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偶尔示弱又怎样
    白枭的五官分明,斜眉入鬓,狭长的眼角向上微微挑起,由于他的眼窝有些深邃,竟使他看起来有些像塞外的人,皮肤并不白皙,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这样的肤色更与他身大的身材相衬。

    只是那浑然天成的傲气,让人有种难以亲近的冷漠,可是风无邪跟他相处两天之后才发现。

    那冷漠的外表下,却有一颗滚烫的心。

    头顶上传来白枭低沉略带沙哑的嗓音:“何苦为难自己呢?”

    真没有见过像风无邪这么拼命的人,难道她不知道,女人偶尔的示弱,才会让男人更加怜惜吗?

    白枭现在都有些后悔给风无邪这么高强度的训练了,万一这个女人再出点事,那个家伙还不得撕了自己?

    昨天光是累晕过去,那冰冷的眼神就够让他心悸的了。

    风无邪朝他淡淡一笑:“你是不会明白的。”

    想要快速的变强,就得有着超强的体魄,惊人的忍耐力,所以才会给自己这么强的压力。

    “算了,看你这么拼命的份上,今天我就让你尝尝这世间的美味儿。”

    白枭说完,就朝远处走了过去。

    风无邪看着他远走的背影,直到再也听不见白枭的脚步声,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潭边去清洗身上的伤口。

    又从灵泉空间取了些泉水,抹到了手心上,吃了一些随身携带的药丸,这才找了块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

    不多时,风无邪便看到白枭从远处走了过来,手上还拎着一只野兔。

    兔子的脑袋耷拉着,显然已经死去了。

    将兔子收拾干净后,在潭边清洗了一下,又从附近找了一些野生的花椒、大料,填到兔子的肚子里。

    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又找到了一些荷叶,将兔子包裹了个严实,这才从腰间拔出一把,在地上挖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坑。

    将包裹着荷叶的兔子,放了进去。

    轻轻的盖上了一层薄薄的土,把干枯的树枝堆在上面,用火折子点着了。

    从始至终,都没有让风无邪插一下手。

    风无邪手拖着腮帮,看着白枭熟练的做这一切,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真没有想到,你居然会做这些。”

    白枭头都没有抬,往火堆上填着干柴,声音却有了几分苦涩:“像我这样行走在刀尖上的人,如果没有点野外生存经验,早就饿死了。”

    从怀里掏出一瓶伤药,扔到了风无邪的手里:“这是上好的金疮药,对你的伤口愈合有好处。”

    从他过来的时候,白枭就看到风无邪手上的伤口了。

    伤的那么重,竟也不说包扎一下,这让他的心里,多少有些生气,这个女人竟然这么不爱惜自己。

    风无邪接过白枭扔过来的药瓶,拿在手里,心中一暖。

    她万万没有想到,白枭看着这么一个大大咧咧的人,竟然还有如此细心的一面。

    虽然她的手已经处理过,但为了不让白枭怀疑,风无邪还是将金疮药抹在了伤口上。

    淡淡的朝他一笑道:“谢了。”

    很快,火堆下兔肉的香味儿便散了出来,肉香中还夹杂着荷叶的清香,直勾得风无邪肚子咕噜咕噜的叫起来。

    白枭将火堆拨开,将兔子从地下刨出来,上面的荷叶已经黑焦一片,整只兔肉被烤的黄金一片。

    将一只兔腿撕下,递给了风无邪道:“来,尝尝。”

    风无邪早就饿的前心贴后背了,大方的将兔腿接过来,咬了一口,肉香立马弥漫了整个口腔。

    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感顿时袭遍了全身。

    “好吃,太好吃了。”

    风无邪不住的点头,一副贪吃的样子,就连红润的嘴边都油汪汪一片,看得白枭忍不住抿唇笑她。

    “看你这吃相,倒是跟那些塞外的女人一样。”

    “塞外?你去过那里?”风无邪含糊不清的问道。

    白枭点了点头,声音淡淡的:“嗯,去了三年。”

    扫了一眼风无邪,白枭这才感觉当初的自己是多么的可笑,如果自己心中的信念再坚定一些。

    现在陪在她身边的人,会不会是自己?

    “塞外都有什么?”风无邪问道。

    虽然她没有见识过,但肯定那里又是另一番风景。

    “一句两句说不清楚,等有机会带你去。”白枭拿起酒葫芦,喝了一口烈酒。

    对着风无邪摇晃着手里的酒道:“别忘了,还有我的酒。”

    风无邪愣了一下,这才明白白枭已经惦记上自己要给他酿酒的事了。

    淡淡的笑了一下:“好。”

    两人将兔肉吃了个精光,太阳也快要下山了。

    白枭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对着风无邪道:“走吧,带你回去。”

    见风无邪依旧不为所动,知道她还在想着训练的事,眉头一皱道:“你是医师,自然明白欲速则不达的道理。”

    一语惊醒梦中人,虽然身上的伤口已经被灵泉水治疗过,但还没有完全好,风无邪看着手上的伤口,叹了口气。

    “好吧。”

    可就在她准备起身的时候,却突然听见一道野兽的怒吼。

    嗷……

    咔嚓、咔嚓……

    似乎有什么野兽在朝着他们的这个方向冲过来。

    白枭的脸色一变,急忙拉住风无邪的手腕:“不好,是棕熊。”

    脚下轻点,腾空而起,两人已经站在了一棵参天古树上。

    棕熊,风无邪倒是知道这种动物,它力大无穷,性情温顺的时候可能不会对人类发起攻击。

    可是一旦狂暴起来,破坏力极强,就是一人合抱的大树也能连根拔起。

    眼下这头棕熊极有可能是受了刺激,否则不会如此。

    前面黄沙漫漫,不时的有野兔和一些狍子从树下飞快的奔过,看来都是在躲避这头棕熊。

    兽吼的声音越来越近,风无邪也逐渐的看清了下面的形势。

    只见一头人立的棕熊咆哮着从远处奔了过来,而在它的前方,却有一头母狼和一只全身白色的小狼。

    由于小狼太小,根本跑不快,再加上母狼为了保护小狼,身上已经多处受伤,鲜血顺着雪白的皮毛直往下淌。

    随着身上的伤越来越多,棕熊的步步逼近,母狼的伤势越来越严重,却依然拼死保护着小狼。

    为了引开棕熊的注意力,母狼率先发动了攻击,仗着身材灵活,与棕熊周旋。

    可是很快,就被棕熊一掌击飞,身体摔到了风无邪所站的那棵树下,重重的摔在地上。

    口鼻里都流出了鲜血。

    棕熊一步一步的朝着小狼走去,小狼吓的步步后退,浑身瑟瑟发抖,小声的呼唤着,想要走到母狼的身边。

    母狼拼命想站起来,可是身上的伤实在太重,根本动都动不了,只能无助的呜呜着,大大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乞求的看着风无邪。

    风无邪见此情景,心中一紧,便要下去想要去救那头小狼,可是却被白枭拽住了手腕。

    “我去把棕熊引开,你再下去。”

    此情此景,任谁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身形一闪,白枭已经冲了下去,一向不使任何兵器的他,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

    这种棕熊的攻击力极强,又力大无穷,要想制服它只能朝它最柔软的地方刺去。

    噗嗤一声。

    插入了棕熊的脖颈,但奈何它皮糙肉厚,再加上白枭也并非真想要它的命。

    所以也只是受了一点轻伤,但这一刀却足够将棕熊的仇恨转移到了白枭身上。

    几乎是同时,棕熊一掌拍向了身后的白枭。

    巨大的熊掌带着掌风朝他的头部拍来,白枭见状,急忙轻身飞起,几乎是没有一丝犹豫,朝与风无邪相反的方向奔去。

    风无邪刚开始还挺担心,但又觉得凭着白枭的武功,应该没有什么事,便也放下心来,趁着这个空档,从树上跳了下来。

    将吓的浑身发抖的小狼抱了起来,小家伙浑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身长也不过一尺,看来是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狼崽。

    它的身上染着点点血迹,风无邪急忙替它检查了一下,发现它的后腿只是受了点皮外伤,便给它敷了一些草药。

    将小狼抱起,风无邪带着它走到了母狼的身边。

    嗅着母狼身上的味道,小狼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朝着母狼的身边爬去。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母狼生命在一点一点的流失,小狼哀嚎的叫着,不住的拱着母狼的嘴巴。

    终于,母狼睁开的眼睛,最后看了一眼小狼,舔了舔它的鼻尖,又看了风无邪一眼,这才断了气。

    虽然母狼不会说话,但这一刻,风无邪真的感觉到了它似乎在对她说谢谢。

    “放心,我会将它养大。”对着母狼说完这句话后,风无邪便将小狼抱在怀里。

    想了一下,决定还是站在原地等候白枭。

    大约过了有一刻钟,才看到白枭的身影从远处走了过来,待他走到风无邪的跟前儿后,却让她大吃一惊。

    蓝色的衣衫已经被血染透,身上的衣服也被撕扯成了一条一条的,风无邪急忙迎上前去,焦急的问道。

    “快让我看看,伤的重不重?”

    白枭抹了把脸上的血迹,咧开嘴一笑,露出一排白牙:“不碍事,这些血不是我的,是那头棕熊的。”

    虽是这么说,但为了制服那棕熊,他也是花了不少力气,就连胳膊也挂了彩。

    风无邪眼尖的看到白枭的胳膊受了伤,便将小狼放到他的怀里,将破裂的衣袖撕开。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