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厉家。?6810ggggggggggd


“开、开门啊!”


门外守着的人,对于这种情况都要麻木了,每天这屋子里的女人不要闹上几回?


可是这一次,声音好像有点不对劲。


“哎,听见了吗?怎么有气无力的?”一人问着另外一人。


被问的人也充满疑惑,想了想,“该不是装的吧?”


门板被敲了敲,同样是那种很微弱的力量。紧接着荣佳人的声音响起,“我流血了。”


两个人一听这话,紧张了,“怎么办?城少交代,孩子千万不能出事的啊!”


“快去通知城少!”


厉江城接到电话,吩咐立即将人送往医院。荣佳人还在孕初期,若是流血并不是什么好征兆。


“你们先去,我马上就到。”


得到示下,下属立即将门开开,将荣佳人搬到了车上。一眼看过去,荣佳人确实在流血。车子开往医院,荣佳人表面上一副很虚弱的样子,脑子里却在飞速运转。


她当然不是真的流血!


她是下了多大的狠心,才割破大腿弄出流血的迹象来?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她不认识厉江城,恐惧一直如影随形。她必须找到韩希朗才行!


要说荣佳人最擅长什么?无疑是逃跑!


这个时间正是上午,医院里人流量最多的时候,刚下了车瞄了一眼,荣佳人便忍不住窃喜——逃跑的好机会啊!


“我”荣佳人被人钳制住,脸色苍白,“想上个洗手间。”


陪着她来的人都是男人,一听这话犯难了,“不能等等吗?”


荣佳人痛苦的摇头,“我怀孕了,忍不住”


其中一人先去洗手间打探了一下,“让她进去吧!只有这一个门,没有后门。”


另外一人松开荣佳人,凶狠的吼道,“快点!耽误的可是你肚子里的孩子,要是孩子有事你自己掂量一下下场!”


荣佳人点点头,扶着墙壁进了洗手间。


进了洗手间之后,她的神色立即不一样了。虽然大腿上的伤口有点痛,但并无大碍。洗手间里放着辆清洁车,车上有清洁员的换洗衣服!


“啊!太好了!”荣佳人一喜,伸手快速取下来,进了隔间。


换好出来,她已经不是刚才的模样,不仔细看、混在人群里是不容易被发现的。荣佳人拍拍胸脯、深吸口气,“上天保佑,千万要跑成功。”


最后戴上口罩、帽子,荣佳人忍着痛,快速冲出洗手间


那两个人还在门口守着,荣佳人推着清洁车半遮挡着身子,他们的视线从她身上扫过过去了。荣佳人心跳如鼓,加快了步伐终于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扔掉清洁车,脱去外套,疾步跑离医院


这边,两人总也等不到人出来,慌了。


“怎么回事?”


“不会出什么事吧?”


厉江城的电话进来了,他已经赶到了医院。


“糟了”


听到荣佳人跑走的消息,厉江城的震怒可想而知?


“你们?”厉江城无法形容这两个愚蠢的东西,抬手指着他们,气闷不已,“一个女人,竟然也能从你们眼皮子底下溜了??”


人跑了,追究责任也没有用。


厉江城焦躁的怒吼一声,“还不去找?”


“是!”


要回帝都了,宁黛得把美度城的房子掉。


她把房子登记在房产中心,消息立即传到了厉江城那里要知道这房子,原本就是他的。


推门出去的时候,在江城的医生打来电话。


宁黛接了,“喂,医生,我不去复诊了。对,过两天就会回帝都,宋伯伯那边我会交代的,谢谢您的照顾。”


随行官去开车了,宁黛挂上电话,站在门口等着。


厉江城的车子停下来,他从阶梯上一路上来,宁黛都没有察觉。


“韩太太。”厉江城只好出声叫了她。


宁黛猛的抽回神,看着他扯扯嘴角,“厉总。”


这次的态度虽然还是不热络,但好歹没有前两次那么抗拒了。宁黛大致也明白,厉倩楠做的事情和厉江城并没有关系,但心上始终是有芥蒂的。


“”厉江城抬手挡在唇边,不自在的轻咳两声,“咳咳,你把房子了?”


“嗯。”宁黛点点头,“我要回帝都了。”


厉江城一愣,脱口问到,“你真的自己一个人?”


“”宁黛低下头,没说话。


从厉江城的位置,刚好看到她低着头时、露出的一段雪白的脖颈。有些女人的美,不是一眼看过去的惊艳,但是却是越看越耐看,好像身上的每一处都是美好的。


而宁黛就是这样的女人。


厉江城口中一阵干燥,喉结滚了滚,“那你以后,怎么办?”rlsg


他问的,是她和韩希朗以后。那件事情,要永远瞒着韩希朗吗?


宁黛失神的摇头,“我不知道。”


厉江城蹙眉,有些微激动,“恕我直言,韩太太,这世上没有永远能瞒住的事情韩希朗早晚会知道这件事的!如果他真的介意,那么他并不值得你爱!”


“不,他值得!”


宁黛终于有了反应,抬头颇为激动的反驳他。


厉江城笑了,笑容苦涩,“所以,你在害怕什么?韩希朗不会介意的,你这样一个人承受,只是苦了自己,也苦了他!”


“”


宁黛身子僵住了不能动,拎住手袋的手却在不断收紧,半晌吐出几个字,“你不懂,我有多害怕”


因为害怕,所以迟迟不敢告诉韩希朗。


哎厉江城暗叹,他知道,他怎么会不知道?


“你什么时候走?”厉江城换了个话题。


宁黛:“就这两天吧!房子处理掉,我也没有什么可收拾的。”


厉江城双手插在口袋里,视线探究的看了看她,“一起吧!我正好有个投资在帝都,而且今年的商会要开始了我会在帝都逗留一段时间。”


一起?宁黛不解的抬头看他,他们有这么熟稔吗?


厉江城被她看的心虚,掩饰到,“我们各自开各自的车,只是结伴而已,韩太太觉得我冒昧吗?”


“不是。”宁黛摇摇头,“那就结伴吧!”


“”厉江城一愣,没想到她就这样答应了!那么一瞬,心上的喜悦是言语所无法形容的。


却听宁黛说到,“厉总,我回去之后,会让人找你妹妹。”


“”厉江城微怔,当然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宁黛没有看他,侧脸的样子难得的冷漠,“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以权压过任何人你妹妹,是第一个让我破例的。”


“”厉江城心疼不已,片刻才说到,“对不起。”


宁黛勾勾唇,模样凄楚、又可怜。那样的伤害,对不起三个字实在是无足轻重。


美度城的房子,还是厉江城买了回来。


回帝都的路上,宁黛带着随行官开车在前面,厉江城的人跟在后面,说是结伴,其实一路上俩人并没有任何交流。可是即使是这样,厉江城也觉得很心安这样守着她就很好。


他就是一时没有守好,才会让她出了事!


进入帝都境内,远远停着几辆车,都贴着总统府的标识。


随行官先看到了,“孙小姐,府里的人来接了。”


“呃。”宁黛想事情出了神,反应有些慢。车子停下,随行官来给她开门。


下了车,宁黛远远看到大哥杭睿荇和早早。


“大哥,早早!”


宁黛眼睛一酸,跑着上前,扑到大哥怀里。杭睿荇揉揉妹妹的头发,戏谑道,“舍得回来了?公主您这微服私访的感觉怎么样?”


宁黛吸吸鼻子,哽咽道,“妈呢?”


杭睿荇捏捏她的鼻子,“长辈都有事,妈陪着爸出国访问了放心,有我和早早你还怕什么?家里没有赶你出门,你永远是总统府的小公主。”


“好嫂子。”早早笑着握住她的手,“瘦了,吃了不少苦,回来好好养养不然等我大哥回来,非的蹦起来不可。”


宁黛嘴巴张了张,实在难以启齿,她和希朗以后会怎么样?她不敢想。


早早搭住她的肩膀,“走吧,上前面的车,宽敞、坐着舒服。”


转身之际,宁黛想起了厉江城。不禁回头看了看,厉江城也正好从车里探出脑袋来看她,目光相触的瞬间,厉江城朝她微微颔首,宁黛微微一笑,聊表谢意。


早早看到了,问到,“谁啊?”


宁黛不怎么在意,“是希朗在江城的投资人。”


早早蹙眉,“那他怎么还好端端的?大哥和隽邦都为这次的事情忙成那样了!”


“”宁黛摇摇头,“厉家是这次参与的投资,纯投资,牵连不大,那个吴亮才是大户,问题是从他那里牵出来的至于更深的,希朗和隽邦哥,我们都没有弄透。”


“也是。”早早点头,“要是弄透了,大哥和隽邦就不用这么劳师动众了。”


宁黛看看早早,“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隽邦哥啊?”


早早点头,“是啊,有什么好担心的吗?隽邦不会有事,更何况是和大哥在一起?他们在一起,那就是天下无敌啦!”


早早的性格,真是开朗豁达了很多,这和她那两年的经历离不开关系。


宁黛其实也不担心,她唯一担心的是她不曾陪着韩希朗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