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赤鹿会庄园之内,觉得景言不是真正闭关修炼的修行者不在少数,他们都觉得景言是在躲避。


可是现在景言却是主动离开了赤鹿会庄园。若之前景言是为了躲避丁玉海府邸才说自己是闭关,那现在又当如何解释?


“景言长老真的只身去找丁玉海了?”


“应该是的吧!不过,也不好确定,反正景言长老是离开了庄园。”


“八成是去找丁玉海了,庄主大人和英才殿主已经去追了。”


“如果景言长老一个人面对丁玉海,怕是很危险啊。不知道丁玉海,敢杀我们庄园的上位长老吗?”


“之前丁玉海雇佣杀手毁掉了大衍会庄园和白月会庄园,我们庄主大人就已经非常愤怒了。不过,终究还是忍了下来,庄主没有与丁玉海撕破脸。可如果丁玉海再杀我们的景言长老,那庄主恐怕就真的忍无可忍了。”


“呵呵,若是景言找上丁玉海,那动手的可能性就很大。景言长老先动手的话,丁玉海不可能手下留情的。”


赤鹿会庄园的修行者在知道景言长老可能去找丁玉海算账后,也都私下里分析可能会出现的局面。


景言极速赶路,仅仅数日,便是接近丁玉海府邸了。


景言全力飞行,速度根本就不在那些最顶级的修行者之下。


而就在景言抵近丁玉海府邸的时候,苍狼会和空蝉会这两座庄园的高层,也得到了这一消息。如今,景言绝对是这两座庄园最为关注的修行者,两座庄园在赤鹿会庄园总部附近有不少的密探,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盯梢景言。


“景言去找丁玉海了?”


“他有这个胆子?他哪里来的自信?”


“不知道那仙灵根之王是不是被随身携带了,若是带在身上,岂不是可能要落入丁玉海手中了?”


苍狼会庄园这边,庄主六禾与几位高层人物在一个房间内。


“庄主,我倒是觉得仙灵根之王落入丁玉海之手不是坏事。”一名副庄主说道。


“仙灵根之王在景言手中,我们有些不好下手啊。”这副庄主继续道。


“嗯,有道理。景言背后,可能站着界主大人。但如果景言被丁玉海杀死,仙灵根之王落入丁玉海之手,那我们对付丁玉海相对来说就容易多了。丁玉海实力再强,也无法与我们苍狼会庄园抗衡。当然了,那空蝉会肯定也会横插一手,到时候我们商量一下如何分就是了,大家都有一份便都能接受。”六禾庄主眼睛微眯道。


“庄主大人,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应该采取行动了。我们,得占据主动才行。而且,空蝉会那边怕也会如此做。”一名苍狼会的上位长老说道。


“对!我亲自走一趟,你们也跟我一起去吧。”六禾庄主眼神一亮道。


“是!”在场的几个人同时应声。


于此同时,空蝉会那边也是相似的情况。空蝉会的丁一庄主,在得到相关信息后,也带着庄园多名高层人物出了空蝉会庄园总部,向着赤鹿会庄园地域进发。


……


“到了!”景言的身影,速度渐渐降低。


他目光凝聚,俯视着前方的丁玉海府邸。


这个时候,丁玉海府邸外围区域,仍是有不少的修行者聚集。相比当初大衍会刚刚覆灭的时候,这里的修行者少了很多,但仍然有不少人尚未离开。毕竟算一算,这时间过去的也不是太长。


不过,起初的时候,也没什么人注意到刚刚飞过来的景言。


最近这段时间,从这里飞来飞去的修行者实在是不少。而见过景言的修行者,也确实不多。景言现在的名气确实很大了,可是大多数人都只是听说而不是见过景言本人。


“快看,那个人飞向丁玉海前辈的府邸了。”


在景言已经距离丁玉海府邸很近的时候,终于是有人注意到了。


丁玉海是隐世强者,身份和实力,那都是高高在上的。丁玉海府邸,修行者不敢太过接近的。若是太近了,府邸内的人便会出面驱逐,甚至是动手。对一些胆敢顶撞府邸的修行者,府邸方面甚至可能是直接轰杀。


所以,平时也没有修行者靠丁玉海府邸太近,他们都是在府邸外围区域活动。


当景言靠丁玉海府邸很近的时候,他自然就变得醒目起来。


“还真是。”


“那修行者是谁?没见过。”


“不是丁玉海前辈府邸的成员,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呵呵,似乎有热闹看了。府邸内,很快就有人出来驱逐这个家伙了。”


外围区域的修行者,很多都笑嘻嘻的谈论着。


景言在丁玉海府邸近处,顿住了身形,悬浮在天际之上。


“嗖!”两道身影,从府邸内飞出。


“对面的修行者,速速离开这片区域。”那两名府邸内飞出的修行者,对着景言冷面喝道。


“让老匹夫出来!”景言面无表情,眼神冷冽,盯着对面的两个修行者喝道。


对面这两个从丁玉海府邸飞出的修行者,连真我层次都不到,他们都是丁玉海府邸内的护卫。


听到景言的喝声,两名护卫都微微一愣。


让老匹夫出来?什么老匹夫?他们,当然是没有敢将这三个字与他们的府主丁玉海联系到一起。


也是!


在奇点世界内,怕也没有人敢如此辱骂丁玉海府主。或许背地里也有人骂丁玉海,可是像这样明目张胆辱骂的,应该是不存在的。


“没听到?我说让丁玉海这个老匹夫出来说话!”在两个护卫面面相觑愣神的时候,景言又大喝了一声。


这一下子,两个护卫自然是明白了。这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小崽子,竟是在骂他们的府主是老匹夫。


而外围区域的修行者,也都懵了。他们也与那两个护卫差不多,在景言说第一句话的时候,他们也没有联想到景言骂的是丁玉海府主。公然辱骂丁玉海,那不是活腻味了吗?可当景言后一句话说出来,那就不用联想了,


记住: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