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准备赴宴
    一路上,伍龙和伍凤都很安静,对于要去哪里根本就不过问。

    这样的性子,让本就话不多的风无邪,很是喜欢。

    福禄堂很大,里面的房间也多。

    挑了一间相对干净的房间,风无邪搀扶着伍凤走了进去。

    这里本就是药店,这几天风无邪已经相继的放了许多药材在这里,灵泉空间的高档药材也都放了进去。

    这样可以腾出地方,再继续种植别的药材。

    伍龙人虽小,但很懂事,到了这里后,一切都听从风无邪的安排。

    见到风无邪在忙,便自动的担当起了打扫的活计。

    小小的身体,却有一股说不出的倔强,从院落到房间,都打扫的干干净净。

    看到柜台上风无邪来不及分类的药材,也都自动的将它们分好,切碎后装入了药屉。

    等到风无邪给伍凤清理完身体,再出来的时候,福禄堂已经换了一个样儿。

    院子里的杂草已经被清除干净,空的水缸也灌满了水,就连前面的药铺也都归放整齐。

    但就是不见伍龙的身影,风无邪正在诧异间,却见他从外走了进来,手上提着一小袋米,还有一些菜。

    看到风无邪后,只是轻轻的说了句:“做饭。”

    然后就提着东西进了后院,不多时便传来了做饭的声音。

    对于这个伍龙,风无邪心中有说不出的怜爱,明明只是一个小孩儿,却让人一点也不敢轻视他。

    风无邪的心中一动,或许可以将他们留下来。

    有了主意之后,风无邪便提步朝伍龙走过去,他的动作很快,几乎是眨眼的时间,已经做好三菜一汤。

    见到风无邪过来,将洗好的碗筷送到了她的面前,恭敬的说道:“姐姐,吃。”

    风无邪接了过来,见他只是站在一边不动,心中有些奇怪,便问道:“你为何不坐下来一起吃?”

    伍龙的小嘴抿的紧紧的,看着桌上的饭菜露出渴望的神情,却依然摇了摇头。

    “姐姐,先吃。”

    风无邪微微皱眉,伍龙虽然嘴上在喊她姐姐,在她的潜意识里,却已然把她当成了主人。

    这可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放下碗筷,风无邪认真的对伍龙说道:“我不缺下人,你不必如此。”

    对于风无邪的话,伍龙的眼睛里露出了迷茫,虽然不懂风无邪为何要救他们。

    但他明白,风无邪不喜欢他这样子,伍龙点了点头,道:“知道。”

    然后端起碗筷,挑了一些清淡的菜,转身就送到了伍凤的房内。

    等到伍龙出来的时候,碗里的饭菜已经少了许多,虽然伍凤没有完全吃完,但她能吃东西了,这就是好现象。

    伍龙小小的脸上露出孩童纯真的笑容,虽然只是浅浅一笑,却也显示出了他现在喜悦的心情。

    风无邪示意他坐下,伍龙这才端起饭碗,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许久没有吃到象样的饭菜,他吃的狼吞虎咽,却一点也不难看。

    行为举止还颇有大家风范。

    待到伍龙吃完,风无邪这才说道:“你俩的家世一定很好。”

    这句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句。

    对于风无邪的猜测,伍龙犹豫了一下,这才点了点头:“是。”

    “被仇人追杀?”风无邪又问。

    伍龙的眼中闪着泪花,小拳手攥的紧紧的,眼中的杀意一闪而过,却没有对风无邪隐瞒:“是。”

    看到他的这样子,风无邪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一大半。

    从昨天伍凤身上衣衫的料子,她就推测出二人的身世一定不简单。

    “想报仇吗?”风无邪又问道。

    伍龙的牙齿咬的紧紧的,重重的点了一下头:“想。”

    风无邪轻笑了一下,对着伍龙说道:“那就留在福禄堂吧,以后尽心做事,我把这药堂交给你们可好?”

    伍龙倏然抬起头来,没有想到风无邪竟然将这么大的药堂交到了他们姐弟俩的手上。

    眼中有些不解:“为何?”

    “因为信你。”风无邪笑道。

    虽然这姐弟俩的年纪小,但风无邪却相信,他们一定能将药堂打理好。

    得到风无邪的认可,伍龙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大大的眼睛里闪着坚定的光芒:“一定。”

    “以后,你跟伍凤就在这里住下,我会每隔一段时间过来看你们。”顿了一下,风无邪又问道。

    “你可会医术?”

    伍龙摇了摇头:“不会。”

    指着伍凤的房间道:“姐姐,会。”

    没有想到,这姐弟还俩挺相辅相成,一个会医,一个懂药理。

    这倒帮了风无邪的大忙。

    风无邪留下了几百两进货要用的银子,又跟伍龙交待了一些事,这才从福禄堂走了出去。

    因为明天就是兰妃设的百花宴了,风无邪从福禄堂出去就直接回了风家,与风清云商议明日赴宴的事情。

    风无邪身着淡绿色的衣裙,外罩绣着白色茉莉烟罗软纱,一根白色的玉带在腰间高高束起,更衬得她高材纤细窈窕。

    略施粉黛的小脸儿上似水的双眸,带着淡淡的冰冷,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却偏生有着出尘气质。

    她坐在椅子上,眼帘低垂,纤细的手指逗弄着怀里的银月,似不经意的与风清云闲话。

    “三叔,现在恢复的如何?”

    风清云正正品着手里的香茶,听到风无邪的话后,笑道:“已经差不多了。”

    银月在风无邪的怀里拱来拱去,尖细的牙齿轻咬着她的手指,虽然不是成年的狼,但它的牙齿却是非常尖利。

    风无邪的手指被银月的尖牙咬出一排小牙印,她微皱了一下眉头,看向了风清云。

    “明白的百花宴,三叔你也随我一同去吧。”

    听到风无邪的话后,风清云有些惊讶的抬头,将茶盏安放在桌子上,声音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我?我现在可以吗?”

    残疾了那么多年,在风无邪的治疗下风清云已然是脱胎换骨了,现在的他虽说没有达到当年最佳的状态,但却已经恢复到了八成的功力。每天看着挂在墙上的那把剑,他的心里就有说不出的迫切,如果能重回战场,此生无憾。

    更重要的是,现在风家也需要他再重新站出来。

    风无邪点了点头道:“明日的百花宴,就是我们风家重整齐鼓的一个起点。”

    即然有人愿意为风家的崛起当跳板,那何乐而不为呢?

    银月极为调皮,这一会儿的功夫就将风无邪的手指咬的红红肿肿的了。

    将银月放在桌上,风无邪点着它冰凉的小鼻子,逗趣道:“再咬我,小心我把你的小牙掰掉哦。”

    风清云知道风无邪的性子,她外表看似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但如果触及到了她的底线,可就是对方倒大霉的时候了。

    漆黑的夜色里,远处的灯火摇曳,风清云的脸在昏黄的灯光下显的更加坚毅。

    最终,他点了点头道:“风家,终于又能站起来了。”

    第二日一早,风无邪便收拾妥当,看着衣柜里一排的衣衫,她有些迷茫。

    这次虽说不是宫宴,但对方可是兰妃,穿着上不可太过张扬,也不能太过寒酸。

    风无邪现在是家主,代表的是整个风家,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会受到众人的注意。

    最终从衣柜里选了件低调又不失华丽的衣裙穿上,将长发编成几股发辫束在脑后,用一根白色的发带束好,其余的都披在脑后。

    这样的风无邪少了几分女儿家的娇态,却又多了几分江湖儿女的豪气。

    马车已经停在了门口,风无邪从房中走出,正好和风清云朝她走来。

    风清云穿着一件竹叶暗纹的白色的锦衣,腰间束着一条青色祥云宽边锦带,垂散的发丝梳的一丝不苟,在头顶挽成了一个发髻,用一根白玉簪子束好。

    修长的身体挺的笔直,整个人显得更加丰神俊朗。

    看到风无邪后,风清云笑着朝她走来:“走吧。”

    风无邪点了点头,俩人一同朝外走去。

    风芷柔和徐氏也在同一时间到达,两人均是卯足了劲往身上挂金银首饰,生怕自己被别人比了下去。

    风芷柔今天更是一身桃红的衣裙,头上戴满了珠钗,手腕上戴着翡翠镯子,恨不得将自己包裹在金子堆里。

    明明她的着穿是最华丽的,妆容也是最妩媚的,可是跟一身清爽的风无邪比起来,却显的她有些俗不可耐。

    不过,很快脸上的那点不悦便一抹喜悦所代替,看到风无邪走过来,风芷柔的脸上带着笑意朝她走过去。

    “姐姐,今天的百花宴我们可不能迟到呀。”

    风无邪点了点头,淡声道:“上车吧。”

    家主没有发话之前,谁也不敢乱动,现在风无邪一说出发,这徐氏和风芷柔急忙快走两步,朝着最大的一辆马车走过去。

    可是她们的手摸刚到车边上,便听到身后传来风无邪淡淡的声音:“不好意思,这是家主的马车,您二位的,在后边。”

    冬香的身体一闪,便挡在风芷柔和徐氏的面前,脸上带着笑意指着后面的一辆小马车道。

    徐氏顺着冬香所指的方向看过去,不禁气的横眉倒竖,一向坐惯了只有家主才能坐的大车。

    现在两人居然沦落到了坐小车。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