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眼见着风无邪拿了东西就走,小贩舍不得丢下这东西,只好大手一伸,把跟上来的风芷柔拦住了。


“给钱。”


风芷柔神情一愣,有些厌恶的说道:“给你什么钱?走开,好狗不挡道。”


“哎,你不能走,刚才你姐姐在我这儿买了把铜镜,她说让我冲你要钱。”小贩紧紧拽住风芷柔的衣袖,就是不让她走,东西被风无邪拿走,他只好把这账算在风芷柔的身上。


可风芷柔现在别说银两了,身上一个大子也没有,听这小贩这么一说,立马脸就拉下来了。


“她买的东西,凭什么要我付钱?”眼见着风无邪越走越远,风芷柔急的忙甩开小贩的纠缠。


可小贩哪那么容易就让她溜走,死死的拽着她的衣袖大喊起来:“大家快来看啊,这个女人买东西不给钱。”


街道上人本就多,经他这么一喊,一群人呼啦啦的全围了上来,风芷柔一看事情闹大了,只好忍痛摘下头上的银簪丢了过去。


“这簪子都能买你十把铜镜了,够了吧?”


小贩得了簪子,眉开眼笑的闪开了,等风芷柔再想追风无邪的时候,根本连人影都看不见了。


只得在原地恨恨的一跺脚,离开了。


洒楼二楼靠窗位置,一俊美无双的男子手里拿着一酒杯,若有所思的看着远去的风无邪,唇角噙起淡淡的笑意。


小东西,真是越来越狡猾了呢。


风无邪甩掉了风芷柔,刚拐过一个街角,便看到了福来客栈,她的脚下一顿,便走了进去。


按着小二的指引,风无邪来到了青龙使住的客房,敲了下门,不多时便有一个粗狂的声音响起:“谁?”


声音里满是防备,风无邪平静的报出名字,门倏然打开,就见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正瞪着铜铃大的眼睛在打量她。


“风姑娘,你怎么这么快?”青龙使的声音里抑制不住的惊喜。


风无邪对于他知道自己的名字,一点也不奇怪,即然能知道她的身上有红蟾,想必自己的身份也打听的一清二楚了。


她素来心性耿直,不会拐弯抹角,便对青龙使说道:“不知名剑山庄在云阳城的势力如何?”


青龙使是个谨慎的人,见她打听名剑山庄,心生警惕:“风姑娘问这个是?”


“你别误会,我过几日要去赴宴,可能会有点麻烦,所以借贵庄的名号用一下。”


青龙使略一沉思道:“风姑娘可是要去赴百花宴?”


“你怎么知道?”风无邪诧异的问道。


青龙使爽朗的一笑:“实不相瞄,贵庄也在这次的邀请之列,本来我名剑山庄还不想理会的,朝廷一直都想拉拢江湖上的势力,一个小小的兰妃,我们名剑山庄还不放在眼里。”


原来竟是如此,风无邪点了点头。


即然有了青龙使做她的后盾,那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告别了青龙使之后,风无邪沿着街道往福禄堂的方向走。


不远处传来一阵打骂的声音,风无邪本不想理会,可是在不经意见却看见四五个大汉,竟然在围打一个孩子。


小孩不过十一二岁,幼小的身体紧紧的缩成一团,双手紧紧的护着头部,一声不吭任由那些人殴打。


风无邪的心中一滞,朝那些人走了过去,此情此景,她不可能不管。


“住手。”


一声娇喝传来,那些大汉的手一顿,抬头一看,见只是一个小姑娘,便没有把风无邪放在眼里。


“哪里来的小丫头片子,别多管闲事,去去去……”


其中一个穿青布衫,长着络腮胡子的男子恶声恶气的说道。


风无邪掀唇一笑,指着地上的孩子道:“只是一个孩子而已,何必要下那么重的手?”


“他,他偷,偷东西。”一个干巴瘦的男子,结结巴巴的说道。


“就算是偷东西,也有官府惩治,你们再这么打下去,他会死的。”


“打死关你什么事,你也不去打听打听,青龙帮在这个地头上怕过谁?”络腮胡子的男子哈哈一笑,大声说道。


旁边的几个人也纷纷附和,就是,就是。


青龙帮?


风无邪看向了他们的手臂,果然看到了一条青龙刺青,这个刺青还有点眼熟。


细细的想了一下,风无邪冷笑了一下。


怪不得眼熟,自己穿越过来那天,遇到的那几个**的胳膊上也有这个图案。


正愁找不着你们呢,现在居然送上了门来。


风无邪笑了一下,扬手丢给他们一锭银子,道:“够吗?”


那几个混混见她把银子丢过来,还以为是怕了青龙帮,为首的那个络腮胡子恶声恶气的道:“开玩笑,这么点银子,你打发叫花子呢?”


竟然还嫌少,风无邪心中冷笑了一下,不动声色的将几枚银针捏在手里,示意那几个混混上前来。


“那你们看这个呢?”


几个混混本来就对风无邪没有防备,听到让他们上前,还以为她的手中有什么宝贝,全都傻乎乎的围了上来。


可是眼前一闪,似乎有什么东西朝他们飞了过来。


嗖嗖嗖……


那几个混混还没有看清楚是什么,身上就传来一阵刺痛,纷纷捂着身上哇哇大叫起来。


“啊,好痛啊……”


“这小娘们居然扔暗器,大家一起上。”


“对,砍死她。”


几个混混手持着刀剑棍棒,胡啦啦的全朝风无邪涌了上来。


风无邪淡定的站在原地,冷眼看着这几个送死的人围上来,嘴角勾出森冷寒意,脚尖一动就如一道闪电冲了出去。


那些混混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脸上就重重的挨了一巴掌,直打的他们眼冒金星。


就听见周围啪啪啪的声音,和混混的惨叫声,根本连风无邪的衣角都摸不到,只有一道淡淡的影子在他们之间穿来穿去。


等到风无邪再次站稳脚跟的时候,那几个混混全都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一个个的脸已经肿成了猪头了。


这下那个络腮胡子不敢再上前了,吐出一口血水,含糊不清的说道:“小娘们,你等着,我们青龙帮是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便带着那几个人连滚带爬的跑了。


风无邪随手一扬,一枚银针便扎到了他的屁股上,只听那络腮胡子哎呦一声,单腿就跪在了地上。


手往屁股处一摸,全是血,前面的几个混混见那络腮胡子落下了,急忙胆战心惊的又去拽他,生怕风无邪的银针又射来。


等到那群人都走了之后,风无邪才去看那孩子的伤。


替他检查了一番,好在都是皮外伤,并没有伤到筋骨。


她蹲下身子,将衣袖里的金疮药掏了出来,递到了那孩子的手上:“拿着,以后不要再偷东西了。”


小男孩浑身脏兮兮的,但一双眼睛却又大又亮,隐隐带着一丝怒意,小拳头握的紧紧的,直直的看着风无邪,并没有去接她手里的东西,艰难的从嘴里挤出两个字:“没,偷。”


风无邪这才发觉自己做错了,她怎么忘了那些人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混蛋,这么小的孩子又怎么会去偷东西呢。


她的心里有些愧疚,歉意的笑了一下:“不好意思,是我没搞清楚。”


又从衣袖里掏出几两银子,递到那小男孩的面前:“我道歉。”


可是,小男孩依然没有接,只是两眼直勾勾的看着风无邪手里的药材。


风无邪将药材递到他的面前,问道:“你需要药材?”


小男孩点了点头。


“可是这些药材的药性非常复杂,你懂得怎么用吗?”风无邪只是随口一问。


却没有想到,那小男孩却将药材摊在地上,从中捡出了治疗外伤的药材放在一堆,又把治疗内伤的药材放在一堆。


很快,就将药材全部分好,风无邪有些吃惊,没有想到他小小年纪,竟然懂的这么多,而且分的一丝不差。


小男孩指着那些治疗外伤和内伤的药材,生硬的说道:“我,要。”


风无邪点了点头,得到了她的许可,小男孩才把药材拿在了手里,看了风无邪一眼,转身走了。


风无邪急忙跟了上去,却没有想到,那小男孩受了伤居然还走的这么快。


如果不是风无邪施展轻功,只怕就跟丢了。


这个孩子会功夫,可刚才那么多人围殴他,为什么不还手呢?


如果说他有心要隐瞒自己的功夫,可是在风无邪的面前,却又为何显露出来?


这样跟着小男孩儿,一直走到了一处破庙前,他才停下,用手指了指里面,对着风无邪说道:“进,去。”


风无邪看了一眼这处破庙,里面并没有感应到任何危险的气息,这才提步走了进去。


庙很破败,泥像东倒西歪,地上布满了杂草,空气中有一股难闻的味道。


小男孩绕过风无邪,在最里面的墙角处蹲了下来,扒开稻草,竟然露出一个人来。


将地上的破碗拿起来,从一个破瓦罐里倒了一些水,小心的喂到了那个躺着的人口里。


然后才看向风无邪,眼睛里有了一丝乞求:“救,她。”


风无邪走上前去,这才发现躺在地上的人气息微弱,满脸的血迹,将那些稻草扒开,一股恶臭袭来。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