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自那天晚上被韩承毅赶走,接着两天,乐雪薇都没有去医院,是他说的,让她不要再去了。


第三天早上,接到倪俊的电话,说是韩承毅今天出院,让她去一趟。


乐雪薇接到这条短信,觉得挺奇怪的,住院都不需要她了,出院了还需要她去?但倪俊既然说了,她也只好去。谁都知道,倪俊就是韩承毅的影子心腹,说话基本上是可以代表韩承毅的。


事实上,倪俊是偷偷给乐雪薇发的短信。


乐雪这两天没有来,韩承毅的脸色阴沉的难看,情绪明显不好。他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周围的人都感觉到了他比平日焦躁的情绪和低气压。倪俊历来最懂得韩承毅的心思,于是自作主张叫来乐雪薇。


“小姐,你来了。”倪俊见到乐雪薇,松了口气,她要是再不来,他都快吃不消三少的低气压了。


病房里,郝惜音正在替韩承毅换衣服。乐雪薇看着他们靠的那么近,郝惜音的手停在韩承毅胸前正在替他扣衬衣的扣子,衬衣还半敞着,里面精壮的蜜色肌肤若隐若现。


乐雪薇心里突然涌上来一股说不清的感觉,她觉得自己真没必要来,这不是有人照顾的好好的吗?


韩承毅不动声色,目光却胶在乐雪薇身上,将她从四面八方渗透包围。


“你来干什么?”


乐雪薇浑然未觉他溺毙人的目光,只听到他张狂的话语,心想这人什么意思,刚想说‘不是你让我来的吗’?却被倪俊拦住了,只见倪俊朝她摇摇头。


看在倪俊的面子上,乐雪薇忍了。


“还站在那干什么?还不过来?”韩承毅轻轻拨开郝惜音,傲慢的垂视着乐雪薇,保持着原有姿势不动,衬衣还是那样微敞的样子。


“总裁”郝惜音一顿,一脸受伤的表情。


韩承毅根本没在意到她,他的眼里现在只有乐雪薇。


乐雪薇扯扯嘴角,嘴巴微微嘟起,挪到韩承毅跟前,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总裁,让我帮您把衣服穿好,有什么事,一会儿再”郝惜音脸色越来越难看,咬碎一嘴细牙,暗自剜了乐雪薇一眼,又往韩承毅身边贴近了几分。


韩承毅抬手阻止了她,看都没看她,“不用了——你过来,帮我穿衣服。”


后面这话显然是对乐雪薇说的。


这人真怪,乐雪薇心想。但不能推辞,只能老老实实的上前继续郝惜音没做完的事。


“怎么不说话?”


韩承毅一开口,还是和那天一样的问题,乐雪薇忍不住笑了。“呵呵三少你这两天觉得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左胳膊能动了吗?好好吃饭了吗?”


病房窗户开着,晨风吹进来,空气里涤荡着一股青草与朝露的香气。


面对乐雪薇的问题,韩承毅居然略觉羞赧,掩饰着嗤笑道:“既然这么担心,还敢两天不来?”


乐雪薇舌头打结,无语明明是他让她滚,让她不要来的!一旁倪俊一个劲冲她使眼色,她只好顺从的说到:“是,都是我不对,我错了。”


韩承毅冷哼一声,不置可否,站了起来,极自然的拉着乐雪薇一同出了房门。


倪俊暗自舒一口气,还是小姐管用啊,三少的脸色终于不那么难看了。而一旁的郝惜音早已恨的几欲成狂!


乐雪薇被韩承毅牵着一路出了vvp住院部大楼,车子停在大楼下面等候着。韩承毅先上了车,乐雪薇跟在他身后,在脚步踏上车子的那一瞬间,乐雪薇的视线里浮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


瞬时,她的脑子炸开了!


——那个人,不是渠礼阳又是谁?他身边那个,和他手拉手的女孩子,不就是年佳佳吗?这是什么情况?他们不是分手了吗?为什么会一起出现在医院里?而且,还这么亲密?


乐雪薇脑子一片混乱,双目赤红的注视着那两个人,猛的甩开韩承毅,朝着渠礼阳和年佳佳跑了过去!


“雪薇?”


韩承毅没弄明白怎么回事,转过身跟着下了车,可乐雪薇已经跑远了!他眯起眼看着她跑去的方向,英俊的脸上顿时阴云密布。渠礼阳?竟然又是这个渣男?小丫头一见了渠礼阳,就扔下他了?


他没有意识到,嫉妒的情绪正在他胸腔内疯长!这远远超过了本身的占有欲!


韩承毅没有多想,迈开步子朝着乐雪薇跑去的方向紧跟着追了上去。


乐雪薇一口气狂奔到渠礼阳和年佳佳面前,他们正在取药窗口拿药。


渠礼阳接过药,转身便对上了乐雪薇。


“雪雪薇!”渠礼阳手上一松,慌张的将药袋掉在了地上。


乐雪薇打量着渠礼阳,他此刻已经没有了前一阵子狼狈的模样,斯文、儒雅,是她曾爱慕着的学长!而年佳佳站在他身边,挽着他的胳膊,这个举动太亲昵、太自然了!


“你们不是分手了吗?”


乐雪薇感觉好像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她不可置信的瞪着渠礼阳——真相在她心底呼之欲出!


渠礼阳垂下眼,心虚的不敢看她。


“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们这么快就和好了?为什么?渠礼阳,你有没有良心?你丢下一笔巨额债务一走了之,不管我的死活!转身又和这个女人和好了?”


乐雪薇捂着太阳穴,觉得脑子里像有电钻在钻一样的疼!


渠礼阳依旧沉默不语,年佳佳却开口了,轻蔑的笑到:“什么分手,什么和好?你说的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


“佳佳!”渠礼阳面色大变,急急拉住年佳佳,不想她继续往下说。


可年佳佳却挣开了他,走到乐雪薇跟前,冷笑到:“听不懂?那我就明白点告诉你,我和礼阳从来就没分手过。他回头找你那是因为,那时候他的公司已经出事了。


我爸不肯拿出钱来帮他,所以,只好想出这个办法来,让礼阳假意和你和好,然后,好把债务到你头上!”


事实竟然如此残酷!丑陋到极点!


乐雪薇犹如当头棒喝,今天终于见识到了渠礼阳这个人面兽心的真实面目!恨到极点,反而没有了咒骂的力气。她面色灰败,犹如小死一场!


“啊”


乐雪薇脚下一软,天空、大地开始剧烈旋转,她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了!


“雪薇!”渠礼阳终究不忍心,伸出手想扶住她。


“你干什么?”年佳佳尖声呵斥了他。


不过,不等渠礼阳的手伸过来,乐雪薇下滑的身子已然落入了一个坚实、温暖的怀抱。韩承毅急急赶来,刚好将她抱住。乐雪薇眼神涣散的抬头看着韩承毅,嘴角挂着一抹惨淡的笑,眼泪已经成串的掉落下来。


阳光打在她脸上,依稀能看见细碎的小绒毛,一脸稚气的模样,却已经承受太多伤害!


韩承毅瞳仁一缩,胸腔里憋闷的厉害——靠之,这傻丫头,怎么还为这种渣男掉眼泪?渠礼阳就这么好?


乐雪薇双手撑着韩承毅,止不住的颤抖。她没有看渠礼阳的勇气,但有些话,不问清楚,她不甘心!


“渠礼阳你,你老实回答我,这三年你真的从来没有喜欢过我吗?难道,一直以来,都是我一个人一厢情愿、自作多情?”


“我”渠礼阳立即想要否定,像她这么好的女孩子,他怎么可能不喜欢?可是,年佳佳正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他家世卑微,还要依靠年佳佳,他什么都不能承认。


“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一直都是你自作多情。”


渠礼阳一说完,年佳佳便挑衅的朝乐雪薇扬起一个笑容,摸着微微凸起的小腹说:“听到了吗?乐雪薇,这下你该死心了吧?还有,乐雪薇,忘了告诉你,我怀孕了,已经两个多月了”


如遭雷劈!


“啊、啊、啊”乐雪薇瘫倒在韩承毅怀里,大口大口喘着气。


韩承毅瞟了眼渠礼阳,英挺的鼻梁上投下一个阴影,越发棱角分明,英气十足。


他低头吻了吻乐雪薇,低声说到:“看看你,那些过去的事情还想那么多干什么?这就是你那位学长?我们在一起四个多月,总听你提起你的学长,今天总算是见到真人了。”


乐雪薇茫然的看着韩承毅,澄澈的双眸写满了疑惑他在说什么?什么在一起四个多月?


而听到这一番话的渠礼阳却忍不住跳了起来,“等等,雪薇,他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你们在一起四个多月了?”


乐雪薇把脸颊埋进韩承毅胸膛,她不想和渠礼阳说话,不想听到渠礼阳的声音!


“怎么还害羞?告诉你学长也没什么”韩承毅乘势将乐雪薇抱得更紧,看向渠礼阳和年佳佳温和无害的笑到,“雪薇一直说,她和她学长关系很好,看来她没告诉你啊!我和雪薇在一起四个多月了,啊大概那个时候,您二位还不认识?”


说完,韩承毅再懒得跟他们废话,抱着乐雪薇转身就走。


渠礼阳失神的愣在当场,嘴里呢喃着:“不可能,四个多月?这不可能乐雪薇,你骗我!说什么喜欢我,原来早和这个男人勾搭上了!”


“渠礼阳,你特么说什么?你不是说你从来没喜欢过那贱人吗?”


“闭嘴!不许你这样说她”


“渠礼阳,你别走!你把话说清楚!啊渠礼阳你推我,啊我的肚子”


门诊大厅里闹哄哄乱成一团,渠礼阳和年佳佳争吵时,不小心推倒了年佳佳,年佳佳的孩子,只怕保不住了


韩承毅把乐雪薇抱上车,乐雪薇始终窝在他怀里没有抬头。


“倪俊。”


“是。”


“去查查渠礼阳的公司和那个年佳佳的家底,切断他们的生意合作来源。”


倪俊请示韩承毅:“三少,要做到什么程度?”


韩承毅淡淡的吐出几个字:“要他们破产。”看他们还怎么趾高气昂的出来满大街的乱吠!


“是。”


作者的话:


小剧场:


——三少:(抚摸小猫一样抚摸小雪)宝贝乖,不理那个渣男!


——小雪:(泪眼汪汪)可素,那是伦家的初恋


——三少:(甩脸色)你再说一次!


——小雪:(嘟嘴,萌)说就说,人家最爱你,只爱你,老公(捂脸,害羞羞)9k


v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