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风无邪没有想到,散发这股慎人气息的人居然是君夜离。


可他竟然不躲不避那毒粉,硬生生的接了风无邪一掌,风无邪的手掌击在君夜离结实的胸口上。


他倒没事,反倒震的风无邪的手掌一阵酸麻,在得知来人是他之后,风无邪非但没有收回手掌,反而用力朝着君夜离的胸膛打去:“君夜离,你发什么疯?”


虽然是被风无邪气的失去理智,但在那掌风来时,君夜离还是散去了自身的内力,就是怕掌力会反弹到了风无邪的身上伤到她。


胸口一阵闷疼,却不及这个女人带给他的伤痛。


骤然抓住风无邪纤细的手腕,君夜离的眼神冰冷的吓人,似像吃人的野兽一般,冷冷的瞥向**上。


“他是谁?”


咦?那是什么?小小的一团,白白的?


手腕被攥住,传来一股剧痛,风无邪动弹不得,只是冷冷的看着君夜离,真不明白他在发什么疯。


“松开。”


眼前的视物开始有些模糊,风无邪的小脸也开始看不清楚,但君夜离却依然死死的抓住她的小手。


生怕一松懈,她就会从自己的身边逃走。


脚步有些虚晃,头也开始发晕,摇摇欲坠的身体终于再也支撑不住,朝着身后的大**倒了下去。


终于,咚的一声。


高大的身体砸在了**榻上,连带着风无邪也一起倒了下去。


“君夜离,你这个混蛋,松开我。”身子下面就是男人强壮的身体,风无邪整个人都趴在了君夜离的身上。


手腕依旧被男人攥的死死的,她想抽回手都不行。


没有想到,中了毒粉的君夜离还这么强悍,撑了足足有一分钟才倒下,要知道那可是毒倒一头大象的药量。


风无邪的身体朝里滚了一下,看着君夜离的脸色已经发黑,毒素已经开始侵入他的筋脉。


如果再不解毒的话,等到毒素侵入了心脉那就回天乏术了。


将君夜离的衣衫扒开,露出男人结实的胸膛,和腹部的八块腹肌,虽然他的身材很好看,但现在可无暇欣赏。


风无邪快速的将银针从龙镯上拔出,顺着君夜离胸口的位置,一路扎了下去。


直至将他身上几处穴位全部扎满,这才将红蟾从迷蝶蛊里放了出来,让它去吸食毒素。


没有过多大一会儿,毒素就被红蟾全部吸了出来,可纵然是这样。


君夜离还是昏迷不醒,脸色苍白的难看。


看着君夜离昏睡的俊脸,风无邪觉的这个男人真的太可怕了。


如果不是刚刚自己反应灵敏,他还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


真恨不得抽君夜离两巴掌,可当她把手真的举起来的时候,又有些不忍心。


打病人什么的,还真不是医生能干的出来的事。


经过刚才这么一闹,风无邪已经是疲累至极,但手腕被攥住,也只好将就一晚了。


在**上躺了下来,但手却搭在君夜离的身上,现在她的姿势怎么看怎么都像被君夜离拥在怀里。


不甘心的又拽了拽,还是纹丝不动。


狠狠的瞪了君夜离一眼,风无邪往里侧了个身背对着他,这才郁闷至极的睡去。


不多时,便传来了风无邪均匀的呼吸声。


黑暗中,男人的眉眼虽然紧闭,但嘴角却微微向上勾起。


银月,竟然是一只小狼?


终于安心了。


许了累极了,睡梦中的风无邪身体翻滚了一下,竟然一头扑到了君夜离的怀里。


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沉沉的睡了过去。


握在身体一侧的大手,紧紧的攥起,君夜离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但又怕吵醒身边的女人。


只得慢慢的吐出一口气,缓缓的平复着自己内心的激动,紧闭的眼眸悄悄的睁开了一条缝。


怀里的那具小身体,散发着淡淡的幽香,让君夜离的心中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


至于明天要如何应付这个女人的怒火,也只能无赖一把了。


风无邪的生物钟一向都很准时,每天都是在晨曦的第一缕阳光中醒来。


可是今天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身边多了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男人。


而自己竟然还是以熊抱的姿势,将这个男人紧紧的抱在怀里。


当她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猛的坐了起来,意识全部清醒,这才想起昨天跟君夜离之间发生的事。


虽然是自己伤的他,但他这整夜赖在自己这算怎么回事?风无邪拿手推了推君夜离。


“喂,醒醒?”


真的是好奇怪,他的毒明明已经解了,可为何还没有醒?


小翠儿过一会儿就会进来给自己送洗漱的水,要是被她看到这一幕,那还得了。


本来自己的名声在云阳城就够不好的了,如果再传出自己房内有男人过夜的流言。


风家必然又会被推到风口浪尖上。


可是任凭风无邪的小手将**上的男人都快摇散架了,他还是一副昏迷不醒的样子。


看着“昏睡”的君夜离,风无邪凤眼微眯,倏然拔下龙镯上的银针,朝着他的胳膊刺去。


她才不相信这么强大的君夜离会被自己毒倒。


针刺入了肉里,可是别说是让他醒来了,就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难道是,真的受伤了?


风无邪咬了咬唇,只得搭上了他的脉搏。


可是让风无邪惊讶的是,君夜离的脉象竟然非常虚弱,这怎么可能?


昨天她的那一掌对于他而言,无非就是在给他挠痒痒,可是这么重的内伤,不像是假的呀?


明明昨天睡觉之前,他的脉搏还非常沉稳有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风无邪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只得闷闷的下了**,将衣服穿好,至于君夜离,只能交给杜淳了。


抱起小狼,风无邪刚走到门口,便遇到了小翠儿,将她拦了下来,并叮嘱她不要进去收拾。


小翠儿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但还是照办了,她只是一个小丫鬟,不该问的事绝不会多问一句。


穿过走廊,来到了大厅。


宫默然和杜淳都在,这两人一个身着白袍,温润如玉,一个身着青袍,肆意洒脱。


虽然气势不一样,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出奇的舒服。


能跟他们交朋友也是人生一大幸事。


宫默然身上的毒都清除的差不多了,但还是戴着面具,让人看不清他的容貌。


对于自己身上毒素已经除去的事,这晋王府里除了风无邪和杜淳外,并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他时不时的还会咳上两声,样子依旧和以前一样,但风无邪知道,那也只不过是掩人耳目。


两人正在对弈,一个眉头紧锁,另一个则是云淡风轻。


见到风无邪前来,杜淳便放下手中的棋子,抬起了头来,咬牙切齿的道:“无邪快来助我,我都连输三盘了。”


对于棋艺,以前风无邪倒是学过,看了杜淳这边的战状后,将一枚棋子轻轻的放在一片白棋的外围。


这看似是一枚举足轻重的棋子,杜淳没有看出什么,却让宫默然的眉头皱了一下。


连连点头道:“妙,妙啊。”


本来自己的局势占着优势,可是风无邪的这一步却顿时让战状逆转,眼下局势已定,谁胜谁败已经是一目了然。


宫默然丢下手中的棋子,笑道:“风姑娘这一步棋走的甚是妙极,不知有何说法?”


风无邪淡笑道:“这一招叫瞒天过海,王爷不是已经融会贯通了么?”


听出风无邪话里的意思,宫默然的脸色微红,手握成拳,在唇边低咳了一下:“风姑娘,过誉了。”


这个女人居然还在记恨昨天晚上的事。


杜淳看着两人又在打哑迷,不满的撅了噘嘴。


笑闹的差不多了,风无邪这才正色道:“今日我就要回风家了。”


对于她的决定,宫默然一点都不惊讶,只是点了点头道:“也好,一会儿我让人备辆马车送你回去。”


这个女人看似弱不禁风,但却十分的倔强,只要是她做的决定,就是八匹马也拉不回来。


所以宫默然也只能顺着她的意思。


风无邪本想拒绝,但一想到自己就这么从晋王府走出去,指不定还会引出多少闲话,便也答应了。


杜淳却没有想到风无邪这么快就要走,这晋王爷身上的毒还未完全祛除,剩下的工作怎么办?


“你不会是想让我接替你的工作吧?”他道出心中的想法。


风无邪只是抬眉,幽幽的道:“这有何不可,你本就是晋王府的药师,这些工作也该是你分内之事。”


一句话将杜淳堵的哑口无言,他怎么就忘了,自己还有这个把柄握在人家手里。


可是就这么让风无邪走了,君夜离那边他该如何交待?


他有心想要跟着风无邪一起走,但很明显,人家没有要带他玩儿的意思呀。


宫默然让下人去准备,风无邪却对杜淳使了个眼色,两人一同走到了屋外。


直到远离了大厅,风无邪这才停下脚步,低声道:“君夜离在我房里。”


这句话犹如一枚,在杜淳的心里炸开。


他的眼睛顿时瞪的如同铜铃,刚想要呼出声,看见风无邪已经在对他瞪眼,只好用手将嘴捂住。


四下看了眼无人,这才呲牙咧嘴的道:“你俩……”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