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面对他们的关怀,叶简似是不太好意思地抬手掩了下额头,“不痛了呢,不过是不小心被叶盈给绊了下,可能是中午考试太紧张,摔一跤给吓晕过去。”


“你这孩子,考试紧张什么?叶盈读书那厉害,考试让她给你抄。”村民们是打趣起来,对这个无父无母,寄住在自已叔家的孤女,村民们都是心里存了怜悯。


现在的他们目光是和善,而不是指指点点。


叶简微微抿了嘴,佯装是不安地用手指头绕着头发,埋着脑袋低喃道:“她早交了试卷出去,我想抄也抄不到呢。坐到打了铃才敢交卷出来。”


她这一席话,是让村民们都哈哈大笑了起来,简丫头可是个老实人。


却不知道,此时的叶简已经是在为后面会发生的事情先入为主,在铺路了。


“叔,婶,我回家去看看,您先忙。”叶简有礼貌地道了谢,精致小巧的脸上扬着微浅的笑,“好久没有回家看看,打算去收拾收拾一下。”


村民们才知道原来她是要回自己那个在村子里头的家,“根老叔应该在,他养了条狗,你进屋前记得喊一声。”


叶简自然都记得,还记得当年自己被冤枉,哭着往家里跑去,一一条大黑狗汪地一声冲出来,要不是根老叔及时出现,她准被黑嘎咬到。


后来,根老叔告诉她,黑狗不是狗,是头没成年的藏獒。


目光穿过重重桃花,叶简看到掩映在花海深处的家,还是要原来那样。


青黑的瓦,洁白的墙,依旧如新。


正是桃花盛开时,春风拂面,花瓣飞舞。


叶简是走在花雨里,走出了桃花林,回到属于自己的家里。


“根爷爷,根爷爷。”还有几步就走出桃林的叶简扬起了声,黑嘎是藏獒,提前喊一声,以免又发生上辈子的事。


她是小跑着过来,还没有等到有人回应,人就已经出了桃花林。


脚步来了一个顿停,叶简站在了原地,看着坐在坪里,正吃着面条的四个面生的男子。


微微颔首,大方问道:“根爷爷在不在?”


只是看了一眼,便轻轻地低眸了视线。


她看到,有人抬手悄然又飞快地把放在木桌上的一个东西拿下去,……那是枪。


低头再看,四个人都是穿着平常百姓不会穿的靴子,是……军靴。


他们坐姿很正,背脊是挺得笔直笔直,就像白杨树般。


还有,他们的发型是平头,是部队里统一剪的平头。


这四个人,是军人。


他们坐在自家的屋前,脸上还有着笑,是在轻松地聊着什么,因为她的出现,四人皆有些惊讶。


腰间围着一块洗得发白的围布出来的根老叔笑着吆起来,“来来,老坛酸菜,知道你们……,咦,简丫头。”


是村子里的丫头,四人赶紧站起来,其中一个五官方正,应该是四人中为首的男人朗朗笑道:“小姑娘别怕,我们不是坏人。”


他们不是坏人,她当然知道。


再说了,什么样的坏人,她没有见过呢?


吓?她是真没有吓着过。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