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9章 好看么,要不要摸一1
    正当风无邪思忖的时候,这杜淳已经拽着青龙使朝寒夜飞住的客栈走了过去。

    风无邪无奈,也只好提步跟上。

    店小二把马牵到了后院,喂上了粮草,人要歇息,马也不例外。

    几人简单的吃过晚饭,又寒暄了一番,便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让店小二打了一桶热水,沐浴完后,风无邪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裙,便想去找杜淳问一些事情。

    杜淳和青龙使两人分别住在风无邪的左边和右边,如果晚上有什么动静,大家也好有个照应。

    风无邪走到杜淳的门口,刚要敲杜淳的房门,却发现他的门根本就没有上锁。

    手轻轻一碰,门便推开了条缝儿。

    屋内的光线很暗,昏黄的灯光下,**前似乎站着一个人……

    正当风无邪想要看仔细时,却发现眼前一黑,眼睛竟然被人的手掌蒙住了。

    而房内的杜淳却发出了哎呀一声喊叫惊呼,似乎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随后便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风无邪的身体被圈进一个温暖的怀抱,眼睛被一双大手捂的严严实实,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能急声问道:“杜淳,你怎么了?”

    她挣脱了两下,可是身后的那个人力气大的很,根本就难以撼动,风无邪气极,又担心杜淳的安危。

    只好用手肘狠狠的向身后那人的腹部顶去。

    手肘碰到了那人的腹部,却没有想象中的柔软,坚硬如铁,风无邪的手臂被撞的一阵发麻。

    可身后的人也没有讨得了好,闷哼一声,纵然是这样,他的手依然没有放开。

    “君夜离,你够了没有?”风无邪气极,朝他喊到。

    可是君夜离并没有回答风无邪,却听到杜淳的声音有些不自然的道:“我好了,进来吧。”

    捂住眼睛的大手移开,风无邪的眼睛有些模糊不清,扭头便看到了君夜离那张似笑非笑的脸。

    “还真是阴魂不散。”风无邪冷冷的道。

    只不过是**未见,君夜离的下巴却青色一片,长出了胡茬,几缕发丝从额前垂下,显得有些凌乱,就连那双明亮的眸子也有些黯淡,下眼睑乌青一片。

    显然是过度劳累,才会如此的。

    风无邪有些诧异,君夜离每次在她身边出现,从未如此过,今日怎么会如此狼狈?

    看着风无邪那张无害的小脸儿,君夜离的脸上黝黑一片,这个女人进别人房门,都不知道敲一下么。

    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赶到,那后果……

    想到这里,君夜离的心口就有些闷闷的。

    门吱呀一声打开,杜淳一脸尴尬的出现在门口,抬头就对上了君夜离那双带着飞刀的眼睛。

    心中顿时觉得委屈至极,差点儿被看光的人是自己好不好?这家伙护短护的也未免太过了。

    况且天色这么晚了,他又怎么知道风无邪会来找他?

    真真是冤枉死了。

    风无邪见到君夜离在此,转身便想回到自己的房内。

    可是手腕却被君夜离给拽住,只稍稍用力,便被他拥在了怀里,丝毫都没有顾忌到杜淳在此。

    “先别走。”

    嘴上这么说着,大手却将风无邪拦腰抱起,径直的走到了屋内,将她放在了椅子上。

    风无邪最讨厌他这种霸道不讲理的样子,可是他那么强大,打又打不过他,只能冷着一张脸,狠狠的瞪着他。

    君夜离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见风无邪瞪着他看,便将那张俊脸凑到她的跟前儿,淡声道。

    “好看么,要不要摸一下?”

    风无邪暗自咬牙,有朝一日,定要让这个男人滚出自己的生活,头一歪,再也不去看他。

    杜淳站在门口,心被秒成了渣渣,明明是自己的房间,怎么觉得自己好像一个路人甲?

    而且从始至终这个家伙都没有问过他的意见。

    叹了口气,转身将房门关上。

    看着这两个暗自较劲儿的冤家,杜淳清了清嗓子,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二位,差不多就得了啊。”

    君夜离越看风无邪,越觉得这个丫头有趣,明明气的要命,却偏偏还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看着她即要抓狂的样子,还真是可爱。

    退了两步,坐到了风无邪旁边的位子上,端起桌上的清茶喝了一口,这茶水送来有些时辰了。

    早就没有了刚刚沏好时的清香和甘甜,入口都是满嘴的苦涩,可是风尘赴赴的他。

    却将这茶水全部喝了下去,实在是太渴了。

    看到君夜离这个样儿,杜淳叹了一口气,到楼下帮他叫了一些牛肉和一些小菜上来。

    风无邪看着君夜离狼吞虎咽,却一点都不觉得有损他的形象,反而他的行为给人一种豪迈的感觉。

    只是他把自己留在杜淳的屋内,难道是为了在她面前上演一场吃饭秀?

    他有这个闲心,风无邪却没有。

    坐了一天的马车,身子早就疲累了,便站起身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一次君夜离没有拦她,任由风无邪走了出去,能让她陪着自己吃一顿饭,就算是再苦再累,也值了。

    将风无邪送走了之后,杜淳反身折了回来,看着君夜离那吃相,忍不住摇了摇头道:“你是不是不要命了?一天**就从东齐打了个来回?”

    要知道,东齐远在千里之外,就是普通人骑马也要两天两夜不停歇才会到。

    虽然君夜离的内力高深,但再高深他也只是个人,并不是神。

    看到他如此拼命,杜淳还真是有些心疼,尤其是风无邪还不领情的情况下,他都替君夜离不值。

    君夜离喝了一口酒,将嘴里的牛肉咽下,肚子里有了食物,他这才感觉力气回来了一些,对着杜淳说道:“给你看样东西。”

    然后就从随身的包裹里,取出一块东西来放在了桌子上,对着杜淳道:“来,看看此物。”

    说完,便又低下头继续狼吞虎咽。

    杜淳的眼睛瞄向了桌子上,只见那上面放着一块黑漆漆的东西,乍一看根本看不出什么。

    但如果细看的话,却是令他大吃一惊。

    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这么大块的乌云石?

    这乌云石坚硬无比,做成武器后更是削铁如泥。

    可是这么稀有的材料,西楚国根本不会有,只有远在千里之外的东齐才会产出。

    这种矿石极为少见,就算是挖掘出来也不过是拳头大小,能有如此整块的却是少之又少。

    那好比是夜明珠,鸽子蛋大的夜明珠少见吧,可是拳头大的夜明珠谁又见过?

    这块乌云石就是相当于拳头大的夜明珠。

    整块乌云石大约一尺见方,上窄下宽,浑身漆黑无比,黑色之中又隐隐的透着紫色,果然是极品中的极品。

    杜淳的眼睛瞪成了铜铃,激动的就连声音都发不出了,伸手就要往那乌云石上摸去,却被君夜离一筷开了。

    “不是给你的。”

    顿时满身沸腾的血液,一下子降到了冰点,杜淳有些讪讪的缩回手,看着君夜离道:“你别告诉我这是给风无邪的?”

    君夜离拿软巾擦拭了一下嘴角,又恢复成了那副俊逸超凡的模样,慢悠悠的喝着茶水道。

    “这乌云石可是我好不容易得来的,你看这东西做成什么武器,适合女子拿?”

    其实,他早就想送风无邪一把防身的武器,只是不知道她习惯拿长剑还是短刀。

    直到昨天晚上那几个黑衣人伤了风无邪后,君夜离这才意识到,有一把趁手的武器,对风无邪是多么重要。

    现在她的武功平平,如果遇到危险,一把神器在手,可是能助她不少力。

    杜淳仔细的打量着那块乌云石,如玉修长的手指摩挲着下巴,脑子里却在思索着。

    这块乌云石上窄下宽,样子像极了一把。

    可是如此一来,这乌云石就会被削掉许多边角料,真是太可惜了。

    他也有些拿不准这乌云石到底该如何做,才能将它的作用发挥出最大。

    杜淳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不如将它交给名剑山庄的铸剑师,问问他们。”

    君夜离点了点头,他得到这块乌云石的时候,也是拿不准该怎么做,只好先将它带了回来。

    将桌上的乌云石又重新包了起来放好,让店小二又打了一桶热水上来,将身上的尘土都洗下去后,君夜离换了一身衣服便要出去。

    别人不知道他的辛苦,可是杜淳却知道君夜离有多么疲累。

    这都三更天了,不休息竟然还要出去,忙把他叫住:“哎,你干什么去?”

    “我去问问无邪,看她喜欢什么样儿的武器。”说话功夫,君夜离已经出了门口。

    长腿一迈,直接从窗户翻到了风无邪的房里。

    对于这个不速之客,风无邪真是感到无奈,门锁不住,窗子挡不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君夜离,在自己的生活中来去自如。

    那种深深的无力感,让风无邪有种无处可逃的挫败感。

    风无邪从**上坐了起来,对着站在她屋内的君夜离冷声道:“这么喜欢钻姑娘家的房间,难道是阁下有什么特殊嗜好?”

    风无邪将特殊两字咬的极重,君夜离又怎么会听不出她是在拐着弯的骂自己**。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