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如果事情有变,他是王爷,皇上的儿子,自然不会怪罪到他的头上。


可风无邪就不一样了。


她是什么?


要背景没有背景,要势力没有势力。


只是一个苦苦挣扎在泥潭里的小人物而已,如果事情败露,风家一定会成为那只最倒霉的羊。


所以,在利益权衡之下,风无邪这才发现,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军队,是何等的重要,最起码在受到危险之时,这可是一张保命的王牌。


从宫默然的房中出来,风无邪便往自己的房中走去。


宫默然身上的蛊毒已经祛除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便是泡药浴,这些事杜淳都可以做。


这么多天没有回风家,也该回去看看了。


奔波了一天,风无邪早就浑身疲累,好在晋王爷看重她,下人自然也对她格外用心。


所以纵然已经是到了深夜,伺候她的小翠却依然为风无邪烧好了浴汤,给她送到房中这才退下。


可是在看到她怀里的小狼时,眼眸却一阵闪亮,忍不住上前来摸了两把:“好可爱的小狗。”


小翠儿一出口,风无邪便愣住了。


狗?


视线移到小狼身上,只见它浑身白雪,没有一根杂毛,耳朵尖尖的立着,软软的缩成一团。


任谁看见了,也不会把它跟狼在一起。


风无邪淡淡的笑了一下:“有吃的吗?”


小翠还没有从小狼萌萌的样子中回过神来,听到风无邪说话,这才明白她所说的吃的是什么。


急忙点了点头道:“嗯,有的,今天新送来的羊奶,我这就去拿。”


小翠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不多时手里便拿着一碗新鲜的羊奶走了进来。


将羊奶接过,风无邪见小翠还站着不动,便说道:“去吧,我自己来就行。”


“哦。”小翠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小狼,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里。


睡梦中的小狼,一闻到羊奶的香味儿,便睁开了眼睛。


淡蓝色的眼睛,泛着水盈盈的光,如蓝宝石一般明亮,在看到风无邪手中的羊奶时。


眼眸倏然放大,一咕噜爬了起来,朝着羊奶的碗就扎了过去。


可是由于它的身体太小,四肢还很绵软,力度没有掌握好,竟然一头栽到了羊奶碗里。


风无邪怕它呛坏了,急忙将小狼捞了起来,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羊奶已经下去了大半。


看着狼吞虎咽的小狼,风无邪的嘴角泛起淡淡的笑意。


似乎看到了前世养的那只萨摩,刚被她抱回来的时候,也是这么可爱。


摸着小狼柔软的皮毛,风无邪喃喃的道:“以后,你就是我的银月。”


小狼吃的很专心,不时的抬眼看看风无邪,似乎对她起的名字没有异议。


将羊奶全部舔入嘴里,这才抱着圆滚滚的小肚子,在风无邪的**上找了个舒服的地方,躺了下去。


看着熟睡的小狼,风无邪摸了摸它的耳朵,这才从**上坐起,伸了个懒腰,往浴桶走去。


屏风后面,哗哗的水声响起,浴桶的上方一片氤氲的雾气,只隐隐的露出风无邪的影子。


可是在漆黑的夜色里,一抹如鬼魅的黑影,却轻飘飘的落在房顶上。


来者身材高大,一袭黑色的衣衫,将他包裹在暗色的夜幕里。


只有那双如深潭般黝黑的眸子,泛着淡淡的锐光。


君夜离的心头一直被一件事所烦扰,自从上次偶然听到一个叫银月的名字之后,他的心中就如扎进去了一个小刺。


本以为这个小刺是无足轻重的一个角色,可最近他却发现,这根刺竟然在他的心里越扎越深,已经让他达到了寝食难安的地步。


更为可气的是,就连他的情报网,都查不出这个人的来历。


将无端的怒火撒到了墨鸦的身上之后,君夜离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今夜如论如何,也要问个清楚。


习惯性的落于房顶上,脚尖刚触到青瓦,便听到屋内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夜深人静,那细微的水声却如魔音一般钻入了君夜离的耳朵里,对于几天没有相见的风无邪,他还真是有些怀念那具柔软的小身体。


鬼使神差的,君夜离的手将瓦片揭开了一块,身子微微府下,眼睛往屋内探去。


风无邪正在沐浴,便感觉到头顶上有一股强大的气息,这股气息霸道中带着一丝邪肆,好似根本没有把她这个主人放在眼里。


一想到前几次的偷窥,风无邪的心中就涌上一股怒意,今日说什么也要让他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


不动声色的从浴桶里爬出,将搭在屏风上的浴巾裹在身上,风无邪自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捏了几枚银针在手上,这才用手去拨动浴桶里的水。


她紧紧的盯着房顶上,半天都没有动静,还以为他几日不见,学会了什么叫正人君子。


谁知,下一秒,头顶便传来轻微的响动。


风无邪的眼眸微眯,嘴角扯开一丝冷酷的笑意,几乎是同一时间,便将头上的银簪射了出去。


以前的她没有内力,暗器打出去,就如半路泄了气的气球一般,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可现在她不一样了,这些日子以来每天晚上都会练习玄女心经,现在风无邪的内力已经达到了第二层。


别说是一片青瓦了,就是厚实的墙壁都能穿墙而过,就算不能伤到君夜离,也会让他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


嗖的一声,银簪带着醇厚的内力,射了出来。


君夜离的头刚挨到洞口,便听到了暗器划破空气的声音,身形急忙往后一仰,大掌一捞,便将暗器捏在了手里。


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只银簪。


在鼻端轻轻扫过,一股淡淡的香气便钻入了鼻孔,君夜离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大了起来。


看来,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这个女人似乎一刻都没有忘记过他,就连见面礼都准备好了。


邪魅的眸子眯起,身形一闪,已经消失在了屋顶。


风无邪早在觉察到有人的时候,就已经将烛火扑灭了,现在屋内漆黑一片,想要趁着这个功夫,将衣服穿好。


可是她刚想将浴巾扯开,身后便袭来一股强大的气息,带着晚间的露水和淡淡的清香,却是出奇的好闻。


那道气息来的非常迅速,就算是风无邪此时想要逃开,也已经是不能了。


手将浴巾又紧了紧,围的更紧一些。


倏然转身,便看到了君夜离那张妖孽的脸,和以往一样,嘴角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不错,有长进。”


手一扬,一道强悍的内力弹出,烛火跳跃了一下,屋内又明亮起来。


“你又来做什么?”对于这个老是不请自来的君夜离,风无邪虽然很讨厌他的这种率性而为。


却偏偏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君夜离的眸子滑过一丝痛楚,为何每次看这个女人,她都是一副防备的状态?


难道自己就那么让她害怕?


“来看看我的小猫这几天乖不乖?”上前走了一步,鼻间充斥着女人沐浴过后的香气,让君夜离的心神有些荡漾。


视线淡淡的移到女人的身上,在看到那双小手紧紧的捂住胸前的风光时,君夜离的身体僵硬了一下。


风无邪刚刚沐浴完,身上只裹了一层薄薄的浴巾,又是香肩半露,这样的她无疑是惹人犯罪的。


他知道这个女人很美,却没有想到,竟是美的这么惊心动魄。


眼神倏然变的灼热,就连呼吸都些急促。


对于君夜离的靠近,风无邪一向冰冷的面容也出现了一丝慌乱。


男人眼中的炽热太过明显,就算她没有经过男女之事,却也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忽略掉身后那道灼人的目光,风无邪不动声色的往衣柜走去。


“如果没事,你可以滚了。”


可是身后的男人,似乎没有想这么容易就让她逃走,腰间被一条铁臂紧紧箍住,身子猛然跌到了一具结实的怀抱里。


头顶上传来君夜离邪魅的声音,低沉中略有一丝沙哑:“你就那么怕我?”


声音带着无限的**溺,却又有一丝那么失落。


这个女人可以和任何男人谈笑风声,为何每次见了他不是打就是杀,自己明明为她做了那么多,她竟吝啬的连个笑脸都不施舍?


天知道看着风无邪跟白枭和杜淳在一起的时候,他有多么吃醋?


好几次都恨不得冲到他们的面前,将那些碍眼的男人全都丢出去,即使那些全都是他的兄弟,也不行。


男人温热的气息喷在风无邪的耳侧,吹在皮肤上痒痒的,明明自己跟他没有一点儿关系,可为何却从他的语气中听到了撒娇的意味儿?


等到意识到这点的时候,风无邪生生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将握在腰间的大手,一点点从身上掰开,声音不带一丝情感:“怕你?我并不是怕你。”


君夜离的眸中一亮,眼神中多了一丝期盼:“那是为何?”


“因为我烦你。”虽然不明白为何君夜离这么喜欢抱着自己,但这感觉却让风无邪很是反感。


君夜离的身体微滞,他算是彻底的领教了这个女人的无情,微微叹了口气,松开了风无邪的腰身。


正色道:“太子虽然窝囊,但他背后的势力却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想要将他一举扳倒,最好给他致命一击打,否则你不要贸然行动,反而陷自己于危险之中。”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