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会否有老板的邮件龙城某个地下帮派的总部,黑帮老大马克西姆开启面前的电脑,最近一段时间自己都在准时收取邮件。
只要不是特别忙得不可开交,每天早中晚三次,肯定是要准时看一下的邮箱的。
而只要回到房间,自己第一件事也必定是打开电脑先看下电子信箱。
就前不久,他收到一份电邮,一份来之未知邮箱的信件,显然对方不想透露地址,有所保护。
“鬼院子又闹鬼了,是真的闹鬼”信的内容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但马克汉姆没有任何犹豫和耽搁,立马转发了出去。
知道老板这事的重视,他想这事应该做的是对的。在此之前他没少挨老板的批,每次见面,老板都是以命令的口气让他立马找人进到鬼院子,而且每次的语气也都是容忍到极点样子,甚至有几次提到再不办好,就准备收拾铺卷滚蛋的话。
有时自己想想也觉得挺冤的,有些无奈,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他已经想尽各种办法安排人进入荣府。
每次只要荣府有招人机会,保安、保洁员、佣人,甚至司机他都找人尝试过。可惜荣府招人的审核都很严格,被卡在前期的占大多数,既是进去了也都没有机会接触鬼院子,连靠近那一区域都缺乏机会,荣府对鬼院子的防范警觉xing很高。
就连曲线救国他都有着手试过,那些下人接触的熟人开始,女朋友、亲戚的熟入,都有过物色对象,甚至荣府主要成员身边的人,他都有试过。
至于最后一次,迫于老板的压力,他都认为自己已经开始铤而走险。安排人装作保洁员,想以“假李逵”引出真李逵,可惜最终还是失败了,结果那个保洁员最终也失去了联系。
所以上次他一收到那份邮件,立马就转发了出去。他以为很快就会有答复回来,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老板都那份邮件没有任何回应,也没有任何新的指示。
这几天老板的信息一直没来,但直觉告诉已经快了,最晚就这两天,老板肯定会有下一步的指示的。
突然电脑下方有图标开始不停的闪烁,信息提示有新邮件收到。肯定是老板的,马克汉姆赶忙开登录系统下,连着两次密码都是密码错误,直到第三次才正确登入。
邮件确实是老板发来的,上面只有一句命令指示:“不惜代价安排人进到鬼院子。”
秦雪璐刚要走出荣府,她突然感觉手机一震,提示音显示是有一条短信。会是谁的呢
“老地方,晚六点。”手机信息只有简单几个字。秦雪璐意思到又有事情要落实到自己头上,最近一段时间,组织上一直在打听鬼院子的事,自己也有留意。
按照约定时间,秦雪璐特意提前了一点到达约定地点,却看到马克西姆已经等待在那里,她有些意外。
“不是约的六点,你不会提前在那等了好久吧”
“是的,我到这有一会了。老板对这事很看重,我不得不慎重些。”
“老板有什么指示”
“他下令要进入鬼院子一探。”
“鬼院子到底什么秘密,老板那么重视。”
“老板的事,不该我们知道的,他从来不说的。”
“那你有好的人选除了上次你找的那个保洁员,似乎荣府已经没有其它我们的人。”
“这就是这次找你来的原因,我希望你能想办法进入鬼院子看看。”
“绝不”秦雪璐发出一声被踩到蛇般的尖叫,她可还没忘记上次进入鬼院子的教训,那次她快被吓死,也差点失去xing命。鬼院子一直是她心里的阴影,最大的阴影,她可不想再来一次。
“为什么”马克汉姆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明显没有想到秦雪璐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反应。
“鬼院子的确有鬼,我可不想再去,上次已经发生了一次。”
“上次”马克汉姆有些摸不着脑袋。
那次事件一直都没有恢复过来,就是现在,那红衣女鬼的影子还经常把自己从睡梦中惊醒。
“上次我想去探查一下鬼院子,结果被鬼上身,差点死掉。”
“鬼院子真有鬼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说,之前没有听你说起探查鬼院子的事,能说说细节。”
“我也不想多回忆,细节不想多说,我只肯定鬼院子肯定真有鬼。”
“你说下细节,我可以帮你分析分析,说不定有所帮助。”
“不,我不想回忆场景,特别是那女鬼,你别逼我。”
“你说说吧,可能我能帮到你,也能帮你分析当时的情况。”
“不,你别逼我,我不想回忆起那段经历。你别逼我”
秦海璐感觉快要接近奔溃的边缘,她讨厌任何关于红衣女鬼的一切。
“当时什么情况,简单说下就好”,马克汉姆不想放弃。
“不我不想说我不想再去鬼院子”
“冷静,先冷静一下”
马克西姆见秦雪璐精神快要失控,不敢再逼太紧,开始改为安抚,让她先冷静下来。“这是老板的意思,我想你也知道老板的脾气,这事要是不能很好完成,估计我们都不太会好过。”
“这件事再从长计议吧。”秦雪璐说道,打死她都不会靠近鬼院子,招惹红衣厉鬼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许文康的腿已经基本康复,可以站起来慢慢的行走了。
同时,他也重新回到了许氏,担任副总裁。
王燕妮拟定了一份人员名单。让他把这些人安插到许氏,好控制许氏的管理层。
许文康沉默了,当初他和伊又夏花费了大量的功夫才把王燕妮的力量肃清,他不能再给自己挖一道坑。要安插,也是安插他自己的人,而不是王燕妮的。
“妈咪,这件事我自有安排,就不劳烦您费心了。”
“我这都是为了你好,我们必须要在许弘熙羽翼丰满之前,控制住许氏的管理层,把原本应该属于你的位置夺回来。”王燕妮说道。
“您是为了我,还是为了您自己”许文康问道。
“我当然是为了你。你出事的这些日子,我眉头去庙里烧香拜佛,祈祷你能平安回来。我一双眼睛也都快哭瞎了。你是我的儿子,我不帮你,难道要去帮个野种吗”王燕妮说得苦口婆心。
许文康撇了撇嘴,“你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儿子。”
王燕妮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你不要听伊又夏胡编,根本没这个孩子,我跟你三叔清清白白的。就算有,你是许氏的长子,他名不正言不顺的,哪会有这个可能。”
“您知道就好。许家还有二叔、四叔、五叔呢,怎么也轮不到三叔那个私生子。”许文康低哼一声。
王燕妮握住他的手,拍了拍,“文康,我和婉玲才是你真正的亲人,伊又夏她是我们的敌人,她巴不得我们母子三人一无所有,被赶出许家去。”
“好了,妈咪,许氏我是一定要夺回来的,他本来就该是我的,至于又夏,不能跟她把关系弄僵了,她要是站到了许弘熙那边,对我是很不利的,相信您也明白这一点。”许文康若有所思得说。
王燕妮点点头,“你的考虑也不无道理,那就先稳住她,等把许弘熙解决了,再来对付她。”
顿了下,她又道,“你现在要想办法把老太太手里那百分之十的股份弄到手。英格丽德不是怀孕了嘛,要是能生个儿子,哄的老太太开心了,她肯定就把那百分之十的股份拿出来给重孙子了。”
许文康点点头,“等四个月的时候就带她去做个b超。看看是男是女。”
“如果女孩就干脆拿掉,赶紧再造儿子,女儿生了也是白生,一点用处都没有,还待在肚子里浪费时间。”王燕妮毫不留情的说。
许文康皱起了眉头,“能生儿子固然好,女儿我也一样喜欢,您不要把我的孩子当成工具,就像当初你能对待我一样。”
“我还不是为了你好。万一她来个剖腹产,生个赔钱的丫头片子,岂不是还要等三年才能再生,还不如趁早拿掉。”王燕妮撇撇嘴。
“许婉玲也是个没用的、赔钱的丫头片子,您怎么对她比我对我这个有用的儿子还好呢”许文康反问了一句,极富嘲弄的意味。
“婉玲是你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她”王燕妮瞪他一眼。
“英格丽德肚子里的是您的亲孙女,您还不是狠心要把她打掉”许文康不悦的说。
“行了,到时候再说吧。”王燕妮摆了摆手。如果b超是女儿,儿子又下不了手,那就由她这个母亲来代劳好了。
在他们说话时,英格丽德就站在书房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将他们的话隐隐约约听了个遍。
听到王燕妮要打掉她得孩子,她吓坏了,脸色一片惨白。
之前听人说过许家重男轻女,她没放在心上,今天听到这话,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xing。
王燕妮这个婆婆原来这么的恶毒,这么的冷酷,这么的无情,连自己的亲孙女都要弄死,看来之前伊又夏说得话没错。
她是个恐怖的、残忍的女人。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