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我吵醒你了?”他的声音里有几分沙哑,许是淋了雨的缘故。
“你是不是先把衣服换了?”她撅了下嘴,这是气糊涂了,还是气麻木了,就不怕着凉感冒?
荣振烨这才反应过来,去到浴室,洗了个澡,换上了睡衣。
伊又夏原本是懒得搭理他的,只是看他落汤鸡的悲惨模样,有了几分同情,于是起来,替他冲了袋板蓝根。
“赶紧喝了,预防感冒,我可不想被传染。”
他笑着接了过来:“不生气了?”
“好端端的,我干嘛生气?”她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昨晚的约会,我不该中途离场,我以为雪璐伤得很重……”他话还未说完,就被她打断了,“没关系,模拟约会嘛,又不是真的。”她刻意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好像完全不在乎。
荣振烨心底像海浪似的,掀起一股失意的浪潮。
非同寻常的大度,和预想中暴跳如雷的情景截然相反,他一路上精心准备的台词半句都没用上。
不生气,为什么又挂电话,又关机?
“晚上去酒吧了?”他试探的问。
想起之前发的短信,她咧嘴一笑,装出兴奋依旧的神态:“是啊,玩得可high了,今天好多帅哥围着我跳舞呢!”
“没喝酒?”
“我可是一直牢记着深刻的教训,一个人去酒吧,滴酒不沾,免得让人趁虚而入。”她说得一本正经。
他的眼睛亮了下,就迅速黯淡下去,眸色在逐渐加深,仿佛被黎明前最黑暗的色彩晕染。
莫非挂电话、关机只是不想他打扰?是他误解了?他的存在与否根本就影响不了她的心情?
“很晚了,回去睡吧。”阴郁的甩了句,他转身回了房。
外面,雨停了半会,又开始倾盆而下,就像他的心,只晴朗了片刻。
拉开窗帘,想推窗吹吹风,却被眼前的画面震动了下。
两个血骷髅,画得栩栩如生。
他摇头失笑,心情突然就阴转晴。
房外,伊又夏听到他拉窗帘的声音,才想起自己方才的大作,抓起抹布,窘迫的冲进房,想要擦掉,被他阻止了。
“没想到你还有如此的闲情雅致,画得教人赏心悦目,必须保存!”他嘴角荡漾着促狭的微笑,语气慢悠悠的,讥诮的味儿十足。
她小脸一红,脑筋急转弯:“下午的时候,我在阳台上晾衣服,无意间发现对面房子里有色女偷窥你,就画了两个骷髅,想吓吓她!”
“哦?”他浓眉轻扬,“对面的楼离我们最近的都有一里多,谁眼力这么好?”
“谁偷窥用肉眼,当然是用望远镜了!”她撇撇嘴,“望远镜看得可远了,别说一里外,就是月亮上长毛都能看得见!”
荣振烨摸了摸下巴:“可是你没有望远镜,又是近视眼,怎么看到对面有望远镜的?”
伊又夏狠狠的咽了下口水,虽然心里有点虚有点囧,但依然面不改色,“那个……我是靠直觉,隐约中就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们这边,所以你离开之后,我就借着散步的机会,溜到那边小区去看了看,没想到真看到六楼的阳台上有一架巨型望远镜。”
“原来是这样。”荣振烨故意装成终于了解的神态,决定不再去逗她,不然没准火星人都要搬出来了。
伊又夏拿起抹布:“还是擦了吧,万一真把对面的吓出心脏病就不好了。”说着三下五除二就擦了个干净,转过身时,眼里闪过一抹狡狯的光芒,“以后,你睡觉千万要拉窗帘,免得那天和左手贵妃、右手贵妃玩双飞的时候,被人偷窥到了。”赤果果的调戏语言,纯属报复他今天抛弃“糟糠”,和老情人私会的恶劣行径。
荣振烨微微呛了下,有点风中凌乱,但很快就换上了邪肆的神态:“它们又笨又傻,很多招式都用不上,我家宝贝不喜欢,要玩肯定找老婆你了。”
“想得美!”伊又夏羞恼交加,狠狠一跺脚,夺门而出。跟女朋友吵架就拿她寻开心,她又不是备胎。
周末的珠宝展,秦雪璐因为脚伤,让荣振烨陪她参加。
伊又夏硬起头皮,极为尴尬的要求一起去。
今天一万瓦le电灯泡是当定了,没办法,谁叫她受人之托,要去当暗黑破坏黑呢。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