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血菩提
    邦邦邦……

    打更的声音传来,手持灯笼的张老头儿,不知为何总觉得周围阴森森的,他裹了裹身上的衣衫。

    正欲掉头往回走的时候,却忽然看见一张鬼面从自己的身前掠过,待他回过神时,周围一片寂静,别说人影了,就连虫鸣声都听不见了。

    而手上的灯笼,不知为何灭了。

    看着黑漆漆的四周,张老头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慌张的往另一条路上跑去。

    风无邪刚刚结束了今天的训练,累的满头大汗,今天白枭不在,她便按着之前教给她的步法,练习了一遍。

    虽然有些进步,但奈何自己的内力不足,跑不上两步便累的满头大汗,看来得尽快加强玄女心经的练习。

    可是不知为何,自从风无邪练习到第二阶层的时候,再往下突破就突然破不了了。

    这具身体虽然是个练武的好苗子,但奈于从小就没有任何基础,所以练习起来很是吃力。

    风无邪匆忙的往回赶,自己只跟三叔说出来走走,却不想一练习起来就忘了时辰。

    等到风无邪察觉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突然,前面跑过来一个惊慌失措的人影,来人过于惊慌,以至于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前面有人,便一头撞了上去。

    风无邪急忙侧身,伸手将打更的张老头扶了一下,这才避免了他摔倒在地。

    “老伯,小心。”

    张老头满眼恐惧,在看到风无邪之后,只是慌乱的摇着头:“姑娘,不要往前面走,那边不干净。”

    说完,爬起来便跑了。

    看来真是被吓的不轻呢。

    风无邪从来都不信鬼神之说,见这老者被吓成这样,也并未放在心上,只当他是年纪大了,眼花了而已。

    提步往前走去,穿过狭窄的胡同,在道路的尽头,风无邪却愕然看到,那里站着一个人影。

    夜晚的湿气非常大,氤氲的雾气四处飘散,等风无邪定睛再看,哪里还有什么人影,道路的尽头空空如也。

    仿佛刚才的人影只是昙花一现,可是她分明感觉到了那人身上的气息。

    风无邪警惕的看着四周,唇角向上挑起冷艳的弧度:“装神弄鬼。”

    可就当风无邪再次提步要走的时候,那抹如鬼魅一般的身影,又轻飘飘的落在她的面前。

    蒙面男子并未说话,只是直勾勾的看着站在面前的风无邪,可是他身上强悍又霸道的内力却在提醒着风无邪。

    此人,并非善类。

    “你会解毒?”蒙面男子的声音非常沙哑,显然是为了掩人耳目刻意为之。

    他一开口,风无邪便呆住了,心中滑过一丝诧异,但为了摆脱此人的纠缠,摇了摇头道:“不会。”

    说完,便转身就要离去。

    可是当风无邪刚刚转过身子,那蒙面男子却又出现在她的面前,单手背在身后,哑声道:“解毒红蟾在你身上?”

    风无邪皱眉,眸中森冷一片:“与你何干?”

    真是讨厌,明明自己已经表现出不想与他说话,他还得寸进尺了。

    蒙面男子不理会她的冷淡,只是说出了自己的目地:“血菩提,换你身上能解百毒的红蟾如何?”

    听到蒙面男子的话,风无邪下意识的护住了腰间的迷蝶蛊,冷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迷蝶蛊是自己精心培养出来的,不知道耗费了风无邪多少心血,自从来到这个异世之后。

    就是红蟾一直在替自己医治病人,却没有想到,自己的举动终于引来了有心人的觊觎。

    “血菩提,天下至宝,吃一颗能增长五十年功力,在下只想借红蟾一用。”知道风无邪不会这么,蒙面人急忙说出了血菩提的功效和自己的目地。

    虽然蒙面人的条件很诱人,但风无邪还没有傻到把迷蝶蛊拿出去作。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说的红蟾是什么,还望阁下不要纠缠,我要回家了。”

    风无邪说完,便毅然的转身,提步走了出去。

    背后传来一声冷哼:“想走?可以,把解毒红蟾留下。”

    蒙面人说着,已经从风无邪的身后袭来,他的速度非常快,带着满身的杀气,对红蟾志在必得。

    风无邪只得提气施展云飞燕往前逃去,在打不过的情况下,也只能跑了。

    可是没有想到那蒙面男子的武功竟然出奇的高,始终跟在风无邪身后三米远的距离。

    风无邪快,他则快,风无邪慢,他则慢。

    就像猫戏弄老鼠一般。

    “无耻。”都说了不换,可这蒙面男竟然直接上手来抢。

    “我只是想借红蟾一用,姑娘为何如此吝啬?”蒙面男子跟在风无邪的身后,冷声说道。

    “休想。”风无邪一边快速的施展着轻功,一边抓出一把毒粉朝后洒去,只希望这毒粉能让那蒙面男子停下片刻。

    在自己的内力快消耗完之前,风无邪就有了逃走的机会。

    可是那蒙面男子只是侧身躲开毒粉的袭击,一个提气已经跟到了风无邪的背后,就在他快要伸手抓住风无邪的肩膀上时。

    一道轻微的冷哼却突然出现:“哼……”

    随之而来的强大内力,竟然把蒙面男子的手震开了出去。

    风无邪抬眸,便看到前面的房顶上,站着一道极为颀长的身影,夜色笼罩在男子的身上,使得男子的身形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男子修长如玉的手指摩挲着下巴,颇为戏谑的说道:“还真是不要脸呢。”

    蒙面男子心生讶异,没有想到对方的内力竟然如此深厚,根本就没有看到对方出手,就能将自己震开。

    知道对方不好惹,当下便萌生了退意,可是他的脚步刚动,身前已经站了一具高大的身影。

    “想走么?”

    欺负了他的人,就想这么走掉,哪儿那么容易?

    蒙面男子面露惧色,但还是极力保持镇定道:“阁下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几乎都没有看到对方怎么出的手,蒙面男子怀里的东西已经被对方掏了去。

    他大惊失色,冷声道:“还给我。”

    血菩提是世间少有的宝物,如果不是为了换红蟾,他是如论如何都不会拿出来的。

    君夜里把玩着指尖的那颗红色药丸,拿在鼻端嗅了一下,满意的点点头:“不错,算你有诚意。”

    明明是夸赞他的话,蒙面人却听的身上冷汗直流。

    他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是真品就会要了自己的命吗?

    “我来尝尝这血菩提,是不是真的有那么神奇。”说完,便将那血菩提扔到了自己的嘴里。

    蒙面人想要上前抢下,脚却像在地上生了根似的,对方太过于强大,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君夜离将血菩提像吃糖豆一般,咽了下去。

    心疼,惋惜和不甘心,各种情绪一拥而上,瞬间摧毁了蒙面人的神智,血菩提没有了。

    救治少主的唯一机会也没有了,自己还有何颜面回去复命?

    悲愤欲绝的蒙面人,竟然将内力全部灌注于手掌之上,往自己的天灵盖拍去。

    只是他的手刚要抬起来,便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一麻,那些内力也在一瞬间全部散了开去。

    “真是窝囊。”风无邪最见不得这种动不动就死的人,手一扬便用银针扎在了那蒙面人的麻穴上。

    蒙面人一时愣住了,没有想到他竟然被一介小女子给看不起了,身形一下子萎靡起来。

    “少主,属下无能啊……”

    风无邪对于这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实在是不感兴趣,皱了下眉头便要离去。

    却没有想到,身后传来一声轻蔑的笑声:“名剑山庄的青龙使,也不过如此,窝囊。”

    只不过是一颗血菩提而已,竟然就想自尽。

    “你,你到底是何人?”被抢了血菩提的青龙使,接二连三的被人骂窝囊,哪里还忍得住。

    风无邪的听到他二人的争执,脚下一顿,转身看着那蒙面人道:“你是名剑山庄的人?”

    名剑山庄,乃是西楚国的天下第一剑庄。

    各种天下至宝的兵器都在那里,里面更是培养出了有名的练器师,打造的各种兵器,在江湖上可都是数一数二的,所以名剑山庄才会有如此威名。

    风无邪的心中一动,看向了青龙使道:“你们少主中毒了?”

    刚才她听道这蒙面人说少主二字,所以才会由此推测。

    青龙使颓然的点了点头:“在下并非有意要抢红蟾,只是想借用救少主的命而已。”

    听到风无邪的话后,青龙使的面上又浮出一丝希望,如果没有血菩提,或许也能将红蟾借到呢?

    风无邪冷笑一声:“这红蟾乃是世间至毒,你确定拿走后,不会中毒身亡?就算你有命回了山庄,这红蟾怎么使,你会吗?”

    风无邪的一袭话让青龙使面有愧色,刚才只是一心想要拿回红蟾去救少主,这些他根本没有考虑过。

    “姑娘教训的是,还忘姑娘不计前嫌,救我家少主一命。”青龙使知道是自己冒失后,向风无邪抱拳作了一揖,声音很是恳切。

    如果可以的话,就算是跪下来也要求得风无邪的原谅。

    对于这个一心为主的青龙使,风无邪并没有为难他,只是扬了扬手道:“就算是请我过去,也得容我准备两日。”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