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疯狂的杀意
    君夜离极少与风无邪讨论朝中的事,表面上这个人看似什么都不在乎,不把任何事放在眼里。

    但实则,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

    就像现在,君夜离虽然没有在风无邪的身边,但对她的一举一动,甚至是她的心思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这让风无邪有些惊慌,那种被别人时刻掌握在手里的感觉,就像悬在头上的利剑,说不定哪天这把剑就会掉落下来,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风无邪慢步踱到衣柜前,将亵衣拿出来一套,走到屏风后面。

    君夜离见她不再反感自己,心知话说到了她的心里,眼神便追随着风无邪的身形而移动。

    直到风无邪进入了屏风后面,他也没有丝毫的回避,反而还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

    只可惜现在屋内的光线不太好,就算是他想要看,也看不到什么。

    屏风后面传来悉悉索索穿衣的声音,又过了片刻,风无邪这才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乌黑的秀发披在脑后,没有了簪子的束缚,略有些凌乱。

    风无邪径直走到了君夜离的跟前儿,小手一伸道:“拿来。”

    “什么?”

    君夜离还没有从她的美中回过神来,直到面前多了一双白皙的小手,他才明白过来。

    只不过,即使是他明白,也没有打算要还回去的意思。

    “没有。”

    “不可能。”风无邪蹙眉,一脸的不相信,凭他的武功,怎么可能会接不到?

    君夜离故作嫌弃:“一支银簪而已,难道你觉得我会把它留在身上?”

    背在身后的手,微微紧了紧,但他的面上却是不屑的神情。

    这个女人太过精明,只是凝眉看了他一眼,便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本想从君夜离的脸上看出些什么,但不知是他戏演的好,还是真的被自己气到,风无邪竟然没有看出任何的破绽。

    再加上刚才自己是有意要伤他,心中难免有些愧疚,便移开了眼睛。

    而君夜离则因为她的这一瞥,竟然渗出了一层细汗。

    两人不约而同的移开目光,实则都各怀心思。

    风无邪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再跟他纠缠,只不过自己平常束发就只有那一支银簪,眼下弄丢了,这一头垂腰的长发可如何是好?

    叹了一口气,风无邪转身走到铜镜前,想了想,只得扯了一条细绳,将头发松松垮垮的绑了个马尾。

    对于她的这个奇特的造型,君夜离还真是感到新颖,这样的风无邪虽然没有复杂的装饰,却更显得她清丽脱俗。

    “现在朝中是何种局势?”风无邪一边梳理着自己的长发,一边毫不在意的问道。

    “嗯?”风无邪的思维跳跃的太快,君夜离有些跟不上,但随即就明白了过来。

    淡淡的说道:“太子上位,拥护他的人自然是能到许多好处,虽然有一部分人支持晋王,只因为晋王长年卧病在**,就算他们有心也是无力,现在则不同了,只要晋王康复,这种局势就可逆转。”

    “告诉我这些,对你有什么好处?”君夜离这个人有太多的秘密,风无邪可不认为他是闲的没事,所以才来告诉自己这些。

    “好处嘛……”君夜离淡淡的一笑,停顿了一下才说道:“自然是有的,只不过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风无邪就知道从他的嘴里套不出话来,便也不再与他说话,只是静静的沉思。

    其实君夜离说的这些,她心里全都清楚,问他也只不过是一种试探,可对方显然没有把这个皇宫放在眼里。

    为何又要鼓动自己去为晋王争天下,如果晋王崛起,对他应该不是有利的,毕竟晋王的实力也很强大。

    从上次的龙须草,风无邪就隐约的感觉到,这个君夜离跟宫默然之间,一定有着某种关系。

    不然,以他的性格,是不会帮助一个残王的。

    可即然他的目标不是西楚,那又会是什么呢?

    “你不要猜测我的目地,你只要知道,我不会害你就好。”知道风无邪的心思谨慎,要想消除她的戒心,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君夜离只好对她保证道。

    事实上,他根本也没有做过伤害她的事。

    对于这一点,风无邪还是相信他的,以君夜离的武功,想要杀掉她只是分分钟的事。

    又何须要送她龙镯和龙须草讨好她?

    那也是事后风无邪偶然从旁人的口中得知,一棵龙须草那可是有市无价的药草。

    可他偏偏却不放在眼里,任由风无邪将仅有的药草全部拿去。

    至于杜淳,他虽然没有明面儿上跟风无邪解释过,自己跟君夜离之间的关系。

    但风无邪也明显的猜测到两人关系匪浅。

    撇去这些杂乱的猜测,风无邪这才想起了一件事,抬眸问君夜离道:“那件衣服是你送的。”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君夜离想要不承认,也没办法。

    更何况,他本就没想隐瞄,点了点头道:“是。”

    “为何?”

    君夜离邪魅的一笑,眉眼飞扬,唇上的笑意显的有些高深莫测。

    “皇帝的寿宴,正是风家重新崛起的好时机,你贵为一家之主,怎么能被那些庸脂俗粉比了下去?”

    原来,他连这一步都算计到了。

    不得不说,这个君夜离还是有些可怕。

    风无邪冷冷一笑,直截了当的问道:“你还算计到了什么?”

    对于算计这个词,君夜离真是不喜欢。

    他明明是心细好不好?怎么到了这个女人的口中,就好像是他非得要从风无邪的身上谋划点什么的意思呢?

    他摸了摸鼻子,从衣袖中掏出一叠东西,递到了风无邪的手中。

    风无邪的视线移到了他手上的银票上,却也惊讶的发现,这个男人的手指还真是好看。

    骨节分明,修长白皙,每一根指甲都修剪的整整齐齐,没有一丝污垢,就凭这一点,风无邪对他的好感便增加了一分。

    她是个医生,平常就重注保养自己的手,所以在看人时,便忍不住也要观察对方的手一下。

    “你的手很适合弹钢琴。”将君夜离手上的银票接过,直接揣入怀里,风无邪淡淡的道。

    “钢琴?”君夜离的眉头一挑,那是什么东西?

    风无邪这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只得含糊过去:“在我老家,那是一种乐器,你没有见过。”

    “哦。”君夜离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怎么觉得这个女人身上的东西越来越多呢?

    她就像被土埋住的金子,越往下发掘,惊喜越大。

    看着风无邪淡定的将银子揣入自己的口袋,连个谢谢都没有,君夜离有些受伤。

    那可是整整一百万两啊,这个贪财的女人。

    邦邦……

    远处传来打更的声音,风无邪抬起头,这才发现已经到了子时了,再看君夜离,竟然一点儿想走的意思也没有。

    “你是不是该走了,半夜在我一个姑娘的闺房里,是不是有些不妥呢?”

    君夜离的心还没有捂热乎,就被风无邪下了逐客令。

    他愕然抬头,对上了风无邪清亮的眸子,无奈的笑了一下,这个女人居然用这么牵强的借口赶他走。

    还真是个无情的女人。

    也罢,今天的目地也算达成了,君夜离站了起来,想要再跟风无邪说几句。

    却发现那个女人已经脱掉鞋袜,躺在了**上,就连**幔都放了下来。

    这让他的心情一下子失落起来。

    带着淡淡的惆怅,推开门走了出去。

    月凉如水,星空惨淡。

    一抹高大修长的身影出现在了院落,在这万簌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孤单。

    君夜离长叹一口气,虽然被那个女人赶出来了无数次,可为何心里还是感到有些闷闷的?

    最后看了一眼风无邪的屋子,他提步往外走去。

    可就在这时,一声极其温柔的声音响起,虽然声音细小,但奈何他的耳力超强,全部听了下来:“不要动,乖……”

    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这个声音是风无邪的。

    可是,这根本就不像是她的作风啊?

    那个女人,何时见她如此温柔过?她在对谁说话?

    还是说,这么急于让自己离开,就是为了跟屋内那个人**?

    可是自己在屋内这么长时间,根本就没有感觉到任何人的气息,难道说真的有一个绝顶高手,在风无邪的屋内?

    而且,还是在她的**上?

    想到这里,君夜离的身体在一瞬间僵硬起来,心跳如鼓,就连神色都有些慌乱。

    那不确定的因素,就像一枚在他的心田炸开。

    “银月,不要闹……”

    又是一声娇嗔的话语传入了君夜离的耳朵里,如果说刚才他的理智还在的话,现在基本上已经全跑到了九霄云外。

    银月,又是这个叫银月的男人。

    浑身的戾气突然暴涨,君夜离脸阴沉的可怕至极,就连那双星眸也染上了嗜血的腥红。

    如此强烈的杀气,以前他从未有过。

    可是今天,他真的是气疯了,失去理智了。

    风无邪刚躺到**上,就被睡醒的小狼缠的头痛不已,小狼的牙齿尖尖的,咬的她的手指一阵疼痛。

    突然门口传来一声巨响,风无邪惊的从**上坐起来,手刚伸向**幔便感觉到一股慎人的杀气直奔她而来。

    这股气息如此慎人,就算是十个风无邪都不是他的对手。

    慌乱间,风无邪只得朝外扔出一把毒粉,随后一掌打向了外面。

    可是等她看清来人之后,却不由的呆住了。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