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回不去了
    黑衣女子没有料到风无邪竟然会进入宫默然的房间,满眼的不可置信,但自己又打不过她,只能用怨毒的眼神看着风无邪的背影。

    “她是谁?”

    宫默然站在原地,淡淡的道:“你无需知道。”

    “好,那我便杀了她,看你如何?”

    女子说着,又要冲上来,宫默然身形一侧,挡在了黑衣女子的面前。

    “住手,这里晋王府,望你自重。”

    意思很明显,这是在下逐客令了。

    黑衣女子的脚步微顿,眸中的戾色褪下,一股难以言说的痛楚涌上眉头,那黑白分明的眸子。

    也因为宫默然的这句话,而变的通红起来。

    一向温润如玉的宫默然,此时却变的冰冷异常,丝毫没有因为黑衣女子的话而缓和半分。

    语气更是如同千年寒冰一般,绝情的没有半分余地。

    “不送。”

    说完,便不再理会那黑衣女子,转身也往屋内走去。

    黑衣女子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绝情,竟然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急忙上前追了两步,不甘心的喊道。

    “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才会原谅我?宫哥哥?”

    一声宫哥哥,喊的凄婉**,可是宫默然却连脚步都没有停下半分,只淡淡的说道。

    “我从未将你放在心上,谈何原谅?”

    话如利剑,一刀刀凌迟着黑衣女子的心,终于,在那面纱之下,流下了两行清泪。

    “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黑衣女子喃喃自语着,眼神有些涣散,可是当她听到一声重重的关门声音之后。

    头猛的抬起,直视着屋内的风无邪,握在双腿两侧的手紧紧的攥起,尖细的指甲嵌入了肉中。

    殷红的鲜血顺着白皙的小手,缓缓滴落。

    她的眼神逐渐的冰冷,直至没有一丝温度,闪着毒辣的光芒:“风无邪,我要让你不得好死……”

    最后看了一眼从窗户的缝隙透出来的烛光,黑衣女子自嘲的笑了一下,后退了几步,最终腾空飞起,翻墙而去。

    风无邪坐在椅子上,幽幽的喝着香茶,神情又恢复了以往的高傲:“不知道陪晋王爷演戏,可有酬劳可拿?”

    明明宫默然一句话的事,就能把话说清楚,可偏偏他做出一副模糊不清,使人误会的态度。

    并不是风无邪会怕那女子,只是那种无休止的纠缠,会让她的心里烦。

    宫默然垂首坐在椅子上,似乎有些犹豫要不要将那女子的身份告诉风无邪。

    见他如此,风无邪抬脚就要往外走去:“即然王爷不好开口,无邪也不强求了。”

    本来她就无心管别人的闲事,只是今天无缘当了炮灰,气不过这才多问了一句。

    “她是兰妃。”似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宫默然终于吐出了嘴里的话。

    声音不大不小,却如一枚石子激起了千层浪。

    风无邪愕然回头,眼中都似冒了火一般:“你明明知道她是兰妃,为何还要把我拉下水?”

    宫里的人,有哪个是省油的灯?

    别等她的计划还没有完成,就成了那乱葬岗中的枯骨了。

    早知道她是宫里的人,刚才就不这么逞能了,风无邪真是暗自后悔。

    这仇恨可拉大了。

    宫默然踱步到窗边,幽幽的说道:“对不起,这并非我的本意,只是事出突然,如果我再不斩断她的那点念想儿,别说是她,就是你我也会有危险。”

    这晋王府有多少只眼睛在盯着他,有多少人想让他死,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只怕今天晚上兰妃夜半前来的消息,用不了多久,便会传入有心人的耳朵里。

    就怕到时拿此事做文章,所以宫默然这才会拉风无邪来做遮挡。

    就算以后东窗事发,他也可以说是府中的姬妾跟风无邪争风吃醋,闹出的误会。

    反正也没有人看到过那女子的面容。

    “所以王爷就把我推到了风口浪尖上?”风无邪冷笑。

    虽然他是无奈,但被人这么利用,心中难免有些不舒服。

    她的性子本就耿直,眼里更是容不得半点沙子。

    “皇家的人,果然没有一个是干净的。”冷冷一哼。

    宫默然听她如此说,便知道风无邪的气已经消了大半,被她这么一骂,心里反倒轻松起来。

    皇宫里的黑暗,就是他没看见,也知道有多肮脏。

    即然两人是站在同一条线上,有些事他也不想再隐瞒了:“你可知道我身上的毒,是被谁下的吗?”

    风无邪看了他一眼,并未言语,但心中已经猜的**不离十了。

    能让对方这么忌惮,恐怕就跟皇位有关系了,跟皇位扯上关系的人,无非就是太子。

    可是依太子那个榆木脑袋,又怎么会有如此心计,难道是?

    风无邪心中一动,拿手沾着茶水在桌上写了两个字。

    对于她的聪慧,宫默然淡淡的一笑,伸手将那两个字抹去,点了点头道:“没错。”

    风无邪挑眉,这么明显的事,很容易就猜得到。

    “可是,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从小就长在王府,身边的暗卫更是无数,吃食方面也从不会出错,可怎么就会中毒了呢?”

    宫默然似乎没有在意风无邪的态度,反而涛涛不绝的说了起来。

    “为何?”这也是让风无邪疑惑的地方。

    “她当初便是我最亲近,没有防备的人。”宫默然的话点到为止,却惊的风无邪身子一颤。

    “人人都道生长在帝王家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可谁又知道这里面的尔虞我诈?”

    宫默然能从这么多的阴谋诡计生存下来,也是不易。

    “是啊,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再也不相信任何人了。”宫默然的嘴角绽开一抹苦涩的笑意。

    憋在心里十多年的话,今天全部说了出来,浑身都觉得轻松。

    “即然你与她早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为何她还会今夜前来?”

    风无邪可不认为兰妃只是因为对宫默然的愧疚,才来这里的,如果是那样的话,是不是太迟了些?

    宫默然在椅子上坐下,娓娓的说道。

    “她是相府的嫡女,林若兰,我与她两小无猜,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耍,正是因为这样,才会被有心人利用,这阴阳蛊本就是一阴一阳,由女子作引,蛊毒慢慢的就会转移到男子的身上,神不知鬼不觉。

    自从知道是阴阳蛊后,林若兰便四处寻访名医,一心想要医治好我身上的毒。

    可是我一直都拿她当妹妹,并未因为此事而责怪她,可她却因为心中愧疚,一直耿耿于怀。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突然进宫当了父皇的**妃。

    前些日子,也正是因为她的一封书信,说是找到了治愈我身上毒的药方,约我到山上相见,可谁知……”

    剩下的事,风无邪已经知道了。

    宫默然如期赴约,却没有想到竟然被暗害。

    幸好碰到了风无邪,这才捡回了一条命。

    事后林若兰知道被人利用,很不甘心,这才今夜冒死前来,想找宫默然说清楚,却没有想到,碰上了风无邪。

    林若兰的身份现在已经不合适再单独与宫默然相见,宫默然与她保持距离,却让她认为是宫默然还在因为蛊毒的事没有原谅她。

    两人正在纠缠的时候,风无邪却突然闯入。

    由于害怕事情会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又见宫默然对风无邪的袒护,林若兰这才痛下杀手。

    对于这两人的纠缠,风无邪真是不想理会,可现在就算她想不理,也由不得她了。

    很明显,林若兰已经把她当成了头号敌人。

    虽然知道了杜若兰与宫默然有着复杂的关系,但并不代表就可以任由她骑在自己的头上。

    有些话当然要与宫默然说清楚。

    “王爷,你可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

    宫默然点了点头:“自然记得,你解我身上的毒,我则为风家竖起一面挡风的墙。”

    “你的事,我并不想掺合进去,但显然那个林若兰不会善罢甘休,如果她想要对我出手的话,我当然不会坐以待毙。”

    风无邪的眼眸晶亮,里面透着与她年纪不相仿的老成。

    她还有许多事未做,如果这个林若兰真的容不下她,那也不能怪她心狠手辣了。

    “本王知道,你我现在已经是同盟,就算是她想要对你出手,也得看本王答不答应。”

    风家在云阳城有着举足轻重的重要性,光凭风无邪的父亲风连城的名号,就能一呼百应。

    只不过因为风连城的离世,风家差点儿毁在徐氏的手里,所有人都觉得风家的气数已尽。

    以前的风无邪胆小怕事,简直跟个废物没什么两样。

    但现在不一样了,风无邪的独立的和担当,睿智和城府足以跟男儿媲美。

    这样的风家,只要重新整顿,绝对是一把最锋利的剑。

    所以,跟风无邪合作,孰重孰轻,宫默然的心中早就有了一杆称。

    “王爷知道就好,我不希望你能帮我多少,我只希望在我出手的时候,王爷做一个透明人就好。”

    她不是那种不明事理,胡搅蛮缠的女子,能让风无邪出手的人,也一定是触及到了她的底限。

    对于风无邪的这点要求,宫默然欣然答应:“好。”

    得到了晋王爷的保证,风无邪这才松了口气,她就怕宫默然因为两人的大计而掺入了个人情感。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