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风无邪听着他的话,就联想到今天白天遇见的宫天烁和风芷柔,可是让她不解的是。


就算是两人出城游玩,也会有随从啊,更何况他们从小就在云阳城长大,怎么还会有迷路之说?


风无邪甩了甩脑子里的东西,就算是那样,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回到晋王府后,**无话。


这样又过了一些时日,似乎一切都风平浪静。


风无邪一直都呆在晋王府,专心的替宫默然医治蛊毒,为他整理泡药浴的药材。


每天都会从宫默然的身上,找出那些隐藏极深的蛊虫,然后让红蟾吃掉。


而宫默然的身体在她的救治下,也越来越好。


甚至都可以下**小走一会儿,这在以前,都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风无邪的表面上看着也高兴,但她的心中却比任何人都忧虑,蛊虫在宫默然的体内这么多年,就算她找的再仔细,只怕还会有漏网之鱼。


但这些,她却不能跟宫默然说明白。


不能再给了他希望之后,再给他失望。


与其是那样的话,她宁可从来都没有医治好过他。


今日的宫默然一袭月牙白袍,在香儿的搀扶下,在花园里缓慢散步,虽然身子依旧单薄,但那双眸子却是充满了神采。


只要加以时日,细心调整,终有一日,他会以全新面貌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面具下的皮肤,虽然还有少许脓疮,但却已经能看到那些新生的皮肉了。


想到自己在不久的将来,可以摘掉面具,宫默然的嘴角就忍不住的飞扬起来。


身侧的香儿,脸色依旧有些苍白,虽然经过风无邪的汤药调整,但由于受的是内伤,想要完全恢复,还得下些功夫。


一声闷咳,从身后传来。


宫默然侧头,目光淡淡,看了眼香儿:“如果身子没有好利索,先养好再说。”


香儿愕然抬头,对上了宫默然那双温润的眸子,遂又低下头去,摇了摇头道:“伺候王爷,是香儿的本分。”


“嗯。”见她如此,宫默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可纵然只是一句话,却也让香儿的心中涌出一股暖意。


风无邪一直跟在宫默然的身侧,见他俩主仆一个大病初愈,一个身上的内伤还没完全好利索。


便提议道:“不如,我们去凉亭里坐一下?”


眼下正是六月的天,酷热难当,他们几人已经在花园里了走了有一会儿,风无邪的小脸儿被晒的红扑扑的,身上更是布了一层汗。


宫默然抬头,看了看天上太阳,有些不好意思的对风无邪笑笑:“躺了这么多年,总算能出来走动,我现在真恨不得立刻用我的腿,走出王府的大门,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风无邪当然能够体会他内心的煎熬,但还是劝解道:“凡事都要慢慢来。”


宫默然点了点头,让香儿搀扶着走到凉亭坐下。


不多时,便有小丫鬟送上精美的糕点,和一壶解暑的酸梅汤来。


只是在退下去的时候,眼神有些慌乱,可惜风无邪没有看到。


风无邪抹了把脸上的汗,便自顾自的为自己倒了一杯,又替宫默然也倒了一杯。


刚要端起来喝,红蟾却突然跳了出来,将猩红的舌头探入了杯子里。


有毒。


风无邪大吃一惊,抬头看宫默然,见他正端着杯子往口里送,情急之下,一掌打了过去。


“不要喝。”


宫默然愣住了,随后便明白了风无邪的意思。


杯子掉到地上,摔的粉碎,里面的汤汁洒在了地上,冒着白色的泡沫。


而送酸梅汤的小丫鬟一见事情败露,眼露凶光,从衣袖中滑出一柄,直直的往宫默然的后背刺去。


事出突然,谁都没有防备。


香儿身受内伤,现在半分内力都提不起来,情急之下,只好用身体去挡。


那刺客也是个高手,出手又快又准,虽然香儿勉力拍了她一掌,但左肩却被刺客的刺穿。


风无邪正好在宫默然的对面,有心想要拦下,却已经晚了。


只好大声呼唤:“快来人,有刺客。”


那刺客见事情败露,不再恋战,运起轻功往外逃去。


风无邪又岂能让她轻易逃脱,这些日子她一直都在练习玄女心经,虽然飞不起来,但跑的却是比以前快多了。


见那刺客逃走,她想都没想的追了上去。


可是没想到对方竟挑着高处逃跑,而风无邪却又上不去,只能在下面拦截。


眼见着刺客就要逃出去的时候,前面却出现了一道极为强悍的气息,虽然未曾露面,却一掌就将那刺客打落了下来。


风无邪急忙跑过去,身后的侍卫也在第一时间赶到,将刺客控制了起来。


“谁派你来的?”风无邪的声音淡淡的,但里面却饱含杀意。


那刺客眼见逃不脱,看了风无邪一眼,张口便咬碎了牙齿里的剧毒。


风无邪急忙出声喊道:“快拦住她,她要自尽。”


侍卫急忙上前,掐住了刺客的嘴,想要把毒药掏出来。


可是已经晚了,黑色的血液从刺客的嘴里流出来,两眼已经翻白,人眼瞅着就不行了。


这种毒药非常霸道,只一点便能要人命,就算风无邪能用红蟾将毒给她吸出来,人也救不活了。


看来,她早就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风无邪陷入了沉思,这种人无非就是两种,一种是对宫默然有着深仇大恨,一心想要置他于死地人,另一种,就是皇宫里养的死士。


完不成任务,即便活着回去,也是生不如死。


尸体很快就被侍卫带了下去,但风无邪仍然感到那道强悍的气息还在,她对着空气道:“能在晋王府来去自如,难道是长的太丑不敢露面么?”


“美人如此伶牙俐齿,何不转身相见?”


风无邪倏然转身,便对上了白枭那双锐利的眸子。


惊讶、愕然、不解还带着一丝不可置信,瞬间袭上了白枭的心头。


似有什么东西重重的敲击在心脏最柔软的角落,沉闷的痛意让白枭的身形都有些微晃。


为什么,会是她?


眼前的男人脸色有些苍白,与刚才强大的气场完全不同,似像受到了什么打击,或者是受到了重伤。


身形一下子萎靡起来。


风无邪虽然对闯入王府的这个陌生人满身防备,但作为医生的职业精神还是让她忍不住开口:“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她能感觉的出来,此人身手极高,但对她却是没有半分恶意。


白枭终于从失落中回过神来,看了眼风无邪,心中掠过一丝苦涩,没有想到,再次相见,她竟然出落的如此标致。


而更让他痛心的是,心心念念了三年的女人,却成了他最好的兄弟的意中人。


将心中的那份不断翻涌的情绪压下,即然错过了,他便不再抱有希望,更何况那个人或许更加适合她。


风无邪见白枭并不回答,便也不想再理他,转身就要走。


可是刚走了两步,身后就传来一道劲风。


风无邪大惊,没有想到此人竟然会突然偷袭他。


手掌成刀,反手往身后的人攻去,白枭万万没想到,风无邪竟然还学会了功夫。


眉头挑起,眼睛里染上了淡淡的愉悦。


女子学一些功夫防身,并不是什么坏事。


面对风无邪的攻击,白枭并没有躲开,反而是由着她的掌风朝自己劈来。


他放着自己的面门不顾,手掌却直接往风无邪的要害攻去,风无邪大惊急忙收回掌风,身形往后一仰滑了出去,这才堪堪躲过。


可未等她站稳身形,另一道掌风已经袭来,这次直取她的咽喉,风无邪伸手往迷蝶蛊里摸去,想要抓出一些毒虫。


可是小手却被一只大掌抓住,白枭只是轻轻的用力,便将她的手扣在了身后,如大钳一般死死的抓住,让她动弹不得。


“毒固然好用,但如果对手的功力在你之上,你根本就没有机会出手,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


风无邪怒视着他,冷声道:“松开。”


“跑。”白枭幽幽的吐出一个字,松开风无邪,脚下一个轻点,飞上了树梢,翻出王府,直奔王府后面的山上飞去。


“想学就跟我来。”


风无邪的心中有些惊讶,没有想到此人的武功竟然达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


可是江湖上根本没有见过此人,他又是何方神圣?


正当风无邪想要追过去的时候,身后却传来杜淳的声音:“无邪,你干什么去?”


刚听到府内出了刺客,便急忙赶了过来,见到风无邪没事,这才长出口了气。


虽然刺客已经死了,但谁也不敢保证附近还有没有她的党羽。


风无邪回头,见是杜淳,现在没有时间跟他解释,只丢下了一句话:“我去去就回。”


说完便朝后山奔去。


当风无邪到达后山的时候,白枭已经在那儿等她了,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便道:“看好了。”


白枭脚尖一点,如燕子一般已经飞到了半山腰上。


诡异的身姿,奇妙的步法,让风无邪不由的看呆了眼,原来古代的人真的可以飞檐走壁。


前面传来了白枭的声音:“如果想学,就自己跑上来。”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