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风无邪佯装往周围看去,眉头微皱,似乎很是厌恶:“三叔,你听,今天的苍蝇是不是特别多?”


风清云咬着牙,冷声道:“真多。”


“那我把这些苍蝇赶跑可好?”风无邪对着风清云淡淡一笑,随手一扬,只见几道银光闪过。


那几个乱嚼舌根人的帽子全都被银针钉在了柱子上。


他们的脸色一变,吓的纷纷护住头部,眼神惊恐的看着风无邪,全都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这风无邪不是胆小怕事,懦弱无能吗?


什么时候练的这一手的好功夫?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心知肚明,刚才风无邪这一手,看似平常无奇。


但只要她有心,这银针稍偏一点,恐怕他们就得跟阎王爷喝茶去了。


宫女见没有为难住风无邪,得到兰妃的眼神,这才出来打圆场:“风姑娘还真是爱开玩笑,兰妃娘娘在等着跟姑娘说话呢,随我来吧。”


风无邪面色平静的点点头,跟在宫女的身后,往前走去。


前面的拐角是一个只能供两人走过的小桥,两边没有栏杆。


那宫女的脚刚踏了上去,便觉得膝上一麻,身子一下子不受控制的往一旁倒去。


她惊恐的想要抓住风无邪的手,却没想到风无邪早就有意与她拉开距离,手抓了一个空。


就听噗通一声,整个人都栽到了池水里。


她惊恐的在池子里扑腾,大声呼救:“救命啊,救命啊,我不会游泳……”


池水很快被她搅的浑浊不堪,当她顶着一脑袋的水藻露出水面时,风无邪才幽幽的道:“姑娘不必害怕,这水才及腰深,淹不死人的。”


果然,听闻风无邪的声音,那宫女从湖中站了起来,水才堪堪到她的腰际。


只是这一身衣裳全都湿哒哒的裹在身上,那鲜红的肚兜也若隐若现,等到那宫女发现时,才哎呀一声又蹲回到水里。


周围的人群传来各种复杂的目光,不时的在宫女的身上瞄上两眼。


艳福可不是每天都有的,能多看两眼便都多看两眼。


只是风清云却略侧过了头去,这种无耻的行径,他做不来。


风无邪面无表情,见众人过足了眼,这才将一根丝带缠在宫女的腰上,用力一拉将她拉了出来。


那宫女趴在地上,将身子缩成了一团,看向风无邪的眼睛里像淬了毒,但又不得不咬牙说道:“谢风家主救命之恩。”


纵然是知道这一切都是风无邪搞的鬼,但苦于没有证据,自己又是被她拉上来的。


纵然是再不情愿,于情于理,也该道声谢谢。


风无邪大方一笑:“不必客气。”


对于恶人,她不介意让她们漱漱口再跟她说话。


很快就有小丫鬟上前,将那宫女扶了起来,往后堂走去。


这一幕虽然看似突然,但在场的每一位都知道。


风无邪跟以前不一样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胆小如鼠的女子了。


她的腰身笔挺,姿态傲然,身上的衣裙虽然不华丽,但她超群的气质,却把在场的每一位女子都比了下去。


素净的脸上带着淡漠的疏离,波光潋滟的眸子清澈而澄明,纯净的没有一丝杂质,可偏偏在那澄明之下,却又有让人看不透的色泽。


这样的风无邪,很神秘,很强大。


众人只能以一种近乎膜拜的目光,看着风无邪从他们的面前走过,那翩跹的衣角在她的身后划出一道绚丽的流光。


有的世家公子,则被这道流光勾得神魂颠倒,想要伸手去摸时,却只摸到了一片空气。


很显然,他们这些人,根本就入不了风无邪的眼。


在丫鬟的带领下,风无邪在首席的位子上坐下。


对于众人的神色,风无邪根本就没有理会。


从来到这里,风无邪就没有隐藏自己实力的想法,如果敲山能够震虎,倒省了她许多的力气。


而风芷柔则咬碎了银牙,没有想到不仅没能让风无邪出丑,反倒还让她出尽了风头,只好将目光偷偷的瞄向了林婉婉。


林婉婉正跟另一位千金说话,风芷柔见她没有注意到自己,只好轻轻的咳了一下,吸引她的注意力。


接收到风芷柔的信号,林婉婉非常不悦的瞪了她一眼,这才伸手抚了一下额上的流海。


而坐在主位上的兰妃,早就将下面的一切都收在眼底,虽然心中暗自生气,但碍于她的身份,也不好发作。


只是面带微笑的看着众人,与身边的人闲话家常。


那名宫女很快就换了一身衣服,只是头发依然是湿漉漉的,低着头走到兰妃的身边,在她的身边站定。


很快,一股腥臭味儿便钻入了兰妃的鼻子里,她厌恶的看了一眼那宫女,拿帕子捂着嘴警告的看了一眼那宫女。


宫女猛然看到兰妃凌厉的目光,吓的忙后退一步,缩着脖子不敢看她的眼睛。


风无邪则面无表情的端起面前的茶盏,浅口品着香茗,只是眼神却若有若无的瞄了一下对面的青龙使。


青龙使则端起茶杯,对着风无邪点了点头。


掌事的总管接到林婉婉的信息,知道该步入正题了。


急忙安排丫鬟将菜肴美酒端了上来,一盘盘精美的菜肴如流水一般呈了上来。


很快,花厅内便响起丝竹管乐,一群歌舞姬纷纷踏着碎步前来。


兰妃坐在高座上,仪态端庄,面带微笑,说了一些场面话,然后举起了桌案上的酒盏与众人对饮。


坐在下面的众人也都纷纷站起身,回敬兰妃娘娘,一番说辞差点儿把兰妃夸上了天。


虽然知道他们只是说的场面话,但兰妃的心情似乎很好,一直面带微笑,对这些讨好的话很是享用。


待到落座之后,各世家都将自己带的礼品让下人抬了上来,兰妃见到这些东西之后,笑容更甚。


轮到风无邪的时候,只见她从容的站了起来,从衣袖中掏出一个小白瓶,对着兰妃说道。


“这是风家独创的紫凝露,对伤势有奇效,可谓千金难求。”


风无邪此话一出,立刻引起众人的议论。


“真是大言不惭,小小一瓶药水,居然也敢说千金难求,如果这么说的话,那我们德仁堂的冰心散,岂不是万金了?”


说这话是德仁堂的药店老板张德顺,家财万贯,冰心散一直是德仁堂的镇店之宝。


此药有极好的愈合效果,只要有冰心散,几乎可以说是就能保得了性命,再加上此药非常复杂,一般人都买不到,只供给皇室。


所以当听到风无邪的紫凝露对伤势有奇效时,他第一个不服。


这德仁堂的一开口,其他几个药店的也都全都开了腔,纷纷对风无邪的紫凝露抱以怀疑的态度。


兰妃端坐在高座之上,对于他们的争执倒显的很有兴趣,便提议道:“即然是这样的话,不妨比试一番。”


兰妃都开了口,底下的人全都蠢蠢欲动。


“如果真的有奇效,老夫倒想要看看有多么神奇。”另一家慈善堂的李富贵站了出来,将袖子一挽,露出了胳膊上一块刀口。


“这刀伤是前几日老夫不小心划伤的,一直都不见好,而且这几日还有溃烂的迹象,如果风家主的紫凝露真的有奇效的话,不妨让老夫一试。”


这人,摆明了就是想要刁难风无邪。


先不说这伤口已经溃烂,只是这么短的时间内,又怎么可能看的出来有效果。


众人纷纷以看好戏的神情看向风无邪,夸这么大海口,现在看她怎么收场。


对于李富贵的挑衅,风无邪只是慢幽幽的喝着香茶,根本就没有回应,就在众人以为她不敢的时候。


却见风无邪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朝着李富贵说道:“如果试过之后,有效果又如何?”


李富贵根本没有想到风无邪的口气会这么大,但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如果有效果,我慈善堂的玉露丸再也不对外。”


“我们德仁堂的冰心散也不再面世。”张德顺也跟风道。


哇,这可真是下了重注了。


“即然各位下了如此重注,那我也在此承诺,如果紫凝露没有那么神奇的话,风家则退出四大世家之首。”


风无邪此言一出,立即引起了众人哗然,先不说别的,就连风清云也觉得是不是有些太过于自信了?


忙偷着拉了一下风无邪的手,手握成拳咳了一下,眼神示意她不要冲动。


可是风无邪根本就没有理会风清云,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信心十足。


风家在云阳城占领四大世家之首,早已有二十多年之久,其他的三个世家一直想要取而代之,却一直都没有机会。


现在,这机会终于来了。


李富贵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对着风无邪说道:“在坐的各位都见证一下,这可是风家主自己说的,如果输了可别说老夫欺负一个小女娃娃。”


随后露出了胳膊上的伤口,对着风无邪说了句:“风家主,请。”


胳膊上的伤口,皮露已经外翻,虽然敷了药,但这个年代没有消毒水,早已经感染了。


周围红肿一片,流着黄黄的脓水。


风无邪只淡淡的看了一眼,便有些为难的说道:“这药水是送给兰妃娘娘的礼物,用在你的身上,怕是不妥吧?”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