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山的花也是开得艳,走到山里的小道上,白桦松是把春阳都给遮住。


再往深处一点,叶简就能看到随着山脉一起绵延的铁网。


这是驻守大山深处的部队为防止老百姓闯入禁区、怕误伤到山里的孩子而有意设下的铁网。


刚走到半山腰,叶简便听到有树叶在哗哗摇晃的声音,这是有人在山里头走。


村里人在山里头走是很正常的事,但叶简却是没理由地心口一慌,人已经是下意识地藏到一棵树下面,把自己遮得个严严实实。


手轻轻拂开点灌木丛,叶简便看到三个陌生脸孔的男子肩上扛着东西,正在寻找什么。


“妈的,那小子拿了钱不办事!这地方能拍到什么?”开口说话的男子不过是二十四五左右,但却是三人中身高最矮,他把肩上扛着的东西小心翼翼地靠着树放好,“得往上面翻过去才成。”


最高的男子应该是走累了,靠着一棵白桦树休息,“休息一下,他奶奶的,都在这深山老林里走了几天了。实在不行,下山找家农户,搞几个菜去。”


“哼,不怕死就下山去搞几个菜去。”中等高,也是最壮实的,长着一双阴沉眼的男子冷哼着开口,他往自己怀里掏了一下,掏出一根烟出来,放到鼻子边嗅了嗅,又放回烟盖里,“走,往上面走。”


“交不了差,这个月等着喝西北风。”


另外两个男的明显都是听他一个人,他说走,两人立马收拾东西就走。


矮个的男人扛东西有些吃力,便对高个道:“分个炮筒给你,肩膀都磨到起皮。”


炮筒?相机镜头?


当矮个男人把防水帆布袋里的东西拿出来,叶简的瞳孔很细微地缩了下,还真是相机的镜头。


……且不是一般的镜头,是没有个几万搞不定下来的进口货!


电火石花间,叶简把他们之前说的话一揣测,瞬间明白过来这些人进山几天,扛着昂贵的镜头是要干什么。


他们是为大山深处的部队而来,……是想要窃取部队机密!


本应该要往邻村走的叶简目光是微微一冽,如果真要拍下部队,他们要去的只有鹰嘴崖,从这里过去最多一个小时就可以抵达。


她现在下山找根爷爷,他老人家肯定有办法联络到山里头的部队。


高个的男人把其中一个最沉得镜头装到自己的包里,讥讽道:“少在女人身上播种,有空多向鲁哥学习,去健身房里走走。”


装了两下没有装进去,高个男人放到一边,手是摸到皮带上,一边解皮带,一边道:“撒个尿,你自己装一下。”


一直握住树枝的叶简紧了紧双手,……这男人是朝她这个方向解着皮带过来!


视线是迅速打量了下四周,不再是蹲着的叶简是慢慢的绕着树,一直绕到后面,将肩膀都缩起来,尽量让树身来挡住自己。


水声浠沥,叶简是连呼吸都屏住,她对气味敏感到是几天过去,一点点的残存气味她都能闻出来。


一条通体乌黑的蛇是围着树枝一点点的溜了下来,再慢慢的往中解决人生急事的男子脚边滑行过来。


舒服地打了个颤的男子低头,不经意地一看,顿时是吓到叫了一声往后退。


而叶简在高个男人吓到出声,就知道自己这会儿是藏不住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