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伍凤听到她话后,似想到什么似的,示意风无邪等一下,随后就转身进了大堂。


等到她再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个钱袋,交到了风无邪的手上:“这是这些日子以来福禄堂所赚的银两,我留一下部分经营,这些就给姐姐路上用吧。”


风无邪接过钱袋,细细一数,不免有些吃惊,足足有二百两银子:“怎么会这么多?”


“我会一些简单的医术,能给病人看个头疼脑热,不收诊金,一来二去,大家就都来了。”伍凤笑道。


虽然伍凤的医术并不像她所说的那么简单,风无邪也没有戳穿她的意思,坦然的将银子收好,这一路上也确实需要银两。


伍凤见风无邪收了银子,眉眼都笑弯了。


风无邪又交待了他们姐弟俩几句,便将紫凝露交给了伍凤,并告之她使用的方法。


便朝外走去,可是刚走了两步,风无邪又转过身来道:“穷苦人家看病,可以不收任何费用,至于富商嘛,诊金药费按照三倍来收。”


伍龙和伍凤都有些想笑,风无邪这一本正经腹黑的样子,还真是可爱,忙一口应了下来。


待到风无邪从福禄堂出来的时候,门外已经停了一辆马车,青龙使一身车夫的打扮,见到风无邪后,朝她点了点头。


对于青龙使能过来接她,风无邪一点也不意外,如果名剑山庄连这点消息都打探不到,还真配不上这天下第一庄。


就当风无邪正欲上马车的时候,青龙使的脸色有些为难,拿眼睛看了一眼马车内。


风无邪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伸手将车帘挑开,便看到里面端端正正的坐着一个人。


她不由的愣了一下:“你怎么在这里?”


杜淳一脸讪笑,指了指身边的位子道:“先坐下,我再与你细谈。”


今日杜淳穿了一身素色的白袍,墨色的青丝在头顶挽了一个发髻,用一根白玉簪子束住。


他的手上拿着一把象牙折扇,活脱脱一副贵公子的打扮。


风无邪有些吃不准他这是要做什么,只拿眼睨了他两眼,有些嘲讽的开口道:“怎么不扮药师,改当**倜傥的贵公子了?”


这个杜淳从始至终都没有对她坦白过,一会儿是药师,一会儿是贵公子,竟然连名剑山庄的青龙使都对他忌惮三分,这让风无邪对他那点仅存的好感荡然无存。


杜淳知道风无邪在生他的气,只好端起面前桌案上的酒杯道:“好好好,我先自罚三杯。”


说着,将酒杯里的酒水一饮而尽,而后又连饮两杯。


这马车极大,三边是软榻,中间是一个能收放自如的小桌案,上面摆了几道精致的小菜。


风无邪冷眼看着杜淳连饮三杯,面上没有出现一丝动容,而此时,马车已经缓缓往城门外走去了。


自罚完后,杜淳这才对着风无邪道:“名剑山庄乃是天下第一庄,里面的兵器师铸造的兵器,天下无双,此次我前去,也是受王爷之托,想要打造一批兵器,巧了,没有想到无邪你也去,正好同路,嘿嘿,同路。”


虽然风无邪不愿意,但杜淳说的有鼻子有眼,她也只好作罢,只是一路上有这么一个碍眼的人在,心中极为不舒服。


尤其是一想到杜淳跟君夜离可能还有关系,这不舒服就无限放大了,怎么看杜淳都像是他派来的卧底。


杜淳知道风无邪对他有成见,低眉顺眼的偷瞄了她一眼,见她神色无异,心中的慌乱却更加深了。


这风无邪的性子还真没有几个人能受的了,性子这么冷清,什么都藏在心里,虽然她的面上没有显露出来,但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让对方吃个哑巴亏。


前几天的百花宴上他就听说了风无邪的“丰功伟绩”,没有想到她竟然将那些人惩治的那么惨,还白白的得了一箱黄金。


兰妃还好像被气病了,真是大快人心。


风无邪不愿与杜淳说话,他也不敢再自讨没趣,只是掀着帘子看窗外的风景。


名剑山庄在云阳城的南面,距离京城有二百里路,就是骑快马也得要3天的时间。


照这马车的速度,能在五日之内赶到,那已经是不错了。


马车一路颠簸,风无邪闭着眼睛养神,杜淳则是百无聊赖的趴在窗口上,看着过往的行人。


就当这时,身后传来一阵噪杂的声响,后面传来马蹄的声响,一排侍卫正从后面跑过来。


过往的行人都被这支禁卫军赶到了两侧,就连风无邪的马车也停在了路边。


只等着身后的那位了不起的人物通过后,她们才能动弹。


自从在万花阁见到了风无邪那惊为天人的容颜后,宫天烁就一直沉浸在那日的震惊中,手上的面纱仿佛还沾染着风无邪淡淡的香气,就连他自己也搞不明白。


明明只是一个弃妇,云阳城的笑柄,可为什么心里就像被挖空了似的,总感觉空落落的。


这种感觉一直萦绕在他的身边,以致于他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得病了?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


今天宫天烁特意去找了风芷柔,当看到从天而降的太子殿下时,风芷柔简直是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今日的她穿了一身藕粉色的衣裙,脸蛋儿白皙中透着粉红,明亮的眸子染着点点波光,更衬得她娇艳欲滴。


看着风芷柔那含羞带怯的模样儿,宫天烁胸中的这口郁闷才算释怀,就是说嘛,谁会放着这么个美人去喜欢那个废物。


更何还是被自己退了婚的,如果自己再回头去找她,这不是打自己脸吗?


一定是风无邪因为被自己退了婚,故意使的计,想要让自己回心转意罢了。


想到这里,宫天烁的脸色才好了起来,冷落了这么多天风芷柔,为了哄美人一笑,这次出行便决定带着她同去。


一边游玩,一边把父皇交待的任务给办了,岂不快哉?


马车一路上畅通无阻,身边又有美人相伴,宫天烁似乎又找到了以前的优渥感。


而风无邪带给他的困扰,也减轻了不少。


车队径直往城外走去,街道两边的百姓即畏惧又好奇的打量着这位皇子和他身边的那位美女。


风芷柔满面红光,素手扶了一下头上的珠钗,脸上带着高傲的笑容,对于百姓羡慕的目光很是得意。


只要太子还对她有情,这太子妃的位置她还是有希望的。


她柔若无骨的身子紧紧的贴着宫天烁,素手挽着他的胳膊,恨不得向全天下宣布她就是未来的太子妃。


可是就在她的头无意识的一侧,目光正好触及到了风无邪的马车,当时她的心中一惊。


风芷柔可没有忘记,自从上次宫天烁见到风无邪后那失魂落魄的模样。


她暗自咬唇,决定不能让宫天烁见到风无邪。


心思一转,风芷柔哎呀一声惊呼,随即便惊慌的在地上寻找起来。


宫天烁见她如此,好奇的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关切的问道:“怎么了柔儿?”


风芷柔面带愁容,拿帕子拭了试眼角,有些伤心的说道:“求太子殿下恕罪,民女不小心把太子送的镯子给弄丢了。”


说着,便弯下腰要跪下去,却被宫天烁伸手给扶住了,他大度的说道:“本宫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物件,原来只是一只镯子,即然丢了,那本宫再给你买一件便是。”


就是这么个工夫,宫天烁的马车从风无邪的跟前驶过,两相距不过两米。


如果不是风芷柔使了这么一计,两人指定会遇到。


见到宫天烁并没有注意到风无邪,风芷柔这才长出口气,朝着宫天烁柔柔的一笑:“多谢太子殿下。”


见马车并没有往以前两人约会的地方驶去,就连待卫也比平常多了两倍,风芷柔有些诧异的问道。


“殿下,这是?”


宫天烁朝她神秘一笑,语气有些兴奋的说道:“本太子要做一件大事,定会让父皇刮目相看。”


虽然不知道宫天烁所说的大事是何事,但风芷柔隐隐的感觉与皇上的寿宴有关。


便顺着宫天烁把马屁奉上:“太子殿下文成武德,不管是什么事,一定不会难倒太子殿下的。”


此番话说的宫天烁哈哈一笑,拿手刮了一下风芷柔的鼻子道:“本宫就喜欢你这股善解人意的劲儿。”


一双大手顺着风芷柔的曲线来回游移,风芷柔则顺势倒在了他的怀里,媚眼如丝的轻声道:“殿下……”


直到御林军走出去很远,风无邪所在的马车才缓缓启动。


不知道这些皇家队伍要去干什么,但所有路上的车辆都不约而同的放慢了车速,与他们拉开距离。


窗外阳光明媚,绿柳成萌,前几日下了场小雨将道路两旁的树木冲刷的一尘不染。


远处的群山连锦起伏,延伸向远方,一眼望不到边际。


那翠绿的叶子带着草木的清新,往车内钻来。


风无邪鼻尖微动,深深的吸了一口,闭着的眸子缓缓睁开,伸手撩开车帘,视野更加广阔起来。


入眼便是一片翠绿的颜色,伴着鸟儿的清啼,显得特别的心旷神怡。


风无邪有些慵懒的趴在车窗边上,享受这难得的安宁。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