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被激怒的小兽
    青龙使没有想到风无邪竟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再想到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根本不配为大丈夫。

    还不如一介女子豁达,便双手抱拳冲着风无邪道:“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这几日我会在云阳城住下,姑娘有事可来福来客栈找我。”

    说完,便走了。

    一时间,这街道上又剩下了风无邪和君夜离两人。

    对于昨天晚上的事,君夜离感到很是抱歉,欲上前跟风无邪解释一下。

    “我……”

    可是他的话还未说完,风无邪就径直从他跟前走过,连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他,直接把他当成了空气。

    这个女人的气性还真大。

    长臂一捞,便将风无邪小小的身体拥在了怀里,风无邪骤然回头,冷冷的对他吐出一字:“滚。”

    对于这个男人,风无邪根本猜测不到他的用意何为,一会要杀她,一会儿又来救她。

    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风无邪皱着眉头,明亮的眸子带着点点怒火,可在君夜离的眼睛里,就算是她生气,也是极美的。

    如玉的手指抚上了风无邪的眉头,将它们慢慢抚平,低沉的嗓音带着诱人的魅惑:“不要皱眉头,会老。”

    风无邪恼怒的侧头,声音冷到了极点:“你究竟想怎么样?”

    这样的风无邪,就像一头被激怒的小兽,呲着利齿的样子恨不得咬上君夜离两口。

    可是却出其的合他的胃口。

    君夜离骤然俯身,略带冰凉的薄唇印在了那张粉润的红唇上。

    风无邪瞪大了眼睛,想要去推君夜离的身体,奈何她的腰身被紧紧箍住,刚要开口说话,便觉得口里多了一个凉凉的东西。

    带着淡淡的药香,还有一点甘甜。

    等她意识到是什么的时候,只觉得那颗血菩提被君夜离的舌尖一顶,便顺着自己的喉咙咽了下去。

    “真甜。”君夜离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修长的手指在唇边上抹了一下,似乎意犹未尽。

    风无邪的小脸一片绯红,没有想到,那颗血菩提竟然被君夜离这么喂到了自己的嘴里。

    “无耻。”

    素手扬起,便要朝君夜离袭去,可是他似乎早就料到风无邪会如此,身形一闪,早已经飞了出去。

    空气中传来君夜离淡淡的声音:“血菩提非同小可,赶快找个地方打坐调息。”

    语毕,人已经消失在夜色里。

    风无邪这才感觉自己的身体里,似乎有一股滚烫的热流在她的奇经八脉中流走。

    刚刚她动用了内力,加快了血菩提的药效。

    知道君夜离的话并非吓唬她,风无邪只得将这股内力压制在丹田里,快步朝家走去。

    **榻上,风无邪只着薄薄的衣衫,盘腿而坐,她的身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真气。

    汗水不停的从她白皙的小脸上流下来,因为身体里一下子多了五十年的内力,这让风无邪的身体有些承受不住。

    只能一遍一遍的疏导着体内的内力,不让它们四处乱蹿,直到过了两个时辰,那些内力才在身体里乖乖的呆了下来。

    风无邪按照玄女心经的口诀,开始突破第三阶,没有想到竟然一下子就突破了。

    甚至就连第四阶,也轻而易举的提了上去,风无邪的心中暗暗激动,但也不敢太过于兴奋。

    丹田处被一股浑厚的气体包围着,再也不是以前那么空荡荡的。

    紧闭的云眸缓缓睁开,风无邪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纤手一扬,一道气流直直的打了出去,直接将院内的一棵碗口大的小树拦腰劈断。

    这血菩提还真是名不虚传。

    看着院中断落的小树,风无邪秀眉一扬,嘴里喃喃的道:“名剑山庄。”

    随即,便转身进了屋里。

    第二天一早,院内就传来了冬香的尖叫声。

    看着被拦腰斩断的小树,她的声音都气的有些颤抖了:“怎么回事?好好的树苗怎么就断了呀?”

    这院子本就没有多少草木,为了给院子增加点绿色,冬香才从后山挖来的紫藤种在这里。

    这还没过半个月呢,就被人斩断了,真是好心疼呀。

    风无邪刚刚把衣服穿上,就听见院落传来冬香的哭泣声,她走了出去面无表情的道。

    “我斩断的。”

    冬香的小脸儿上一片泪痕,听到风无邪这么说,这才止住了哭声,不解的问道。

    “啊?大小姐,这树好好的你斩它干嘛?”

    可是,随即她的声音又拔高了八度,似不相信的说道:“这,这是大小姐斩断的?”

    以前的风无邪哪里懂什么武功?一听到说要让她习武便吓的连屋也不出了。

    可是这才短短的几个月功夫,风无邪的变化就这么大。

    连一棵碗口粗的小树都能一掌劈断,这么恐怖的功力,究竟是什么时候练会的?

    风清云站在院落,若有所思的看着那颗被斩断的紫藤,眸子里也是有许多的疑惑。

    自己的侄女,何时功力这么深厚了?

    就在这时,门外进来一个老妈子,手里拿着一个请帖走了进来,见到风无邪后,朝她福了下身:“家主,这里有张请帖。”

    “请帖?”风无邪诧异的接了过来,怎么会有人给自己送请贴来呢?

    打开一看,风无邪微愣了一下,面色有些沉重。

    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快。

    风清云见风无邪的神色有些不对,便上前问道:“怎么了?”

    风无邪将请贴递到了风清云的手里,示意他打开,风清云接了过来,打开后,面色也是有几分难看。

    “百花宴。”

    “是。”风无邪淡淡的道。

    风清云的眉头微蹙,声音有几分疑惑:“我们与将军府来往并不密切,兰妃又怎么会想到让风家出席呢?”

    他的担心并不道理,自古以来,凡是与皇权沾上关系的,又有哪个有好下场的。

    所以风家才会只是一门心思的经商,并没有拉拢朝中的权贵,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不想进到那个大染缸。

    “不然,就称病不去吧。”风清云有些担心的说道。

    风无邪面色平静的道:“三叔,你能逃得过这次,能逃得过下次吗?”

    有人有心想要拉你下水,没有了百花宴,还会有万花宴,千花宴。

    “那你的意思是?”

    “去,当然要去,而且还是极其高调的去。”风无邪淡淡的一笑,晶亮的眸子里流光溢彩,似乎闪过一些什么,但快的根本让风清云来不及捕捉。

    三天的时间,足够了。

    云阳城,效外,乱葬岗。

    风芷柔紧闭的眸子缓缓睁开,微微眨了一下眼,刺眼的阳光让她晕眩,一时间她有些搞不清自己到底是在哪儿。

    抬起手,想要坐起来,却突然摸到手边有一节圆滚滚的东西,她拿了起来送到眼前。

    眼睛突然瞪大,惊声尖叫起来:“啊……”

    这,这怎么会有人手骨?

    风芷柔急忙坐了起来,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周围全是长满荒草的坟堆,自己竟然睡在了一块棺材板上。

    旁边有一颗骷髅头睁着黑洞洞的眼睛在看着自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会跑到效外的乱葬岗来了?

    风芷柔吓得花容失色,尖叫连连,从小就养尊处优的她,何时见过这么吓人的场景。

    一想到昨天晚上跟一群枯骨睡在一起,她就吓的小脸儿煞白,连哭泣都忘了,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出了这乱葬岗。

    身上的罗裙被野草划破,白嫩的小脸儿上也沾满了泥巴,就连梳好的发髻也斜斜的歪在一旁,哪里还有大小姐的样子,整个一个疯疯癫癫的乞丐。

    效外离城里的路程并不算短,直到快到中午了,风芷柔才回到了城里,

    又累又渴的她,直走的眼冒金星。

    周围不时有行人对着她指指点点,风芷柔只好用衣服蒙着脸,朝着风家走去。

    可是刚走到百草堂,便看到风无邪从那里走了出来,手上还提着许多的草药,不知道要做什么。

    她心生疑惑,便悄悄的跟了上去。

    风无邪考察了好几家药店,发现这些药店的药材品种都参次不齐,以次充好,更有甚者竟然拿野草混在药材里,牟取暴利。

    走了好几家,发现竟然都是如此,好像这已经是药店不约而同的秘密,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有些穷苦的人,本就没有银两看病,如果再被这些黑心的奸商坑了,病情只会雪上加霜。

    从药店买了一些样品之后,风无邪心中已经有了打算,正准备去福禄堂时,便感觉到身后有个鬼鬼祟祟的人影。

    风无邪不动声色的走到珠钗的摊前,若无其事的拿起一面铜镜,只见镜子里面出现了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

    有点眼熟,好像,好像是……

    风芷柔?

    风无邪微微皱眉,她怎么成了这副样子?而且还跟踪自己。

    那个珠钗的小贩见风无邪半天都没有动,有些不客气的问道:“哎,我说姑娘,你到底买不啊?”

    风无邪有些为难的道:“小哥,这镜子我买了,但我身上没有带银两,你看见那个女子没?她是风家的千金,我的妹妹,不如你就去冲她要,如何?”

    风无邪说完,便拿起铜镜就走,根本就没有给小贩反驳的机会。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