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周围的百姓全都议论纷纷,纷纷夸赞兰妃贤良淑德,可只有风无邪知道,在那张虚伪的面孔下。


兰妃是一个何等心狠手辣,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不惜牺牲旁人为代价的人。


直到兰妃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阿大才回过神来,对着风无邪不住感谢道:“多谢风姑娘救命之恩……”


风无邪对着阿大浅笑了一下,淡声道:“走吧。”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阿大又怎么会差点儿被押走,说到底,终究是自己害的他。


所以对于阿大的感谢,风无邪没有半点开心,反而还觉得沉甸甸的。


百姓们都散了去,马车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就到达了风家。


当风无邪一进门的刹那,冬香还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待看到眼前真的是风无邪后,这才欣喜的扑了上来。


“大小姐,这些天你去哪里了?都快把我担心死了。”


对于冬香的热情,风无邪还真是无福消受,不动声色的抽了回手,将怀里的小狼拎了出来。


“小心,别把它压坏了。”


“咦,好可爱的小狗。”冬香怜爱的将小狼抱在怀里,不住的抚摸它身上的绒毛,早就忘了风无邪这些天去哪儿的事情了。


风无邪见她如此喜欢小狼,也不戳穿小狼的身份,只是笑道:“给它喂些牛奶,三叔呢?”


一个多月没见,也不知道三叔的腿怎么样了。


如果按照她的方子调养的话,现在应该能站起来走路了。


正当风无邪四下寻找风清云的身影时,却忽见身后袭来一股醇厚的内力。


她急忙回身,以掌力回击,这一阵子她的武功早就跃上了一层楼,耳力也更甚从前。


掌力送出去,带着醇厚的内力,与身后袭击风无邪的人打在了一起。


可是在看到来人是谁之后,风无邪急忙撤回了一半的内力,生怕自己的掌风伤到了他。


可是对于风无邪的谦让,却让风清云皱了起眉头,有些不爽的道:“用你全力,让我看看你的武功精进了多少。”


这些日子,风清云一直都在勤加练习,就是希望自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自己的状态达到最佳。


风无邪去了晋王府的事,他是知道,知道她能保护自己,便安下心来康复自己的身体。


风无邪见风清云面色红润,身手敏捷,内力较之前也深厚了不少,就知道他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


如果此时自己故意谦让,以风清云的脾气肯定生气。


当下便朝风清云浅浅的笑了一下,说道:“三叔小心了,这些日子以来,我可是遇到了高手指导我呢。”


说话间,人已经冲到了风清云的面前,以掌作剑,对着他的胸口刺去。


风清云没有料到风无邪的武功竟会进步的如此神速,就连内力也比之前深厚了不少。


难道这个丫头真的遇上了高人?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


眸中的喜色不断涌现,风清云的眼神也越发的明亮起来,就连身体也似乎年轻了不少。


风无邪与风清云过了几十招后,两人这才相视而笑,同时收了手。


“三叔,你的腿是不是已经完全好了?”


风清云淡淡的笑了一下,一双星眸里满是笑意,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恩,差不多全好了。”


顿了一下,又有些失落的说道:“只是,现在还没有恢复到以前的行动自如,不过这已经很好了。”


风无邪的视线移到了风清云的腿上,见他虽然已经能站立行走,但细看之下还是有些微跛。


也难怪,病了那么多年,肌肉还是有些萎缩的,只要经常锻炼,加以时日一定会恢复到他最初的状态。


“三叔,这无妨,只要你继续调理,一定会完全好的。”


对于这个三叔,风无邪有着说不清的亲近,这可是她在这个异世唯一的亲人了。


风清云现在对风无邪的话是百分百的信任,不为别的,就为她能将自己残了这么多年的腿治好,就足以说明风无邪的医术有多么超群了。


“好,三叔信你。”风清云对着风无邪儒雅的一笑,目光是说不出的**溺。


如果二哥还在世的话,看到此刻的风无邪,那该有多么高兴。


想起风资卓越的风连城,风清云的眸中就闪过一丝痛楚。


那样优秀的人,却……


不过还好,风无邪完全继承了她父亲优秀因基,就连脾气也与他那个二哥一模一样,有时候看着风无邪,就像看到了当年的风连城。


风无邪看着风清云有些愰神,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三叔。”


“嗯。”风清云淡淡的应了一声。


“这些日子,徐氏可来过?”出门的这些日子,风无邪最担心的就是徐氏上门来找茬儿。


像风清云这么老实的一个人,肯定不是那个女人的对手。


对于徐氏,风清云的眼中闪过一丝无可奈何:“大嫂前些日子倒是来过几次,不过也没有做出太过分的举动。”


那个徐氏每次来都是一副刁蛮的嘴脸,就是无理也要搅上三分,可是遇上风清云这么礼数周全的三弟。


她的那些招数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使不出力。


无非就是痛快痛快嘴,想要打听出风无邪的下落,可无论她怎么套话,风清云都是回答,不知道。


一来二去,她也没有了兴致,便也不再来了。


风无邪静静的听着风清云的话,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没有了家主大权的徐氏,果然是收敛了不少。


晚饭的时候,冬香为了庆祝风无邪回来,特意多烧了两个菜,又打了一些酒来。


想让她们叔侄二人好好的喝上几杯。


风无邪则一边喝着酒,一边把这些日子在晋王府的事情,全都一一告知了风清云。


这边叔侄二人把酒言欢,可是前院的风芷柔却几乎咬碎了银牙。


自从上次在万花阁见到了风无邪后,自己就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差点被摔下悬崖不说,还被太子殿下嫌弃了。


这都过去了大半个月了,太子殿下都没有说来看望一下自己。


一想起那天晚上在深山里,被狼群追的狼狈不堪的样子,风芷柔就好恨。


要不是皇宫里的御林军出动,在万分紧急的情况下找到了她跟太子殿下,说不定现在她早就被狼吃掉了。


可也正因为如此,太子殿下因为受风芷柔的连累,再也不愿意与她相见。


一个失去了家主权力的大小姐,对于他的登基根本就没有半点帮助,这样的风芷柔,还拿什么博得太子的垂怜?


风芷柔在屋内焦急的走来走去,手中的丝帕都拧成了条,如果再不做点什么,这太子妃的位子可就要跑了。


而那个风无邪,则会踩在她的头上耀武扬威。


“风无邪,风无邪……”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把风无邪打败呢?


突然,风芷柔的脑海闪过一张模糊的面孔,与风无邪的面容慢慢融合在一起,顿时醒悟了过来。


怪不得那天在酒楼下面,看着那个人有些眼熟呢,原来竟是她。


一想到那天被虫子噬咬,风芷柔身上的鸡皮疙瘩就一个劲儿的往外冒。


风无邪,这次你死定了。


虽然徐氏已经有了计策对付风无邪,但风芷柔现在可咽不下这口气。


在得到这个重要的线索后,风芷柔披着宽大的斗篷,悄悄的溜出了门。


相府,花厅里,一派喜气洋洋。


为了给兰妃设宴,今天的相府可谓是想尽了办法哄娘娘开心,美酒佳肴摆了满满一桌。


丝竹管乐,不绝于耳。


林若兰一身淡雅的衣衫,坐于主位之上,脱去了贵妃装的她一身寻常女子的装束,更显的娇俏可人。


可纵然是这样,**身为她的父亲,却是半点逾越也不敢越,端着酒杯赔着笑脸,脸上一片讨好的神色。


林婉婉则坐在林若兰的身侧,用尽了浑身解数逗的贵妃姐姐喜笑颜开。


正当这时,门外进来一个丫鬟,直奔着林婉婉而去,在她的耳侧低语了几声。


林婉婉眼底闪过一丝厌恶,碍于兰妃在这儿,只得压低声音对着那丫鬟说道:“她来做什么?轰出去。”


想起上次的事,林婉婉就恨不得将风芷柔撕碎了,如果不是她,自己又怎么会在云阳城丢这么大的脸?


虽然事后被爹爹把事情给镇压了下来,可也因为此事而禁足了她一个月。


如果不是因为林若兰回来,还指不定什么时候放她出来呢。


这个风芷柔居然还有脸上门来,真是脸皮够厚的。


那丫鬟听到林婉婉这么说,只得退了下去,可还没等林婉婉喝上一口酒,那丫鬟却又回来了。


“小姐,那风家小姐不肯离去,说是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你,是有关上次在酒楼的事,她说她知道是谁。”


“她真是这么说的?”林婉婉将信将疑的道。


这个风芷柔一肚子坏水,她可不会再相信她了。


“是这么说的。”


听到丫鬟这么说,林婉婉端着手杯的手一滞,便回头跟兰妃撒娇道:“姐姐,婉婉不胜酒力,想下去歇上一歇。”


林若兰对她这个妹妹是极为**爱的,听到她这么说,便点了点头道:“去吧,叫人跟着,可别走远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