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原主刚出生之时,就与三皇子,即是当今的晋王定下了婚约,两人也算青梅竹马,可原主在十岁的天赋测验中奠定了苍武国第一废材的地位,晋王却成了近十年来首屈一指的天才少年。


沐家子女个个不说天才,至少都是中上资质,尤其是沐灵纱的几个姐妹,都化出了令人惊艳的魂器。


久而久之,大家都对沐灵纱和晋王的婚约有了微辞,晋王更是跟沐灵纱的妹妹一来二去的好上了。


明日就是沐灵纱跟晋王的大婚之日,今夜晋王约了沐灵纱在画舫上游湖,沐灵纱兴高采烈的赴约,没想到等待着她的,却是来自亲妹妹和未婚夫的凶狠杀机……


“想什么呢?这种时候还那么不专心。”


正当沐灵纱在心里拿木棍猛戳渣男菊花,耳边蓦地响起了低沉的声音,如恶魔私语。


不过……大哥你这句话好像有点别扭啊?


不就是疗伤吗,说得好像在干什么暧昧的事儿似的。


忽然,冰冰凉凉的指尖触感在大腿上出现,蜿蜒向上,宛若在她染血的雪肤上轻奏乐章。


沐灵纱脸色一变,猛地抓住那放肆的手:“你干什么?”


沈夜一脸无辜:“帮你疗伤啊?”


她身上不仅有被火灼烧过的伤痕,还因为在山路上摔了几跤又滚落寒冰洞中,树枝碎石给原本无瑕的肌肤划上了许多细痕,连大腿这种部位也未能幸免。


“呃,这个地方就算了。”沐灵纱讪讪想推开他的手,但由于实在全身乏力,反倒像是在欲拒还迎……


沈夜眸中映出沐灵纱窘迫的神态,手却继续向前推进:“不行,要是留下疤痕,以后被夫君嫌弃了怎么办?”


沐灵纱无语,跟他认识好像还不到一个小时,怎么就操心起她的婚姻大事来了?


而且,现在的沈夜完全没有之前那种狂暴嗜血的感觉,反而淡然洒脱如流风回雪,不带一丝戾气。若不是这张见过一次就绝不会忘记的脸庞,沐灵纱几乎要以为他是另一个人。


在她愣神的时候,沈夜已轻柔的替她腿上的伤口抹好了药,清清凉凉的,很舒服。


但他并没有把手移开,也没有帮沐灵纱整理好衣裳,只悠悠笑道:“接下来……该轮到你以身相许,报答我的救命之恩了?虽然发育的不是很好,但我勉强可以接受。”


说着,他的视线还在沐灵纱身上游走了一番,最后停在胸上。


沐灵纱脑袋嗡的一声,警铃哔哔作响——


这个登徒子,果然不是白白伸出援手的!


虽然她很高兴能捡回一条命,但这不代表可以用贞洁作为代价!


更何况——


发育的不好是什么意思?!她特么最讨厌别人说她胸小了!


胸不平何以平天下!


也许是受了那一句话的刺激,沐灵纱顿时感到身体中似乎又涌起一股力量,猛一发力,小脑袋往沈夜的胸膛狠狠撞去,同时右手拔下了小圆髻上的发簪,抵在沈夜脖子上。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