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白枭的五官分明,斜眉入鬓,狭长的眼角向上微微挑起,由于他的眼窝有些深邃,竟使他看起来有些像塞外的人,皮肤并不白皙,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这样的肤色更与他身大的身材相衬。


只是那浑然天成的傲气,让人有种难以亲近的冷漠,可是风无邪跟他相处两天之后才发现。


那冷漠的外表下,却有一颗滚烫的心。


头顶上传来白枭低沉略带沙哑的嗓音:“何苦为难自己呢?”


真没有见过像风无邪这么拼命的人,难道她不知道,女人偶尔的示弱,才会让男人更加怜惜吗?


白枭现在都有些后悔给风无邪这么高强度的训练了,万一这个女人再出点事,那个家伙还不得撕了自己?


昨天光是累晕过去,那冰冷的眼神就够让他心悸的了。


风无邪朝他淡淡一笑:“你是不会明白的。”


想要快速的变强,就得有着超强的体魄,惊人的忍耐力,所以才会给自己这么强的压力。


“算了,看你这么拼命的份上,今天我就让你尝尝这世间的美味儿。”


白枭说完,就朝远处走了过去。


风无邪看着他远走的背影,直到再也听不见白枭的脚步声,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潭边去清洗身上的伤口。


又从灵泉空间取了些泉水,抹到了手心上,吃了一些随身携带的药丸,这才找了块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


不多时,风无邪便看到白枭从远处走了过来,手上还拎着一只野兔。


兔子的脑袋耷拉着,显然已经死去了。


将兔子收拾干净后,在潭边清洗了一下,又从附近找了一些野生的花椒、大料,填到兔子的肚子里。


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又找到了一些荷叶,将兔子包裹了个严实,这才从腰间拔出一把,在地上挖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坑。


将包裹着荷叶的兔子,放了进去。


轻轻的盖上了一层薄薄的土,把干枯的树枝堆在上面,用火折子点着了。


从始至终,都没有让风无邪插一下手。


风无邪手拖着腮帮,看着白枭熟练的做这一切,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真没有想到,你居然会做这些。”


白枭头都没有抬,往火堆上填着干柴,声音却有了几分苦涩:“像我这样行走在刀尖上的人,如果没有点野外生存经验,早就饿死了。”


从怀里掏出一瓶伤药,扔到了风无邪的手里:“这是上好的金疮药,对你的伤口愈合有好处。”


从他过来的时候,白枭就看到风无邪手上的伤口了。


伤的那么重,竟也不说包扎一下,这让他的心里,多少有些生气,这个女人竟然这么不爱惜自己。


风无邪接过白枭扔过来的药瓶,拿在手里,心中一暖。


她万万没有想到,白枭看着这么一个大大咧咧的人,竟然还有如此细心的一面。


虽然她的手已经处理过,但为了不让白枭怀疑,风无邪还是将金疮药抹在了伤口上。


淡淡的朝他一笑道:“谢了。”


很快,火堆下兔肉的香味儿便散了出来,肉香中还夹杂着荷叶的清香,直勾得风无邪肚子咕噜咕噜的叫起来。


白枭将火堆拨开,将兔子从地下刨出来,上面的荷叶已经黑焦一片,整只兔肉被烤的黄金一片。


将一只兔腿撕下,递给了风无邪道:“来,尝尝。”


风无邪早就饿的前心贴后背了,大方的将兔腿接过来,咬了一口,肉香立马弥漫了整个口腔。


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感顿时袭遍了全身。


“好吃,太好吃了。”


风无邪不住的点头,一副贪吃的样子,就连红润的嘴边都油汪汪一片,看得白枭忍不住抿唇笑她。


“看你这吃相,倒是跟那些塞外的女人一样。”


“塞外?你去过那里?”风无邪含糊不清的问道。


白枭点了点头,声音淡淡的:“嗯,去了三年。”


扫了一眼风无邪,白枭这才感觉当初的自己是多么的可笑,如果自己心中的信念再坚定一些。


现在陪在她身边的人,会不会是自己?


“塞外都有什么?”风无邪问道。


虽然她没有见识过,但肯定那里又是另一番风景。


“一句两句说不清楚,等有机会带你去。”白枭拿起酒葫芦,喝了一口烈酒。


对着风无邪摇晃着手里的酒道:“别忘了,还有我的酒。”


风无邪愣了一下,这才明白白枭已经惦记上自己要给他酿酒的事了。


淡淡的笑了一下:“好。”


两人将兔肉吃了个精光,太阳也快要下山了。


白枭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对着风无邪道:“走吧,带你回去。”


见风无邪依旧不为所动,知道她还在想着训练的事,眉头一皱道:“你是医师,自然明白欲速则不达的道理。”


一语惊醒梦中人,虽然身上的伤口已经被灵泉水治疗过,但还没有完全好,风无邪看着手上的伤口,叹了口气。


“好吧。”


可就在她准备起身的时候,却突然听见一道野兽的怒吼。


嗷……


咔嚓、咔嚓……


似乎有什么野兽在朝着他们的这个方向冲过来。


白枭的脸色一变,急忙拉住风无邪的手腕:“不好,是棕熊。”


脚下轻点,腾空而起,两人已经站在了一棵参天古树上。


棕熊,风无邪倒是知道这种动物,它力大无穷,性情温顺的时候可能不会对人类发起攻击。


可是一旦狂暴起来,破坏力极强,就是一人合抱的大树也能连根拔起。


眼下这头棕熊极有可能是受了刺激,否则不会如此。


前面黄沙漫漫,不时的有野兔和一些狍子从树下飞快的奔过,看来都是在躲避这头棕熊。


兽吼的声音越来越近,风无邪也逐渐的看清了下面的形势。


只见一头人立的棕熊咆哮着从远处奔了过来,而在它的前方,却有一头母狼和一只全身白色的小狼。


由于小狼太小,根本跑不快,再加上母狼为了保护小狼,身上已经多处受伤,鲜血顺着雪白的皮毛直往下淌。


随着身上的伤越来越多,棕熊的步步逼近,母狼的伤势越来越严重,却依然拼死保护着小狼。


为了引开棕熊的注意力,母狼率先发动了攻击,仗着身材灵活,与棕熊周旋。


可是很快,就被棕熊一掌击飞,身体摔到了风无邪所站的那棵树下,重重的摔在地上。


口鼻里都流出了鲜血。


棕熊一步一步的朝着小狼走去,小狼吓的步步后退,浑身瑟瑟发抖,小声的呼唤着,想要走到母狼的身边。


母狼拼命想站起来,可是身上的伤实在太重,根本动都动不了,只能无助的呜呜着,大大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乞求的看着风无邪。


风无邪见此情景,心中一紧,便要下去想要去救那头小狼,可是却被白枭拽住了手腕。


“我去把棕熊引开,你再下去。”


此情此景,任谁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身形一闪,白枭已经冲了下去,一向不使任何兵器的他,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


这种棕熊的攻击力极强,又力大无穷,要想制服它只能朝它最柔软的地方刺去。


噗嗤一声。


插入了棕熊的脖颈,但奈何它皮糙肉厚,再加上白枭也并非真想要它的命。


所以也只是受了一点轻伤,但这一刀却足够将棕熊的仇恨转移到了白枭身上。


几乎是同时,棕熊一掌拍向了身后的白枭。


巨大的熊掌带着掌风朝他的头部拍来,白枭见状,急忙轻身飞起,几乎是没有一丝犹豫,朝与风无邪相反的方向奔去。


风无邪刚开始还挺担心,但又觉得凭着白枭的武功,应该没有什么事,便也放下心来,趁着这个空档,从树上跳了下来。


将吓的浑身发抖的小狼抱了起来,小家伙浑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身长也不过一尺,看来是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狼崽。


它的身上染着点点血迹,风无邪急忙替它检查了一下,发现它的后腿只是受了点皮外伤,便给它敷了一些草药。


将小狼抱起,风无邪带着它走到了母狼的身边。


嗅着母狼身上的味道,小狼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朝着母狼的身边爬去。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母狼生命在一点一点的流失,小狼哀嚎的叫着,不住的拱着母狼的嘴巴。


终于,母狼睁开的眼睛,最后看了一眼小狼,舔了舔它的鼻尖,又看了风无邪一眼,这才断了气。


虽然母狼不会说话,但这一刻,风无邪真的感觉到了它似乎在对她说谢谢。


“放心,我会将它养大。”对着母狼说完这句话后,风无邪便将小狼抱在怀里。


想了一下,决定还是站在原地等候白枭。


大约过了有一刻钟,才看到白枭的身影从远处走了过来,待他走到风无邪的跟前儿后,却让她大吃一惊。


蓝色的衣衫已经被血染透,身上的衣服也被撕扯成了一条一条的,风无邪急忙迎上前去,焦急的问道。


“快让我看看,伤的重不重?”


白枭抹了把脸上的血迹,咧开嘴一笑,露出一排白牙:“不碍事,这些血不是我的,是那头棕熊的。”


虽是这么说,但为了制服那棕熊,他也是花了不少力气,就连胳膊也挂了彩。


风无邪眼尖的看到白枭的胳膊受了伤,便将小狼放到他的怀里,将破裂的衣袖撕开。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