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三条被熊掌抓伤的伤痕赫然出现在风无邪的眼前,虽然这个时候没有消毒水,但烈酒却是最好的消毒液。


“你忍一下。”


“没事,一点小伤而已。”白枭的嘴上虽说着没事,但心里却对风无邪的细心体贴感动不已。


巴不得自己伤的再重一些。


风无邪知道他一向嘴硬,哪会真听他的话,这些野兽的爪上都有细菌,要是感染了的话,这条胳膊可就废了。


风无邪拿出白枭腰间的酒葫芦,倒了一些在伤口上。


烈酒一挨到伤口,便引白枭的肌肉一阵紧绷,风无邪自然知道这种滋味儿不好受。


便轻声道:“如果痛你就喊出来。”


其实她是好心,受了这种程度的伤会痛那是正常反应,可是却换来了白枭的白眼。


开什么玩笑,就是断条胳膊他的眉头都不皱一下,更别提这种程度的伤了。


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风无邪不再理会他的大男子主义,将话题扯开。


“你把那头棕熊引跑就好了,干嘛还要冒着危险去把它杀了呢?”


对于风无邪的疑问,白枭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便将视线移开:“这种棕熊极其难缠,如果不把它杀了,我怎么能够脱身?”


他说话的时候,头歪向了一侧,但眼角的余光却始终看着风无邪,漆黑的眸子似乎有什么滑过,但随即就被一片冷漠所代替。


只是在风无邪看不见的角度,嘴角挑起一丝苦涩的笑意。


将烈酒灌入口中,心中的闷疼似乎也减轻了不少。


虽然白枭的话听着是没有错,但风无邪却总感觉他似乎在躲避着什么,而且他几乎都没有正眼看过自己。


可是这种感觉到底为何会有,就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走吧。”


头顶上传来白枭低沉的声音,面前被他高大的身影所笼罩,一股强悍的男儿气息迎面扑来。


虽然白枭一直没有对风无邪说过他的身份,但从他的气息和气势上,也猜的**不离十了。


以他的身手,跟君夜离绝对不会相差上下。


只是这样的顶尖高手,为何会找上自己,这才是让风无邪费解的。


就在她神游的空档,怀里已经多了一坨毛绒绒的东西,腰间一紧被一条铁臂所箍住。


耳边呼啸的风刮过,待风无邪再度睁眼时,人已经站在了悬崖的边上。


对于这个白枭,她还有太多的不确定。


风无邪有心想要问他住在哪里,可是又没法张开口,清风袭来,吹起白枭蓝色的衣角,显得他整个人高大异常,半响才说道。


“明天我还会来的。”


周围已经漆黑一片,被夜色笼罩下的风无邪身材小小的,她的五官已经模糊不清,只有那双漆黑的眸子带着璀璨的明亮。


白枭的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眼前的风无邪,心中百感交集。


只是对着他点了点头道:“明天我还在这里等你。”


想了一下,又说道:“我送你。”


眼下离晋王府还有些距离,就这么让她一个人回去,还是有些不放心。


风无邪没有拒绝他的好意,抱着怀里的小狼,两人一起往山下走去。


下山的路本就不好走,风无邪怀里抱着小狼,又不会轻功,脚下踩到石子,身子一侧便撞到了白枭的身上。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白枭下意识的就扶住了风无邪的手臂,长年在塞外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几乎与异性绝缘的他,在摸到风无邪柔软无骨的小手时,脸刷的一下红了。


“小心。”声音有些沙哑,白枭的身体一阵紧绷,生怕自己的异样会被风无邪发现,心虚的他急忙抽回自己的手,就连呼吸都调整到了最低。


风无邪感激的对白枭说道:“谢谢。”


如果不是被白枭扶了一下,就算不会摔个头破血流,也会将手里的小狼丢出去。


“无妨。”白枭转而侧过头,看向了远处的群山,状似轻松的答道。


两人一路无言,直到快要到了晋王府,白枭才对风无邪道:“进去吧。”


说完,便施展轻功,消失在了风无邪的面前。


怀里的小狼蠕动了一下,小小的身体钻在风无邪的臂弯里,似乎睡的很安稳。


虽然小狼还小,但它毕竟也是野兽。


再加上狼性的凶残,人们很难对它产生好感。


风无邪摸了摸它的尾巴,为了不惊动府里的人,从后门走了进去。


在晋王府里住的这些时日,风无邪早就对这里的地形熟悉了,一般来说王府的前院戒备的比较森严。


后院虽然看似守卫松懈,其实有不少的隐卫潜伏在四周。


这些风无邪一直都是知道的,可今天的隐卫,风无邪却是没有感觉到他们的气息。


难道是府中又进了刺客?


心念一动,风无邪便往宫默然的房间跑去。


可是等她到了宫默然房间的门口时,却听到从里面传出来女人说话的声音。


女人的声音柔柔的,还隐隐的带着哭泣声,这声音根本不是香儿。


眼下是三更半夜,能让陌生女人进入到晋王寝室的人,身份一定不一般。


风无邪不是个好事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知道不是刺客后,她停下了脚步扭身往回走。


可就在这时,怀里的小狼却突然尖叫了一下,身体猛的颤抖起来,似乎是梦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也就是这一声尖叫,惊动了屋里的人。


风无邪急忙安抚小狼,可是已经晚了,还是被屋里的人发现了。


“是谁?”


一道颇为严厉的声音从屋内发出,几乎是同时,便有一道黑影朝着风无邪袭来。


黑衣人的身形纤细,虽然穿着夜行衣,蒙着面,但风无邪还是一眼就认出她是个女子。


女人的招式狠辣,尖细的手指弯曲成爪,指尖上带着倒钩,一来就冲着风无邪的眼睛刺来。


对方摆明了就没有想让她活着离开这里,风无邪大惊之下,急忙侧头躲开她的攻击。


可是风无邪的退让,并没有让对方停下,反而又贴了上来,指上的弯钩往回一带,伸手就要刺她的喉咙。


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她的命,这让风无邪忍无可忍,手上的招式也不再退让。


从龙镯上掏出几枚银针,急忙变化了招式,以攻为守。


放着自己的喉咙不管,直取对方的眼睛,那女子没有料到风无邪会如此不顾自己的安危。


眼眸倏然睁大,看着那三枚带着寒光的针尖刺向了她的眼睛。


急忙收回自己的手指,身形往后一跳,这才躲了开来。


风无邪赌的就是她这个心理,人在遇到危险时,脑部神经做的一个反应就是自我保护。


这个女人能收回手,早就在风无邪的预料之内。


可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个女人二话不说,上来就取风无邪的性命,如果不是她反应灵敏,早就没命了。


论内力论身手她绝不是对方的对手,唯今之计就是凭着自己灵活的身手,以最快的速度给对方致命一击。


所以在那个女人还未站稳脚步之前,风无邪已经欺到了她的身边,指尖的银针带着森寒的光芒,往那女人的眼部刺去。


女人的脚步还未站稳,风无邪的第二招已经到了跟前儿,眼瞅着已经无路可退,针尖近在眼前的时候。


身后沉稳有力的声音急促的响起:“无邪,不要伤她。”


同时一道强悍的内力将风无邪的手掌弹开。


正是有这个空档,那黑衣女子才捡回了一条命。


风无邪回头一看,便看到了宫默然正站在台阶上,朝她走来。


可是那黑衣女子吃了这么大一个亏,根本不可能就这么善罢干休,趁着风无邪回头的空档。


竟然朝她打来一枚暗器。


“无邪小心。”宫默然自是知道那暗器的厉害,急忙惊呼一声。


风无邪也早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倏然回身,掌中的银针朝着那暗器打去。


只听叮的一声。


暗器虽然被风无邪的银针打落,可第二枚暗器却也在瞬间射了出去,那黑衣女子没有想到风无邪会如此厉害。


面容惊慌无比,看着银针朝她射来,连退数步,却仍没能避开,银针擦着她的胳膊飞过,钉在了树上。


胳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黑衣女子用手一摸,一抹黑红色的血液赫然出现在手掌上面。


黑衣女子眼眸倏然睁大,眼中充满了杀气:“你可知道我是谁?竟然敢伤我?”


“是你先动的手。”风无邪淡淡的道,如果不是这个黑衣女子一上来就对自己要打要杀,她又何需出手。


黑衣女子还想再动手,却发现自己突然间头晕眼花起来,这毒已经开进入她的血液里了。


这一认知,让她惊慌不已,忙向宫默然投去求救的眼神:“宫哥哥,救我。”


宫默然也察觉到了,声音有些无奈的风无邪道:“无邪……”


风无邪淡淡的瞥了一眼那女子,冷声道:“劝你不要再动任何小心思,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你下次就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手一扬,一瓶白色的解药便丢到了黑衣女子的怀里。


她急忙接过,闻了一下,这才将解药服下。


风无邪不再看她一眼,转身进了宫默然的房间,有些事还是跟他说清楚的好。


“自重?你居然为了这个女人,如此说我?”黑衣女子似不相信宫默然会如此说她。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