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风无邪点了点头,今天这一天也太累了,晚上正好可以好好的歇息一下,在这车内坐了一天,身子早就疲累不堪。

    如果能洗个热水澡,再幸福不过。

    不多时,便看到前面不远处,隐隐的出现了火光,在寂静的原野中忽明忽暗,隐隐跳跃。

    这还是风无邪自长大以来,第一次走出云阳城。

    朱仙镇的镇子不大,但却是南下最重要的一个要道,几乎所有过往的旅客都要在此歇脚。

    否则一旦错过,便要露宿荒郊野外。

    等到风无邪他们的马车进入到朱仙镇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万家灯火了。

    周围大大小小的客栈全都住满了人,青龙使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处还算干净的客栈落脚。

    可是他们刚要进入客栈,却被店小二给轰了出来。

    “不好意思客官,本店已经客满,请您另投别处吧。”

    风无邪的脚步一住,看了眼这家客栈,只见外面许多的侍卫将客栈包围的密不透风。

    但明显的整个客栈的房间都处于空房的状态,看来这里今夜被什么人给包了。

    即然是官家的人,风无邪便不想与他们扯上关系。

    对青龙使递了个眼神道:“我们去投别家吧。”

    杜淳和青龙使两人也知道这里的人身份不寻常,便点了点头:“也好。”

    几人正欲出去的时候,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惊讶的声音:“风无邪,是你吗?”

    这道声音有些熟悉,风无邪诧异的转身,正好对上了宫天烁那张不可置信的脸。

    “真的是你?”

    风无邪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朱仙镇遇到宫天烁,他一介太子,不应该是呆在皇宫里吗?怎么会在此地?

    就在风无邪惊讶的时候,宫天烁已经挣脱了风芷柔的手,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她的面前。

    风无邪不想与他有任何的牵连,只是微微福了福身道:“原来是太子殿下。”

    宫天烁的眼睛顿时明亮起来,就连语调都有些语无伦次:“不用行礼,快快起来,风妹妹可是要投宿?正好这个客栈已经被本宫包下,风妹妹想住哪间都可以……”

    眼看着这太子殿下说话越来越不着调,竟然从风无邪变成了风妹妹,风芷柔的一张小脸儿都快扭曲的变了形。

    但还是硬把这口恶气咽下,强挤出一抹笑意把宫天烁的话截了下来:“殿下……”

    柔媚的嗓音犹如当头一棒,把宫天烁的神思拉了回来,看着风无邪那张略带嫌弃的小脸儿,他这才觉得自己适才确实是有些失态。

    忙正了正神色道:“风妹妹别误会,只是这镇上的客栈早已经住满,本宫只是担心你的安危罢了。”

    风芷柔挽上宫天烁的胳膊,佯装惊讶的看向风无邪身后的两人,话里有话的说道:“殿下,您多虑了,风姐姐怎么会是孤身一人呢?她身后可是有两位护花使者呢。”

    如果不是风芷柔道出,宫天烁还真没有看见那两个人,现在一看,可不是,站在风无邪身后的两个男人。

    个个长的英俊潇洒,身形高大,顿时心中就有些不是滋味儿起来。

    如果当初自己不是执意要退婚,此刻站在风无邪身边的就会是自己了。

    “风妹妹,他们是?”宫天烁的心情即紧张,又忐忑,生怕风无邪说出会让自己心碎的话来。

    听他一口一个风妹妹,风无邪只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

    “太子殿下,我与您不熟,还请您不要风妹妹的乱叫,我还有事,就不耽误您花前月下了。”

    说着,就要往外走去。

    风无邪的这番话真的是出自自己的真心实意,可是在宫天烁的耳朵里,尤其是此情此景,嫉妒心作祟的情况下,就完完全全的变了味儿。

    他认为是风无邪看到自己跟风芷柔在一起,风无邪是吃醋了。

    心中即欢喜,又心疼,如果他早点看出风无邪的好该多好。

    身形一闪,便拦在了风无邪的跟前儿:“风妹妹,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一心的想对你好。”

    他说的极其认真,把一个情圣演绎的真情到位。

    如果不知情的人看见,还以为他是千古难寻的痴情男子。

    可明显的,风无邪并不吃他那一套,对着宫天烁淡淡一笑道:“你哪儿来那么大的自信?”

    宫天烁的脑子明显跟不上风无邪的思维,被她这么一呛,一时呆愣的站在了原地。

    正欲不知该如何接话时,却听对面传来一阵哈哈大笑的声音。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一个男子正坐在房顶上喝酒,刚才夜色昏暗,众人都没有发现此人。

    那男子从房顶上站了起来,身形甚是高大,往口里灌了一口酒道:“这女娃的话是说,你就别想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人家明显的不想搭理你,你却还在这儿纠缠不清,也不怕你身后的小美人难堪吗?”

    宫天烁听了这男子的话后,又羞又怒,回头一看,却见风芷柔一脸尴尬的站在原地,双眸里噙了一层泪花,似乎对他的所作所为,很是伤心。

    虽然风芷柔没有说话,这不正表明了他是个始乱终弃,无情无义的男人吗?

    一时间,宫天烁的怒火蹭蹭的上涨,指着对面房顶上的男子大喝道:“大胆,你可知道本宫是谁?”

    宫天烁的话一出,立马就有侍卫将那房子包围了起来。

    “来人,把这狂妄的贼子给本殿下拿下。”宫天烁一声令下,立马就有侍卫翻上了房顶。

    可是那男子只是淡定的站在原地,身形一动都不动,那些待卫还只当是他怕了。

    大喝一声举刀朝他砍去,可是那男子似喝碎了酒一般,一边大喊着不要杀我,一边东躲西藏。

    样子很是滑稽,可是那些爬上房顶的侍卫却全都看似不小心的摔了下来,连那男子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直到最后一个待卫摔下去,那男子似乎受到了很大的惊吓,缩着身子朝下喊道:“哎呀,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几名待卫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捂着胸口直哼哼,哪里还有力气再爬起来。

    风无邪站在原地,看着这突变的一幕,喃喃的道:“好历害的功夫。”

    对方不知是敌是友,但能跟皇家的人动手,光凭这份胆识和魄力就足以让人刮目相看。

    没有想到那男子竟然装疯癫,把待卫打的七零八落,宫天烁气的脸都涨成了猪肝色。

    他随行的这些待卫,在皇宫内可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可是在那男子的面前却猴子一般上蹿下跳。

    知道此人的身手不错,宫天烁就算有心想退兵,可是这么多人都眼睁睁的看着呢。

    正当他骑虎难下的时候,风无邪却上前一步,朝宫天烁道:“只是一介山野莽夫,太子殿下又何必认真呢?”

    宫天烁正想着该如何下台,听到风无邪的话后,便借坡下驴:“哼,今天看在风妹妹的面子上,本太子就饶你一命。”

    说完,便带领着他的那些“虾兵蟹将”,又回到了客栈。

    待到那些待卫都走后,房顶上的男子朝着风无邪拱了拱手道:“多谢姑娘出手相救。”

    风无邪淡淡一笑:“彼此彼此。”

    那男子爽朗一笑,随即从房顶上翻了下来,只见此人身形高大,竟然比杜淳还要高上几公分。

    杜淳注意到风无邪的眼睛往他身上瞄来,知道是拿他在跟那男作比较,心中有些不乐意,便扭过了头去。

    那男子眼窝深邃,倒有几分欧式眼,鼻梁高挺,皮肤相较本地人还要黑上几分,宽肩窄腰,双腿修长。

    虽然他穿着中原的服饰,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此人来自塞外,尤其是他那双靴子,比中原的人更加精美,上面还绣着图腾。

    风无邪心中很是诧异,如果说此人有心想要掩饰自己的身份,可是这身打扮也太失败了。

    许是那男子看出了风无邪的疑虑,便上前大方的说道:“我叫寒夜飞,漠北人,是个药材商人,此次来西楚只是想要进些药材,刚才不小心听到了姑娘与那人的谈话,我平生最恨的就是这种虚伪的小人,一时冲动便与他们动了手,如果不是姑娘仗义执言,在下恐怕难以脱身啊。”

    寒夜飞的一番话说的极为诚肯,明明是他为风无邪脱困,现在却成了他感谢风飞邪的相助。

    可是此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却让人感觉不到一丁点儿的做作,反而还觉得此人极为豪爽。

    风无邪知道他是为了不使自己难堪,这才如此说,心中对他很是感激,可是又对他的身份拿捏不住。

    只好以礼相待,说道:“寒公子客气了。”

    寒夜飞没有想到风无邪的性子如此冷淡,便微微一笑,对着她身后的杜淳和青龙使说道。

    “如果几位不嫌弃,可以到这家的客栈来,正好还有几间空房。”

    风无邪正想拒绝,杜淳却先她一步道:“即然寒公子有如此美意,那我们几位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暗中推了风无邪一把,咬牙低声道:“我的小姑奶奶,这镇上的客栈早就满了。”

    风无邪定睛一看,只见远处的几家客栈早就关门谢客了,现在也只好如此了。

    况且这朱仙镇是一个重要的驿站,前来的北往的,都会在此歇脚,有个北漠商人,也不算什么奇事。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