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 早晚被折磨死
    

    从云阳城到达名剑山庄所在的紫云城,中间还要经过一个药王谷,翻过药王谷到达福州城转水路,最后才能到达紫云城。

    药王谷地势比较复杂,山中多毒虫蚁兽,但此谷里的药材可是数不胜数,各种名贵珍奇草药,全都在此谷中。

    所以纵然是有危险,还是有不少的人去到那里挖草药,风无邪往后面看了一下。

    果然发现不少骑着毛驴的药农,背着药娄正朝着药王谷的方向缓缓而去。

    即然那里草药繁多,何不趁此机会去挖一些?

    更何况这些日子以来,灵泉里的草药都被用的差不多了。

    风无邪轻轻敲击了一下车门,外面传来青龙使粗狂的声音:“风姑娘有何吩咐?”

    车帘挑开,一抹淡绿色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风无邪大大方方的坐到青龙使的旁边,身上全无千金小姐的娇气,这让青龙使心中的那点不安也没有了。

    外面的空气清新怡人,视野又开阔,与车内的憋闷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青龙使可知道药王谷?”风无邪淡声道。

    青龙使的头上戴着一个大大的斗笠,帽檐遮住了他大部分的脸庞,一手拿着缰绳,一手拿着鞭子,将马车驾驶即平又稳。

    听到风无邪的话后,他有些诧异的回过头,随即就明白了风无邪的意思。

    “山庄内药材有的是,风姑娘如果需要什么,尽管说。”

    虽然知道青龙使是好意,但那些药材又岂能跟灵泉浸泡过的药材相比?

    风无邪无法向青龙使说出缘由,只好编了个谎:“知道贵庄不缺药材,但就怕少庄主中的毒太奇特,需要的药材又新奇,所以我才要去一趟药王谷。”

    药王谷之所以叫药王谷,就是因为谷内药物繁多,还有许多世人没有见过的药材。

    但如此一来,这行程恐怕就会耽搁一天。

    青龙使略想了一下,知道风无邪不是那种做事没有条理的人,她即然提出了这个要求,肯定是有她的理由。

    更何况为了赶往名剑山庄,就连她身上受了伤,都没有歇息一日,就冲这,就足以让青龙使敬佩不已。

    “好,即然风姑娘这么说,那我们就在药王谷停留一日。”

    可是青龙使的话音刚落,坐在马车里面的杜淳,就有些慌了神了。

    为了照顾受伤的风无邪,君夜离可是在半夜三更把他从温暖的被窝里拎了出来。

    一番威逼利诱之后,杜淳无奈只得屈服在他的威胁之下。

    可是现在他听到了什么?这个风无邪竟然在受着伤的情况下,还要去药王谷。

    如果她有个闪失,那自己也只能提头去见君夜离了。

    想到这里,杜淳硬生生的打了个冷颤。

    “不行,绝对不行。”冲动的话语脱口而出,就连一直拿在手上的折扇杜淳都扔在了一边。

    大步一跨,掀开帘子就走了出来。

    只是马车前面已经没有地方再坐人了,他只好半蹲在风无邪的身后。

    对于杜淳有些夸大的反应,风无邪有些不解的问道:“为何不行?”

    这个人还真是奇怪,是自己要去药王谷,又不是让他去,干嘛这么激动?

    杜淳也知道自己的反应有些过了,但一时又想不出别的理由,只好拿风无邪的胳膊说事儿。

    “我这是为你好,你一个女孩子家的,又受了伤,那谷中毒虫蚁兽又那么多,让我们怎么放心的下?”

    风无邪挑眉,嘴角挑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对着杜淳说道:“谁说是我一个人进去了?这不是还有你吗?”

    还说跟君夜离没有关系,自己昨天晚上受的伤,杜淳今天就知道了,真当她是傻子?

    杜淳一愣,有些慌乱的捂住了嘴,愣了一下,对着风无邪讪讪的笑了一下:“说的也是,哈哈。”

    然后便又退回到了车里,即然风无邪已经把他戳穿,杜淳便也不想再装了。

    身体朝着软榻上一仰,似卸下了千斤重担般轻松,幽幽的说道:“我夹在你俩中间,早晚被折磨死。”

    虽然风无邪不想钻回到车里,但碍不住行人异样的眼光,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与一男子共坐在马车上,很是扎眼。

    于是便挑了帘子,也回到了车里,对着杜淳道:“关我何事?”

    他俩不过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如果把这个帽子扣到自己的头上,风无邪可不想领他这个人情。

    对于风无邪的冷情,杜淳仿佛已经习惯了,他坐直了身子,眼神瞄向了风无邪的胳膊。

    “伤口怎么样了?用不用本小爷给你换药?”

    昨天经过灵泉泡浴,胳膊上的伤口已经在结痂了,虽然还有些隐隐作痛,但已经没有大碍了。

    所以对于杜淳的好意,风无邪便理所当然的拒绝了。

    “难道紫凝露真的有如此奇效?能让伤口一个晚上就愈合?”风无邪在百花宴上的紫凝露,早在云阳城都传遍了。

    所以看到风无邪的反应后,杜淳第一时间便想到了紫凝露,他有些热切的看着风无邪,急声道:“无邪,快把紫凝露拿出来让我看一看。”

    知道杜淳是个药痴,如果不给他这一路上就别想消停了,更何况自己还承诺过,有机会便让杜淳看一看这紫凝露。

    可是就这么给他,未免太便宜了他,风无邪的心中一直有个疑问,便想趁机向杜淳解开。

    她将紫凝露拿了出来,放在手心,对着杜淳道:“这就是。”

    杜淳的眼睛不由的瞪大,伸手便要拿,却没有想到风无邪又缩回了手,那感觉就像小猫的爪子在心尖上挠。

    杜淳的手落了个空,有些不满的撇嘴:“无邪,你这是何意?”

    风无邪并没有看杜淳着急的模亲,而是将药瓶攥在手里,淡淡的问道:“回答我一个问题,这药液便给你。”

    杜淳不知道风无邪葫芦里装的什么药,便小心的问道:“什么问题?”

    “你为何会去晋王府?”风无邪问道。

    所有的这一切在当时她并没有在意,如今一细细想起来,未免也太巧了些。

    那福禄堂早就名声在外,怎么会说关门就关门呢?

    而且这杜淳的医术,并不比自己低,怎么就甘愿去晋王府当个小小的药师?

    这些疑问一直盘旋在风无邪的心头,她先前不理会,那是认定不管杜淳是什么身份,都与自己扯不上关系。

    可是现在看来,杜淳和君夜离的关系匪浅,这两个人,风无邪是甩不掉了。

    杜淳略一思忖,便道:“我去晋王府,是因为一个人的嘱托。”

    “是君夜离吗?”风无邪问。

    “是。”

    “那他的目地呢?”

    “事关重大,我不能说。”杜淳的面色露出一丝凝重,这件事非同小可,刚才他已经透露了太多。

    风无邪知道的越少,才会越安全,所以君夜离才会派自己去助她。

    可是这个女人似乎一点也不领情,一直将他拒在自己的门外。

    真不知是该夸她太过于谨慎,还是她太封闭自己。

    明明知道自己没有坏心思,却还是这么小心翼翼。

    对于杜淳的解释,风无邪并没有满意,但她知道,今天杜淳能说这么多,已经超出了他的极限。

    如果自己再问,也未必会问出什么来,索性便不问了,只是看着杜淳的眼睛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目地,但如果坏了我的大计,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风家正一点一点的站立起来,如果这个时候再如任何的差错,足以将风家打压的再也爬不起来。

    杜淳从来没有见过风无邪这么冷酷的一面,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做伤害你的事情。”

    他就是想伤害风无邪,也得看那个家伙答不答应啊。

    一想到君夜离,杜淳就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似乎他现在的所作所为,已经越来越偏离了主线了呢?

    是不是该找个机会,提醒一下那个家伙呢?

    虽然杜淳的话风无邪并不十分信,但经过这些日子以来,他的品性风无邪还是能看的清的。

    此人虽然浪荡无忌,但心性却十分耿直,即然他这么说了,便会这么做。

    或许,自己可以试着相信他一回。

    风无邪没有说话,只是将手上的药液递到了杜淳的跟前儿,杜淳接了过来,脸上又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似像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珍宝一般,跟个孩子似的笑道:“这就是神药紫凝露?传说中价值千金的药液?”

    这个价值千金也只是风无邪为了将风家的名声打出去,却没想到,却为紫凝露涂上了一抹神秘之色。

    杜淳把紫凝露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着,爱不释手。

    他这般孩子气的样子,倒逗的风无邪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不知不觉,太阳竟然快要下山了,前后的车队早就已经没有了身影。

    风无邪一坐车就开始昏昏欲睡,待到她睁眼之时,车厢内一片昏暗,杜淳则枕着手臂睡的正甜。

    挑出车帘,风无邪走到了马车前面,见青龙使依旧坐的笔挺,毫无疲累之色,心中不觉得对他敬佩起来。

    见到风无邪出来后,青龙使朝她笑道:“前面不远处就是朱仙镇,今晚我们可以在那儿歇脚,等到明日一早再起程。”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