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 愿赌服输
    李富贵没有想到临头还被风无邪噎了一下,山羊胡子一翘,指着风无邪道:“你……”

    兰妃根本就没把风无邪的药水放在眼里,眼下巴不得她出丑,便说道:“皇宫里有的是奇药,而且本宫也很好奇,这么一瓶药水当真有如此效果?你用便是。”

    虽然兰妃的态度傲慢,但风无邪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对着兰妃微微欠了下身,便将紫凝露的瓶盖打开,用帕子沾了一些药液,抹在了李富贵的胳膊上。

    然后便将帕子丢在了地上,转身又坐了回去。

    李富贵被风无邪气的只是干瞪眼,没有想到她只是象征性的在自己的胳膊上一抹,这就完事了。

    这药水还真是有些特别之处,抹完以后,这伤口不再痒痛,而且还有一股说不出的舒服。

    李富贵暗暗称奇,但表面上却没有露出来,嘴上依然死硬:“什么神药,我看不过是夸大其词,根本就没有效果,兰妃娘娘明鉴,紫凝露根本就没有风家主所说的那么神奇。”

    他恨恨的将袖子放了下来,就要让兰妃给他做主。

    兰妃连看都没看李富贵的伤口,面上露出一丝不悦,对着风无邪说道:“风家主,本宫的百花宴,你竟然拿假药糊弄本宫,还谎称是千金难求,难不成,你以为本宫是三岁孩童吗?”

    虽然兰妃的语气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但所有的人都知道兰妃生气了,这风无邪就要倒大霉了。

    对于兰妃的质问,风无邪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惊慌,而是站起身来,走向了李富贵。

    “可否将衣袖再次挽起?”

    李富贵得意的笑道:“小丫头,如果你乖乖向兰妃娘娘认错,念在你年纪尚小,兰妃娘娘是不会治你重罪的。”

    风无邪并不受他的言语**,只是淡然道:“怎么?李店主不敢把衣袖挽起,是害怕了吗?”

    “怕?开玩笑,我是怕你下不来台,即然你自己要往死路上走,也怪不得老夫不留情面了。”

    李富贵料定风无邪的药水不会有效,伸出胳膊把袖子一挽,露出了上面的伤口。

    可是,下一秒,他就惊的瞪大了眼睛。

    原本流脓的伤口,周围的红肿已经不见了,就连那外翻的皮肉也渐渐的往里收合。

    这药水不仅消了伤口上的炎症,就连皮肉也开始重新愈合了。

    李富贵如见了鬼一般,指着胳膊上的伤口,不可置信的大叫:“这,这,这绝不可能,绝不可能。”

    他行医数十载,自己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医者,医死人,肉白骨的事还是他生平第一次见。

    这么神奇的药水,别说他没见过,就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见过。

    或许是李富贵的神情太过震惊,周围的人全都呼啦一下子围了上来,纷纷看着他胳膊上的伤口连连称奇。

    刚才李富贵胳膊上的伤口,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那么深的刀口,还有了炎症,最起码得要个十天半个月才能完全好利索。

    可是现在,那些炎症全都没有了,再有个三五天,就能完全好了呀。

    “这怎么可能?”

    “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

    “是啊,是啊,这简直就是太不可思议了。”

    众人震惊的神情,让兰妃的心里彻底没有了底了,她忍不住的开口道:“真的有那么神奇?”

    这一下,众人再也不敢看轻风无邪,李富贵老实的说道:“是,此药甚是神奇,老夫甘拜下风。”

    说着,就要往回走去,却被风无邪又叫住了脚步:“李店主和张店主可别忘了刚才的赌注。”

    两人的脚步一顿,面上露出尴尬的神情,刚才他们可是当着大家的面儿,把赌注说的清清楚楚。

    如今想要反悔,可是这么多的眼睛看着呢。

    可是玉露丸和冰心散可是他们两家的镇店之宝,如果以后不能此药,他们两家离关门也就不远了。

    一时间对风无邪的再也没有半分好感,只是咬牙喝道:“风无邪,你不要欺人太甚。”

    不过是一个小丫头而已,竟然还要逼得他们关了店门。

    风无邪只是淡淡的答道:“愿赌服输。”

    顿了一下,又说道:“如果二位实不忍心,我倒有个主意。”

    “什么主意?”二人问道。

    “你们也知道,这紫凝露本是给兰妃娘娘的礼物,只有这么一点,却用在了你的身上,已经没有了,无邪只好再给娘娘调制一瓶,不过那调制药液的材料还得二位店主出一下。”风无邪淡淡的道。

    这李富贵和张德顺怎么也没有想到,风无邪会兰妃娘娘搬了出来,只好没有好气的问道:“不知这材料多少银子?老夫出了就是。”

    “我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千金。”风无邪平静的答道。

    “什么?一瓶小小的药液竟然要一千两黄金?”李富贵的眼睛瞪的如同铜铃,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一千两黄金,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张德顺一听也吓的面如纸色,想要悄悄的开溜,却被李富贵一把拽住了他的衣袖:“赌注你也下了,总不能让我一个人出这黄金吧?”

    张德顺这个悔哟,自己嘴贱没事下什么赌注呢。

    只好苦哈哈的说道:“咱们两家一人一半,一人一半。”

    听到他如此说,李富贵这才恨恨的一甩衣袖,收回了手。

    “即然二位在兰妃娘娘的面前下了保证,想必是不会赖账的,还望二位能尽快将黄金送到风家,兰妃娘娘可等着要呢。”风无邪淡淡一笑,对着张德顺和李富贵说道。

    张德顺和李富贵铁青着一张脸,但碍于兰妃,只好咬牙答应。

    兰妃这个气呀,明明自己什么都没有做,不禁让风无邪把风头全抢了,还利用她的面子,让她白得一千两黄金。

    可是,这话她还不能说出口,真是有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兰妃的面上露着笑容,手指却紧紧的握着扶手,指关节都露白了。

    她身后的宫女知道她心情不佳,急忙跟掌事的总管递了个眼色。

    很快就有一群小丫鬟端着糕点走上前来,只不过有一个丫鬟在路过风无邪跟前的时候,脚下一崴差点儿摔倒,风无邪下意识的顺手一扶,小丫鬟感激的朝她一笑:“谢风家主。”

    只是这小丫鬟脸上虽然带着笑,但眼睛里的惊恐却没能逃脱风无邪的眼睛。

    风无邪心中一动,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宴会已经接近了尾声,基本上上了茶点以后,再有一小会儿就会散场了。

    大家都在自己的座位上,安静的用着茶点。

    突然,站在兰妃身后的宫女,手捂着肚子,痛苦的倒在了地上,脸色煞白。

    “娘娘,糕点里有毒。”

    她是娘娘的贴身宫女,有任何的吃食都会先品尝,就有以防有人毒害兰妃。

    看着倒在地上的宫女,兰妃的脸色大变,有人居然敢在将军府毒害于她,当时就站了起来,一脸惊恐的看着面前的茶点。

    声音也抖的不成调子:“是谁,如此大胆。”

    林婉婉一见这变故,急忙大喊道:“有刺客,有刺客。”

    守在外面的待卫全都冲到了花厅,将这里包围了起来。

    众人纷纷将嘴里的糕点全都吐了出来,一听有毒,谁还敢吃啊。

    可是奇怪的是,中毒的只有兰妃身后的宫女,其他人倒是什么事也没有。

    风无邪坐在位子上,没有动弹,眼神却瞄向了风清云,风清云则朝她摇了摇头。

    毒害兰妃,此事非同小可。

    如果查了出来,这可是灭九族的重罪。

    风无邪知道所有的疑点,都在那个自己扶了一把的小丫鬟身上。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好在自己有了万全的准备。

    好在有兰妃随行的御医已经将那宫女的毒压制住了,生命是无大碍了。

    兰妃面露怒色,对着御林军的首领陈虎道:“陈统领,给本宫查,一个个的查。”

    陈虎领命之后,一声令下,将所有接触过食物的人全都押了上来。

    从后厨到丫鬟,黑压压的跪了一群。

    这些人的身体抖成了一团,实在不明白为何兰妃娘娘的贴身宫女会中毒。

    陈虎逐一审问,最终将目标锁在了那个小丫鬟的身上。

    一把将她擒了出来,扔到了地上,厉声道:“从厨房到花厅,一路上都有人看守,只有在进入花厅的那一小路段没有人,说,是不是你下的毒?”

    小丫鬟哪里见过这么吓人的场面,手脚发软的跪在地上,连连摇头:“不是奴婢,不是奴婢。”

    “不是你是谁?这盘糕点就只有你一个人碰过。”陈虎喝道。

    小丫鬟哭的跟个泪人似的,但眼睛却瞄向了风无邪,弱弱的说道:“并非只有我一个人,刚刚风家主扶了我一把。”

    虽然没有明说是风无邪下的毒,但她的意思却是再也明显不过。

    兰妃听闻,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不错,刚刚在大厅上,我们都看见了风无邪扶了你一把,但你如何肯定,这毒是风家主下的?你可要说实话,如有半句假话,我诛你九族。”

    小丫鬟被兰妃这么一吓,顿时吓的磕头如捣蒜:“奴婢不敢说谎,奴婢不敢说谎。”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