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39章 结局篇 终章
    帝爵大厦外百米远处,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大爆炸声从一辆丰田车里传来,周围百米远的玻璃都被震碎了,伤者无数。

    这是威廉对荣振烨的报复,她要为儿子报仇。

    龙城警方很快就把这起爆炸事件定为了恐怖袭击。

    威廉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行踪会被暴露出去,她还没来得及逃跑,就被国际刑警和荣振烨的黑衣人团团包围了。

    荣振烨也没想到一直和自己作对的威廉竟然是个女人!

    “阿梅,好久不见。”尽管过去那么多年,荣承允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面前的妇人。

    “终于又见面了,二少爷。”威廉低哼一声。

    当年从荣府出来时,她得到了一笔可观的赡养费,之后就出了国。

    她是个极为漂亮的女人,野心也非同寻常,有能力有手段,那方面的功夫更是无人能及,简直就像是苏妲己转世。

    当初就是为了能够攀龙附凤,坐上荣家大少奶奶的宝座,她勾引了荣大少。

    她可以说是破坏荣秦两大家族的罪魁祸首,如果不是她的破坏,荣大少和秦家大小姐的婚姻也不会破裂。

    秦家小姐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和荣家大少同归于尽,秦家和荣家也成为仇家。

    荣家之所以会轻饶她,完全是看在了荣振拓的份上。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有些人留着就是祸患。

    阿梅在国***上了恐怖组织的头目,成为了他的妻子,在他死后,她就取而代之,以威廉的名义,掌管了这个组织。

    这么多年,她为之奋斗的目标就是帮助儿子登上荣家执掌人的宝座。

    “现在的结果就是你希望的吗,如果不是你,振拓也不会惨死,尸骨无存!”荣承允愤怒的说。

    “是你,是你们害死了我的拓儿!”威廉嘶声尖叫。

    “以蝼蚁之力也想撼动大树,你太天真了。”荣振烨嘲弄一笑,荣氏是不败的东方帝国,没有人可以撼动。

    “只能说你命太大。”威廉冷笑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遥控器,“不过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了,我的岛上遍布炸弹,只要我一按按钮,整个岛就会化为灰烬,我要跟你们同归于尽。”

    “那就试试,看看是你的手快,还是我的枪快。”荣振烨一脸的平静,他一向有泰山压顶,面不改色的冷静。

    “我要你们给我的拓儿陪葬!”威廉大叫一声,手指正要按动按钮时,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振拓少爷!”

    威廉微微一怔,就在她把目光转向门外的瞬间,荣振烨扣动扳机,子弹正中威廉的眉心。

    门外,富兰克林走了进来,那声“振拓少爷”正是他发出的,为的就是转移威廉的注意力。

    看到他,荣振烨震动了下,“你果然跟威廉有关系。”

    “我是欧阳怀蕾的儿子。”富兰克林说道,“这么多年来,威廉一直把我安插在阿尔弗雷德身边,好控制他,得到他们家族的财力支持。”

    荣承允的目光微微闪动了下,“你长得很像你的父亲。”他低沉的说。

    “你难道不是我的父亲吗?”富兰克林反问一句。

    荣振烨也转头望着父亲,不太明白他的意思,这个富兰克林不是他和欧阳怀蕾的私生子吗?

    “你和振拓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荣承允低低的说,荣家大少生性***,欧阳怀蕾一进荣府,就被他盯上了。欧阳怀蕾对荣承允爱而不得,到酒吧买醉,荣大少趁虚而入,和她一夜***。

    而欧阳怀蕾和荣承允的那一次时,肚子里已经珠胎暗结,只是她自己没发现而已。

    之后,欧阳怀蕾发现自己怀孕,以为是荣承允的,她很高兴,没想到荣大少一语激醒了她。按日子推算,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荣大少的,而不是荣承允的。

    当时,他们之间的谈话,被荣承允不小心听到了,所以荣承允才知道孩子原来是大哥的。

    欧阳怀蕾在产子之后,偷偷做了亲子鉴定,确定不是荣承允的之后,她偷偷把这个孩子送人的,只是没想到她送得那个人正是阿梅的手下。所以富兰克林就这样落进了威廉的手里。

    “回家吧,孩子。”荣承允拍了拍他的肩,大哥还有一条血脉在这个世界上,对他也算是种安慰。

    荣府里,伊又夏还沉浸在悲伤之中,丧子之痛让她几近奔溃。

    “迷糊呆瓜,威廉死了,我已经替晨晨报仇了。”荣振烨把她搂进怀里,大手附在她的小腹上,那里已经孕育出了一个新的生命。

    “为什么要夺走我的晨晨,为什么?”伊又夏痛哭流涕的说,她的心好痛,就像被残忍的,活生生的挖去了一块肉。她哭干了眼泪,哭哑了嗓子,可是悲伤就像汹涌的洪水,永远都没有尽头。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为了孩子,你要坚强起来。”荣振烨轻抚着她消瘦而苍白的脸,呢哝的安慰着。

    “冰葫芦——”伊又夏钻进他的怀里,撕心裂肺的痛哭。

    就算她再有很多的孩子,她的晨晨也回不来了。

    四个月后……

    方一凡早产生下了一对龙凤胎,因为孩子才八个多月,太虚弱,一出生就被紧急送进svip监护室。

    深夜,龙城另一端的别墅里,王静秋正在焦急的等待着。

    “柴旺,那些人不会失手吧?”她忐忑的望着身旁的表弟。

    “放心吧,姐,那些人可是我专门从境外请来的惊天魔盗团,连五角大楼,他们都敢进去偷,从医院偷个小孩是件很容易的事。”

    凌晨三点,电话打进来了。

    柴旺阴鸷一笑,“他们已经用一个死婴换下了孩子,现在在秘密保温箱里,由专人看护着。”

    “很好。”王静秋笑了,这是她对景皓阳和方一凡最好的报复,他们将一辈子都见不到自己的女儿了。

    “不用看护了,把孩子直接处理掉,弄死她。”王静秋恶毒的说。

    柴旺点了点头,不过心里另有盘算。

    待他走后,王静秋进到了卧室里,她换上了血腥玛丽的红色长裙,把自己打扮成了血腥玛丽的模样。

    然后,她出了门,去到了本市最宏伟的龙城大桥。

    站在桥墩上,冷风吹动着她红色的长裙和黑色的长发。

    在她下面是湍急奔流的江水。

    她就是为景皓阳而活着的,没有了景皓阳,她的生命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方一凡,你会像我一样痛苦的,我诅咒你,这辈子都生不出女儿来。景皓阳一定很快就会厌倦你,抛弃你,我诅咒你,一辈子痛苦。”她说着,冷笑两声,纵身跳下桥墩……

    荣府里。

    荣承允把儿子荣振烨叫到了鬼院子前。

    “我们荣家世代守护着这个秘密,这里面关乎着我们荣家的兴衰荣辱,今天,我就正式带你进去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搞得这么玄乎,不会里面藏了什么宝藏吧?”荣振烨戏谑一笑。

    荣承允淡淡一笑,打开了鬼院子大门的铜锁,带着荣振烨走了进去……

    数月后,柴家。

    当柴旺抱着一个像天使一般漂亮的小婴儿回到家时,柴妻开心极了。

    柴旺没有生育能力,她一直都渴望能有一个孩子,能当上妈妈。

    “从现在开始,她就是我们的孩子了,给她娶个名字吧。”柴旺说道。

    柴妻仔细的思索了一番,笑着说:“就叫柴筱萌吧,萌萌哒。”

    “不错。”柴旺笑着点点头。他相信这个孩子以后不仅会是他的护身符,还会是他的财神爷。

    时间缓慢的流逝,许多的伤痛和悲哀都慢慢的逝去,只留下一道无法愈合的小小伤口,只要小心翼翼的不去碰触,伤口就不会再发痛了。

    伊又夏和荣振烨添了一个小女儿,还有一个小儿子。方一凡和景皓阳第三个儿子也出生了。只是他们依然没能生出一个女儿来。

    豆豆彻底的绝望了。

    他没有老婆了。

    在产房里,看到婴儿床上的***,豆豆沉重的叹了口气。

    方一凡也十分的郁闷,这次她可是完全按照生女方案备孕的啊,吃得全是碱性食物,怎么还是个儿子呢?

    “也许是我没有保护好我的女儿,被老天惩罚,让我再也生不了女儿了。”她伤心的说。

    伊又夏也想到了自己的晨晨,在泪水快要涌出来时,及时的忍住了。

    景皓阳搂住了方一凡,“我已经和振烨商量好了,让小丫丫到我们家来当媳妇,我们还是能做亲家。”

    “这个主意好。”方一凡点点头,把眼里的泪水抹掉了。

    “你们有三个儿子,我们家丫丫挑哪个呢?”伊又夏笑着说。

    “随便挑,喜欢哪个挑哪个。”景皓阳笑道,反正他儿子多。

    豆豆悄悄的走了出去,来到楼下花坛时,看到一个小女孩正坐在木兰花树下吃东西。

    她长得漂亮极了,就像一个从天而降的小天使,不过那巨大的胃口还真不像个天使。

    她一手拿着巨无霸牛肉汉堡,一手拿着热狗,腿上还放着必胜客买来的披萨。

    “我先吃汉堡,再吃热狗,最后吃披萨。等爸爸来的时候,我就把它们全都装进肚子里了。”她自言自语的,笑容灿烂的说着,小嘴一张,就咬了一大口巨无霸。

    豆豆的视线完全被她吸引了,这个吃货,跟干妈咪有得一拼啊,看她的食量,长大以后没准比干妈咪还厉害。

    要是他的老婆还活着,肯定也是个小吃货。

    想着,一丝悲哀之色从他脸上轻轻划了过去。

    小女孩很快就发现了他,大眼睛眨巴了两下,问道:“大哥哥,你饿了吗?”

    “没有。”豆豆摇摇头,“这么多东西,你吃得完吗?”

    “当然吃得完了,我能吃很多东西。”小女孩极为得意的说。

    “当心长成大胖子。”豆豆勾了下嘴角。

    “我妈妈说我太瘦了,要多吃一点,长胖点才可爱。”小女孩朝他吐吐舌头。

    “你叫什么名字?”豆豆问道。

    “柴筱萌,我是萌萌哒的美少女。”柴筱萌裂开小嘴,甜美一笑。

    “柴筱萌,明明是只呆不萌的废材。”豆豆呵呵一笑,调侃的说。

    柴筱萌一秒变阴天,把腿上的披萨往旁边一搁,冲上来就毫不客气踩了他一脚,“你才是废材,我是天才,我特别聪明,考试都是满分。”

    脾气真够火爆的。

    豆豆吁了口气,“没人告诉你吗,女孩子要温柔一点才可爱。”

    “我只知道,谁欺负我,就要双倍奉还。”柴筱萌撅起嘴,把手里的汉堡和热狗放进披萨盒子里,抱起来转头就走。

    豆豆望着她远去的背影,一丝微笑从嘴角流溢出来,“废材萌,我记住你了。”

    数年后……

    美国哈佛校园。

    荣擎朗(豆豆)走进研究院时,一个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学长,早上好。”

    他转过头,看到了缓缓走过来的少年。他俊美无匹,就仿佛东方初升的一缕晨曦,灿烂的叫人睁不开眼睛。

    “我叫陶景熠,今天第一天来报道。”他自我介绍道。

    “我知道,you。”荣擎朗点点头。

    在陶景熠出现之前,他被誉为哈佛有史以来智商最高的天才,不过,现在,这个和他一样来自东半球的少年要打破他的记录了。所以在他进来之前,有关他的传闻就已经遍布哈佛了。

    他望着陶景熠,不知为何,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想到了自己的弟弟晨晨。

    如果晨晨还活着的话,也像他这么大了。他一定也是个难得的高智商天才。

    “下午,一起打篮球。”他勾起嘴角说道。

    陶景熠做了个ok的手势。他并不知道,荣擎朗这么做,是有自己的目的的。

    下午,当陶景熠穿上帅气的球衣进到篮球场时,他的目的第一时间落在了他的左臂上。

    晨晨那个地方有块星形的胎记。

    虽然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但他和父母依然不能接受晨晨已经离开他们的事实,他们还抱着一丝希望和信念,也许晨晨还活着,每当见到有些神似的人,总会想办法看看他的手臂有没有胎记。

    这个少年,是他见过最特别的一个。

    他的身上有爹地和荣家的特质:惊天地泣鬼神的俊美,睥睨天下的帝王霸气外加狂傲不羁、冷冽冷情。

    可惜,他的手臂上并没有星形的胎记,只有一块淡淡的疤痕。

    “你手臂上的疤痕怎么来的?”荣擎朗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问道。

    “应该是小时候顽皮弄伤的。”陶景熠耸了耸肩。他记事的时候就有这块疤痕,怎么来的,不太清楚,也不关心。

    “是吗?照顾你的保姆可真差劲。”荣擎朗极力掩饰住了心头的失望。

    打完球,从篮球馆出来,他们就遇到了来看望儿子的伊又夏。

    她的眼睛落在陶景熠脸上时,就立刻凝滞了。

    “妈咪,这是我的学弟,陶景熠。”荣擎朗介绍道。

    “hello,aunty。”陶景熠礼貌的招呼道。

    “你多大了?”伊又夏赶紧问道,一颗心纠结在了一块。

    “十五岁。”陶景熠说道。

    “和我的晨晨一样大。”伊又夏呢喃的说。

    陶景熠没有听到她的话,礼貌的道别,就离开了。

    望着他的背影,伊又夏出神的说:“真像啊,像我,像你爹地,像你的太爷爷。”

    “我知道,可惜他不是晨晨,我已经帮您鉴定过了,他的手臂上没有胎记。”荣承允搂住了妈咪的肩。

    “是吗?”伊又夏失望的垂了下头。虽然过去了许多年,但晨晨的逝去依然是她心头无法抹去的痛楚。

    孩子是母亲的骨血,就算他没有出生,就算他只在自己的身体里存在了短暂的几个月,但他依然在母亲的脑海里留在了不可磨灭的记忆,成为了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

    “妈咪,如果晨晨真的还活着,我们一定会找到他的。”荣擎朗拍着她的肩,安慰道。

    伊又夏点点头,把心头的悲伤咽了下去,转头看着儿子,“豆豆,你是不是该交个女朋友了?”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方一凡女儿逝去的打击,儿子一直都和身边的女生保持距离,从来就没交过一个女朋友,这让她感到担心了。

    万一他因此变得取向扭曲就糟糕了。

    “妈咪,我忙着呢,没时间。”荣擎朗赶紧找借口敷衍。

    “我现在的任务就是敦促你交女朋友,你一天不交到女朋友,我就不离开美国。”伊又夏威胁道。

    “妈咪,你不在,爹地会寂寞的,你可别忘了,你离开他的最高期限是三天。”荣擎朗摊摊手。

    “明天,你爹地也会过来。荣擎朗,你要知道,你是我们荣家的第五代执掌人,你早点成家立业,接掌家族,我跟你爹地就能早点去环游世界。”伊又夏佯嗔的瞪着他。

    “好了,我试试看。”荣擎朗知道妈咪的固执,只能随便拉个jenny或者mary敷衍一下她了。

    回公寓的路上,他不自禁的想起了曾经那个叫废材萌的小吃货。

    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跑到哪里去了,有没有长成个大胖子。

    当时,他有让小七叔打听过,据闻,她老爹犯了事,带着全家逃走了,也不知道逃去了哪里。

    如果有缘分的话,一定还能遇见,就像爹地和妈咪一样。

    想着,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