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太阳刚刚落山,天色还没有全暗下来,在连氏部族,七八个小孩子,还有几个妇女围着姜小柔的家。


这些小孩子小的才七八岁,大的跟易云差不多,一个个衣着褴褛,全身脏兮兮的,他们手里拿着牛粪,一泡一泡的往姜小柔家门上扔。


“啪!啪!啪!”


脏兮兮的牛粪在姜小柔家的家门、外墙上爆开来,臭气熏天。


而在这小孩子身后,还有一个老太婆,穿着长长的黑色袍子,跟个巫婆似的,这老太婆像是发羊癫疯一样的在地上乱跳,口中念念有词。


“各路神仙是我兄,各路菩萨是我姊,疾病灾难,莫近我身!妖魔鬼怪,速速远离!狐媚邪灵,快快显形!啊啊啊……呜呜呜……啊啊啊……”


老太婆鼓着掉得没几颗牙齿的嘴巴,一直在发出鬼叫一样的声音,就像高@潮了似的。


而随着老太婆的声音达到高@潮,周围那些小孩子也像是打了鸡血,噼里啪啦的扔牛粪。


这些牛粪,都是向连氏部族的耕牛饲养场要过来的,平时饲养场挤压了很多,现在铲过来一大堆。


村民要牛粪,是为了驱邪。


易云之前七窍流血的事情,已经传遍了连氏部族。


连氏部族死人不是什么新鲜事,可是如果死状凄惨,死得莫名其妙,那就受人关注了。


而在中午的时候,连氏部族高层突然放出消息,称易云是染了一种怪病而死!这是一种瘟疫!


这一下子,连氏部族炸开了锅!


无数人当起了传声筒,只是短短一个时辰的功夫,全部族都传遍了!


瘟疫!


在大荒中绝对是可怕的字眼。瘟疫恐怖无比,它比饥荒杀人更快。


通常情况下,一场瘟疫就能全灭一个部族。


在华夏古代,爆发了瘟疫还能逃难,可是在云荒,有瘟疫就只能等死,逃也没地方逃,逃到大荒去,会被野兽吃掉。


大荒人民对瘟疫的恐慌,是发自骨子里的!


大荒的医术落后,无论草药还是郎中都极度匮乏,可是在瘟疫面前,他们又总不能什么都不做的等死。


于是,大荒人民便“发明”了一些对付瘟疫的方法,其中最常见的就是“巫婆驱邪”。


巫婆会通过“跳大神”的方式驱除瘟疫,至于有什么卵用,这就不得而知了。


这听起来荒谬,可是在愚昧的大荒,这种现象却极为普遍,被奉为真理,在地球的古代,世界各国都有类似的巫婆,历史惊人的相似。


除此之外,大荒的人们还认为牛粪、狗血都能驱邪,狗血太难得了,真有狗血早就被部族人喝了充饥了。


而牛粪比较常见,所以他们用牛粪扔到姜小柔家,把墙壁、门糊上,便能封住瘟疫,令其不扩散。


因为这些,这群自命“勇敢”的孩子,扔得非常起劲,他们觉得他们都是连氏部族的战士,与瘟疫和邪恶作斗争!


“那里还没糊上!”


一个头头模样的孩子说道,随着他手一指,又是一大堆牛粪飞了过来。


“啪啪啪!”


牛粪炸开,这块墙原本就靠近窗户,姜小柔的窗户只贴了一层窗纸,在连氏部族,纸也很贵,可是窗纸不能不贴,过冬没窗纸就太冷了,根本挡不住风。


这厚实的窗纸,是姜小柔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一点一点的贴起来的,就指望跟弟弟一起过个暖冬。


可是现在。


“啪!”


一声脆响,一坨牛粪砸开了窗纸,飞进了姜小柔的家里。


这坨牛粪掉在了地上,顿时肮脏不堪。


姜小柔就坐在床边,神色木然。


弟弟出事的消息,她当然第一时间就听说了,可是她不相信这是真的,弟弟屡次遭遇劫难而不死。


这一次,他们都说弟弟死了,而且还有两个汉子声称,易云只剩下一口气的时候,跳进了东河,几十米高的峡谷,就算是猫摔下去都要死!


弟弟……跳河……死了……


姜小柔脑海中盘旋着这句话,像是魔咒,这一天一夜,她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她整个人都像是傻了。


她不相信弟弟死了,她知道易云这些天来,有奇异的变化,本领更高了,实力更强了,弟弟练武,真的强大了很多。


这么强大的弟弟,怎么会死呢?


姜小柔不相信,她在易云身上寄托了全部的希望!


可是不管姜小柔再怎么相信易云,易云失踪了都是事实……


加上村民盛传易云得了瘟疫,姜小柔害怕,怕易云真的染上了瘟疫,担心连累传染自己,所以才一个人投河。


“啪!”


又是一坨牛粪扔了进来,砸在了饭桌上,家里仅有的两个粗瓷碗一下子被牛粪弄脏,根本不能用了。


姜小柔却看都没看一眼。


用牛粪围攻姜小柔家的行动,已经连续进行了一下午了。


现在太阳落山,依旧没有结束。


“糊得紧一点!这小妮子,还有那死去的小鬼头,都是扫把星,当时我们部族就不该收留他们!”


从破碎的窗户之外,传来一个妇女刻薄的声音。


这个妇女个子很高,脸很长,颧骨隆起,两只袖子都挽着,一看就是一个悍妇。


哪怕同是贫民,也分三六九等,连氏部族的姓连的本族人,总是有一些优越感,有时候,他们在部族里也会享受特权,毕竟他们跟连氏部族的统治者一样,都姓连。


说话的这个女人,就是姓连的,她名叫连翠花,村里人都叫她翠花婶。


其实这次她气势汹汹的杀来,领着一群人用牛粪糊墙,是得了连成玉的授意。


连成玉要掀起这个风波来,自然要找一个“托儿”混在民众之中,煽风点火。


“我看啊,赶明儿得放把火,把这房子烧了,免得不干不净的东西传出来。你们还不知道吧,大头他爹是亲眼看着这小子犯病的,还说这小子不但染上了瘟疫,而且还中邪了!”


“当时大头他爹碰了这小子一下,就跟被蛇咬了似的,这可了不得!你们想想啊,这小畜生三两干草的命,贱得还不如一条狗,怎么可能被张大人选中?还说是什么练武奇才,可能么?张大人不知道,你们还不知道么!他就是一个小瘪三,平时跟叫花子似的,没有一个丫头力气大,还练武奇才,我呸!”


“也就是中邪,才能解释这小瘪三为什么突然就变得厉害了,因为他被鬼上身了!鬼在他身上,他什么都厉害,鬼一走,他就死了!”


连翠花的声音阴阳怪气,把前几天的易云活脱脱的描述成一个行尸走肉。


连翠花这一天的时间,逢人便说这番话,这也是连成玉教的。


连成玉不能亲自出面,就让连翠花散布谣言,以中邪来解释易云练武奇才的事情,很多民众都愿意相信的。


毕竟他们眼中的易云就不可能是练武奇才。


这样做,便保住了连成玉的绝对权威,他是连氏部族中最高天赋的人,没有之一!


这会让族人们相信,只有他连成玉,能带领连氏部族走向辉煌。


“翠花婶说的是啊。”


“原来是中邪了,我说易云这小泥娃子,也不可能比我们家二蛋天赋好啊。”


几个妇女跟着附和,她们都是连姓族人,算是连氏部族的本系。


可是在房间之中,姜小柔对这一切充耳不闻。


云儿,你到底去哪儿了?


为什么不回来?


姜小柔像是傻了,哪怕明知道希望无限渺茫,她却依然不相信易云死去的事实。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