记,家里还有一位等待救治的病人。

    回到自己的房内,将那身衣衫换下,重新换回自己的衣服,风无邪这才觉得舒服一些。

    果然太华丽的衣服,自己无福消受。

    为了防止宫默然的蛊毒发作,风无邪直接去了他的房里。

    推开门,就见书案前的宫默然穿着单薄的亵衣,手持一本书正看的入神。

    墨色的青丝上,还带着水珠,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湿润的气息,显然他刚刚沐浴完。

    听到门响,宫默然抬起头来,面具下的眸子染着温润的笑意,冲风无邪笑了一下:“回来了?”

    风无邪点点头:“王爷今日可觉得好些?”

    昨天在他的体内取出了不少的蛊虫,就算是宫默然身体有些不适,也只是轻微的,并不会像昨天那样,陷入疯狂的状态。

    宫默然点点头,眼睛里的神采根本掩饰不住:“嗯,好多了,这是我这么多年来,过的最为舒坦的一天。”

    以前别说是坐着了,就是躺着也不见得有多舒服。

    而这些年长期的卧**,使的他的身体的肌肉已经有了萎缩的迹象,只不过是坐了一会儿,就感觉腰背酸痛。

    风无邪走上前去,将宫默然扶起,走到**边让他躺下:“虽然现在蛊毒已经去除了一部分,但王爷还是不要太劳累了。”

    宫默然点点头,顺从的躺了下来,因为他知道风无邪要为他施针了。

    静谧的空间里,只有两人轻微的呼吸声。

    一枚枚银针,不停的从风无邪腕上的龙镯里拔出,接二连三的扎在宫默然的身上。

    每一处的落针,他便感到一阵刺痛,可是还未等他消化掉这痛意,下一针已经到了。

    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个女人认真的时候,真的很吸引人。

    看着风无邪那张倔强的小脸儿,宫默然突然像想到什么似的,说道:“你的那个妹妹,将来很有可能会是太子妃。”

    风无邪的手上一滞,顿时便明白了宫默然话中的意思。

    风芷柔如今知道太子对自己起了别的心思,凭她那性子不做出点什么,还真就不是她。

    她知道宫默然是在提醒自己,今天白天的事,他虽然未出府,却全都清楚,而且还一针见血的指出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风无邪红唇扬起,声音有了几分戏谑:“怎么,王爷很关心我吗?”

    宫默然的脸色微窘,笑了一下,真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子,淡声道:“你别误会,我只是怕你有危险。”

    “王爷的好意,无邪心领了,可是有些事即使我不想去沾惹,但事情却总会找上我。”

    声音里有了几分无奈,风无邪也想远离那些算计和诬陷,可是事情却总是不尽如人意。

    就像今天,她拼命的想要逃避,可是命运却偏偏将她又拉了回来。

    看着眼前这个在逆境中顽强挣扎的女人,宫默然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欣赏。

    “你自己明白就好,一切小心吧。”

    现在的他,还不足以强大到想要保护任何人,只能是提醒风无邪,最起码让她有个防备。

    风无邪对宫默然笑了一下:“谢了。”

    手上的动作不停,依照昨天的手法,又吸出了许多蛊虫,照这样下去,在月圆之后,蛊虫差不多都能清除干净。

    将红蟾送回迷蝶蛊里,又替宫默然准备好泡澡的药浴,风无邪这才觉得自己好像忘了点什么。

    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

    福禄堂,杜淳一脸哀怨的坐在椅子里。

    被人放鸽子什么的,这还是头一次在他的人生里出现。

    看着君夜离笑的一脸奸诈的样子,他就有种想把他胖揍一顿的冲动,如果他能打的过他的话。

    从进门开始,这个家伙的心情似乎就一直不错,嘴角始终噙着醉人的笑意。

    问他吧,又不说,这让杜淳很抓狂。

    知道这个家伙的嘴巴严实,杜淳只好将话题引到别处上:“皇帝的寿宴,你真的打算去?”

    君夜离的手中把玩着一只玲珑剔透的白玉杯,听到杜淳话后,只是从鼻腔里懒懒的哼出一个字。

    “嗯。”

    知道他做的决定,就很难再更改,但有些话,杜淳决定还是说出来。

    “即然都决定了,但我觉得你还是要给自己留个余地。”

    话点到为止,杜淳没有再往下说,但他知道,君夜离明白他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个家伙看似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但也只有杜淳才会明白,他其实活的很累。

    如果可以的话,他宁可希望君夜离放弃那个计划,也不要看着他一个人扛起所有。

    可是他毕竟不是君夜离,根本左右不了他的思想。

    手上的白玉杯,倏然停止了转动,君夜离的手微顿一下,手指若有若无的敲打着桌面,侧目看了一下杜淳:“多事。”

    “哎,我这可是在关心你,你别把好心当成驴肝肺,要是换作旁人,我才懒的搭理。”

    自己好心提醒他,却换来这么个态度,杜淳不满的冷哼一声。

    将白玉杯放回桌上,君夜离缓缓站起身走到窗边,看着灯火阑珊下的云阳城,对杜淳说道:“白枭回来了。”

    “啊?在哪?”杜淳一听到白枭的名字,惊喜的放下手中的茶盏,急忙追问到。

    那个家伙也是个没良心的,说走就走,一别就是三年,如果逮住他非得狠狠的打一顿出气不可。

    “现在在清理他那窝呢,等过一阵吧。”君夜离懒懒的道。

    暗夜组织因为他的离去,早就有人生了二心,现在他回来了,正好可以清理门户。

    杜淳听到他如此说,有些失落的坐回原地:“算了,即然都回来了,多等他些时日又何妨。”

    顿了下,看了眼君夜离又道:“白枭这次回来,是不是也跟那个计划有关?”

    他们四人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有什么事,都不会瞒着对方。

    白枭一别三年,现在突然回来,杜淳可不认为他只是回来清理门户那么简单。

    君夜离并未回答杜淳的话,只是出神的看着远方,那里灯火通明,明黄一片。

    虽然是整个云阳城最辉煌华丽的地方,却也是个牢笼,将不少女子的青春葬送在那里。

    脑中滑过一张女人哀怨的面孔,君夜离的心中一痛,漆黑的眸子闪过一丝狠戾。

    哒哒哒……

    远处传来了马蹄声,夜色下,只见一抹娇小的身影正往福禄堂匆匆赶来。

    君夜离看着马背上的小女人,恍然回神。

    很快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杜淳,你在不在?”

    听到声音后,杜淳急忙站起来,跑去开门,脚步却又突然停住,看向了窗口,那里已经空无一人。

    这才走到门口把门打开,风无邪穿着一件斗篷,从头蒙到脚,出现在他的面前。

    面上带着淡淡的歉意:“不好意思,有事耽搁了。”

    杜淳没有想到风无邪会因为这个来寻他,朝她粲然一笑道:“你不用专门来寻我,店里还有一些药草没有收拾,完事后我自会回去。”

    虽然杜淳没有半分责怪她的意思,但把杜淳完全忘在脑后,风无邪还是感到有些愧疚。

    所以才会来寻他,见他无事后,心也放了下来。

    “走吧,我们回去。”

    怪不得刚才总觉得有什么事没有记起,心中一直不安,她竟然将杜淳忘的一干二净。

    两人出了店门,将锁落好,沿着街道慢慢往回走。

    街上很冷清,几乎没有什么行人,只有清冷的月辉洒在地上,给大地铺上一层银白。

    突然,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还有马蹄声,一支长长的士兵队伍往城门口跑去。

    行军速度很快,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

    “闪开,闪开,打开城门。”

    一名士兵挥舞着,对守着城门的侍卫喊道。

    风无邪虽然心生诧异,但还是很听话的站到了一边,静静的等待着队伍过去。

    在这个年代,民与官斗可不是一个好选择。

    直到队伍跑出去很远,风无邪和杜淳才又重新回到主道上。

    城门打开又迅速关上,守城的士兵一脸疲惫,虽然不情愿但这是他的职责。

    风无邪本就不是个好事之人,正欲往回走,却看到杜淳撇下她,往那守城门的士兵手里不知道塞了什么。

    由于离的太远,风无邪听不见两人的声音,只是看到杜淳不住的点头,没过一会儿就回来了。

    他走到风无邪的身边,神情有些疑惑,喃喃自语道:“真是奇怪,究音是什么大人物迷失在野外了,要出动这么多的官兵?”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