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宫默然的心中滑过一丝不解,但很快便明白了杜淳所说的意思。


他是医生,能出现在这里,那风无邪一定是受了伤,需要他诊治。


如果此时她衣衫不整,他现在冒然进去,确实是有些不妥。


可是不知为何,宫默然总感觉这屋内有一股慎人的气息存在,似乎房内的温度也比室外要低上许多。


可还没有等他深究,那股慎人的气息便一闪而过,难道是自己感觉错了?


宫默然往屋内又瞄了两眼,却惊的杜淳出了一身的冷汗,急忙将话题岔开:“王爷,香儿怎么样了?可醒了没有?”


前几天刚受内伤,伤还没有好,今天又挨了一刀。


再加上她身体本就虚,流血过多,中了那一刀之后,便晕倒了。


听到杜淳提起香儿,宫默然才回了下神,淡声道:“虽然没有醒,但已经无大碍了。”


“啊,那就好,那就好,哎?王爷的药浴还没泡吧,今天就由我来伺候王爷。”


宫默然还想往屋内瞄,杜淳不由分说,已经扶着他走了出去。


直到两人的气息渐渐飘远,君夜离这才在风无邪的**边坐了下去,看着沉睡中的她,眸中闪过一丝痛意。


最终,毅然转身离开。


风无邪这一觉,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来。


身上的每一处都似被车碾压过一般,酸痛不已,她抬起手便看到了手上厚厚的纱布。


这才想起,昨天夜里,那个神秘的男人来过。


风无邪微微侧了个身,扯动了身上的伤口,痛得她冷汗淋淋。


可是痛过之后,脑子却是愈发的清醒起来。


为什么他总是缠着自己?他就如鬼魅一般,没有经过她的同意便擅自闯入了自己的生活。


就如那件衣服一样,根本没有征得风无邪的同意,便硬塞到了她的手里。


这样的感觉,让风无邪很不舒服,甚至是恼怒,有心想要将君夜离从她的生活里赶走,可是对方却像空气,像轻风,无处不在。


现在的自己还是太弱了,就连上次的暗杀她都无力抵抗,更别说摆脱君夜离的纠缠了。


要想变强,就得对自己狠下心。


只有变的强大,才能使自己不再受伤害,亦可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


从**上费力的坐起,风无邪这才发现,自己的浑身上下,包裹的竟像粽子一般。


别说是起来训练了,就是走路都有些困难。


掌心的莲子微微发热,风无邪抬起手掌,便看到血莲发着淡淡的白光。


她心中一动,便进入了空间。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将近一个月了,莲子从未有过这种情况,难道是快要发芽了?


可是等风无邪欣喜的上前查看,心中不免又有些失望,别说是发芽了,就连个缝隙都没有。


风无邪的心中有些失落,对于师父交给自己的这个任务,不知道能不能完成。


她在灵泉的边上坐了下来,看着种植在灵泉里的药材,将修复外伤的药草拔下来了几棵。


做成了药液涂抹在伤口上。


这些药材经过灵泉的滋润,药效已经是先前的十几倍,药液一涂到风无邪的伤口,便感到一阵清凉。


就连火辣辣的刺痛也少了许多。


风无邪看着灵泉,心中一动,便将身上的衣衫全部脱下,慢慢的走到灵泉里。


即然药材种在这里,能增长十几倍的药效,那么她身上的这些伤,灵泉是不是也有愈合的功效?


当身体泡在灵泉里的时候,风无邪这才发现自己没有想错,这灵泉确实有愈合的功效。


身上的伤口一碰到灵泉,竟然已经在慢慢愈合了,虽然速度很慢,但只要配合着药液,这些伤不出三天,便能全部好利索。


在泉水里泡了约有一柱香的时间,风无邪才从灵泉中站了起来。


身上的酸痛已经没有了,每一个关节都不再僵硬,就连伤口也不再刺痛。


但为了掩人耳目,她还是将纱布重新缠回了身上。


估摸着这个时间,丫鬟应该来伺候她梳洗了,风无邪便从灵泉空间出来。


她刚在**上坐好,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风姑娘,你醒了吗?”


风无邪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气息,这才对外喊道:“进来。”


门吱呀一声推开,丫鬟小翠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看到风无邪坐在**沿上,心中有些惊讶。


“咦,杜医师说风姑娘身上的伤很重,所以才会让我过来伺候,但我见姑娘精神这么好,杜医生未免有些夸大其词了,不过杜医师的医术还是不错的,不然香儿姐怎么可以能这么快就醒过来。”


杜淳人本就长的俊逸,待人又及其亲和,根本就没有什么架子。


小翠儿在说到杜淳的时候,眼睛里面全是敬仰之情,就连面颊上都带着红晕。


风无邪见小翠儿这般,便淡淡一笑道:“要不怎么说是杜医师的医术超群,药到病除呢。”


小翠儿见风无邪含笑的看着自己,知道自己的言语有些过了,小脸儿一红,便低头道:“奴婢伺候姑娘洗漱。”


风无邪不再打趣小翠儿,任由她搀扶着自己,起**洗漱。


偏厅外,宫默然和杜淳正坐在椅上喝茶,顺便讨论一下病情,谁都没有发现风无邪是何时进来的。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风无邪受了伤今天肯定会卧**休息,所以连早饭都是端到她的房里吃的。


为了不影响她休息,两人这才没有过去打扰。


可是当看到风无邪神采奕奕的站在他俩面前的时候,宫默然还好,并未表现出太过明显激动的神情。


但杜淳就不一样了,他是医师,风无邪身上的伤有多严重,他昨天可是亲眼见过的。


可是现在风无邪不仅下**了,就连精神也不错。


纵然是一个人的意志再强大,也不可能做到如此啊?


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朝风无邪走了过去,伸手就去扯她的手腕,为她诊脉。


风无邪本想抗拒,但一想要是不让他诊脉,可能还会没完没了,只得在杜淳的旁边坐了下来。


杜淳一边为风无邪诊脉,一边喃喃自语:“不可能啊,怎么会如此神奇?”


看了眼风无邪,见她并未表现出太过抗拒的情绪,杜淳伸手便要掀她的衣袖。


风无邪眉头一皱,忙将手往后一背,有些不悦的道:“杜淳,你做什么?”


自己怎么说也是一个姑娘家,这个杜淳也真是的,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来掀自己的衣袖。


真是气死她了。


见风无邪如此抗拒,杜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只是好奇,你怎么会好的如此快,难道你有什么灵丹妙药不成?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虽然这个风无邪医术不错,但她竟然比自己医术还要精湛,而且还有各种灵丹妙药,杜淳骨子里对医学痴迷的分子,就开始不安分起来。


如果不能让他看上一眼,就是死也不会瞑目哇。


杜淳急的抓耳挠腮,就差给风无邪跪下了。


风无邪被他缠的真是有些无奈,早知道会引得他如此,还是不出屋的好,只得哄骗他:“我是有一种灵药,但现在用完了,下次配好了再给你看吧。”


“真的有灵药?你不能骗我?下次一定要给我看看。”


风无邪只得点点头,心里想着下次拿些普通的药液糊弄一下就好。


并不是风无邪不信任杜淳,只是自己身上有灵泉的消息一旦泄露出去,到时候自己会处于何种境地,那真是难以想象。


恐怕会引起西楚乃至整个圣灵大陆的觊觎。


到时,自己还有命在吗?


宫默然一直坐在椅子上,眼眸含笑。


虽说在皇宫中他的兄弟姐妹一大把,但他从未感受过如此欢乐的气氛。


看着杜淳对风无邪乖,耍赖,他的心里暖暖的。


风无邪看着宫默然有些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便问道:“王爷,下个月的寿宴,你会出席吗?”


宫默然的势力,风无邪摸不准他的底牌,如果一旦以晋王的身份出现在寿宴上,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


可眼下已经明显的有人按耐不住了,不然也不会有刺客出现在晋王府。


恐怕就算是宫默然想隐瞒自己的病情,有些人也未必会信。


思绪被拉回,宫默然有些微愣,会去吗?


现在自己身上的毒素已经清除的差不多,等到下个月的时候,一定会是以全新的面貌出现。


而有些事,他早晚都会面对。


宫默然回头,对上风无邪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淡淡一笑道:“去,为何不去?”


属于自己的,全部都会拿回来,欠了自己的,也要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给敌人最大的打击,并不是让他们死。


而是要让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曾经属于自己的东西,在他们的眼前一点点的被夺走。


而他们却无能为力。


明明的是询问的语气,却偏偏带着一种胜利者的姿态,让风无邪的心中一动。


宫默然看向风无邪,浅笑了一下:“你不想去?”


“无邪跟王爷想的是一样。”


自信的神采,在风无邪的脸上显现,现在的她并不是一个人孤军作战,有了晋王这个强大的联盟。


即使是再险恶的困境,她也能笑着面对。


这便也是当初,她为何要帮他驱毒的原因。


因为风无邪知道,一旦太子登基,头一个对付的便会是风家。


即然他有心要毁了风家,为何不在他动手之前,先把他给毁了?


主动出击,才是风无邪的作风。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