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风无邪心中有些跃跃欲试,不管对方是何方神圣,但就冲他这身功力,如果自己能学到他的三成,以后就不会有人再敢欺负自己。


更何况,她要想变的更强,只有拥有一身好武功,才会在这个异世生存下去。


看了眼站在树梢的白枭,风无邪最终咬唇下定了决心,冲他喊道:“好。”


上山的路很难走,崎岖不平,遍地都是石子,但风无邪却咬牙坚持了下来。


虽然有时候摔倒了,膝盖被石子磕的血肉模糊,火辣辣的疼,但风无邪却知道,只要不断的磨练自己,才会成功。


所以纵然是膝盖再疼痛,但她却没有喊过一声疼,摔倒了就爬起来,伤口连处理都不处理一下,真的一口气跑到了山顶。


白枭站在山上,看着往上努力攀爬的风无邪,眸中闪过一丝不忍,她只是一个姑娘,自己是不是有些太过了?


可是一想到她如今的处境,就容不得他心软。


跟在那个人的身边,以后要应对的人和事会更多,如果她连这关都闯不过去,以后的路还怎么走?


风无邪气喘吁吁的爬到山顶,几乎已经瘫软在地上,白枭的眸子里没有半丝温度,虽然心疼,但还是开口道:“跑下去,再上来。”


瘫软在地上的风无邪,抬眸看了他一眼,嘴角绽开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


对于白枭这么**的要求,她没有半分质疑,有的只是满腔的斗志,从地上爬起来,便往山下跑去。


看着视线里那道纤细的身影,白枭背在身后的大掌紧紧握起,他即希望风无邪能够开口求他,又害怕她真的开了口后,自己会忍不住去心疼她。


可是那样的话,只会害了她。


落日的余晖渐渐消失在山的那一边,整个山顶都布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黄。


白枭站在山顶,心急如焚,直到最后一缕光亮被天边的云层吞没,风无邪还是没有爬上来。


失望,失落,心焦,心疼,各种情绪都一涌而上,瞬间将鬼宿淹没。


他在山顶上不停的来回踱着步子,背在身后的大手不停的敲击着,可是还是没有看到风无邪的身影。


夜色更加浓郁,整个山林已经漆黑一片,就连苍穹顶上都已经出现了淡弱的星光。


白枭的心再也安静不下来了,终于再也按捺不住,想要下山去寻找那弱小的身影。


可就在他准备要去的时候,远处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还有沉重的呼吸声。


他的眼眸一亮,迈出去的脚步,倏然停下。


满身汗水的风无邪,终于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带着一身的泥泞和狼狈。


那么倔强,那么顽强。


“我,我做到了。”风无邪气息喘的很不匀,在看到白枭之后,脸上带着胜利者的微笑。


身体已经累到极限的她,再也支撑不住,软软的朝后倒去。


身后就是坚硬的岩石,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反而落到了一具温暖的怀抱,淡淡的清香,钻入了鼻间。


风无邪在闭上眼的刹那,看到了那张俊逸非凡的脸。


“睡吧。”充满磁性的声音,似有了魔力一般,风无邪终于安然的闭上了眼睛。


真的是太累了。


怀里的女人沉沉的睡去,小脸儿因为过度劳累,反而苍白起来,被汗水打湿的秀发,丝丝缕缕的贴在风无邪饱满的额头上。


这样的她,那么柔弱,那么惹人怜惜,让人忍不住将这具小小的身子,紧紧的抱在怀里,融入到骨血里。


君夜离的目光,淡淡的从白枭的脸上滑过:“是不是有点儿太心急了?”


语气里,是他从未有过的怜惜,可是只有白枭听出了那怜惜之中,似乎还有一点儿怒意。


是在怪自己太狠了吗?


可是自己又何尝不是,但即使他有一些想法,现在也不得不将那些心思紧紧的压下。


白枭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虽然心中有些酸楚,但面上却依旧笑的云淡风轻。


“怎么,心疼了?如果心疼了,你可以不用再让她学了。”


对于白枭的揶揄,君夜离只是冷冷的啍了一声。


脚尖轻点,人已经腾空飞起,待到白枭再抬眸时,早就没有了他的身影。


带着怀里的女人一路疾驰,绕过晋王府的暗卫,来到了风无邪住的客房。


门还未打开,君夜离就感觉到了她的房内有一道气息,但细细的观看之后,他没有丝毫犹豫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快去拿医药箱。”声音有些急切。


黑暗中的人影身形一滞,待看清眼前的人之后,声音也染上了几分焦急:“你受伤了?”


君夜离抬手一指,一道气流从指尖滑出,烛火顿时被点燃,照亮了屋内的情景。


将风无邪安置在**榻上,这才对着杜淳说道:“不是我,是她。”


杜淳将医药箱拿了过来,顺着君夜离的目光看去,不由的倒吸了口凉气:“你们疯了?居然把人折磨成这样?”


他只听说是晋王府出了刺客,香儿为护王爷受伤,等他赶到时,风无邪已经追了出去。


然后就出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男子将她带走。


听到下人形容那男子的长相时,杜淳才明白,是白枭来了。


宫默然本想派人出去追,却被杜淳拦了下来,他没敢说出白枭的真实身份,只说是风无邪的一个朋友。


虽然宫默然有些不相信,但见杜淳如此说,也没有深究。


好不容易安抚完了晋王爷,因为担心风无邪的安危,就一直在她的房内等候。


却没有想到,那么如花似玉的一个人,出去的时候完好无损,回来时却是伤痕累累。


对于杜淳的指责,君夜离并未言语,但是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只盼望着他能够将风无邪治好。


“先别说这些了,赶快替她清理伤口。”


见君夜离如此着急,杜淳反倒有些幸灾乐祸起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不再理会他那吃人的目光,将医药箱放在一侧,伸手便去解风无邪的衣裙。


可就在杜淳的大手快要挨到风无邪的衣襟时,一双大手却突然将他的手腕攥起。


“你干什么?”君夜离的眸中似冒着火,虽然他明白杜淳是在给风无邪检查。


但不知为何,心中却一片酸楚?


“当然是给她检查伤口啊。”杜淳没有好气的答道。


这个女人的身上满是血迹,膝盖和手掌已经血肉模糊一片,这还只是外伤,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身上的淤青会更多。


君夜离不是大夫,他又怎么会懂?


最终杜淳站了起来,对着君夜离说道:“你帮她把外衣脱下,看看有没有什么致命伤,我去打盆水来。”


说着,便起身往外走去,临出门时,还帮他把门带好。


这里怎么说也不是自己的地盘,小心一点儿,总不是坏事。


君夜离被杜淳的一番话说的脸色一片阴暗,待到他出去之后,这才在**边坐下,将风无邪身上的外衣除去。


随着外衣的脱落,风无邪身上的淤青和伤口,全都露了出来,看着那些伤口。


君夜离的心口一阵闷疼,眸中滑过一丝不忍,不知道他这么做,是对还是错。


风无邪原本没有在他的计划里,但即然她出现了闯入了,就不允许她再退出去。


他的人生处处布满了陷阱,到处都是危机,这样的风无邪留在他的身边,只会拖累他,或是她被自己所拖累。


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她变强,强大到无人能匹敌,能与他携手并肩作战。


可是君夜离却忘了,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他并未问过风无邪的意愿,他只是按照自己的人生规划,在风无邪的身上画了一个圆圈。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杜淳端着一盆温水出现在了门口,看着君夜离那失魂落魄的模样。


到嘴边的话最终没有说出去,只是淡淡的开口道:“你去旁边歇一歇,我替她清理伤口。”


君夜离看了眼杜淳,最终站了起来。


杜淳检查了一番,发现风无邪的伤口只是一些皮外伤,大多数在手掌、胳膊和膝盖上。


其中数膝盖上的伤最为严重,但好在只是擦破了皮,并未伤到筋骨,即使是这样,也得修养好几天。


杜淳拿着柔软的毛巾,轻轻的将伤口附近的泥土擦去,直到全部都清理干净之后,这才用特制的药水抹在那伤口上。


期间风无邪没有醒过来,一直都处于昏睡的状态。


君夜离寸步不离的守在风无邪的**头,看到她身上的伤口都包扎起来,脸色才渐渐舒缓。


这时,窗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君夜离的眉头微皱,对着杜淳使了一个眼色。


杜淳会意,将药箱收了起来,走到了门口,一打开门便看到了宫默然正站在门外。


“无邪回来了?她可安好?”


听到风无邪回来的消息后,宫默然第一时间便赶了过来。


对于他的到来,杜淳有些意外,心中更是一紧。


要知道,里面还有一个吃干醋的家伙,要是让他知道还有别的男人对风无邪关心呵护。


不知道他会不会气的发疯,即使杜淳知道,宫默然对风无邪只是普通朋友之间的关心。


所以赶在宫默然要步入房中的时候,杜淳身形一晃,便拦住了他的去路,有些不自然的道:“咳,现在无邪有些不方便,王爷还是明日再来吧。”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