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53 又回宾馆
    我犹豫着,没有动。因为这让我太意想不到了。彤彤催促我说:“快点呀,趁着孩子睡着。到床上来,从那边。”

    我转到彤彤的背后,她让我躺在床上,然后就想慢慢的转过身来,可是,孩子揪着她耳朵的手就是不放开,她用手指了指,让我看,我抬起头,看着孩子虽然还在睡梦中,可是,小手还在抓着彤彤的耳朵。于是,她轻轻地把孩子的手拿开,掀起了她的粉红色内衣。

    她轻轻的说:“来吧。”

    我问:“先哪一个?”

    “上边的。”

    我的嘴放上去以后,她就又说:“使劲,使劲。”我猛吸了几口,瞬间,就感到了有东西进嘴里了。因为一下子就喷在了喉咙里,刚喘了一口气,就热热地咽进了我的肚子里。她深深地舒了一口气,兴奋的说:“通了,通了。”

    另一个我也是如法炮制,结束后,我刚要擦一下,忽然看到孩子的手又从彤彤的后边在抓彤彤的耳朵,于是,彤彤就转过了身,然后把把奶放在孩子的嘴上。

    孩子在闻嗅了几下之后,就含住了,然后,双手不再抓着彤彤的耳朵,而是放在了这新鲜的食物上。

    我这才站起来,用手抹了一把脸,又转回床这边看着孩子吸允母乳的情景。彤彤的眼睛清澈柔和的看着宝宝。当她抬起眼看到我的时候,笑了,笑的那么甜蜜,那么舒畅,那么灿烂。

    我又用手擦了一下脸,感到皱皱巴巴的,原来是彤彤的奶汁。彤彤看到以后,说:“去洗洗吧。”

    我就打开了门,只见赵总正在走廊里踱着步,看到我出来以后,立即停下来问道:“怎么样,通了吗?”

    我说:“通了。”于是,他们就都说着:“通了,通了,”然后呼呼啦啦地进了房间。

    我找到洗手间,把脸洗了,可是,由于已经干了,全都粘在了脸上,弄上水以后,更感觉滑滑的,于是,只能用力的洗,才慢慢地洗干净。为什么说母乳好那,有营养。

    洗完脸以后,我就又回到了房间,只见这么多人都围在床前,看着彤彤在给孩子喂奶。这时,姑妈转回身来看到了我,说:“这就是侄女女婿?”

    我无言回答,脸上有点发烧的笑了笑。姑妈说:“还是偏方治大病吧。不下奶的时候,都是让自己的男人吸几口,就能通。别人再怎么吸也没有用。”

    赵总的脸上露着欣慰的笑容,把我拉倒外面的走廊里,说:“小万,你回宾馆吧,我待会儿过去找你。这里这么多人照顾着彤彤,没事的。”我看的出,赵总是怕我在这里太尴尬,让我快点离开,不然等一会儿都反应过来我是彤彤老公的时候,都会问这问那的,怕我招架不住。

    于是,我看到时间也不早了,就不打算回青岛,在这里再住一宿吧。于是,我就又开车回到了那个“致原宾馆”。正好是那个早晨去问我的那个忙乎乎的服务员,她看见我又回来了,就说:“先生,你是忘东西了还是再住下?”

    我现在心情极好,就对她说:“我空手而来,没有东西可丢,我想在再住一晚,昨晚没住够。”

    她说:“欢迎欢迎。”然后,就给我办理了住宿手续,又喊着一个在门后头坐着打瞌睡的服务员说:“你带这位客人去房间吧。”

    那位服务员看了看我的手续,就带我上去了。在开门的时候,她问我:“你一个人?”

    我“嗯”了一声。

    “我们这里有按摩和其他的特色服务,如有需要,就给我打这个电话。”说着,递给了我一张名片。

    我不解的问道:“你们这里都有监控,一个男的进房间还要审查半天,如果有女的进来那还不是要被派出所请去呀。”

    “找我,我来安排,监控上什么也不会看到。你懂吗?”

    我看着她,知道她会有办法不让那些镜头出现在监控上的,于是,点头道:“我懂,我懂,但是我不需要!”说完,就开门进了房间。

    进了房间以后,我这才想到还没有吃中午饭,真是奇怪了,早晨就吃了一碗混沌,现在都已经是下午了,我竟然一点也不觉得饿,这一定是彤彤那新鲜的乳液起了作用。小时候没心没肺的就是吃着这个长大的,但是,那滋味一点记忆也没有,没想到我长这么大了,还能吃上这个,想想就倍感温暖。而且,到现在我的心里还是有些激动不已。当一个女孩做了母亲的时候,这些平时藏着掖着的东西就都不在乎。

    时间不大,赵总和彤彤的大表哥来了。虽然在医院里见过面,但是没有来得及说话,于是,赵总就介绍到:“小万,这是彤彤的大表哥。”又指了下我道:“这是小万。”

    大表哥掏出一张名片双手递给我:“我姓潭,叫谭大海。”

    我接过名片一看,上写着:“致原县柳岩村村民委员会主任,柳岩村纸箱加工厂厂长。”于是,我赶紧和他握手,说:“你是父母官兼厂长,失敬失敬。”

    谭大海说:“是彤彤让我大舅在村里搞得这个项目,凭我们自己哪有这个本事。”

    看来彤彤来到这里以后,也没有闲着,利用赵总公司的资源,帮助他们搞起了村办企业,也算是有经济眼光。赵总说:“小万,大海村里厂里都有事离不开,今天就走。我们出去找个地方吃点饭,一块说说话。”

    我说:“好呀,等吃过饭我去送他。”

    “不用,我已经打电话了,让厂里的车来接我。”

    我惊诧地问:“你们有车?那可真是不简单。”

    “是我大舅给买的,我们可买不起。”

    赵总说:“也是为了彤彤方便,她就要临产了,给他们配个车,既能办事用,也能对彤彤有个预备。这次就多亏了有车,不然耽误了时间,彤彤就会有危险了。”赵总为了彤彤真是想得周到,如果彤彤需要,飞机他都会买。

    这个县城里什么都便宜,饭店里的菜也真是物美价廉。大表哥谭大海也是喜欢喝酒的主,从一坐下就敞开了喝,喝着喝着就对我喊起了表妹夫,我不敢答应,赵总也觉尴尬。为了让他少喊几声,我也陪着他喝。来接他的车早就到了,他也不走。一个劲的邀请我去他们村里去参观指导。

    最后,在司机的帮助下,终于劝说他上了车。

    打发大表哥走了以后,我和赵总就慢慢地回到了宾馆,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进了房间,赵总就问我:“你明天走还是不走?”

    我说:“回去吧,在这里也没有我的事了,你什么时候走我就什么时候来接你。”

    赵总说:“那行,你要是困了就先睡觉,我再回医院去看看。”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